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开局绑架太平,我守捉三十年 > 第100章 报仇不隔夜
    裴绍卿巴啦巴啦说了一大通。

    崔二郎挠头道:“大郎,我也记不住啊。”

    反倒是青玄娇啐一口说:“真是个奸商,这么阴险的。”

    “这叫商业智慧,好吗?”裴绍卿轻哼一声,又说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顺便再买几个昆仑奴回来。”

    旋即又想起来另一件事。

    回头道:“还没说你呢,你怎么起来了?”

    “谁让你起来的,赶紧给我回房躺着去。”

    裴绍卿一边说着,一边就走过来作势要将青玄拦腰抱起。

    青玄自然不可能给他抱,当即闪身躲开,嗔道:“登徒子,又想占我便宜。”

    “什么话,你现在是病人。”裴绍卿哼声说道,“再说了我那是占你便宜吗?我那是照顾你,居然这样说我。”

    “良心让狗吃啦。”

    “呸。”青玄娇啐一口。

    “我可没有公主那么好骗。”

    “刚才在蓬莱殿外我可是都看见了。”

    “明明是你把公主拌倒的,居然还骗她说是她自己走路不看脚下。”

    “你说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坏呢?谎话张口就来,就不怕下拔舌地狱?”

    “你刚才跟我去蓬莱殿了?”裴绍卿一副日了狗的表情,“你疯了吗?知不知道你身子还没全好,落下后遗症怎么办?”

    嘴上虽然这么说,心下却是暖暖的。

    因为裴绍卿知道,青玄这是担心他。

    怕他在大明宫中遭了老阴逼的暗算。

    也怕他一时冲动跑去刺杀李治,枉送自己性命。

    但是青玄明显多虑了,因为余茂淳已经不可能回大明宫,他更不会去刺杀李治。

    他敢肯定,武则天绝对已经跟李治摊牌了,所以这时候,余茂淳再敢回大明宫那就是找死,武则天不会允许李治身边再留这么个高手。

    至于说刺杀李治,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事他是不屑做的。

    当下青玄低垂着头说:“我已经好了,再说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娇弱。”

    青玄这话当然是瞎说,这么重伤势,怎么可能这么快好?但是她受的是内伤,只要不跟高手过招,走走路什么的,问题倒不大。

    之前躺在床上没力气,主要是饿的。

    不过她是真担心裴绍卿会遭受意外。

    当然,这话她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也是绝对不会承认。

    “好什么好,当我三岁小孩呢,那么好骗?”裴绍卿立刻把脸板下来,说道,“赶紧回床上去给我躺着!”

    “敢不听话,”

    “仔细我打肿你屁股!”

    说完,裴绍卿扬起硕大的巴掌。

    青玄的一张俏脸上便立刻浮起淡淡的红晕。

    登徒子,又占我便宜,不过念在你也是好意,就不跟你计较了。

    当下青玄一声不吭的回了后院。

    裴绍卿不免有些得意,好现象。

    等这小娘慢慢习惯了顺从,事情就好办了。

    到时候要她站着她就不敢蹲着,要她趴着她就不敢……

    “裴司丞?裴司丞?”正当裴绍卿想入非非之时,一个喊叫声忽然从门外传来,一下把他的思路打乱。

    “喊什么?”裴绍卿大怒。

    一个青袍小官抱着一堆卷轴从垂花门进来,说道:“裴司丞,这些经书传记是刘掌院让下官送过来的,常科考试要用。”

    裴绍卿不由得以手抚额,倒把这茬给忘了。

    从明天开始,可就要天天去国子监坐监了。

    从青袍小官手中接过这些卷轴,只见总共有九卷。

    分别是两卷大经:《礼记》和《左氏传》。

    三卷中经:《诗》《周礼》《仪礼》。

    还有四卷小经,《易》《尚书》《公羊传》以及《谷梁传》。

    裴绍卿随手展开第一卷礼记:曲礼曰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安民哉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念了还没两行,裴绍卿就感觉头大如斗。

    特么的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怎么读啊?

    想到今后要跟这些经书为伴,顿觉人生一片灰暗。

    正头疼呢,那青袍小官却忽然又折回来,又送过来两卷书。

    “裴司丞,真是对不住。”青袍小官道,“下官刚才忘了拿《论语》和《孝经》,这两卷书是必考的。”

    裴绍卿一脸的生无可恋。

    今后真要读这些经书啊?日子没法过了。

    青袍小官道:“刘掌院估计是想让裴司丞考明经科,明经科其实还是相对容易的,只需要九经通三即可,进士科才是真的难考。”

    青袍小官一脸堆笑的将两卷书放在桌上。

    裴绍卿大怒,你还能更幸灾乐祸一些吗?

    当下裴绍卿一叉手问道:“敢问尊姓大名啊?”

    “不敢当。”青袍小官叉手回礼道,“下官刘幽求。”

    “刘幽求是吧,我记住你了。”裴绍卿心说又是一个青史留名的大咖,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道,“你看来是打算考进士科?”

    刘幽求点头道:“是的,下官想要碰碰运气。”

    “很好。”裴绍卿闷哼一声道,“今年春闱,我会向天后提一个建议,要求进士科加试一道阅读题,就1024首祥瑞诗写一万字的阅后感。”

    “啊?”刘幽求顿时如丧考妣,一万字阅后感?

    看着刘幽求失魂落魄的惨样子,裴绍卿心情大好。

    我让你笑,让你幸灾乐祸,你惹谁不好,惹守捉郎?

    不知道守捉郎是有仇必报,而且报仇还不带隔夜的吗?

    当下裴绍卿又对崔二郎道:“二郎,套上马车,去西市!”

    “好嘞!”崔二郎答应一声,当即套了辆马车,又带着几个守捉郎从仓库往马车上搬运绢、绵、绫,还有铜钱以及黄金。

    朝廷预付的三万贯,铜钱只是一小部分。

    大部分都是绢、绵、绫还有黄金等实物。

    需要说明的是,绢、绵、绫也属于货币。

    至于黄金还有白银,大唐是不能流通的。

    不过大额交易之时,黄金还是可以充抵,一两黄金约等于十贯。

    裴绍卿带着价值三千贯的绢、绵以及绫,在崔二郎和十几个守捉郎的簇拥下,径直来到长安西市,准备开启穿越后的第一次买买买。

    这次出来,裴绍卿不单要买贡纸,还准备买几个昆仑奴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