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无限从饕餮开始 > 第六十八章 南京!南京!
    “几个世界?”

    许诺望着远处的崇山峻岭,眨巴了有一下眼睛,“已经完成五个了,现在这是第六个。”

    “这么多?”齐宣微微有些惊讶。

    然后面色有些古怪。

    经历这么多世界,实力才专精九曜一重境,三项基础数据九曜一重境?

    比他多经历四个世界,数据也就比他强那么一点点而已。

    “……”

    许诺好像有些无语,半晌才说道:“五个世界就能数据全部达到九曜,已经很厉害了好不好?”

    齐宣讪讪一笑,“那倒是我见识短了。”

    许诺见此愈发无语。

    她还能说什么?

    现在坐在她背后的这个男人,可是第二个世界还没走完,便拿到十都三重巅的专精,罡气肉身双九曜,神魂也有十都三重巅数据的可怕家伙。

    许诺相信,这家伙未来绝对会成为一个强者……额,好吧,其实现在也不弱。

    “许诺,我能问……嗯……”齐宣有些迟疑,“先跟你道个歉吧,可能有点冒犯。”

    “问啊。”许诺看向他。

    “你是怎么死的?”齐宣问道。

    他很想知道这个问题,因为他想确认是不是只有土葬才能成为太玄行走。

    “爬山摔死的。”

    许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忌讳,反倒是充满了无奈,“和朋友去山上玩,结果我非作死跑到一个石头上拍照,然后风太大,一个没站稳,掉下去了……

    接着第一个世界回归现实之后,我发现我的尸体居然没被找到,估计我家人现在还以为我只是失踪呢。”

    齐宣一时语塞。

    真是令人无语的死因……

    爬山需谨慎啊……

    但是,“尸体”都没找到怎么可能土葬?

    齐宣若有所思。

    看来关键不是在土葬……那历代古武宗师为何非得土葬?

    这个问题的答案,还需要探索。

    “你实力进展这么快,第一个世界到底经历了什么?”许诺回过头,满脸好奇地看着齐宣。

    顿了顿,她又连忙补充道:“那个,不说也没关系,这毕竟是太玄行走的秘密。”

    “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齐宣笑了笑,“是汉武帝时期的汉匈战争,我遇到了霍去病,他给了我很多很多帮助。”

    “霍去病?!”

    许诺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顿时瞪大,“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真的像历史说的是一个少年战神吗?”

    “真的。”

    齐宣轻轻闭上眼睛,回想起了和去病一起经历过的金戈铁马,大漠黄沙。

    他嘴角含笑。

    “那家伙,是一个传奇。”

    许诺怔怔地看着齐宣,良久才轻声道:“你和他,一定经历过很多。”

    “我永远会记得那段时光。”齐宣睁开眼,微微一笑,“我也很感谢太玄,让我遇到了他。”

    “真好。”

    许诺笑了笑,然后回过头,遥望着前方的云卷云舒。

    “那你呢?”齐宣看着她的后脑勺,“你的第一个世界是什么?”

    话音刚落,这个漂亮女子蓦然娇躯一震!

    背对着齐宣的许诺,在听到他的这句话之后,一对丹凤美眸里的瞳孔不断颤动、收缩。

    仿佛回忆起了某段恐怖至极的画面。

    最后,所有的恐惧都化作了滔天愤怒与杀意。

    许诺紧紧握住腰间的日本妖刀村正,眼眶泛红,死死地咬着牙,从牙缝里蹦出来两个字:

    “南京!”

    齐宣,瞳孔骤缩!

    这两个字,是所有华夏人都应该深深铭刻在心的过往。

    他当然也知道。

    作为华夏人,也必须知道!

    许诺的情绪过了很久才平定下来,可右手还是死死地握着村正的刀柄。

    “知道吗?”她声音微微发颤,“我以前很喜欢看它们的动漫、看樱花、看日式的一切,还去东京旅游过好几次。

    我那时候有个可笑的想法,觉得过去的历史都已经过去了,人们不应该再着眼过去。

    可在经历过那个时期的南京之后,我只想穿越回去,狠狠地给那个愚蠢的自己几个巴掌!”

    许诺眼神阴冷,声音更加冰冷,“没人可以替先辈原谅他们,没人!没人有资格!”

    齐宣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此言,在理!

    半晌,许诺的心境似乎彻底平静,她握住村正的大拇指一抬,刀身出鞘数寸,紫色的刀刃在阳光下泛着寒光。

    “这把刀,其实就是我从南京得到的,在用手榴弹偷袭炸死了一个日军指挥官之后,从他身上抢过来的。”

    “还有这盔甲。”

    许诺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赤色胴丸铠,“也是从那畜生家里的收藏拿来的。”

    说着,这位女子很是无奈,“最烦的是,自南京以后,我连续三个世界都在他们的战国时期,说起来我还跟丰臣秀吉混过一段时间呢。”

    “可惜,你这次来到的是五胡乱华的乱世。”齐宣微微挑眉,“这么说来我还算幸运,第一个太玄世界,就见到了大汉的繁华。”

    许诺面带笑意,耸了耸肩,“羡慕你咯。”

    齐宣哑然失笑。

    经过这一番交谈之后,二者的关系好似拉近了不少,勉强……算是聊过天的朋友?

    反正许诺是放开了不少,晚上更是直接靠在齐宣怀里睡觉,还允许他搂着自己的腰,免得自己睡着了从黑虎背上摔下去。

    而齐宣……

    齐宣压根懒得理她,想自己睡觉让别人熬夜护着自己别摔,哪有这等好事。

    他双手放开,想看许诺何时摔下去,反正九曜级的肉身也摔不伤。

    可惜。

    许诺闭眼酣睡,身躯摇摇晃晃,却始终不倒。

    齐宣到了后面也闭目养神。

    唯有黑虎,苦哈哈地不眠不休背着两人在赶路。

    终于。

    五日后。

    龙阳,近在眼前!

    那座巍峨巨城的轮廓,已经出现在了齐宣和许诺的视线之中。

    而城墙之外,则没有半点羯族士兵的踪迹。

    城墙之上,汉、刘、的旗帜迎风飘扬,竟是不见崔氏旗帜。

    “看来羯族真的是跑了。”

    黑虎背上,许诺漂亮的脸蛋上满是疑惑,“可是为什么?二十万大军呢,即便腾蛇不在,他们也不至于连攻城都不尝试吧?”

    “回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齐宣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胯下黑虎,“走吧寅山,回去请你吃好吃的,想吃什么都行!”

    此言一出,黑虎瞬间兴高采烈地冲出,很快就来到龙阳城下。

    而城门上的士兵看着这一特征鲜明的组合——黑色巨虎,身穿暗金重铠的高大男人,赤红盔甲的漂亮女子。

    守军们当然认了出来他们的身份,连忙打开城门。

    黑虎背着齐宣许诺一路冲进了城中央的宫殿群。

    龙阳,是有修建宫殿的!

    齐宣和许诺直接朝正殿走去,却被几名匆忙赶来的将领告知刘云在一座偏殿里等他们。

    而当他俩来到那座偏殿,几名宫女推开殿门之后。

    映入眼帘的,是一件黑金相间,绣有金龙的长袍。

    帝皇龙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