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盛宠神医太子妃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两章合一
    苏御平安无事,弘武帝高悬的心才稳稳落下。

    只大惊大喜之下,弘武帝被折腾的身体疲软,无力的瘫坐在椅上。

    冷汗打湿了衣裳,半晌才稍稍平复心绪。

    “陛下,没事了。”赵皇后握住弘武帝冷冰的手,轻声劝慰道。

    她方才也被吓得心跳慢了半拍,更何论最疼爱祈佑的陛下了。

    弘武帝点了点头,肩膀微沉,深吸了口气。

    待这口气沉入丹田,弘武帝猛然拍案,身上散发出的冷冽威压令众人惶恐不已。

    “胡继达,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向皇太孙放箭,你胡家想造反不成!”

    弘武帝恼怒不已,眸中怒火喷薄,帝王之威令周遭众人都觉心惊胆战。

    胡继达敛下阴鸷的眸子,心头的怒意并不比弘武帝少上半分。

    本以为今日能够置苏御于死地,就算免不了被皇帝责罚,可能换苏御一命也是值得。

    可这一切竟是又被叶清染这个女人给毁了,真是可恶!

    这个女人,也绝不能再留!

    “陛下恕罪,可微臣并未有意伤害太孙殿下,而是有人撞到了微臣。”

    “陛下饶命,我不是有意的……”那个年轻公子吓得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叩首,“陛下,有人在背后推我,我才会撞出去的,我绝无加害太孙殿下之意啊!”

    苏怀诚亦站出来拱手道:“皇祖父,这一切想来只是意外,谅谁也不敢在皇祖父您眼皮底下生事。”

    胡继达垂首附和道:“比试武艺箭术难免磕碰,就连方才几位小姐比试都免不得有些摩擦,更何论男子了。”

    语落,他侧眸望了苏御一眼,语气意味不明,“太孙殿下向来宽和大度,想来也不会怪罪我等。

    您说呢,太孙殿下?”

    胡继达向来不吝做一个真小人,因为他敢于承认自己足够卑鄙,足够无耻,在做任何事时都不会被外界声音束缚手脚。

    可苏御不同,伪君子做久了,便更不敢撕扯下那张虚伪的面具。

    他日后随便做一件好事,众人便会赞他浪子回头,而苏御只要有一点点做的不好,得到的便是众人的失望与指责。

    苏御抬眸看着他,幽深的墨眸被一层浅金的暖光所覆,他人目之所及望见的只有温润轻柔。

    “自然不会,我相信胡公子不会是有意的。”

    苏御所言,全然在胡继达预料之中,胡继达嘴角轻勾,漾起一抹讥讽的冷笑。

    苏神色轻和,身上无一丝戾气与怨憎,脾气温和的犹如春雨,只润万物。

    甚至在众人看来,苏御的脾气有些过于好了,明明是太孙之尊,却被胡家人所压。

    叶清染却轻弯嘴角,垂眸浅笑,看破而不说破。

    这位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而且比她的演技还要更好。

    苏御不予追究,弘武帝却不会这般轻意放过。

    弘武帝冷眼望之,他怎会被胡继达的三言两语所蒙蔽。

    这胡家真是愈发猖獗了,竟敢在他眼前对祈佑下手,显然他们已然对祈佑心生了忌惮,背地里还指不定要出多少阴招。

    最近他派出的人已经寻到了华神医的下落,都说华神医可医死人肉白骨,若真能寻到他,祈佑的病情未必不能治好。

    届时,他不在乎让这大梁朝廷动上一动!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要先行稳定局势,“祈佑不怪罪你们,还不快谢过太孙殿下?”

    那个面色如纸的年轻公子忙不迭的与苏御叩首,“多谢太孙殿下!”

    太孙殿下可是陛下的宝贝,他真怕陛下一个恼火便要了他的脑袋。

    胡继达慢悠悠的转过身子,与苏御拱手一礼,阴阳怪气的道:“臣谢过太孙殿下了。”

    弘武帝却是又道:“太孙殿下不追究你们误伤之过,但你们二人御前失仪,不得不罚。

    来人,将他拖出去打二十板子扔出宫去!”

    那公子虽觉委屈憋闷却也不敢再求饶,太孙殿下险些因他丧命,二十板子不算严苛。

    弘武帝眼皮都未撩一下,他知那人无意伤害苏御,但也不算无辜。

    在临安这个大染缸中,愚蠢便是过错。

    这二十板子全当让他日后长个记性,莫要再被人推出当了靶子,怎么死的都不知。

    至于胡继达……

    “此事虽不能全怨怪你,但你亦有失察之过,可见尚需历练。”

    胡继达皱了皱眉。

    弘武帝突然喊道:“魏梓然!”

    魏梓然正开心的看着戏,突然被弘武帝点名吓得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便要摆手说道“不管我的事。”

    可转念一想,此事本就与他无关,他今日尚未来得及闯祸,这才放下心神,起身恭听。

    “魏梓然,听你祖母说你最近学业大有长进,明日起你便暂时接替胡继达在巡防营的职务。”

    “什么!?”

    魏梓然与苏怀诚齐齐开口,胡继达脸色微沉。

    “还用朕再说第二遍?”弘武帝冷冷看着几人,声沉冷肃。

    “可是……”魏梓然有些不情愿,其他地方还好,那巡防营由苏怀诚管,他去了岂不要看苏怀诚的脸色。

    苏怀诚厌嫌的瞥了魏梓然一眼,他还敢不情愿,就好像他愿意见到魏梓然一般!

    “你们觉得朕可是在与你们商议?”

    弘武帝冷冰冰一句话当两人登时没了声响,魏梓然只好拱手领命。

    弘武帝扫了默不作声的胡继达一眼,此番他虽包藏祸心,但一无证据,二来祈佑毕竟毫发无损,而胡明珠还在先前的比试中损伤了容颜,他无法多加苛责,但总归要给些小小的教训,打压他们的气焰。

    胡继达沉了口气,目光阴森,转身之际死死盯着叶清染。

    叶清染察觉到了胡继达的注视,顺势望来,颔首浅浅一笑,清亮的眸中噙了点点笑意。

    胡继达眸色更暗,巡防营的位置对他来说无足轻重,就算多了魏梓然这个废物,巡防营也是表弟掌中之物,只他今日真是丢尽了颜面。

    胡继达拂袖回到席位,这个叶清染蓄意与胡府为敌,不除难解他心头之恨!

    解决了几件糟心事,弘武帝才再度望向叶清染,即便盛怒之下,眼中也一片柔色。

    这个丫头真是他的福星,救了凝筠又救了苏岑,就连那掩在温婉下的刻薄性子都这般讨喜。

    “清嘉乡君护太孙有功,加封为清嘉县主,享有封地。”语落,他便侧眸对赵皇后道:“一应赏赐你看着安排。”

    赵皇后颔首笑道:“好,臣妾明白。”

    众人闻后不禁议论出声,艳羡嫉妒者皆有之,无不叹叶清染好福气,竟摇身一变又成了县主,而且还享有封地,与被贬之前的苏灵蕊已是一般地位。

    全然忘了方才叶清染那一箭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只将其归于她的气运。

    王鸢怔怔看着被众人围绕道贺的叶清染,所有的热闹喧嚣与她全然无关。

    她又抬头看向苏御,却见他也正眉目含笑的望着叶清染,专注的眸光似乎已经再容不下任何景致。

    王鸢失魂落魄的回到座位,这或许是她最后的机会,可如今却也失去了……

    罗素对周遭的热闹并无兴致,她见王鸢呆呆的坐着,挑眉道:“你不是要更换衣物吗,怎么又不去了?”

    她上下扫了王鸢一眼,讥讽道:“未曾想你倒是颇有胆量,竟敢为太孙殿下挡下那一支箭。”

    原本面无表情的王鸢骤然捏紧了衣摆,罗素见状,眉心微挑,抿唇笑起,“王鸢,难道你爱慕太孙殿下?”

    见王鸢肩膀颤了颤,罗素更是笑起,语气略带讥讽,“我竟不知你的眼界居然这般高,竟是惦记上了太孙殿下。

    不过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如你这般令人作呕之人,太孙殿下是永远不可能喜欢你的!”

    “说够了没?”一直低垂着头,默不作声的王鸢突然低低开口。

    罗素一时没听清,皱眉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王鸢抬头,望着罗素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说够了没?

    很吵,我很烦!”

    王鸢身材娇小,容貌清秀,平日里说话总是轻声细语,柔弱无害的犹如小白兔般。

    受了委屈也只会红着眼眶,低垂下头,从不与人纷争,任谁望了都会心生怜惜。

    可就是这样一个柔弱无骨的少女,此时却目光阴森冰冷,她并未抬头,只抬起眼来,翻起的眼珠更添一抹凶狠。

    就连往日里最为张扬的罗素也被她这般模样望得一怔,不知为何心底浮出了丝丝惧意。

    那是一种在面对危险时,本能出现的畏惧。

    王鸢见罗素不再说话,垂眸收回了视线,可饶是如此她身上阴恻恻的气息也未减分毫。

    片刻后,罗素回过神来,羞恼不已。

    她不相信自己方才竟被王鸢吓到了,她正欲反唇相讥,弘武帝忽然开口,她只能忿忿转过身,静坐恭听。

    弘武帝只言有些乏累要下去小憩,命众人自在玩乐。

    他唤了苏御随他一同回万寿宫,临行前又对苏岑道:“你勿出宫,无事不妨与同龄人把酒言欢,莫要老气横秋的。”

    特别是要多看看那些如花般的少女们,别浪费他的一番苦心。

    只这句话他自然不会说,只盼着苏岑自己能够体会。

    德妃扫了一眼席上的少女们,目光落在某处,眼转一转,起身道:“本宫也有些乏了,先回去歇着了。”

    贤妃本意想多留一会儿,好为苏怀阳择一合适的世子妃人选,但见德妃匆匆而行,她眯了眯眼睛,直觉告诉她德妃绝对有小九九,便也起身道:“本宫也乏了,丽妃妹妹自己坐吧!”

    丽妃翻了两人一眼,她们都走了,她再坐在这里岂不显得很不识趣。

    丽妃由着宫人搀扶起身,却并未直接离开,而是唤住了叶清染,“清嘉县主请留步。”

    叶清染止步驻足,望着朝她盈盈走来的丽妃缓缓施了一礼,“见过丽妃娘娘。”

    “免礼免礼。”丽妃虚扶叶清染,她身侧的宫婢忙有眼力的上前搀扶住叶清染,殷勤又恭敬。

    而丽妃看着她的目光更是极尽慈爱,仿佛在看着自家小辈一般。

    “清嘉县主,本宫有个不情之请……”

    若非良好的教养让林璇做不出翻白眼的表情,否则林璇定会给丽妃一个大大的白眼。

    既然知道是不情之请,便该烂在肚子里,不要说出来。

    “本宫近来身子有些不大爽力,想要烦请县主帮本宫探探脉。”

    叶清染有些诧异,轻挑了下眉,四两拨千金的道:“娘娘身体金贵,若有不适还是应由御医看诊。

    臣女毕竟医术浅薄,资历尚浅,不敢妄自为娘娘看诊。”

    丽妃笑着道:“清嘉县主莫要这般自谦,谁人不知县主医术精妙,依本宫看可比那些庸医强多了。”

    说完,丽妃还热络的挽住了叶清染的手,慈爱的笑道:“再者说,御医都是男子,有些事本宫也不方便询问,就劳烦县主随本宫走着一趟吧。”

    丽妃如此恳切,叶清染也不好拒绝,只得点点头,随着丽妃去了她的宫殿。

    苍兰望着不禁感叹道:“阿染还真是厉害,如今就连后宫的娘娘们都被阿染的医术折服。”

    “有什么可厉害的,还不是被人使唤来使唤去!”林璇冷冷道了声,拂袖而去。

    苍兰摸了摸鼻子,一脸莫名的与卫锦悠道:“这位林大小姐怎么了,怎么就突然发火了?”

    卫锦悠看了看林璇,又歪头看了看叶清染,摇头笑了笑,“想来是心疼阿染了吧。”

    “啊?心疼?”

    卫锦悠也不再多解释,挽着苍兰的手臂道:“坐了这么久,腿都麻了,出去走走吧。”

    “我叫上鸢儿……欸?鸢儿呢?”

    ……

    万寿宫中只有弘武帝与苏御二人,弘武帝开门见山道:“你可知朕举办此番宫宴的目的?”

    苏御颔首,回道:“皇祖父有意为小王叔择亲。”

    “还有呢?”

    苏御抬头,笑答:“皇祖父最是关爱孙儿,自是也有为孙儿择亲之意。”

    弘武帝望他一眼,“你知道朕的心意就好。”

    弘武帝举杯抿了口茶,幽幽道:“朕觉得卫家那个丫头不错,你意下如何?”

    苏御闻后牵唇,缓缓一笑,“孙儿亦觉如此。”

    ------题外话------

    最近有些事所以更新不大稳定,以后应该都会稳定啦……

    另外文文今天十点上限免,依照规定,明天要晚上十点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