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港综:抓诡日记 > 第五十章:真是巧了,仇家都一模一样!
    不夜天大酒店旁。

    咖啡厅。

    车文驹和靳轻或是遭遇相同,同样被人追杀。因此,在一个有情,一个有意的情况下,话题反而打开了。

    聊了一阵……

    车文驹主动问道:“靳轻小姐,你怎么被那些人追杀啊?”

    “都说了,叫我阿轻就好,大家都这么叫的。”

    靳轻嗔怪一声,思考了一下,面带愤怒的说道:“还不是那些人的老大?约了我们师徒四个来澳岛赌钱,结果赌输了还输不起,派人来抓我们,害我和我师兄师傅他们三个走散了!”

    “这样啊!”

    车文驹点点头,心里忽然有了点熟悉感觉。不像前夜,只是觉得师兄妹三人非常面熟。

    他试探性的问道:“你师父是不是千王靳能啊?”

    靳轻笑了,点点头道:“你还认识我师傅啊?”

    “不不不,只能说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车文驹连忙摇头,心里暗道让人家破人亡还收人家小孩子做徒弟的阴险幕后大Boss,他可认识不起!

    “你……难道也是我们这一行的?”

    靳轻有些意外,双眼迷离的看着车文驹,言语里有藏不住的惊喜。

    车文驹摆手道:“啊?不是……不是的。我是搞影视娱乐行业的,目前在老周电视台当总监。”

    “不是啊?”

    靳轻一双眼睛里有失落,不过又很快亮了起来,“就是最近很火的《不对就要打》的老周台?”

    车文驹挺了挺身子,自豪道:“没错,说起来《不对就要打》这档节目还是我一手策划打造的呢。你看过没有?觉得怎么样啊?”

    “真的啊,你可真有才!”靳轻瞪大了眼睛,咬着食指,笑道:“不过你也是有够奸的哎,竟然能想出主持人打嘉宾这样的节目!”

    “???”

    “嘉宾还专门请那些平时看起来很欠扁的议员、专家……看他们挨打,真的好解气啊!”

    “你最喜欢看哪个挨打?”

    “查理曹啊,整天一副色眯眯的,看起来就不像好人!”

    车文驹的脑袋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个子高高的,带着副眼镜,样子看起来十分猥琐的男人。

    他忍不住的点了点头:“确实,我也觉得家伙很欠扁。”

    “对吧?我就说……”

    噗通通!!

    门外一声声巨响!

    九个只穿着个内裤的男人被向丢垃圾似的从不夜天大酒店里丢了出来,九个身影都很眼熟。

    ╮( ̄⊿ ̄)╭

    车文驹看了眼咖啡厅挂在墙上的时钟,低声叹气:“半个小时不到,几百万输到只剩裤衩了。真惨!”

    扑哧。

    靳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还是没能憋住笑,问道:“你认识啊?”

    “何止是认识,刚刚肩并肩赚了几千万的战友啊!”

    “哇!你们可真牛!在赌王的地盘赢了几千万!”靳轻调皮的吐了吐粉红色的舌头,娇俏道:“我师傅说澳岛最大的千王啊,就是赌王,就连前几年很出风头的千王之王黄狮虎都被他收做小弟了!”

    “黄狮虎?”车文驹眼角抽抽,疑惑道:“他成名这么早的吗?”

    靳轻点头道:“很早啊,我师傅也跟他比过,可惜输了。要不然人家送他的外号‘为什么叫千王之王’啊?”

    所以搞了半天,千王之王的真正意义就是打败了千王的老千咯?不过可惜没干过赌王,败在钞能力下!

    “对了,陪我去取点钱。”

    “取钱干嘛?”

    “给他们买几件衣服穿,免得他们大庭广众的丢人啊……”

    “……你对他们可真好。”

    “没办法,队友嘛!”

    车文驹非常自然的拉着靳轻那柔弱无骨的纤手,暗叫刺激、滑嫩,简直世界最赛高!

    聂鬼王抽着烟嘴,问道:“阿新,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输的?”

    贺新眉头微皱,对这个老家伙倚老卖老有点不爽,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回答道:“这群家伙在里面赌了四五个小时(总共),连手表都没有看一下,这就是什么?”

    聂鬼王问道:“这就是什么啊?”

    贺新直视聂鬼王,狠厉道:“这就是烂屁股,烂屁股肯定会输,而且会输的一毛钱都不剩!”

    “……”

    你说归说,盯着我看干什么?

    总感觉你在骂我啊!

    (?˙▽˙?)

    聂鬼王悄悄地转过头,转移话题的说道:“他们这群人中,还有一个拿着三百万跑了啊!”

    “那只能说明那个人很聪明,聪明人能赢钱是必然的!”

    贺新想了想,双手插兜,又继续说道:“我们开赌场本来就是要有赢有输的嘛。要不然客人们一直输,没有人能赚到大钱,谁还会愿意来啊?”

    “……”

    ……………………

    ……………………

    “大师啊,我这里有一万块钱,应该够你坐船回南洋的了。”

    车文驹居高临下,丢下一沓钱,转身来到四个法师面前,叹道:“你们四个?真是烂泥巴扶不上墙。唉,对了罗友七,为什么只有你手上还拿着罗盘,他们什么都没了?”

    “他们说我的罗盘又老又久,估计不值几个钱,不收啊驹哥!”

    罗友七泪流满面,哭着搡着要抱车文驹大腿。

    车文驹硬生生的掰开对方的手,又嫌弃的擦了擦自己的裤脚。他背着手。感慨着说道:“何必呢?何必呢?!”

    “驹哥,我们错了,悔不该听汝之言啊驹哥……”

    四人争先恐后的扑向车文驹。

    扑哧!

    见此一幕的靳轻笑得欲罢不能!

    ………………

    ………………

    又是一番交接。

    最终。

    车文驹以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的代价,换回了自家四个法师原有的衣服和装备。

    赌场中……

    贺新无意瞥见了车文驹,当即拉着一个与他有六七分相似的青年人就来到车文驹面前。

    “小伙子,我很欣赏你,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一下。”

    “这是我儿子贺天宝,今年刚好二十岁,刚从霓虹留学回来的。”

    “哼,一个小白脸而已嘛!”

    “天宝!”

    贺新面色一怒,随即收起指了指身旁的天宝,笑着主动介绍道:“这是我儿子贺天宝。相信你们年轻人应该有很多话题!”

    “我才不要跟一个小白脸交朋友,一点都不硬气的,没有程震一星半点儿的好!”

    贺天宝连自家老爸面子也不带给,当即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

    所以你就想要被程震雇人,用货车推下山崖?

    就很无奈。

    ╮(︶﹏︶)╭

    车文驹郁闷的看着贺天宝的背影,脸上就很无语,长得帅难道还是我的错咯?

    你老豆不也一样挺帅的……

    “天宝!”

    贺新叫了一声,还是没能叫回撅的跟头牛似的儿子,场面有些尴尬。

    他笑着对车文驹道:“小孩子还处在叛逆期,比较不讲道理,我带他向你道歉。另外……”

    贺新顿了顿继续道:“我帮你摆平聂鬼王,让你赢了钱平平安安回家!”

    车文驹疑惑:“聂鬼王???”

    “就是我咯!”

    头发斑白的聂鬼王拄着拐杖,缓缓的走来,用烟嘴指着车文驹笑道:“年轻人能忍得住贪心,真是后生可畏!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不夜天酒店帮我做事啊?”

    靠,死老头!

    明目张胆的挖我看好的人!!

    贺新对于聂鬼王堂堂正正的阳谋,搞得心烦。

    “算了算了,跟着你干免得哪天被人砍死了,都不知道谁是仇家的啊!”

    “……”

    你是不是在讽刺我找人砍你啊!

    聂鬼王脸上一僵!

    车文驹摇摇头,对着贺新道:“贺先生,我可以带我朋友走了吗?”

    “当然可以,酒店又不是社团,自然是客人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贺新笑了,手指旁边的大门。

    车文驹停了,带着身后四法师加速离开酒店。

    在两位大佬面前,车文驹的气场还是不够,难免瑟瑟发抖,巴不得能立刻离开此地战场。

    “老大,昨晚坑你钱的人,我抓到了一个!”

    然后,车文驹带着四法师又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来。

    只因聂鬼王手下头号大将大东,手里牵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少女。

    少女面容姣好,样子可爱,此刻眼睛正频频的发射‘电波’朝车文驹求助。

    此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车文驹让其在门口等待的——靳轻!

    ∑( ̄□ ̄;)

    真是巧了,仇家都一模一样的哎!

    贺新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车文驹指了指被抓的靳轻,小声说道:“贺先生,这是我女朋友哎。能不等帮忙救下?”

    “哈哈!”

    贺新笑了,笑得和只狐狸似的,奸诈又狡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