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流云仙族 > 第七十六章历练(第一更)
    “还是继续说说你要前去十万里大山之事吧!此事我同意,不过你得带上玄字辈那几个小家伙一起前去!”柳道明笑着自语道。

    “为何?”

    “玄辰、玄轩、玄鹤三个小家伙想必你也熟悉,除了玄轩外,其余两人实战能力都不强,根基也有些虚浮,如今他们都已经练气后期了,若是还未改变,对他们未来道途会有不小影响。”

    “所以想借此机会,让你为他们护道,助他们一臂之力,从中选优,不知你看如何?”柳道明并未强求,询问道。

    柳德阳闻言,眉头紧皱,思索一番后,知晓轻重,便张口答应下来。

    “如此便好,若是培养得当,未来这三个小家伙必定能有不小成就!”柳道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言语道。

    “不错!”柳德阳颇为赞同,他可见识过柳玄轩与柳玄鹤两人的天赋,更何况是比这两人更为天才的柳玄辰。

    “你多费心,这五瓶是我炼制的聚元丹!”柳道明抬手挥出五个药瓶,递给了柳德阳,言语道。

    柳德阳伸手接过后,开口感谢道:“多谢!”

    “无妨,好生修炼,尽快突破修为便好!”

    “恩!”

    ……

    半月之后,十万大山外围。

    柳家六位族人施展御风术,借助各自敛息术收敛气息,绕过一只只妖兽,不断向着深处奔走。

    半盏茶过后,一处十数丈高的灵山外隐蔽之处,柳家六名修士齐聚在此。

    “十一伯,这便是疾风狐巢穴吗?”柳玄鹤询问道。

    “恩!”柳德邦应了一声。

    听到答复,柳玄鹤看着不远处那座高山,眼中满是好奇之意。

    疾风狐成年便可达到一阶中品,在同阶妖兽中实力并不强,反而是最弱那一层次的,单论实力与炼气五修士差不多。

    不过疾风狐不论在哪里都能混得开,靠的便是它那一身迅疾如风的速度,就算一阶上品妖兽也难以追上一阶中品的疾风狐。

    此狐的皮毛可做为修士的道袍,由此做成的道袍可增加修士自身速度,颇受练气中、后期的欢迎。

    “玄鹤、玄辰你们两人战斗之时切记小心,不可莽撞,不求战功,但求无事!”柳德邦语重心长告诫道。

    “谨遵十一叔所言!”

    “谨遵十一伯所言!”

    柳德邦见状,也不在多言,挥手示意众人准备战斗。

    在场六名柳家族人各自取出自己的法器,悬浮在身旁。

    “冲!”

    六名柳家族人分别在自身施展了一道“御风术”,狂奔冲向灵山。

    这番动静惊动灵山上的疾风狐,十头疾风狐迅速做出反应,对着冲山的六名修士张开小嘴,点点灵光朝它们嘴中涌去。

    眨眼间,数道风刃便在它们嘴中凝聚,朝着冲山的六人喷吐而去。

    柳玄鹤借助手中土岩盾,将向着自己打开的风刃尽数抵挡,挥手快速将身旁三柄悬浮的黄叶刀打出。

    六人很快便分配好了战斗,柳玄鹤、柳玄辰、柳玄轩三人各挡下两头疾风狐。

    这是早早分配好的,此行他们三人的目的便是在柳德邦、柳德国、柳德云的带领下历练自身,借助战斗巩固自身修为、增加对战经验。

    柳玄鹤面对两头一阶中品的疾风狐丝毫不惧,借助手中土岩盾将疾风狐喷吐的风刃抵挡下来,在借助三柄黄叶刀进行反击。

    不过疾风狐的速度极快,每每当黄叶刀将要击中它们时,它们身上的皮毛便会灵光一闪,化为一道虚影疾风,迅速的躲开黄叶刀攻击。

    “区区一阶中品妖兽竟如此难缠!”柳玄鹤颇为头痛自语道。

    缠斗半盏茶功夫,柳玄鹤才借机使用黄叶刀,在疾风狐体表斩上了几道伤口,不过伤口并不深,对疾风狐并未造成多大伤害

    对此,柳玄鹤颇为无奈,如今的局势极为明了。

    疾风狐杀不了柳玄鹤,柳玄鹤也杀不了疾风狐。

    扭头望了眼,身旁其余族人战斗场景,两位同辈族人同样遇到了他如今的情况。

    柳玄轩还好些,宛如一个小炮台一般,借助各种不同的低阶法术,压着两头疾风狐打,要不了多少时间或许便能建功。

    至于柳玄辰则蹑手蹑脚,催动一柄一阶上品飞剑,追赶两头疾风狐,却被耍得团团转。

    柳德邦三名家族猎妖队的老手,自身也是老牌的炼气后期修士,实力不凡,早早便解决了余下的四头疾风狐,在一旁围观,并未出手。

    柳玄鹤深吸一口去,抛去杂念,看着与黄叶刀缠斗的两头雪白的疾风狐,聚拢心神,掐诀,打出三道灵力法印,注入三柄飞刀内,借此提升三柄飞刀的速度。

    十数招过后,因柳玄鹤不惜消耗灵力的情况下。

    三柄黄叶刀威力大增,在凌厉的攻击下,两头疾风狐身上以有十余道不小的伤口,丝丝血液不断从伤口渗出。

    与柳玄鹤对战的两头疾风狐眼中露出一抹惧意,身形也在轻缓的向后退。

    柳玄鹤见状,眉头微挑。

    抬手滑过腰间,将一枚长针法器取出,拿在手中,借助右手将灵力注入长针内。

    双方战斗数招后,那两头疾风狐突然向后转身逃去。

    “去!”

    柳玄鹤抓准时机,抬手将手中的长针打出。

    长针速度极快,若是单凭肉眼,只见空中滑过一道黑色光影,直接穿刺进入其中一头疾风狐体内,带着丝丝血色从疾风狐脑中飞出。

    那头被击中的疾风狐也因此倒地,发出痛苦的哀嚎,不过却不能动弹分毫,生息缓缓变弱。

    “嘎!嘎!…”

    另外一只逃跑的疾风狐听到此声,呆愣了下身形,扭头看着那头受伤的疾风狐眼中满是怜意。

    也不知是何决心,让它停下步伐,转过身,张开小嘴,凝聚灵力,不断喷吐道道风刃攻击向柳玄鹤。

    柳玄鹤紧握土岩盾,将打来的风刃抵挡下来。

    单手掐诀,控制着无影针打向这头嘴喷风刃的疾风狐。

    只是无影针因为方才的攻击,在无余力,难以对这头嘴喷风刃的疾风狐造成太大的伤害。

    无奈下,柳玄鹤只能再次掐诀,单手结印,凝聚出三道法印,打入黄叶刀上。

    黄叶刀灵光一闪,化为三道黄色齐力杀向身前唯一站立的疾风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