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她靠万卷书在古代逆天 > 215 逃跑无望
    书坊内,所有人都忙得不亦乐乎,看到孟小鱼来,都面带喜色却眼神闪烁地跟她打招呼。

    今日书巫书屋前门后院站满了守卫。虽然书肆照常对外开放,但那些守卫一个个眼神如鹰隼般的看着进出的客人。而后院这边,除了书房的雇工,谁也进不来。

    每个人都知道发生大事了,紧接着又知道失踪了一年的女东家突然回来了。

    孟小鱼也不跟大家多说,叫了顾学采,让他跟着她进了房间,直截了当地问:“顾学采,你今日可听到有何不寻常的消息?”

    “东家是指何事?”

    “何事都可,只要是不寻常的。”

    “并无,不过听闻皇上派了更多的官兵去了邹太史府。”

    “太史府今日有何变故?”

    “听闻就是皇上想查长公主去世的原因。府中之人无一人可外出,我们都不知详情。”

    孟小鱼轻声一叹:“顾学采,我向来信任你,可否劳烦你帮个忙。”

    “东家有事尽管吩咐。”

    “你大概也知道了,这地方已被璃王殿下的人围住了。”孟小鱼也不绕圈子,直截了当地问,“他们要围的人只有我一人,你们还是可以来去自由的。”

    顾学采点点头。

    “劳烦你今日多去外面走走,若听到太史府或宇宁来的军士的任何消息,定要告知我。”孟小鱼继续说道。

    “是,东家。”

    .

    这是非常难熬的一天,孟小鱼无心于书坊和书肆的任何事务,也听不进除了太史与宇宁之外的任何消息。由于一夜未睡,她终日头昏脑胀,心神不宁。

    到了傍晚,顾学采终于带来了一点有用的消息。

    官兵在太史府中邹沐风的房内搜出了一张包了毒药粉末的纸。皇上不相信有着上官家血脉的邹沐风会谋害自己的亲生母亲,认为是有人栽赃陷害,一面派人捉拿邹沐风归案审查,一面逐一审问太史府中人等。

    邹太史听闻此事后晕厥过去,不知生死病况。

    而卫将军夫人邹晗韵则一直守在上官柔儿灵柩前,不知状况。

    虽然孟小鱼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知道上官烈锋是贼喊捉贼,想借机搜查太史府,顺便将上官柔儿一脉打得永无翻身之日,但她从未料到他会将下毒之人栽赃到邹沐风身上。

    事情到了这一步,上官烈锋的下一步棋便极其明显了,那就是对付宇宁王府和上官蓉儿。

    想到此处,孟小鱼更是焦躁不安,万分担心管愈的安危。她头痛欲裂,想不出解决办法,只好逼着自己躺在榻上好好睡觉。她必须养足精神才能有足够清醒的头脑来应付如此艰难的处境。

    她也不知道自己数了多少只羊,反正万籁俱寂之时,终于模模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

    让我们回过头来说说褐樟。

    他昨晚将孟小鱼送到书巫书屋后,担心有人跟踪,自己驾着车绕了半个城,然后弃了车,这才想起城门已经关了,他没法回农庄叫其他的护卫过来,便又绕回了书巫书屋。

    他一回来便被书巫书屋周围的情景吓住了,前后门、屋檐下、屋顶上、甚至屋前的树上都是明卫和暗卫,个个都似武功非凡。

    因为尚未完成孟小鱼交给他的任务,他也没敢轻举妄动,远远地观察了良久,感觉这些人似乎只是在保护屋内的人,这才转头去了立林街东头找为邹府送菜的赵小六,又按孟小鱼的吩咐将邹沐风的妻儿都接了出来。

    然后,他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农庄,安排了两人将长公主的信送去赫北关,自己又带着剩下的三个护卫到了书巫书屋,这时候已是下午。

    他没敢明目张胆地直接去找孟小鱼,而是扮作去书肆买书的客人,在里面随便挑了两本书,借机跟书肆小二阿简聊了几句,才知道孟小鱼被璃王上官凌云给软禁了。

    鲁士翰也认出了褐樟,低声提醒他:“东家今早跟我说了几句话,他们随后就在后院和书肆之间的门旁放了守卫。东家如今便是连书肆都来不了。褐樟,你切莫进去找她,否则你也会被关在里面出不来。你在外头,说不定还能想到办法帮她。”

    褐樟闻言只好作罢,悻悻然离开了书肆。

    他哪里知道,上官凌云派来看护孟小鱼的人当中,有好几个是去年就受命在此处暗中保护过她的,故而他一在书肆出现就被人认了出来。只不过那些人并未收到过限制褐樟自由的命令,又见他并未去找孟小鱼,便随了他去。

    当晚,褐樟几人便换上了夜行衣,又潜入了书巫书屋。褐樟非常清楚孟小鱼住的房间在哪儿,故而轻车熟路,直接飞上了孟小鱼的房顶,想用绳子把她吊上屋顶。

    哪曾想,他刚要揭瓦便被人发现,十几个人呼啦啦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将褐樟四人团团围住,二话不说,拔剑就刺。

    褐樟几人只得拔剑应对,不多时便从屋顶打到了地面。谁知上官凌云的人居然还在暗处藏了弓箭手,他们一落地就迎来了一阵弓箭的扫射。不多时,刺槐的肩膀就中了一箭,褐樟为了救阿檀木,手臂也中了一箭。褐樟知道今晚救人无望,带着人就跑。

    也亏得褐樟体力好,武功高,才能在连续不眠不休了三个日夜后仍能安全脱身。换个体力和武功稍微弱点的,怕是不死也得被抓。

    屋内的孟小鱼正睡得迷糊,忽然被一阵刀剑交鸣之声吵醒,隐约还听到一声低喝:“追!别让他们跑了!”

    她一骨碌从榻上爬起来,飞快地跑出房间,追着刀剑声跑去,刚打开门,立刻被两个守卫拦住。

    “刚刚发生了何事?”孟小鱼沉声问道。

    “无事。”一个护卫回道。

    “我明明听到了打斗声。”

    “几个刺客罢了,已经被赶走了。”护卫轻描淡写地回道。

    “刺客?”

    当她是三岁小儿?孟小鱼自然猜到是褐樟他们来了。

    她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刺杀谁的?他们还会不会回来?”

    “小人不知。”

    “那我怎敢安睡?可有人追去了?”

    “有。”

    “刺客有几人?”

    “小人不知。”

    “那追去了几人?”

    “约十来人。”

    十来人?孟小鱼仰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心想上官凌云再变态,总不至于派几十上百人在这里看着她吧?高手都去追褐樟他们了,那剩下的人会不会只是个摆设?

    她猛地抽出腰间软剑,对着一个护卫就拦腰挥去。那护卫猝不及防,被她拦腰割破了皮肉,两手捂着腰部蹲了下去。

    孟小鱼顾不及看她的战果,反手一剑又扫向另一个护卫的腰部。那护卫身手却极为敏捷,挥刀挡住了她的剑,手却被她割破了一道口子。

    孟小鱼趁他手稍顿的片刻,又挥剑朝他的腿扫去。那护卫吓得一边用刀来挡,一边往后退去。

    孟小鱼趁此机会,撒腿就朝着外面跑。

    她隐隐约约能感觉到身后有人朝她这边追来,脚步声越来愈近。她却顾不得回头看,只是暗自后悔没有好好练过轻功。如若她此时能有管愈那等轻功,她定能甩掉身后紧追而来的人。

    可惜她没跑多远,迎面便看到五六个牛高马大的大汉,黑压压组成了一堵人墙挡住了去路。

    一个大汉瓮声瓮气地说道:“小姐请回。”

    孟小鱼暗暗揣度了一下眼前的形势,觉得就靠自己这三脚猫的功夫,要打过这堵人墙和后面呼啦啦追上来的五六个人,难!

    她垂头丧气地将软剑收回,围在腰间,慢慢地往回走。

    看来靠硬闯是跑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