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

    2014年的4月刚开始,张建继续自己的调整计划。

    他从这月开始,将会永久的转于幕后,不在干涉大联盟体质运转。

    简单说,他开始放权。

    只要体质不被破坏,他任由自己阵营的人相互竞争。

    毕竟大统领只有一个,各部门的头领也只有一个。

    张建的放权,有最明显影响的就是戴金斯统领。

    他本来做好了当傀儡工具人的准备,

    张建一放权,他反倒是心里空落落的,甚至没有安全感。

    哪怕现在身边的人对他的监控有了松懈,

    哪怕一些命令可以直接下达,甚至可以联系其他部门的人。

    越是这样,戴金斯大统领就越感觉惶恐不安。

    他生怕自己被丢弃,晚上回家立马在线联系张建。

    张建没空安慰一个工具人,是刘母在线和他对话,稳住大统领。

    “说来戴金斯其实是有能力的。”她穿着薄薄的睡衣,坐在张建的对面,手上拿着威士忌,给张建倒了一杯。

    “做大统领不需要有能力,听话就行了。”张建拿起杯子,在灯光下摇晃,轻声说道,“偏偏他还摇摆不定,这样的人有能力也不能用,这次我特意收缩影响力,就是要看看还有没有人上钩。”

    “那我成为大统领了呢?”刘母微微皱眉问道。

    “你不一样,”张建笑道,“等你成为了大统领,茜茜就是大联盟的公主,张嫣就是小公主,而我就是驸马了。”

    刘母呸了一声,倒也没有继续追问,其实她对这个位置并不在意。

    到了她这个层次,享受安静的生活,带着孙女才是最好的。

    但张建需要她成为大联盟的女大统领。

    这不仅是打破历史,更重要的是抬升龙国移民的地位。

    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她也没推辞。

    至于当工具人,她也不介意,何况肯定会比其他两任要做的好。

    “你确定还会有人跳出来吗?”她问道。

    “这个不用怀疑,”张建笑着摇头,“每个人都有私心,我抽身离去,哪怕有人知道这是陷阱,也会忍不住跳进去,更何况本土势力的进入,还有移民的增加,都会有相关的诉求。”

    大量的富豪进入大联盟,他们想要获得良好的社会地位和享受,除了花钱在生活上以及购买资产之外,必要的体质投资是不可少的。

    这段时间,足够他们摸清楚大联盟的运转规律,会有专门的人帮助他们进行投资,并且认识一些人,在这方面四海皆准。

    张建的收缩,给很多人带来不安全的惶恐感,但更多的人却是野心勃勃,偌大的大联盟谁能没点想法呢?

    “做好准备吧!”张建扬起酒杯,“未来的大统领。”

    她微微一笑,和张建碰杯,混着夜色的迷离陷入沉醉。

    愚人节之后又是一年清明。

    张建给张奇骏打电话,又让张奇骏带着老爹去上坟。

    并且坚决不让老爹在村子里待下去。

    自从许思到了县城之后,老爹不知道怎么就拽起来了。

    他也的确有这个资格。

    毕竟他儿子给县城带来了大笔投资。

    许思在考察了二十多天之后,团队已经整理出了计划书。

    其他的影响暂时还不清楚,但土地价格和房价算是涨起来了。

    哪怕是这样,也没人怨声载道,反而眼巴巴的想要投资落地。

    就进入四月份这档口,有消息传出来说是投资不稳当。

    因为地形还有价格问题,县里似乎没谈拢。

    之前大片的人去实地考察,如今人影都没看见。

    消息传出来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玻璃心给碎了。

    更有许多见过没见过认识没认识的人找张老爹打听消息。

    张老爹以前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虽然脾气有点暴,人有点燥。

    现在却不好说了。

    有人说和张老爹碰面了,自己主动打招呼,张老爹都不理会。

    还有人说张老爹现在是从泥地里跳出来了反想吐口唾沫。

    总而言之,张老爹拽起来了,对外也是冷硬的形象。

    说起来真有点魔幻,就张老爹这样,不仅麻烦少了很多,还有更多的人巴结,张老爹越拽,碰到的人就越好。

    以前那都是些什么人?

    见了张老爹,都想要借钱,都想要打听消息,各种要求。

    面上夸奖,背后骂张老爹的人不少。

    现在呢?

    骂是不敢骂了,夸也得看张老爹脸色。

    这样一来反而让人心生忌惮,也就没有人敢胡言乱语了。

    加上一个泼辣要强的丁姨,大家的态度就更好了。

    很可笑的事情是,张奇骏如今成为了大家口里的骄子,更有不少人想要给张奇骏介绍对象,甚至有人干脆带着女儿登门。

    为这事,张奇骏可没少打电话给张建抱怨。

    自从上大学之后,他倒也不杵张建了。

    至于张建,他的反应除了幸灾乐祸,就是看好戏吃瓜。

    尽管有张青从旁协助,但总有些聪明人,认为能从张建的手里咬下一块肉来,不仅坐地起价,还特么的设置门槛。

    对于这样的事情,张建感觉恶心的不行。

    在许思汇报了相关的情况之后,他的本意是直接停止投资的。

    许思知道投资的地方是张建的老家,到是好言劝说,并且提出了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把其他县城,尤其是相邻的县城给带进来。

    最好能让市区加入其中,这样一来就会形成竞争。

    张建全权交给了许思,倒也没有拒绝,尊重她的意见。

    正因为如此,许思在三月底,才去其他县城考察。

    也在四月份才有流言传出来。

    不仅如此,在清明节之后,许思团队还放出了消息。

    哪个地方的条件好,就会落户哪个地方。

    事情果然和许思团队预料的一样,立马在本省引起了竞争。

    各大县城纷纷加入,务必要请许思团队派人去考察。

    这样一来,张建的老家县城彻底麻爪了。

    “地方上的事情,我们不方便干涉。”张青在电话里说道。

    “我知道,也没想过借助你的力量,事实证明我的人做的不错。”张建淡然说道,“成事艰难,我本想加快脚步推进,可惜啊!”

    “不要着急,我们会有工作组进行负责沟通的。”张青话一转,“第一批材料已经装船,预计下个月就能抵达,接下来每个月都会发货,我需要在六月份看到第一批,有问题吗?”

    “没问题!”张建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