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是一个网红 > 第二十章 醉酒
    来到录音棚,二人先试着唱了两句,就开始正式录制了。

    “入深秋,未相拥。”

    “明月天涯故人游。”

    “琴声潇潇难解我心中忧愁。”

    ………

    “梦中花,不见她。”

    “半生又折柳攀花。”

    “别过天涯落日落风沙。”

    “月照入心头,世间的爱恨情仇。”

    “漂泊天涯回首怀念她眼眸。”

    “独醉相思愁,几时休。”

    “谁为你停留。”

    “落叶随风飘落花落花深秋。”

    ……

    艺人录歌基本上没有一遍过的,都是反复试几次,然后将最好的那一首选出来。

    公司给他们配备的是最顶尖的音乐团队,要求也是最严格的,江靖淮和邓书雪一连录了一上午才通过了录制。

    下午的时候,跟着公司的小巴车去影城拍摄MV

    这首歌主要讲的是思念和孤独,为了适应歌词和曲子的风格,MV设计成一个剑客为了自己的责任即将远行,与自己的爱人分别,又各自思念对方的故事。

    江靖淮和邓书雪虽然当了很长时间的练习生了,但是还是第一次穿古装拍短片。

    古装大戏容易出热度和爆款,往往是留给非常有名气或者是有潜力或者是有关系的艺人的。

    像他们这种啥都没有的小透明基本上是轮不到的。

    没想到今天能因为一首歌过一过古装大戏的瘾,说实在的,二人都是第一演戏,演技还十分的青涩,尤其是对手戏、感情戏,需要二人对视,拥抱或者是其他亲密动作的时候,二人经常笑场。

    “男生,你在深沉一点。你扮演的是一个有点自闭症的剑客,高冷一点。”

    “女生,你的哀怨去哪了?你的爱人离你远去了,我怎么看着你这么兴奋啊?”

    导演都要被这对新人给整蒙了,但是,他也知道,这两人是公司力捧的新人,而且都是歌手出身,第一次拍戏,不知道怎么弄很正常,也就强忍着怒火没有发飙。

    最终,在剧组的努力之下,这条MV总算是通过了。

    忙到了下班时间,江靖淮却没有走,而是回到了公司的录音棚里,将自己的那首东风破给赶了出来。

    这个曲子的热度正好上来,必须得趁热打铁,这个时候,在忙也得抽出时间。

    这就是打工人的基本修养。

    除了录音棚,江靖淮正打算回家,却发现走廊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你怎么还没有走?”这个身影江靖淮再熟悉不过了,正是他的小迷妹邓书雪。

    “在等你。”邓书雪伸了伸懒腰,站了起来,微微一笑,像极了等自己伴侣下班的小女生,道:“那首《孤城》真的太好听了,我很喜欢。你这么晚了都没有走,我也不好走。想请你吃饭。”

    实话实说,有一个人记挂着自己,还是颇为让人感动的,江靖淮心里一暖,脸上却挂起了一丝坏笑,道:“怎么?上次一顿饭晃点了我一首精品歌,现在又在打什么主意?”

    邓书雪知道他在开自己玩笑,也不生气,撅了撅嘴道:“怎么?害怕啦?敢不敢去。”

    江靖淮看了看表,都快十点半了,便道:“今天是不是有点晚了,要不改天我请你吧?”

    邓书雪淡淡一笑,道:“反正明天是周末,咱们又没有通告,不用上班。我突然很想喝点酒,能不能陪我?”

    江靖淮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我还是看着你吧,万一你要是喝多了被人捡尸了,我该怎么对你的父母交待?”

    “上一边去,你才被别人捡尸呢?”邓书雪白了他一眼,傲娇地说道。

    二人不再闲谈,就近找了个烧烤摊就开始嗨皮。

    “来,淮哥。我在敬再一杯。”邓书雪说罢,又端起啤酒杯一饮而尽。

    这小妮子今天是放开了啊,江靖淮从来都没有见邓书雪喝过这么多酒,今天这是怎么了,看着她都有点醉了,还在不停的去喝。

    “书雪,没想到你这么能喝啊,你今天是怎么了?”江靖淮都有点不敢让她喝了,试探性地问道。

    “没什么,今天就是高兴。”邓书雪不理会江靖淮的劝阻,又倒了一杯啤酒。

    说实话,江靖淮是真的把邓书雪当朋友的,人生没有经历过起起落落是找不到真正的朋友的,平日里的狐朋狗友都不算是朋友,只有在你落难时期还愿意帮你,站在你身边的才算是朋友。

    他帮邓书雪写歌,完全是出于帮助朋友的念头,确实没有什么杂念,而且,他有海量的歌曲库,也不差这一两首精品歌。

    然而,他现在感觉这个小妮子总是觉得自己欠他的似的,这令他很不舒服,便道:“妹子,你不用这样,我在江城没什么朋友。在公司也就你一个朋友,我不帮你帮谁啊,我总得找个说话的人吧。”

    那边的邓书雪确实是喝多了,小脸蛋都变红了,道:“淮哥,实不相瞒。我长这么大,还没有那个男人对我这么好过。我真的很感激你。”

    “啊?”江靖淮听到这话,顿时感觉有点蒙圈儿,大脑瞬间短路了,端着酒杯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中不再动弹。

    “我是单亲家庭。”邓书雪放下酒杯,悠悠地说道:“从小父母就离婚了,我是跟着妈妈长大的。她当年为了养我,为了供我上大学,吃了不少的苦。我上小学的时候,她为了赚钱就到处摆摊,我还记得,她为了多赚点钱天气不好的时候也坚持出摊,结果真的下雨了,她推着三轮车往坡上走,而我在后面帮她推。

    我之前一直都怕别人看不起我,欺负我,所以就从来没有跟人说过。但是,淮哥,你不一样,你是个好人,是我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唯一可以感觉到温暖和依靠的人,所以我愿意跟你说,你不会怨我吧。”

    听完这话,江靖淮不由地感到一丝感慨,有句话叫身在福中不知福,说的真的不错。

    他虽然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供完他上大学就再也给不了他什么帮助了,但是,他好歹还生活在一个完整健康的家庭里,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是也没有遇到过多大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