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暗卫之伪装成羊 > 第53章 云州番二
    </script>    小二一愣,立马一笑:“那小的就上去试试……”

    季末把影毅拉进怀里,正吮吸着影毅的脖颈,手指帮他清洗,听见上楼的脚步声,皱起了眉毛,动作也规矩起来,仔仔细细地帮影毅擦洗。

    影毅抿着唇,脸色通红,按压住季末往他后面抠挖的手:“我自己来……”

    敲门声响起:“客官,下面有人找您,是位姑娘,似乎是要紧事!”

    季末不悦地微微皱眉,声音却温和平淡:“我不认识那位姑娘,让她快些离开吧。”

    小二动作顿了顿:“看样子十分着急呢!”

    季末轻吻影毅的唇角,声音压低,温润依旧,却透出几分不悦:“我不认识,请你让她离开。”

    小二一看没戏,急忙点点头,跑下去。

    “姑娘,那位公子说不认识你,请你离开。”

    紫菱一听,也没说话,只是坐在靠里的一张桌子上:“行,那本姑娘就在这里等着!”

    磨磨蹭蹭洗完澡,影毅立刻出来穿衣服。

    季末穿上衣服,影毅拿起毛巾想给季末擦头发。

    季末拉住影毅的手,把影毅按在床上,拿起毛巾:“以后,我给影毅擦头发。”

    影毅急忙站起来:“这…不——”

    “不合规矩?”季末笑笑,想开口说些什么,又停住,用毛巾温柔地擦着影毅的发,然后细心的擦到发尾,拿起梳子给影毅梳顺。

    影毅抿唇,笔直地坐着,剑不在身边,他下意识想要摩挲些什么东西,却找不到,只好垂着眸,双手安分地放在膝上,表情安静又乖顺,像头趴在窝里的野兽。

    季末梳好影毅的发,撩起影毅的头发轻轻吻了吻,然后单膝跪下,把头埋在影毅的膝上,小声又委屈地说:“这段时间赶路,影毅很久没有抱着我睡觉了,我都睡不好……”

    影毅愣了愣,手指却已经不受控制地摸上了季末的头发,轻轻地揉了揉。

    季末勾起唇角,闭上眼睛,影毅拿起床上另一条毛巾,也轻轻给季末擦起头发,然后撩起来,一点点理顺。

    直到季末湿润的头发已经被擦到半干,也被梳顺,影毅道:“好了。”

    季末蹭了蹭自己的脑袋,站起身来:“饭菜也好了,我让小二把菜送上来。”

    季末和影毅穿好衣服,然后季末推门,声音不大不小:“小二,麻烦把饭菜送上来。”

    小二应了一声,季末刚撒完娇,现在穿上衣服,又是一副不可攀折的温润贵公子模样。

    听到敲门声响起,他让影毅坐着,去开门,一开门,门外却不是小二,而是一位端着饭菜的紫衣姑娘。

    紫菱整理好自己,就端着饭菜上楼敲门,门刚一打开,她就屏住了呼吸,不负所望,不,简直就是超出期望,面前真的是画里面才会出现的谪仙般的人物……

    那时只是在楼上看路上的白衣公子,气质斐然,举世无双,如今一正面相对,才惊觉自己以前见过的那些被称美男子的人,均是尘埃比白云。

    紫菱的心砰砰乱跳:“公子,我是紫菱,被公子风姿折服,特意想要过来拜见一下,这云州有不少美景,不知紫菱能否有荣幸请公子观赏……”

    季末淡淡颔首:“谢姑娘美意,但我不过是一过客,没有时间逗留,这饭菜也多谢姑娘端上来了。”

    季末接过饭菜,话语礼貌而疏离,紫菱一着急,趁着季末端过饭菜,一下子挤进屋里,也不管冒犯不冒犯,急急说道:“公子,我是真心的!”

    影毅正坐在桌前,一身黑衣,青丝未束,冷而俊美的面容,黑而漠然的眸子看向了紫菱……

    紫菱卡了卡嗓子,季末把饭菜放在桌上,把托盘递给紫菱,面容冷淡下来,眸子深处藏着不悦,音色却低而温和:“请姑娘下楼吧,男女有别。”

    紫菱自负美貌,家世在云州也是排的上号的,又受宠爱,眼光极高,好不容易看见一个男子符合自己的心意,也不管什么矜持,只是下定决心要来追求一下,当即咬牙道:“我不下去,除非你答应我!”

    季末的眸子完全冷了下来,他到云州只想和影毅多走几个地方,当做消遣,却还是有不识相的人过来打扰,口出恶言和动粗都不是季末的风格,只是淡淡地瞧了紫菱一眼,摆好饭菜,把筷子递给影毅。

    “我家是云州的世家,公子,你让我带你游玩,住宿比这客栈定会好上几百倍,山珍海味也是享之不尽,你的这位友人也会被照顾的妥帖!”

    影毅本来因为季末而温和的气质渐渐地冷了下来,紫菱却粗神经,只是一直盯着季末叽叽喳喳地说着。

    紫菱渐渐觉得有点冷,却没看向影毅。

    察觉影毅不悦,季末的气息瞬间冷起来:“姑娘自重,请出去!”

    季末不再掩饰眸子里的冷意,气质疏远而冰冷,语气也不再温和,透出让人心悸的气势。

    紫菱被吓得眸子一红,泪水唰地流下来,蛮横地大喊:“我不出去,除非杀死我!”

    影毅杀气一放,抬起未出鞘的剑,指向紫菱,紫菱看这个男人那隐约透出来的血腥气和那双黑得不见底却骇人的眸子,竟然觉得自己再不出去真的会被杀死。

    她吓得僵在地,身体颤抖起来,声音抖动却强装气势:“我要…是出事,我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真是不怕死的千金小姐,影毅当然不会真杀她,他的剑不是轻易出鞘的,出鞘就要见血,就要收割人命,他的剑也不杀无关紧要的人,只是被这个厚脸皮要缠着主子的人,弄得心底不悦,竟是从未有过的烦躁。

    “滚——”影毅压着的嗓子掩盖不住涌动的杀气。

    那种扑面而来的濒死的恐慌感,让紫菱尖叫:

    “啊啊——来人,杀人啦——”

    影毅黑沉沉地眸子掠过杀意,拇指一动,剑就要出鞘————

    季末一把按住影毅的手,微微侧身在影毅的唇角落下一个轻吻。

    影毅的手轻轻一抖,顺着季末的力道放下了剑。

    紫菱的尖叫卡在喉咙,呆呆地看着两人……

    季末轻笑了下:“真乖,不要与这被宠坏了的姑娘一般见识。”

    紫菱的护卫冲上楼来,抽出剑想保护小姐,却看见紫菱木木呆呆地看着面前两个俊美异常的男子,良久,紫菱回过神来,骂了一句:“真恶心!”

    然后回过身去,对侍卫喊道:“看什么,咱们回去!”

    侍卫应声下楼。

    紫菱满脸厌恶地走出房间:“真恶心,怪不得两个男人…不干不净…”

    猛然脖颈旁边划过一道劲风,让她觉得凉嗖嗖的,下意识抬臂一摸,却摸到了一手的血,她何曾受过伤,吓得就要大叫,季末抬起另一根筷子,又扔过去,堪堪划过她的脸,她的尖叫哽住……

    紫菱身后穿来清润的声音,却满是冷意:“管好你的嘴,再开口,要你的命。”

    紫菱夺门而出。

    季末起身关上门,回过身来,却看见影毅抿着唇,季末走过去,温声问:“影毅,怎么了?”

    影毅抬眼看着季末,季末笑笑,温柔地吻着影毅的眼尾:“才不恶心,莫要管她。”

    季末轻轻地向下吻,吻到影毅的嘴唇,轻舔了一下:“我的筷子没了,影毅和我用一双。”

    影毅闭上眼睛,点点头,却让人觉得低落,周身的气质都变得隐隐低迷起来。

    很恶心吗,是他让别人觉得主子恶心了么,主子这样的人,怎么可以让人觉得恶心呢,主子那么好,所有人都该仰视,主子那么好,凭什么说他恶心……

    季末抵住他的额头,摸着影毅的发,轻喃道:“不要去管别人,不要去看别人,不要去在意别人,影毅,你只要一直看着我就好,你是最好的,让我最渴望的,是世上无与伦比的存在,我最最喜欢影毅了,我最喜欢你……”

    影毅有些闷和凝滞的心脏,突然变得柔软和通畅起来,影毅抬起眼睛,慎重而专注地点点头,然后半垂着眸子,主动地轻吻了下季末的唇,抱住了季末的腰。

    季末轻笑,咬住影毅的唇,勾着他的舌头。

    我的影毅,我是这么这么地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