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她们都想杀死我李疏鸿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灯火阑珊杀人夜(下未完)
    方才便被金刀老人打晕的店小二被随意丢在墙角。

    一老一少二人对座小酌。

    朱狗子神情复杂,他打量李疏鸿片刻,摇头叹息,“你还是从前那副少年模样,就连一丝丝改变都没有。果然江湖上称呼你为谪仙人都是对的。”

    除了降临凡间的仙人,谁还能八十年容颜不改的呢?

    又不是妖魔。

    主要他身上也确实没有妖族魔族都会有的特征。

    比如尾巴兽耳或者多手多脚头上长角之类的。

    这老头怎么说的跟歌词似的......

    不过多余的他不会承认就是了。

    “那些不重要,您老人家不也身子骨挺硬朗的嘛。”

    朱狗子抿了口小酒摇头叹息,“老夫都九十九啦,能多活两年是两年呗。不像你,永远都这么年轻,就连心态也是。还叫我什么老人家......文巨侠,你文泰来这个名字也是假的吧?”

    李疏鸿微微点头。

    九十九......也就是说距离苏月白那次剧本已经过去了十六年?

    当初那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现在已经是三十一岁的大姐姐了?

    也不知是好是坏。

    不过这老头是来干嘛的?

    “你就当我是文泰来也无妨。”李疏鸿笑笑没回答关于名字的问题,“您老人家没事儿来京城干嘛?”

    “嗐,还不是为了你。”见李疏鸿不解,朱狗子解释道,“老夫之前听闻你有个传人在江湖上被人欺负,老夫平日里多对外说你我是好哥们。虽然他人大多不信,但你的传人受人欺负也不行!老夫便是打算找到他替他出头的。”

    他又跟李疏鸿碰了杯酒,尔后才讪笑道:“不过你都在这里了,那老夫来了也没什么用。江湖上盛传你完全不在乎那叫李疏鸿的小子这事儿看来是假的。”

    “也不算假。”李疏鸿把玩着手中小酒杯,“其实这次在下只是顺道路过而已。”

    他对这老头观感不差。

    当初这老头便能站出来面对丐帮帮主,现如今又不远万里来替自己出头,只因他与剧本中的自己喝过一杯酒而已。

    这种纯粹的江湖人很蠢。

    但李疏鸿不讨厌他们。

    而且朱狗子的人物卡可是救过他一条命来着。

    朱狗子惊疑不定,他四下看看,起身过去又给昏迷中的店小二脖颈补了一手刀,这才拐回来坐下。

    继而他压低声音问道:“我那掌门师侄说你确实与那兵器谱上的山外楼有关系,但你并不在意山外楼,这莫非是真的?”

    没等李疏鸿说话他便继续往下说,“文巨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江湖中人如同秋水浮萍,这时候最重要的便是有个根,若家都不管了,天下第一又有何用?你觉得呢?”

    在朱狗子心中,背后的师门才是最重要的。

    那就相当于他的家。

    李疏鸿没说话。

    他在权衡利弊。

    就金刀老人这大嘴巴,估计说出去的事情就要被传开了。

    也不一定,最起码“文泰来”这个名字他并未外传。

    “在下确实出身自山外楼,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李疏鸿淡笑道,“当初我已与山外楼闹翻,只不过之前山外楼被覆灭,我袖手旁观之后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带走了那孩子指点了一段时间,仅此而已。”

    “原来如此。”

    朱狗子恍然大悟,紧接着他又问道,“那你不打算帮帮他?现在可是不少人想他死。”

    他没好意思说就是因为面前之人,那些人才想对付李疏鸿那小子的。

    “那是他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李疏鸿又抿了口酒,淡笑道:“他遇到危险是他的事情,老爷子你还是忙自己的吧。”

    他这是在送客。

    那当然不可能。

    他在激将。

    果不其然,金刀老人瞬间中招。

    他一拍桌子站起身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走到门口拎起那店小二之时他才停下脚步,不过他也没回头,而是冷冷道:“老夫拿你当朋友,就是你不愿助他,老夫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送死!”

    说罢,他又冷哼一声重重踹开房门便气呼呼离去了。

    李疏鸿反倒笑了。

    他端起酒杯抿着小酒,目送窗外那身负金刀老者的远去。

    “敬江湖,也敬可爱的笨蛋们。”

    ............

    皇宫内,晋王眉头紧锁地看着面前的太监,“天色方才变暗,为何这便要本王离开?”

    黄仨皮笑肉不笑,“晋王殿下虽贵为亲王,但入夜之后亦不能随意离开皇宫。若殿下不打算去灯会,奴婢也没意见。”

    晋王冷冷看着这太监。

    黄仨则笑面以对。

    晋王眯着眼看他半晌,冷哼一声甩手离开。

    这黄仨亦有先天修为,而且是正儿八经的先天大宗师,说实话他不敢过分放肆。

    毕竟皇宫还不是他的地盘儿。

    待晋王离开后,黄仨依旧保持着那副渗人笑容。

    尔后,他侧过头仿佛在倾听着什么。

    半晌,他呢喃自语。

    “还不是时候......”

    ............

    “你说那小杂种已经出现在京城了?”

    甫一回到晋王府,晋王便听到一个让他精神一振的消息。

    “是的,那李疏鸿正与灵山寺苦心与太清观张道绫一起在灯会闲逛。”

    晋王挑眉,“太平书院传人呢?”

    太平书院在京城有不少藕断丝连的高手,若太平书院传人也在,他反倒不好派人动手。

    虽然那人是他欲杀之而后快的李文正的儿子,但他还没有被逼到那地步。

    管家答道:“太平书院李观棋一早便去了太学,尔后再未出来,想必是太学祭酒将他留在了太学之中。”

    晋王若有所思,“想必是太平书院不愿蹚这浑水罢。”

    既然太平书院不插手,那就好办了。

    “派人去把李疏鸿杀了,把本王的‘红尘’取回来。”

    而且也可以用来钓鱼。

    他不信李疏鸿能杀掉当初那几位去杀他的先天大宗师。

    先天与非先天之间的区别,就像蚂蚁与大象。

    那是完全无法越过的天堑!

    所以李疏鸿背后一定有人!

    他要钓出那小子的背后之人,看看到底是谁在跟朝廷作对!

    管家道:“殿下,现如今在京城能请来的先天大宗师只有两位,其余都不在京城,是否要派他们去?”

    “不必了,今夜还需要他们保护本王。”晋王思索片刻,吩咐道,“药物培养而出的先天高手有几个?”

    “回殿下,有三人。”

    “派一个去。”晋王目光幽幽,“我要知道他背后那个势力究竟是谁。”

    ............

    东市街,一袭青衫的“李观棋”先绷不住了,“为何这样看我。”

    张道绫眨巴眨巴大眼睛,“奇怪......明明你们两个现在长得一样,但看着你的时候就没那种感觉。”

    李观棋疑惑道:“什么感觉?是我什么地方扮的不对吗?”

    张道绫连忙摆手否认,“不不不,只是你比较正派,没有他那种只是看着我就让我感觉自己没穿衣服的感觉。”

    “......”李观棋面无表情,“看来你比较喜欢那种感觉。”

    “才不是!”

    张道绫先反驳一句,尔后下意识看向李观棋身后,“小心!”

    李观棋面色一变,她并未回头,却已感觉到那刺骨寒冷侵袭后心!

    有人要杀她!

    不!对方要杀的是李疏鸿!

    ------题外话------

    下章应该就结束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