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雪刀令 > 第32章若一切是场计
    李倾深吸一口气,淡淡扫了高阳公主一眼笑了笑说道:“大致这丫头是调皮了。”

    高阳公主听得李倾语气这般轻呢,当下便眼泪汪汪气得一扭头就哭着跑了出去。

    李倾见高阳公主走远了,轻笑着转过了身,继续自顾自地研磨批阅起了军中事务。

    站在一旁的青鸟目睹了这一幕,颇为担忧地说道:“主子,这高阳公主是出了名的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前几位不都是……这才第一次见面就这样,怕是以后难了……”

    李倾却笑了笑说道:“若是陈木凉搞不定这高阳,那便不配进这国公府。那我的计划也必将要缓一缓。不过是多一个可能性而已,怎么,青鸟你心疼起陈木凉来了?”

    青鸟的眼眸迅速一低,低声说道:“属下只是觉得陈木凉无辜了些,不必趟这趟浑水。但国公既然相中了她能当此大任,想必是有缘由的。”

    “缘由?倒也没有。只是觉得她有时候稀奇古怪的做法倒是很符合我的口味。先试着吧。放心,本王心中有数。”

    李倾缓缓道了一句。

    “是。”

    青鸟退了出去,轻轻将门合上,转身的一瞬轻叹了一口气。

    国公的这场游戏,不知这个陈木凉能不能过关?

    不过她知道,无论她过不过得了关,只怕是都不会太开心了。

    *************

    陈木凉走后心情也不是很好,一路骂着李倾不是个东西走到了那口枯井旁。

    关东老头一听到有人来了,再加上陈木凉这一屁股坐下来的动作,很快便猜到了是陈木凉来了。

    只是……这丫头今天光坐着不找他说话着实有点奇怪?

    关东老头还是比较关系自己的那本秘籍是不是被她撕了擦屁股了的,便清了清嗓子,朝着井口一阵嚷嚷——

    “丫头,你那本册子看了多少了?看得懂吗?”

    陈木凉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答了一句:“才翻了几页,画得太差了,人的胳膊都歪了……”

    关东老头的面容之上掠过来了一丝尴尬之意,他咕囔着道了一句:“那时候也没人教老头儿我画画,能画成这般也算对得起祖宗了……”

    陈木凉正在出神,也没听到关东老头的小声嘀咕,否则日后她定得拿这事儿笑话老头好半天。

    关东老头见陈木凉良久都不说话,猜到了她心情不好,就笑眯眯地说道:“丫头,你怎么了啊?那姓李的欺负你了?”

    陈木凉一扭头,睥睨地一翻白眼,朝着井底下一吼:“老头儿!你瞎说什么呢!就那小子还能欺负到我陈木凉的头上来?!”

    关东老头敏锐的目光透过杂乱的头发扫了陈木凉一眼,心中已有几分了然。

    他乐呵呵地双手互插袖口往那儿一站,故弄玄虚地说道:“那你想不想哪一天欺负回来?比如,他要是始乱终弃或者打了你骂了你,你就一把剑横在他的脖颈之上叫他喊你姑奶奶?”

    陈木凉歪着脑袋想了想,似乎觉得关东老头的话要那么几分道理,便赌气说道:“老头儿你剑法当真那么厉害?可别忽悠了我,到时候打不过他还是照样被欺负……”

    关东老头嗤之以鼻扭头一笑,十分不屑地说道:“想当年,若不是那小子联合王骁设计将老头儿我困在这里,这江湖里哪里还有他王骁说话的份?”

    “那凭你的本事也应该能出来啊……在这儿说大话有什么用……”

    陈木凉哼了一声,故意刺激着关东老头。

    “我那是守十八年之约!王骁那混蛋说了,老子在这儿安分地呆上十八年,白送老子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和天下无敌的武功秘籍!更何况,当年确实也是老子输了……”

    关东老头说着说着声音就没底气地矮了下去,唇旁的八字胡一抖一抖,眼里皆是不满之色。

    “闺女?”

    陈木凉能理解那什么所谓的“天下无敌的武功秘籍”对老头儿的吸引力,但是这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是个什么情况?

    她皱了皱眉头,讪笑着凑近了井边,挑逗着关东老头说道:“莫不是老头儿你有恋童癖?”

    “恋你个屁啊!老子那是年轻的时候有个娃……结果因为战乱不知流落何处了……至今连个线索都没有。王骁那小子说,只要我安安分分地不在江湖惹事,势必还我一个闺女……”

    关东老头越说声音越轻,最后已然散做了满井满空气的无奈惆怅。

    陈木凉从来没有想到看上去像头困兽的关东老头心心念念的竟是这个,她不由得有些内疚。

    她靠近了井口边,朝着井底笑着说道:“老头儿,世人都说那刀神王骁说话算话,是个一言九鼎的汉子。想必他承诺的事情会做到的。老头儿你放心好了。”

    “呵,不过是个念想罢了……那个孩子,就算真的找到了,怕也是早不认识老头儿我了……更何况,当年的战况那么混乱,她是活着还是死了都是个问题……”

    关东老头低头怅然一笑,地面一地的银霜。

    “不会的,老头儿。”

    陈木凉隐隐觉得心疼,她故意提高了嗓门说道:“对了,老头儿,你那剑谱实在画得太糟糕了,我一个人看不懂,你要不给我讲解讲解?”

    “什么画得太糟糕了?明明是丫头你的悟性太差了!想当年我老子交给我的时候还不如这个,你倒是嫌弃起来了……”

    关东老头一边埋怨着陈木凉一边叹了口气说道:“这第一章写的是用剑,贵在气和意,所有有个人坐在那儿闭目吐纳。你看明白了吗?”

    陈木凉故作惊诧之色,连声问道:“什么?难道不是那个人在那儿坐着拉屎拉不出来,然后深深长叹一口气吗?!”

    “……”

    关东老头抬头望了一眼陈木凉,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湛蓝湛蓝的天,低声叹了一句:“造孽啊……”

    “那第二页呢?你看到了些啥……”

    关东老头幽怨地看向了陈木凉问道。

    陈木凉哗地一声展开了册子,指着上面一个还在打坐的人乐呵呵地说道:“大概是顺畅了,他闭目笑了笑。”

    关东老头仰天长啸,捂脸别过了身去。

    身后,陈木凉目光促狭,唇旁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