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妄与她 > 完结章
    第81章

    婚后小番外

    1.《闺怨》

    唐亦和青鸦完婚还不到两年,北城圈子里就全都知道成汤集团掌门人爱妻如命的德性了。

    从成汤传出来的诸多例子不胜枚举,集团内部职员间更有盛行的‘保命口诀’——

    不管顶层总裁办那位发多大的火,只要请得到如今北城第一昆剧团里的当家台柱,也就是他们的总裁夫人,那就算是火山喷发,也能一秒开成满山的春花。

    可惜总裁夫人比他们总裁都忙,各种文化交流演出邀请络绎不绝。被成汤职员戏称为“人间灭火器”的林老师救不了场,总部内只得常年处于水深火热的煎熬境地。

    尤其是当林老师出国巡演、而他们总裁忙得抽不出身不能跟着一起去的时候,成汤集团总裁办楼层就活脱脱一个地狱本狱——

    不管谁带着工作进总裁办前,都像是一场赌博,推开门只有两种境况:要么面对郁气沉沉没精打采一个字都懒得跟你多说一眼都懒得看你的“断电版”唐丧丧,要么面对脾气暴躁坐立不安眼神戾气可竟然还在笑的“过电版”唐疯子。

    每次不幸赶场的职员们都要面临这样抽生死签似的局面,推那扇总裁办的门可比开潘多拉魔盒可怕多了。

    如此数次。

    唐亦单人成名作品《闺怨》,名扬北城圈内。

    2.妻奴

    唐亦从不介意“无良资本家”的称呼,不管是对抱怨他严苛的下属还是指责他狠厉手段的竞争对手。

    唐·无良资本家·亦说过,资本市场没有良心,更没有有良心的资本家;因为有良心的资本家早就被没良心的资本家吃掉了。

    话虽如此,混迹商界久些的人还是知道,这已经是改良版的唐亦了。

    毕竟在家里“请”回一位活生生的小菩萨前,某人在圈内以放任一家四口跪办公室视而不见的事件闻名,如今已经是摘掉了财经小报常年塞给他的“做事极端”“不择手段”“各大集团‘掌门人’里最冷血资本家”的标签了。

    对于这个变化,以程仞为代表的知情人士表示,概括起来只有两句话:

    “殊为不易。”

    “小菩萨劳苦功高。”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因为小儿子一家下跪事件而和唐亦结怨的元家老爷子竟然奇迹般地被唐亦打动了。

    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某人不知脸皮为何物的锲而不舍的精神,次要原因大概是唐亦打听到对方也喜好花草,从孟江遥新修的花房里搬走了两盆对方一直想要而没得到的,作为赔礼送到了元家。

    元老爷子很受感动。

    孟江遥更是为有这样的孝子贤孙而“感动”坏了。

    于是安静许久的唐家主宅再一次热闹起来,修身养性多年的孟江遥忍无可忍,提着园丁剪摆出老当益壮的架势,绕着唐家主宅追打唐亦。

    可惜岁月不饶人,最终还是被唐亦成功带画逃生了。

    这场祖孙大战可能是被记仇的副管家传出去了,唐亦“妻奴”之名不胫而走。

    而这一点成功抚平了被打压的竞争者们受伤的心——

    哼,手眼通天又怎样,出了办公室门不还是怕老婆?

    不日,这话就传进了成汤总裁办,唐亦听完严肃沉思数秒,纠正:“不对。”

    程仞:“?”

    唐亦:“不用出办公室,我也听人参果的。”

    程仞:“……”

    收到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唐亦给自己提前下了班,回去就抱着人参果“诉苦”,抱着抱着,就把人参果抱到床上去了。

    3.小披萨

    可想而知,唐疯子和小孩子天生犯冲。

    每次回林青鸦外公外婆家遇上隔壁那个喜欢抱林青鸦小腿的小屁孩,唐亦都恨不得给他拎着衣领扔到天边儿,更别说一个林青鸦生下来的小孩子了。

    单想一想,唐亦都嫉妒得要疯。

    于是结婚近五年,唐亦第一次公然反对林青鸦外公外婆的意见,就是因为生孩子这件事。

    林家夫妇知书达理,但难免还是有点老派人士的古板,唐亦在这件事上丝毫不想留有一点余地的说法显然激怒了他们,一贯温和的林霁清都冷了脸。

    最后还是闻讯赶回来的林青鸦把唐亦带进二楼的客卧里。

    两人坐到沙发上,唐亦像只委屈坏了的大狮子,抱着林青鸦不撒手,脑袋埋在她颈窝里一动不动。

    林青鸦心疼又无奈,轻轻揉他依然微微带卷的黑发:“你不想要,我们就不要。”

    唐亦低着头,闷哑着声问:“那你想要么,小菩萨。”

    林青鸦犹豫了下,没有第一时间开口。

    唐亦叹气,低低怨念的:“我就知道。”

    林青鸦被他口吻逗得想笑:“你知道什么?”

    “你总喜欢小孩子,”唐亦抬头,皱着眉去吻了她一下,“可小孩子有什么好?又哭又闹,还不听话。而且我查过,生孩子又疼又危险,那么吓人,我们不生好不好?”

    林青鸦软着声,边笑边顺大狮子的毛:“好。”

    唐亦眉却皱得更深了。

    安静很久很久以后。

    唐亦问:“如果有了孩子,那你还会最爱我吗?”

    林青鸦轻叹:“你弄错了,唐亦。”

    “?”唐亦抬眼。

    “我不是因为喜欢小孩子,才想有一个孩子的,”林青鸦认真望他,“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想有一个我们的孩子。”

    唐亦一滞,像是被某个词触到了,半晌才轻声问:“…我们的?”

    “嗯,我们的。”

    “……”

    第二年八月。

    “小披萨”呱呱坠地,也没能逃过这个宿命般的名字。

    4.后来

    很多年以后,“小披萨”已经长成一个英俊还有点傲娇的少年。

    他尊敬但并不算亲近他的父亲——尽管半生都活得像书里的传奇传记,但那个男人多数时候没太有像位父亲的样子,尤其是母亲在的时候。

    而且书里总说岁月宽美人,他原本不信,直到后来发现自己身边就有两个实例:母亲温文尔雅,端庄美人还好一些,可父亲素来没什么正行,他越长大越容易被外人误会成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兄弟。

    在“小披萨”16周岁后,他的父母搬去了那座长满杜鹃花的庄园,他只有在每年的长假才到那边。

    庄园很大,他随处可走,只有一个地方去不得。

    那是一条长廊。

    庄园里的佣人说,只有他的父母才有这里的密码,而这里藏着的秘密,和他听说过无数个版本的他父亲母亲的爱情故事有关。

    于是他就只能离开,去了庄园后的河岸草地,他的父母在那里“监工”。建造的东西不是别的,是两块墓碑相对的坟地。

    年过不惑就给自己搭坟,这种事显然只能是他那位思维奇异又离谱的父亲的想法,偏偏母亲在这种原则无关的问题上,还总是向着父亲。

    不过这一次,难得林唐,也就是“小披萨”,他也没说什么。

    因为他知道父亲建造坟墓的原因。

    几个月前他的母亲生了一场大病,父亲近乎不眠不休地照顾,那段时间整个人的精神气都折损了许多。

    虽然后来有惊无险,但林青鸦康复回来以后不久,唐亦就让人在庄园后面选了块地。

    墓室是打通的,算是合葬,但却有两块相对的墓碑。

    墓志铭是两人各自自己写好、找工匠刻的。

    林青鸦那块郑郑重重一行字:

    我爱你,也愿世人爱你,唐亦。

    林唐看得很喜欢,那块碑干干净净的,上面的告白也如母亲一样,美得温柔而纯粹。

    但唐亦那块却是一片空白。

    工匠正在和唐亦辩论:“对不起,我实在做不到,唐先生,你不能这样为难我。”

    唐亦表情严肃:“为什么做不到?”

    工匠:“这是墓碑,要刻的是墓志铭。”

    唐亦:“我当然知道。”

    工匠拎起手里的文稿:“既然您知道,那就不该要求我把您的三千字论文刻到这么小的一块墓碑上!”

    “……”

    唐亦顿时露出了“你真令我失望”的表情。

    气得工匠愤而离场。

    林唐自觉自己大概是这个家里唯一心理成年的男人了,只能追上去跟工匠道歉并送人离开。

    等他回来的时候,庄园的佣人在收拾残局。而远处的夕阳下,亲密相依的身影渐行渐远去。

    林唐问:“不刻了吗?”

    佣人答:“唐先生已经亲自刻好了。”

    林唐意外地望过去:“那么长一篇,怎么可能……”

    话声消弭。

    夕阳的余晖给墓碑釉上一层浅金。

    墓碑上刀痕凌厉,尾锋却温柔——

    “我将用我漫长或短暂的一生,”

    “向你告白。”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