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黑脸神 > 第0634章 破戒
    成语词典?

    还标明所有成语的出处?

    卢法寿目光怪异的看着敬玄:

    “云中侯此言当真??”

    倒非是卢法寿瞧不起敬玄,只是如今这些典故很多都是口口相传,并不见于文字,这既是因为战乱导致文华遗失,亦有年代久远无可考证的缘故。

    “当然是真的!”

    敬玄脑子转得飞快,待会儿回去就把词典拿出来抄写一遍,再把贞观五年以后出现的那些成语删改一下, 顺便安插到春秋战国时的某个人身上,就不信你们这群腐儒不上当!

    “好!”

    卢法寿哄然大笑:

    “既然云中侯如此豪情,老夫这就写信,让全天下的儒林贤士来此共襄盛举!!”

    除了那个网络小说泛滥的年代,著书立说在其他任何时代都是一件值得轰动的大事。

    哪怕你写一本金瓶梅,也会有数不清的人追捧!

    即便是不识字的, 碰上刺激的内容也会想方设法的知道下文。

    何况还是成语归纳整理这种浩瀚如烟的繁琐巨作?

    消息一经传出后, 这无异于往长安城内丢下一枚重磅炸弹!

    欢欣鼓舞者有之,垂头丧气者有之, 当然,也有很多饱学之士对此并不以为然,他们认为以敬玄的年纪,恐怕还写不出这样的书,这跟学识无关,想归纳整理,再注明出处,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查证研究,保证其准确性,所以最重要的是阅历和年纪。

    哪怕你是鸿儒王通的弟子,也不能信口雌黄吧?

    反正消息传出去的第二天,便宜师傅王通的那些后人就纷纷来访,目地无非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劝说敬玄赶紧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免得丢了王通他老人家的脸面。

    难得穿着一身儒衫的敬玄,羽扇纶巾,看上去还颇有一丝学富五车的味道,无论王通的后人再怎么说,他都是一副云淡风轻, 成竹在胸的模样。

    王家人见他实在油盐不进,也只得作罢,不过却没有急着回长安城,而是悄悄跑到大学,打听敬玄最近在干什么,是不是为了著书提前做了什么准备工作,有没有暗地发动学生们帮他查阅文献。

    “先生每日上完早课就是趴在桌上吃饭,然后躺在沙发上睡觉,下午又接着上课,然后吃饭,然后睡觉…”

    尉迟宝琪掰着手指头给王家人计算着敬玄一天的行踪。

    “就这样?没干别的?难道就没有让你们帮着翻看文档?”

    王家人不信,想写这样一本书,在他们看来至少也要花费好几年的时间,这还是建立在所有文献资料都齐备的情况下。

    如果有缺失,那所花费的时间就更长了,说不定还要去拜访其他氏族请求查阅他们收藏的一些残卷。

    “不信拉倒!”尉迟宝琪对这些平白无故拦住自己去路的人感到非常不满,若非是先生教导他要尊老爱幼,他现在恨不得马上撇下这些人冲进食堂, 因为再耽误一会儿,说不定食堂就没饭了…

    这时,食堂门口远远的传来一声叫唤,正是前几日被敬玄指派给尉迟宝琪照看的李元轨:“宝琪兄,快来啊,饭都要被他们抢光啦!”

    听到这句话,尉迟宝琪再也按耐不住了,甩开后面的王家人,撒腿就往食堂方向狂奔。

    好不容易挤进人堆里,抢到了最后剩余的两份黄焖肘子,尉迟宝琪高举着盘子,费劲巴力的钻了出来。

    年纪小的李元轨见状,笑得两只眼前眯成一条缝,拍掌夸赞道:

    “宝琪兄果然威武啊!”

    尉迟宝琪白了李元轨一眼,将其中的一份递给他道:

    “也就幸亏先生把你分配给了我,不然凭你自己,哪能从这群牲口手中抢到饭食?”

    李元轨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以他现在的身板,在整座中华大学那都是排在末位,如何是这群如狼似虎的学长敌手?

    两人一边说着笑,一边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了下来。

    李元轨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几个兄长也在附近狼吞虎咽,心里不禁想起了往日在宫里的奢靡生活,那时候,哪能想到为了一盘肘子这般拼命呢?

    真是造化弄人啊…

    不过这样似乎也挺有趣的,总比跪坐在小案前一个人傻不拉几的吃饭热闹得多!

    李元轨搓了搓手,正准备拿起盘子里的黄焖肘子大快朵颐,结果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将肘子给他夺了去!

    李元轨抬头一看,竟是八哥李元亨,心中刚升起的怒气连忙压了下去。

    “八哥…我还没吃饭…”

    李元轨委屈巴巴的小声说道。

    没想到李元亨拿着满是油渍的手在弟弟身上擦了擦,不以为意的说道:

    “谁让你不早些来,八哥刚才没吃饱,这只猪肘就当孝敬八哥了,等日后回了宫,八哥还你一箩筐!”

    这能一样吗?

    李元轨欲哭无泪,回了皇宫谁还稀罕你那一箩筐肘子?想吃我自己不会找母亲说啊?!

    坐在对面的尉迟宝琪瞥了瞥这兄弟二人,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盘里的肘子夹出来放进李元轨的碗里,笑道:

    “算啦,我的这只给你吃好了。”

    李元轨一愣,他知道尉迟宝琪平时最爱啃肘子,见他宁愿不吃,也要照顾自己,心中十分感动,连忙拒绝道:

    “宝琪兄还是你吃吧,小弟还不怎么饿…”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拿回来的道理?这可不是尉迟家的家风!

    尉迟宝琪又强硬的塞回到李元轨手中:

    “让你吃就吃,跟我客气什么?”

    正啃肘子啃得津津有味的李元亨见状,嘴里还笑嘻嘻的说道:

    “既然你们都不饿,那我就笑纳啦!”

    说完,李元亨便伸手去抓另一只肘子。

    结果还没抢到手中,突然暴怒的尉迟宝琪操起饭盆,啪的一下就盖在了李元亨的脑袋上!

    一大盆汤汤水水瞬间把他淋了个透心凉!

    周围所有人都惊呆了!

    以前食堂也有因为饭菜大打出手的,可自从上次长孙涣踢翻了汤桶被先生责罚了一顿之后,就再也没人敢这么做了。

    久而久之,在大学食堂便有了不准动武浪费粮食的规矩。

    可今日,又有人破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