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子姚用棉棒给墨念涂着手腕处刮破的伤痕,低头轻声说着,除了参赛队员就只剩下节目组的这四个人了。

    “一场直播真人秀节目,胆子还挺大,想必这内存卡里什么都没有了!”

    肖晓看着手上的内存卡,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是我不小心,下过雨的地面,有些滑。”

    墨念特意将自己的声音放大了一些,生怕在场的各位听不清似的。

    曲子姚和肖晓秒懂,也闭上了嘴,休息片刻,继续出发。

    当墨念一行翻了两座山后,才见到第三个山坳之间有一条蜿蜒的曲折的公路,正中央的位置还有一片湖泊。

    “这这是到了吗?累死老娘了!早知道我也在那边等你好了!”

    来自女汉子的肺腑之言,这姑娘耿直的性格,虽说是大实话,就不能稍微含蓄点的吗。

    墨念勾起了唇,这翻山越岭一共经历了三个小时,运动量可不算小,再看看身边的人,笑了笑朝着一台红色山地车走了过去。

    “我去,爬了三个小时,就让我们弄这台破车?这破车能坐几个人?一会还得走回去吗?”

    被无视得很彻底的女汉子看到大家往前走,也跟了过去。

    一台红色的山地车停在路边,看上去似乎很完好的样子,当然,只是个外观而已,实际上已经无法启动了。

    “念念,你休息会,我先检查车况。”曲子姚对肖晓使了个眼神便朝车辆走了过去。

    墨念点了点头,站在湖边看着远方,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会的太阳有点晒,刚刚伸出胳膊想要挡一挡,一把圆滚滚的折叠伞滚到了她的脚边。

    好歹也是野外,这伞是如何滚过来的,天降神伞!

    墨念东看看,西看看,看到远处的树后面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眼眸微眯,抿嘴笑了笑,将神伞捡起来撑开了。

    女汉子也丝毫不客气的钻进了墨念的伞中,比起刚开始见到她的时候,经过了三个小时的共同奋斗,似乎亲切了一些。

    “你比我想象得要好。”

    想象得要好?这话很有歧义,墨念的印象中似乎不认识这么一位汉子小姐,既然她说好,那就好吧。

    曲子姚正在检查山地车的后方避震,肖晓尝试打了打火,无济于事,车子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在那。

    墨念单手扯住山地车的前粱架,顺力一带,一条腿踩在比较高的轮胎上,瞪上了车,坐在了驾驶位。

    “GH800型号,起码改过三次了,人为的抛锚!”

    拧了拧方向盘,嘴角轻笑。

    “方向盘反向锁死,子姚,螺丝刀和S号扳手。”

    墨念眼睛凝视着车辆打火的接线口,右手在空中悬了半天。原本的胸有成竹已经消失不见,这里根本没有工具这么一说,曲子姚尴尬的笑了。

    墨念东张西望的看了看,目光锁定在女汉子身上,女汉子在地面上站着,墨念在驾驶位坐着,伸手的位置刚刚好可以触碰到她的头顶。

    “哎呦!”

    墨念的速度非常快,伸手就把女汉子头上的黑色发夹给摘了下来,掰成两段,蹲在了驾驶位。

    “呲呲呲呲”

    女汉子踮着脚尖朝里看着,对墨念多了一丝佩服的意思。

    除了他们几个还有一个存在感很低的人也一直在旁边站着,那个弱小的书生。一路走过来他也没有说话,就是这么默默的跟着,存在感简直就是零。

    大家都开始忙活起来,都是一个行业的,或多或少会懂一些。

    而另外一队的宫铭,也已经抵达了BSJ的面前,这台车对于宫铭而言,难度不大。穿着运动服的宫铭和以往不太一样,玩世不恭的少爷形象早已收了起来,认真起来的样子着实迷人,难怪一旁的温仙仙更是看的入迷。

    “G....”

    欲言而止的温仙仙,看了看周遭,闭上了嘴,开始干活。

    两个队伍开始忙碌,这个任务卡对于墨念也好,宫铭也罢,根本没有难度,组委会出这个卡的目的无非就是来个热身罢了,从直播的反响和热度来看,反响还不错。至少收视率保证了。

    【我CCCC,我凝固了,这小姐姐太A了,反叼着螺丝刀的样子.....】

    【画面,画面,我要看墨念!快切呀!】

    【刚刚墨念掉下的去一瞬间,我都快吓死了,还好没事!】

    【念念加油呀,加油呀!】

    【哎呀,原来是个汽车修理工呀!】

    【臭修车的,加什么油,汽油吗?哈哈哈】

    ......

    屏幕上的弹幕越来越多,远在云城的小闺蜜们也在看着直播,还有墨氏别墅里的几位。

    人多的地方自然会有争议,墨安安的狗腿团队早已开始上线当喷子了,毕竟是网络里,谁也不认识谁,也看不到真实身份,可着劲儿的喷粪,一个个键盘侠浮出水面。

    树林后的陆允看着墨念这一顿操作,都有些惊呆了。墨念这行云流水的操作,的确是符合一个汽车修理工的头衔,修理工本工了。丝毫没有大小姐的风范,这可是言氏未来的少奶奶阿,就这么车底车上钻来钻去的。

    曲子姚全程给墨念打下手,肖晓却像一个保镖一般站在车旁边,对于电脑他非常在行,但是对于车辆,他真的不太懂。

    曲子姚跟在墨念身边六年的时间,虽然没有墨念的天赋,没法跟大神相比,但是拿到外面还是强过很多人的。

    看着墨念脑袋上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眉头紧锁,陆允对这个小嫂子的钦佩是越来越浓,相信过不久就要跳槽了,即将成为脑残粉与曲子姚的生死搏斗。

    “琛哥,你放心,人还在队伍当中!”

    于此同时,言希琛的飞机已经坐落于YL古堡的私人停机坪。可言希琛没有进屋,而是换了一台车后直奔赛场。

    坐在车里的言希琛听到来自陆允的汇报后,缓缓闭上眼睛稍作休息,棱角分明的脸上竟有一丝倦容。

    太阳已经有了下山的趋势,墨念最后一次用发卡上的铁丝打着了发动机,轰隆的声音彻响在耳边。可这车,最多最多坐两人,站两人。

    可是他们现在,一共有五个人,墨念毫不犹豫的坐在了驾驶位,肖晓和曲子姚跟着跳上了车,站在扶手和车尾上。

    “上来!”

    弱鸡小书生李勇依然面无表情,准备跨上山地车。

    “你,宏达那位,上来!”

    墨念的声音有些冰冷,一只脚踩在踏板上的小弱鸡尴尬的看着车上的人,心里却恨恨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难不成还要走回去?便把目光投像了拍摄组。

    “墨小姐,我来开车吧,山地车比赛我参加过不少的。”女汉子对跟墨念的谈话中多了一个称呼,是尊重也是臣服,这一天的时间里,墨念给了她太多的不可思议了。

    “嗯!”墨念移到副驾驶,把位置让给了她。四个人开着红色山地车就一摇一晃浩浩荡荡的回到了主赛场的基地。

    墨念双手抓着方向盘,旁边坐着女汉子,身后站着两傻子,真想把这台山地车换成一台手扶拖拉机。

    而宫铭也从另外一头开着BSJ进场了,到达赛制点的时候,几乎是同时。

    组委会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最后的比赛结果是双方各自积分,但是那几个在原地等候打酱油的队伍已经被淘汰掉了。目前剩下的队伍一共就六个。

    墨念一行人吃完饭后只想回房间里泡个澡,又脏又累。

    “我叫牧云儿,墨念,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走到门口的墨念听到背后女汉子的声音,才想起来,今天一天似乎都没有正式和对方认识,而这个牧.....?

    墨念摇了摇头,一切不过是巧合罢了,同姓的人很多,不过在内心的伸出却生出一丝期盼,多么希望这个牧云儿能......和自己的母亲有点点关联,牧挽歌离开后,一切都断了....断得太干净了。

    夜幕降临,各自回到屋子里收拾疲倦的身心,原本要进屋拍摄的导演组不知道接收了哪里的指示,也纷纷离场。

    吵杂凌乱的房间突然变得安静起来,墨念这才缓缓落座在客厅里,如果有外人在的情况下,墨念宁可选择在房间里蒙头睡觉。肖晓从包里拿出一支手电筒般大小的东西,在屋内仔仔细细的扫视了一圈。

    “没监听,没监视。”

    墨念单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托着自己的下巴,手臂上的划痕还清晰可见。

    “今天在山上的事情不是意外。”

    当时就很奇怪,墨念向来是稳步前行的,这种山路滑到摔跤还差点滚到山坡下去,完全不存在的事情。

    至于那个弱鸡小书生李勇,做得到是很完美,墨念滑下去的瞬间,他表现出来的紧张很异常,正是因为他第一时间从摄像机前冲过去,导致了那一秒的画面被遮挡住。

    拍摄组距离墨念他们有一定的距离,而跟在身边的,当时除了自己人就只有那位牧云儿和那个弱鸡了。

    “牧云儿不用查。”

    墨念窝在沙发上给言希琛发信息,几个小时没联系,手机上已经有了很多未接来电和信息。牧云儿这个姓已经勾起了墨念的兴趣,这个人她得留下来,自己慢慢查。

    墨念拿着手机看了几次,言希琛平时都是秒回信息的,现在好半天了,一点声响都没有。

    “念念,陆允说他暂时不过来了!”墨念关心的是陆允吗?她关心的是那个突然失联的言大总裁!

    微笑代替一切,三个人都心知肚明。

    陆允怎么可能不参加这么好玩的事情,而且就算他自己不想参加,言希琛会让他不参加吗?

    “今天那位来了,你看那,灯都亮起来了。”

    一个保安指着赛场中心位置的地方,那是一栋哥特风的别墅,似乎许久都没有亮起过灯。

    在这个赛车场上,宫铭其实是有私人住宅的,只有在这里连续获得三次以上冠军,便可享受购买权。

    不过宫铭的别墅位置很一般,不是特别特别的好,而现在亮起来的地方,是整个赛程场的中心位置,视野很极致的位置。

    整个赛场有很多很多的跑道,同时也分了很多不同类型的比赛,赛道竞速是最普通的了,还有山地车越野赛,拉力赛,定向竞速等等。

    而站在别墅的阳台就可以扫视整个赛车跑道,而且别墅靠着群山,正所谓是群山环绕的好地方。

    “那位大佬我来了这么多年就没有见过,那个地方不是说要赢六次冠军才有资格购买吗?”

    两位巡逻的保安看着亮起的灯光,一副羡慕的眼神。

    “什么时候可以去那里当保安呀!”

    ......没有志气的胖子保安遭到了另外一个瘦子保安的嫌弃。

    “琛哥,地下室!”陆允捧腹说道,那副打游戏的咸鱼姿态早已消失不见,也不知道为什么陆允对言希琛毕恭毕敬的。霍维就不这样。

    随着清脆的脚步声,地下室的灯一点点的亮了起来。但是还是很昏暗,借着微弱的光,只看得到言希琛的棱角分明,眼眸里的有着幽暗的光。

    “你是谁?想干什么!”

    “放了我,知不知道我是谁?”

    地上的正是弱鸡小书生,脸上依然没有多余的表情,可是眼神里却充满了恐惧。他看不清楚言希琛的脸,却感受的到来自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光和寒冷。

    “你是谁?“

    一声冷厉的声音让小书生打了个寒颤,故作镇定。

    “今天在山上的事情你要么现在交代清楚,要么就永远都别说了。”

    嘴很严实的书生不说话了,这一刻不管对方是谁,至少是为了墨念而来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啪,来自旁边的一个巴掌,把小书生拍到了地上。嘴里还有丝丝血腥味,舔了舔嘴,轻笑了声。

    “你敢动手?”

    “砰!”一声巨响,弱鸡小书生朝后面退了好几部,后背撞在柜子上,发出巨大的回音。

    “最后问你一次,说或者不说!”

    言希琛早就没有了耐性,处理完这档子事还得回去陪小祖宗呢。言希琛单手掐着小书生的下巴,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一双眸子冷的可以杀人,只见小书生的脸越来越红,想要动弹和防抗根本没有力气。

    定睛看清楚了面前的人,瞳孔放大了不少,一阵讶异和从内心深处发出的恐惧。

    虽然嘴巴硬,但还是个机灵的人,看到眼前的情况,第一时间想的可是保命。

    “放开我,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