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雪刀令 > 第31章戏精本精
    ——敢情这高阳公主是兴师问罪来了?

    但是,她都没见过这高高在上的公主,又何来得罪之说?

    莫非……?

    陈木凉的脑袋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她轻咳了一声,小心翼翼地看了这位将自己气成了个腮帮鱼的公主,试探性地笑着问了一句:“不知公主所指之事可是和国公大人有关?”

    果然,高阳公主听罢将杏眼瞪成了个金鱼,毫不客气地将纤纤玉指愤然指向了陈木凉,气呼呼地说道:“昨儿个晚上你勾引李倾的事儿自己不清楚吗?那么多人看见你和他那个……那个了!”

    “嗯……哪个了?”

    陈木凉心中已然了然了个大概,她故意装出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朝着高阳公主笑眯眯地反问道。

    ——笑话,难道本姑娘谈个恋爱还要跟你皇家禀报不成?还找上门来?

    高阳公主一见陈木凉竟拒不认账,还来这般反问她,一下子更气了。

    她扬起手掌,口中骂着“贱人!”便要一掌扬向陈木凉的面颊。

    陈木凉目光一沉,亦手一扬便将高阳公主的手腕紧紧钳制在了半空之中。

    “你敢!”

    高阳公主当下不能动弹,她又慌又乱气急败坏地朝着陈木凉怒吼道。

    “公主殿下,这凡是得讲个道理吧?第一巴掌是我没反应过来,但是,这第二次,你若是想打,还得问问我陈木凉受不受。”

    陈木凉的下颚微微昂起,睥睨地看了高阳公主一眼,冷冷反击道。

    “跟你这种贱女人这种贱民要讲什么道理?!本宫乃是堂堂盛秦的公主,杀你一个都不必跟天下人解释!”

    高阳公主自小骄纵惯了,还没见过哪个人能这般忤逆她,自然更加气愤更加跋扈。

    陈木凉眯起了双眸,冷厉地扫了她一眼,冷静又冷酷地道了一句:“巧了。我这种贱民呢,最不值钱的便是命。公主殿下若是不介意,倒是可以让贱民先取了您的性命。陈木凉不介意下去陪您走一段黄泉路。”

    说罢,陈木凉的手便如疾风般锁住了高阳公主的咽喉,微微一用力便将她娇嫩的脖颈掐出了两道红痕。

    高阳公主怎么也没想到陈木凉竟如此大胆,她奋力地想要去掰开陈木凉的手指,却无奈陈木凉的力气大得很,她只有挣扎的份。

    陈木凉见吓唬这个骄傲的公主也差不多了,便适时松开了手。

    高阳公主紧紧捂住了被掐得生疼的咽喉,剧烈地咳嗽之后惊魂未定地看向了陈木凉,难以置信地喝道:“陈木凉!你放肆!连本宫都敢……”

    陈木凉朝着她凉凉一看,作势活动了一下手腕,高阳公主便立刻闭了嘴。

    她只能愤愤地看着陈木凉,开始万分后悔今日没有将侍卫带在身旁。

    正于此时,门外传来了李倾的话语声:“你们两个在这干什么?”

    高阳公主一见李倾来了,瞬间喜极而泣,抹着眼泪就朝着李倾扑了过去,一把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卖惨地说道:“李倾哥哥,你可终于来了!刚才这个女人,差点掐死了我……”

    说罢,高阳公主还抬起了脖颈,生怕李倾看不清楚两道红痕。

    李倾只是扫了一眼她脖颈处的痕迹,然后便轻轻将她推开,沉沉道了一句:“男女授受不亲,公主殿下身份尊贵,还是离臣远一些的比较好。”

    陈木凉则隔着几丈的距离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和公主两人你一推我一靠的戏码,也不说话,只是眯起了双眸笑兮兮地看着。

    这高阳公主见李倾避重就轻,还将她给推开了,瞬间就拉下了小脸,一脸不高兴地埋怨道:“李倾哥哥莫不是真的喜欢上她了?这才多久没见面,就这般疏远高阳……”

    李倾将目光落在了看热闹的陈木凉身上,无奈地说道:“公主,这时辰还早,你应该还没用早膳。不如移驾别处吃点府中的糕点?”

    高阳公主见李倾总算惦记着她的事儿了立马由阴转晴,高兴地一把挽过了李倾的胳膊,笑容满面地说道:“就知道李倾哥哥心疼高阳!”

    陈木凉朝天翻了个白眼,唇旁一抹无奈的冷笑之意。

    ——这看起来泼辣又跋扈的高阳公主当真是个白痴?难道看不出来这是李倾的缓兵之计吗?还是说,这恋爱之中的女子智商都是负数?

    李倾被高阳公主缠得无奈,只能推开了她的胳膊,然后低声道了一句:“公主误会了,这是臣子的本分。”

    “不嘛~就是李倾哥哥心疼小高阳了~”

    高阳公主旁若无人地撒起了娇,看得陈木凉一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陈木凉决定,她看不下去了。

    她缓步几步上前亦靠近了李倾,没几秒几滴眼泪就流下来了。

    还没等李倾和高阳公主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她便假装抽泣地说道:“李倾哥哥,我本以为,你会对我始终如一,绝对不会始乱终弃……”

    “可是!”

    “事实证明,我错了!”

    “若不是高阳公主一巴掌扇醒了我,我到现在还不明白我已经成为了你和公主之间的绊脚石!”

    “不过,这样也好……”

    “至少,我知道了,我爱过……”

    “放心,我会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走得很远很远,再也不来打扰你的生活!”

    说罢,陈木凉便十分夸张地一抹泪,“哭”着朝着殿门外奔了出去。

    ——活脱脱一副被始乱终弃后伤心欲绝的模样。

    剩下了殿门口张大了嘴巴满脸错愕甚至嫉妒到快要跳楼的高阳公主凌乱地站在了原地。

    还有明白过来了是什么事情后哭笑不得的李倾一脸无奈地看着罪魁祸首戏精十足地“哭”着远去的身影……

    “这丫头……”

    李倾低头轻声一笑,眼里皆是无奈的宠溺之意。

    然而此时,高阳公主拉着李倾胳膊的手却重重垂落了下来,她一脸沮丧地看向了李倾,几乎是伤心欲绝地问道:“李倾哥哥,你和她都有孩子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