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正在方潮舟盯着墙上画发呆的时候,麒麟吃完东西跑了进来。麒麟长得像狗,精力比狗还厉害,刚吃完东西又要去玩,方潮舟只能中止看画,陪它又玩了一会后,先给麒麟洗了个澡,再自己去泡澡。

    还有两日,就是结侣大会,他前段时间还好,该吃吃该喝喝,现在临近这几天,忍不住紧张起来。

    话说,杜云息给的丹药似乎没什么成效,他已经吃了几日,也没看到鸡窝回来。

    方潮舟泡完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屋子走,在长廊下见到提灯而来的薛丹融,薛丹融似乎也是刚沐浴完,浑身还带着水气。他看到方潮舟,自然而然地过来,一手提灯,一手拿过方潮舟手中巾帕,帮方潮舟擦头发。

    方潮舟瞥对方一眼,视线又转开,“你今日怎么那么早回来了?”

    “事情都办得差不多了,明日再敲定一些细节就好。”薛丹融平静道。

    方潮舟哦了一声,跟对方一起进了屋,睡在门口的麒麟被声响惊动,睁眼看他们一眼,又闭上。等方潮舟的头发擦完,夜色更深了,他许久没有在睡前见到薛丹融,此时躺在对方的腿上,翻看对方带过来的大后日结侣大会的流程册子。

    薛丹融拿了木梳,一点点帮方潮舟梳头发,“师兄,等大典结束,我们离开宗门,去外面走走吧。”

    “好啊。”方潮舟随口回道,再把手里的册子合上,太多了,看得他眼睛花,还是明日再看吧。合上册子,他眼睛微微一转,落到薛丹融脸上,“小师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结侣大会天色还没亮,方潮舟就被薛丹融从被窝里挖了出来,抱进浴池里,泡完澡,就开始穿礼服。上次试礼服的时候,方潮舟半睡半醒,现在人清醒着,就感觉这套礼服有点不对劲了。

    礼服外袍还好,里面的里衬看似一层层,但实际上只靠一条带子绑着,只要那带子被扯下来,里衬就全部松开。

    这太流氓了。

    “大会上不会松开吧?”方潮舟有些不安,他摸了摸自己腰上的系带,又看向薛丹融。薛丹融和他穿的这一身不一样,薛丹融衣摆染青,衣袖、内衬、下摆皆绣淡青小舟。除此之外,他头上的青色玉冠亦是刻了小舟。长发用玉冠尽数束起,眉心痣如丹砂笔滴的墨,越发映衬肤白端丽一词。

    而方潮舟这一身红色更多,白色为侧,衣袖、下摆的牡丹花艳丽至极,若是颜色秾丽者穿,些许会显得有些俗气,但方潮舟那张脸如春日溪水,反倒跟牡丹的艳丽融合出最佳的状态。

    多一分嫌艳,少一分嫌淡。

    他头上的玉冠是雪色,刻牡丹花纹。

    “不会。”薛丹融动手碰了碰方潮舟腰间的系带,法术已施,“师兄,走吧。”

    方潮舟僵硬地点点头,待走到门口时,却不小心被门槛绊倒,差点摔在地上,幸好薛丹融扶得快,“师兄,你没事吧?”

    方潮舟抬手抓住门,先是摇摇头,又点点头,“小师弟,我……我有些紧张。”

    虽然一开始结侣这件事是他先提的,可他现在很紧张,甚至有些后悔,他不想办得那么隆重,早知道就不答应薛丹融了,一开始就应该低调一点办,如今请帖已经发出去,来观礼的修士不知道来了多少,现在他想改期都改不了。

    方潮舟说他紧张,是希望薛丹融能说点什么分散他注意力,或者安慰他一下也可以,哪知道他听到的回答是——

    “师兄,我也紧张。”

    方潮舟:“……”

    方潮舟说:“没出息,怎么能跟我一起紧张呢?你紧张什么?”

    薛丹融抿抿唇,“我紧张师兄。”

    方潮舟瞬间哑口无言,半响,他将空的那只手伸过去,握住薛丹融的手,果不其然,薛丹融的手心竟冒出些汗。

    薛丹融没有骗他,对方也在紧张。

    说来奇怪,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紧张,他心情不会放松,如今见薛丹融同他一样紧张,反而放松了,“没关系,那就一起紧张吧,反正就紧张今日一回。”

    “嗯。”薛丹融回握住方潮舟的手。

    举办结侣大会的地方在碎星殿,那是个露天大殿,可容得下数千人。殿内九根云柱高耸入云,龙凤纹镶嵌于上。

    方潮舟和薛丹融进入碎星殿时,碎星殿已经来了很多人,除了天水宗的弟子,还有许多来自其他宗门的人,他们看着方潮舟和薛丹融一步步上玉石阶梯,麒麟跟在方潮舟身旁,一双眼不住看向四周,像是震慑。

    天空上方百鸟盘旋,以孔雀为首。

    本来喧闹的人群因为他们的出现而安静。

    高台之上,给方潮舟和薛丹融举办仪式的是他们师父成鸿义,端玉盘的是大师兄。至于方潮舟那些师弟妹们则是站在阶梯的两侧,手持剑,个个脸上都堆满了笑。

    尤以杜云息笑得最高兴。

    刚踏上最后一步阶梯,方潮舟突然听得一声熟悉的鸡叫声,他不由转头看向后上方,只见一只灰褐色,羽毛白蓝的大鸟俯冲而下。

    方潮舟看见那只鸟,不由抬起一侧手臂,那只鸟越飞越近,身形也在慢慢变小,最后落在方潮舟手臂上,与它离去时身形无异。

    “方潮舟,吓死本鸡了,刚刚那一路,我好怕摔死,不敢睁眼,又不能不睁,要不然就飞偏了,飞偏了就误了时辰,看不到你跟大美人结道侣。”褐马鸡一落到方潮舟手臂上,就叽叽喳喳说个没停,站在方潮舟旁边的麒麟好奇地盯着褐马鸡看,头歪来歪去。

    成鸿义观天色,轻咳一声,“潮舟,时辰不早了。”

    方潮舟应声,再看向褐马鸡,压低声音,“大黑,我们待会聊,你等我。”

    “好。”褐马鸡一口应下,它飞下方潮舟的手臂,小碎步走到大师兄和成鸿义的中间。

    成鸿义:“……”

    大师兄:“……”

    褐马鸡看看方潮舟,又看看旁边的薛丹融,骄傲地挺起胸脯。麒麟看到褐马鸡居然站在成鸿义和大师兄的中间,它想了想,竟然跑到方潮舟和薛丹融中间站着,然后被薛丹融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吓跑,老实回到原地。

    高台上,方、薛二人对着成鸿义行了礼,成鸿义拿出手里的卷轴,展开,正要念,被一声“等等”打断。

    “等等!方潮舟!”

    大殿下方传来介于少年与青年间的略显沙哑声音。

    现出原貌的黎珠从人群里冲出来,他站在大殿中间,看着上方的两人,咬了下牙,下句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方潮舟转过身,想说的话,在对上那张脸时,瞬间被咽了回去。

    “黎少门主也来了,请入座吧。”方潮舟温和道,如他们第一次见面那般。

    黎珠往前踏了一步,“我不想入座,我就想站在这里,方潮舟……”跟我走好不好?

    话未说完,已被打断,“黎少门主,先入座吧,有什么话可以等观礼结束后再说,今日对我很重要,我不想误了好时辰。”

    方潮舟想到有人会出来阻止这场结侣,但没有想到是黎珠,在他的观念,应该有很多薛丹融的爱慕者站出来阻拦。

    黎珠直直看着上方的方潮舟,片刻,他低下头,回到之前的位置,跟着他出来的魔修也回到座位上。

    方潮舟见黎珠坐回去,暗暗松一口气,他偷偷看了下薛丹融的神情,见对方的表情还好,又松一口气,这才对小声对成鸿义说:“师父,继续吧。”

    成鸿义目光放在卷轴上,念出上面的颂词,这一长串颂词前半段是介绍方潮舟和薛丹融生平经历,中间是说方潮舟和薛丹融如何相配,最后一段是祈求神明保佑这对新人此生和和美美。

    光是颂词这一步,就花了半个时辰功夫。

    第二步,交换命牌。

    大师兄将放了两人的命牌端上前,自从方潮舟回到天水宗,他的命牌重新做了一个。

    方潮舟拿起薛丹融的命牌,正在弄破手指,将指尖的血涂在命牌上。后方突起喧闹声,动静不小,似乎有不少人坐不住了。

    交换命牌这一步一旦成,结侣就成功了一大半。

    薛丹融没有回头,只是置出断水剑,断水剑以雷霆之势飞到半空中,剑尖冲着喧嚣声最闹处。

    “我请诸位观礼,是希望诸位见证我与师兄大喜之日,与君分喜,希与君同乐。”薛丹融声音不大,但全场的人都听到了。他不疾不徐地说,同时将指尖血涂在方潮舟命牌上,血瞬间融入命牌,青玉命牌上方现出一个红点,“若君不喜,不如离去。”

    黎珠旁边的魔修听到,忍不住压低声音问:“少门主,我们走吧。”

    黎珠吸了下鼻子,眼睛通红,他死死盯着上方的方潮舟,“我不走,你们要走自己走。”他半个月前就到了天水宗山下,可是他混不进来,今日是他第一次成功混进来。

    魔修见状叹了口气,这个大殿设了法阵,所有进来的人修为都被压制,入殿前,天水宗就向他们说明此事,说如果介意,可以离去,这一路过来的花销天水宗可以报销。

    天水宗一开始就防着观礼的人闹事。

    黎珠看着那两人交换命牌,到开放识海这一步时,他终于坐不住了,想再度冲上去,但旁边的魔修们早有准备,立刻将黎珠定在原地,并照黎一烨吩咐那样,暂封黎珠的视觉。

    听到“礼成”二字,黎珠凝在眼眶里的泪终于滚落下来。

    听到“礼成”二字,方潮舟提在嗓子眼的那口气终于沉进肚子,他对握着自己手的薛丹融笑了笑,突然此时,听得一声震天响的雷声。

    是天雷。

    众人皆抬头看向上方,成鸿义看清雷云所在何处上方后,脸色微变,“师尊他……”

    “要飞升了!”方潮舟接了一句。

    薛丹融也看着华黎山的方向,慢慢点了下头。随后,他就看向方潮舟,见对方不错眼盯着华黎山,眼神不由一黯。他将对方的手握得更紧,因为这个动作,总算把方潮舟心思从华黎山上方的天雷暂时拉回来。

    方潮舟看薛丹融一眼,就凑近过来,微微偏头,低声说:“我觉得给师祖设的那个长生牌位应该还是有点用的,我每天都在拜,看,现在要飞升了,要不我也给你弄一个?”

    薛丹融:“……”

    他果然不能以常人思维去看待方潮舟,“不用了,师兄。”

    方潮舟听到这声师兄,挑眉,脸上的笑意莫名变得有些邪气,“你还叫我师兄?我昨天怎么教你的?”他边说边晃了下薛丹融的命牌,以后这块命牌就是他的了。

    薛丹融闻言,耳垂悄然红了,他看着方潮舟的眼睛,自己的凤眸眨来眨去,像是很慌张。

    因为华黎山的天雷,此时众人心思都在天雷上,倒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小动作。

    薛丹融抿唇又松开,终是声音极轻地喊了一声,“夫君。”

    “欸!”方潮舟毫不脸红地应了。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

    “为什么不说话?”

    “是那个时候……我爱上了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