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徒弟总在以下犯上[快穿] > 第100章 完结
    “师姐,你觉得二师兄什么时候会醒?”

    “唔,他什么时候醒我不清楚,不过我猜他醒来后应该会宁愿再睡过去吧。”

    “所以说他到底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

    “估计不是啥好场景吧,喊的撕心裂肺的……可惜师尊不让我们去看,啧啧。”

    “打扰你们说话了么?话说现在还是给二师兄留点面子吧,万一他现在能听到你们谈话,小心他醒后来坑哭你们。”

    “呵呵……我这样的废物、煞星怎么能劳烦二师兄自己动手呢,若是讨厌我的话直接跟我说就可以了啊,根本不值得因为我而脏了自己的手啊……”

    “尤扬你闭嘴。”

    “褚宣你怎么一直不说话?说起来上次你去找师尊后回来就特别沉默……别是真练剑练傻了吧?”

    “……没什么。”

    “……果然,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大家吧,褚宣小乖乖~有什么秘密快点说出来哦,自己藏着掖着的多难受的呀~”

    “师姐别闹。”

    “褚宣,大家都是师兄弟的有什么不能说的?还是你在外面遇到心动之人想谈恋爱了?!”

    “……唉,这件事情我想师尊过不久便会告诉大家的,我先回去练剑了。”

    “靠让他给跑了!万清你的法器呢?!”

    “看我作甚,你知道我那东西对他没用的。”

    闹哄哄的说话声一直在耳边盘旋,男人和昏沉的意识挣扎了许久,终于睁开眼来。

    微微扭过头,便看到房间里站着数名修士,正在交谈着什么。

    他一有动作,便立刻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力,顿时一个长相秀美娇柔的女子凑上前来,笑容温婉道:

    “师弟你可算是醒来了,感觉如何?身体可有哪里不适?”

    白谨行抽了一下嘴角,默默拒绝了对方的好意,只道:“谢谢师姐关心……师尊他呢?”

    连尹雪道:“师尊他正在宗主殿中,若你想见他那便去吧,不过……你自己能下床么?”

    “有什么不能的。”白谨行道,掀开被子,脚刚落到地上却是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师弟何必行此大礼。”连尹雪开玩笑道,指尖微动,便有一点荧光自指尖落到白谨行身上,顿时后者便感觉周身沉闷之感一轻,原来若有若无的桎梏感也消失无踪了。

    明白是师姐用自己的灵力帮他修复身体,白谨行朝她道谢后,便出门要往外走。

    却被尤扬给拦住了。

    对方正抱着一个花盆,盆中只有一个光秃秃的绿色杆子,看起来好不可怜,白谨行在看到这盆中灵植的时候顿时抽了下眼角。

    这个……应该是在那些世界中不断试图找他师尊麻烦的那位。

    天地丹虽然少有不过也不止他一位,原先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同族要吃饱了撑着来阻止他和师尊,现在想来应该是看他主动上门找死而恨铁不成钢了吧。

    不过竟然落到了尤扬这神经病的手里……虽然这位同族一路给他造成了不少麻烦,不过究其原因也是出于某种好意的。

    见白谨行看着自己手中花盆,那高瘦的苍白青年微微一笑:“这是我偶然捡到的,先前问了师尊,让我好好待它……师兄你有什么问题么?”

    听尤扬这样说,白谨行便明了对方应该是不会把这个交给他了。

    好吧,看来只能在内心默默祝他好运了。

    默念了一遍“不要怪我”白谨行便拉开了门。

    然而在他走之前,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道:

    “白谨行,虽然不知道你和师尊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不过我想你自己的内心应该也是清楚的。”

    白谨行回头,正对上万清的双眼。

    二人对视一阵,见白谨行微微颔首而后离开,万清则咬牙又看向手中卦盘。

    连尹雪在旁看戏道:“还是看不出来什么?”

    万清黑着脸:“什么也看不见,师尊蒙蔽了天机……靠,白谨行这厮到底干了什么?”

    连尹雪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反正白谨行也打不过师尊喽。”

    万清:“……”说得也是。

    白谨行穿行在许多弟子之中,眼前的场景和他先前所见的那些极为相似,但是又有很多不同。

    内心微微叹息,联系先前听到师姐师弟们谈话,他也知道若不是师尊帮他瞒下,不然他铁定要被那几人给笑上几百几千年了。

    原来自始自终中了幻阵的都是他自己而已。

    他自以为是旁观者清,实际是观局者迷。

    怎么会没有发现呢?明明在后面幻阵中的那个“师尊”已经露出了许多的破绽,自己却还一直视而不见……

    真瞎,被嘲讽也是该的。

    不过他还是有些在意,幻阵中一开始,用来迷惑混淆他的,那所谓的君瑾的过去……那些都是真的么?

    等来到君瑾常待的房间门外的时候,白谨行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副场景。

    似乎看到在当年的时候,很多次他来君瑾的门外,抬起手做出想要敲门的动作,却不知为何又稍稍犹豫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房内总会率先响起君瑾的声音来。

    他会对门外的自己道:“还傻站在外面做甚,进来吧。”

    眼前所幻想出的场景骤然消失,白谨行抬眼,看到自己的手悬在半空中,而这时门内也传来了君瑾的声音:

    “傻站在门外做甚,进来。”

    白谨行笑了笑,却还是敲了三下门,待响声过去,然后推开走进去。

    然后入目便看到君瑾斜倚在榻上,一腿翘起搭在另一腿上,身上仅穿了一件轻薄的长衫,因重力坠下而露出一截光洁的小腿。

    白谨行立刻变了脸色,虎着脸走过去佯怒道:“怎么做这副模样?若是别人进来看到了怎么办?”

    君瑾手中书本慢慢翻过一页,悠闲道:“因为我知道要来的是你啊。”

    白谨行走到他旁边,伏下身来端详君瑾面容,似是要将他的脸孔深深刻进心底一般,良久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羞愧来:

    “对不起,那时在幻阵中……我竟然没认出来那不是你……”其实有时他也觉得幻阵中的师尊不太一样,但有时却又感觉无比真实,最后便只当作是自己的错觉了。

    君瑾道:“没关系的,其实里面有时候是真的我。”

    白谨行:…………

    有你这样坑徒弟的么?

    似是觉察白谨行的疑惑,君瑾微笑道:“你知道为何幻阵中所显示的,是我的记忆么?”

    见白谨行愣了一下,随后眸光微亮,君瑾缓缓道:“因为我想让你也了解我的过去。”

    这回白谨行不再说话了,只慢慢凑近过去,二人的气息逐渐交融在一起。

    过了半晌,君瑾一把推开有得寸进尺之态的某人,微喘了口气,然后覆在白谨行耳边说了句什么。

    然后便可以看到白谨行的表情由大惊失色到大喜的转变。

    “我当然愿意。”

    白谨行道。

    他伸手去捉住君瑾的手,将指尖插/入对方指缝之间,令二人手掌相贴。

    君瑾只感觉手心微烫,他挑眉道:“这是什么?”

    白谨行微笑道:“这是我记忆传承中所说的能够将二人气运相连的秘法,从此以后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就算你死了,我也可以再把你拉回来。”

    他闭口不谈这其中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君瑾默了一下,也只装作没有想到,颔首道:“也好,那么过几日我们便举办双修大典吧。”好像那些修士确认关系后都是这样做的。

    “对了,在此之前,还要先告诉我的那几个徒弟才行。”君瑾这样说完,眼中出现一丝笑意。

    褚宣是早已经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其他几个人在听了这消息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白谨行微咳了一声,心道若是万清应该会冲过来揍他的吧……当然他也打不过自己了。

    唯一要注意的就只有尤扬了,谁知道对方会做出什么事来。

    “唔,还有一件事。”

    白谨行疑惑转头,然后看到君瑾不知道何时从何处掏出了一个蛋来。

    墨绿色的仿佛一块玉石雕成,上面有着奇异的蓝色纹路,足有一个人头那么大,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蛋。

    白谨行和那蛋大眼瞪小眼。

    沉默一会,他才忍不住道:“这是什么?”

    君瑾道:“唔,这是你的七师弟……不过你现在也不是我的徒弟而是我道侣了,那就是我的七徒弟了?”

    白谨行艰难道:“这个蛋的气息,很像那个……”把他给拉进幻阵里的异魔啊……

    君瑾:“原来你也看出来了,这是我以秘法催生出来的,若是你不愿意,那你来收了它吧。”

    白谨行黑着脸,虽然知道君瑾这样也是钻空子让天道不会因为灭族而降下惩罚,但是还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

    “不愿意么?无妨,等你我办完双修大典,我再给它办个首徒大典好了。”

    白谨行深吸了一口气,道:“不,我来收吧。”

    他预感鸡飞狗跳的日子这才要开始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