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 > 番外:张晨雨篇
    [本章免费,看不看都不影响剧情]

    张晨雨刚一出生,被护士从产房抱出来,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黑一白两个男人的脸。

    黑的那个笑得又憨又傻还有点丑,白的那个就好看了,唇红齿白,俊秀有神。

    “哇~”

    襁褓里的张晨雨自然而然的发出婴儿的声音,努力在护士怀里扭动,朝白的那边拱,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跟亲爹一样的肤色。

    张晨雨出生那天是个早晨,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填出生证明时,工作人员问她亲爹叫什么。

    她亲爹支支吾吾了半天,说叫张小雨。

    后来还是那个又白又好看的男人说,叫晨雨好一些。

    随着张晨雨慢慢长大,她才终于知道那个白的不是她亲爹,他叫西门守,是她亲爹的战友,也是最亲密的搭档。

    部队里那些人都管他们叫黑白无常,勾魂使者。

    要说勾魂,西门守还能勾,她亲爹就算了吧。

    不过听说在他们执行任务的地方,只要有黑白无常在,所有人都会觉得很安全,所以大家都很尊重他们。

    某天,小小的张晨雨独自坐在客厅的地上扒拉玩具枪,她亲爹喝醉了,非要拉着西门守给她当干爹。

    西门守推拒不了,说道:“干爹就算了,如果你愿意,咱闺女以后我来教她习武。”

    从那天起,她有了跟亲爹一样重要的老师。

    对大多数人来说,从小在军伍之中长大,每天严苛的执行军伍之中的作息,空闲时还要被当做小兵训练,这样的生活太枯燥痛苦了。

    可是那却是张晨雨最快乐的童年,她尤其喜欢的,就是每年新兵入伍的时候,看她亲爹和西门守训那些新兵蛋子。

    西门守还低调些,只会板着脸加训,任何试图跟他套近乎的,都是加训套餐伺候。

    但她亲爹就过分了,每次都让才上小学的她跟那些新兵过招。

    那些新兵又没学过武,她两岁跟着老师学武,虽然个子小,但是根本不费什么功夫就能把那些大男孩全部揍趴下。

    “教官,您儿子可真是人中龙凤,打不过啊。”

    “放屁,老子这是闺女。”

    嗯,揍人是爽了,但是苦恼还是有的,好在老师从来没有嫌弃过她黑。

    在军营里,老师这个冷面阎王从来只有面对她的时候才会笑起来,让那些女兵羡慕嫉妒恨。

    于张晨雨而言,她军绿色的童年是相当完美跟幸福的。

    可是她上初中的第一天,这张军绿色的画布就被泼上了一抹刺目的血红色。

    父亲的牺牲让本就柔弱的母亲崩溃,坚强的张晨雨虽然没有哭,但心里还是藏着巨大的恐慌和无助。

    母亲根本撑不起一个家,一直以来都是父亲在照顾她。

    她知道父亲有多爱母亲,母亲一个大家闺秀也是因为爱才放弃了自己的家族,宁肯被家族除名也要跟父亲在一起。

    张晨雨知道自己必须坚强,必须替父亲照顾好母亲,不能让他九泉之下也不安宁。

    可她到底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她能控制自己展露软弱,却无法忍受周围人怜悯的目光。

    还有老师那自以为关心,却将她的伤疤揭开告诉所有人,让所有人都来可怜她,假惺惺对她好的做法。

    所以,她控制不住的打了人,将水杯砸在了黑板上。

    她被罚站在办公室外,从上午到下午,从下午到黄昏。

    母亲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她也没有别的监护人,本以为不会有人来,但是她的西门守老师却在最后急匆匆的赶来。

    办公室里,她听到西门守义正言辞的跟班主任说道:“张晨雨没有错,错的是你这个为人师表却根本不为她着想的老师,请你以后不要踩着她的伤疤来展现你自己所谓的善良,如果你不向她道歉,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

    当班主任委曲求全跟她道歉,当西门守摸着她的脑袋,跟她说都过去了时,张晨雨心中的脆弱一股脑的爆发,扑在西门守怀里大哭起来。

    她曾经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可以依靠的人,可是她却忘了,她还有一个老师,一个跟父亲一样的老师。

    从那之后,她慢慢接受了父亲的离世,开始放下过去,在西门守的带领下往前走。

    她爱上了射击,享受那种心无旁骛的专注感。

    在老师的帮助下,她破格参加部队中各种比赛,拿下一座又一座的奖杯,成为远近闻名的神枪手,让老师为她骄傲,为她自豪。

    可是好景不长,十五岁生日那天,母亲忽然跟她说,“小雨,你跟妈妈一起回孙家好吗?妈妈现在一个人带着你,真的快活不下去了,你难道就不想跟自己亲人在一起吗?”

    张晨雨对于妈妈那个陌生的家并没有任何感情,她也不想离开这片军绿色的营房。

    “小雨,妈妈已经见过你祖父了,他知道你这么优秀,也很想让你认祖归宗,虽然你姓张而不是姓孙,但是只要你努力努力,让你的祖父认可你,咱们就可以改姓孙,成为真正的孙家弟子。”

    “下个月孙家有一场家族内小比,妈妈让祖父允许你去参加,只要你能打赢其他人,那祖父一定会接受咱们娘俩的,小雨,你不能这么自私,你要替妈妈想一想啊,妈妈真的太难了。”

    张晨雨看着如今穿着朴素的母亲,没有了父亲之后,仅靠那些抚恤金并不能让她过上曾经衣食无忧,每天逛街购物打牌的阔太生活。

    看着这样的母亲,一直将自己当做家庭支柱的张晨雨忽然有些自责,忽然开始问自己,她是不是太没用了。

    迷茫找不到方向的她去找西门守,想要从老师那里获得答案。

    可是她到的时候,西门守正在急匆匆的收拾行囊,准备去执行任务。

    她也只来得及跟西门守说一句,“妈妈想让我们回孙家。”

    所有人都在奔跑着上直升机,西门守却为了她停下来。

    “你想回去吗?”

    张晨雨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我不想,可是……”

    “你不想就够了,安心等我回来,我会帮你处理好后面的事情,放心吧。”

    留下这句话,西门守匆匆上了直升机,张晨雨的心因为老师的承诺定了下来。

    她相信西门守,相信他可以完美的解决一切,就像从前每一次一样。

    可是他这一去就是整整一个月毫无音讯,母亲天天在耳边哭诉,日日都在跟她诉说孙家的强盛和底蕴,告诉她孙家可以让她变得更强大。

    在母亲不断的洗脑下,她又一次开始摇摆了。

    直到那天,她哀求着西门守的上司,带她一起去西门守出事的地点,因为危险已经结束,他们带她去了。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那样崩溃无助,恐慌脆弱的西门守。

    西门守所带领的整个贝塔小队十二个人,只有他一个人活着走了出来。

    张晨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那天之后,她忽然就下定了决心。

    她不想再做被保护的人,她想站在老师身边,她想要去保护老师,让这样的惨剧不再发生在老师身上,哪怕为此要让她付出生命的代价。

    怀着这样的决心,她在西门守治疗期间去孙家参加了家族小比。

    她咬着牙,拼着命,终于将所有孙家所谓的天之骄子全都打下了擂台,用老师教给她的本事。

    当擂台下的老人对母亲点头时,母亲喜极而泣,冲上来抱住了她。

    “小雨,我们可以回家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家?

    她的家在那片军绿色的营房啊,可是为了成为老师的助力,她只能暂时离开她真正的家了。

    不过,总有一天她会回去的,她发誓!

    但是张晨雨此刻根本不会知道,西门守并没有忘记答应她的事情。

    即使回来之后,他患上了很严重的恐血症和洁癖,根本连走出自己那间特殊的屋子都做不到。

    可他还是咬着牙,推开了家门。

    心理医生和龙欢都在阻拦他,可是西门守惨白着一张脸,颤抖着说:“没有什么可以打败一个有钢铁意志的军人,在那样的绝境我没有放弃,此时此刻我更加不会放弃,答应她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到,不能再有人,因为我而失望了。”

    西门守拼尽全力压制着恐惧,去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人。

    终于,他说服了父亲,拿到了那份领养协议,也拜托了父亲去跟孙家的人谈,让张晨雨可以成为西门家的孩子,也让她母亲可以回归孙家。

    可是当他回到住处时,就看到张晨雨在等他。

    他还没来得及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小黑蛋,张晨雨就跟他说:“老师,我决定要回孙家了。”

    晴天霹雳,那一刻西门守只觉得手中那份文件无比滚烫,烫到连他的心都绷着疼。

    可是他一向情绪内敛不外露,所以张晨雨并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只觉得他突然变得冷漠。

    “对不起老师,我不想再被人保护了,我……”

    “不要再叫我老师。”

    西门守的声音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抖,这一刻,他的第一反应除了伤心,却并没有多少愤怒。

    而是很快想到,回到孙家的张晨雨如果继续做他的学生,会被有心人利用,成为棋子。

    所以,这学生与老师的情分,只能到这里了。

    西门守绝情的离开,张晨雨满怀自责,却又没有勇气上去解释,她只能不断的告诉自己,等她变强那一天,她会努力回到老师身边,到时候,她不再需要人保护,她可以成为保护老师的人。

    两个人自此,分道扬镳。

    张晨雨回了孙家,顶着一个‘张‘姓艰难的生存。

    西门守变得越来越冷淡,顺从的接受所有治疗,除了龙欢,再也没人能让他有太多情绪波动。

    那份文件,也被他藏在保险柜中,永远也用不到了。

    可是待在这帝武城,他总能听到许多关于孙家,关于张晨雨的事情。

    直到龙欢因为打了宋青云被处罚下放,他忽然找到一条出路,决定跟着龙欢去久安城,讨一个清净。

    雏鸟终要学会自己飞翔,哪怕最开始会跌得粉身碎骨,那也是自由翱翔必须付出的代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