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做镇尸人的日子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双生术?佛骨大阵的阴阵!
    一道余波横扫而来,这是黑色巨手同地藏王碰撞的能量波动,附近的大地都开裂,宛若蛛网一般的裂痕在大地上延伸。

    宁宇刚落地就不得不辗转腾挪,躲避战斗余波,这里的战斗不是他可以插手的,尽早离开才是正确。

    地藏的余光扫到正准备离开的宁宇,脸色微沉,就要分出一座佛殿而去镇压宁宇。

    但一柄巨大的骨剑从天而落,八座佛殿并不完整,防御力下降了一个档次,当即有些不稳定。

    迫不得已,地藏王只能收回佛殿,稳固防御,黑天的突然出手让他有些手忙脚乱,疲于应对。

    离开的途中,宁宇的身形样貌逐渐改变,到战场边缘之时,已经完全变化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样貌。

    身上穿着不知道从哪一具尸体上扒下来的盔甲,乃是辅兵盔甲,辅兵人多,也好混进去。

    经过这几天的连续奋战,士兵们都很疲惫,收拢回大营,当即就有一部分撑不住,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还抽空去看了一下甲字营,离开之前,他在战场的一处布置了风水阵,有遮蔽行踪的功效。

    让小杰带着那些被冤枉的家伙藏了进去,由于地方偏僻,并不在核心的战场,所以并没有多少危险,倒是都活了下来。

    不过宁宇精心铭刻的血人兵术没派上用场,全都被那血色脉诀将血肉吞噬了。

    本来那些死亡的血人兵,可以组成特殊的风水阵,名为血人阵,发挥出巨大的威力,本是宁宇这次压箱底的东西之一。

    可现在血肉什么的都被吞噬了,血人阵自然也无从说起了,只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

    即便是在兵营这里,也能把远处的战斗看的一清二楚,因为场景太宏大了,黑色的巨手遮天蔽日,白骨巨剑每一击都能造成大地的颤抖。

    地藏王被一尊大邪异,一尊大妖围攻,即使有九座佛殿在手,也只能苦苦支撑,难以反击。

    就在这时,大地上的一尊尊佛陀虚影突然光芒大放,同时伴随着一股念诵经文的声音。

    一根根粗大的锁链从大地上浮现,哗啦啦的延伸到黑天的巨手之上,佛骨大阵发威了,黑天肆无忌惮的行为似乎惹恼了佛骨大阵。

    一根根锁链从四面八方而至,紧紧的锁住了黑色巨手,将其拽向地下。

    地藏王缓了一口气,再次环视四周,已经失去了宁宇的踪迹,他神色阴沉的看向太渊大营的方向。

    宁宇刚刚就是朝那个方向而去,而他目前却难以靠近太渊大营,很有可能激会起太渊的激烈反应。

    虽然黑色巨手被拽进了大地中,但黑天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似乎并不愤怒。

    而地藏王趁着黑天暂时被困,也没有在这里耽搁,刚刚宁宇的反应让他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他躲开白骨巨躯的攻击,随后便借机离开了这里,白骨巨躯神智不清,找寻不得,发泄了一阵后就重新沉寂在了这里。

    而地下,狂刀与大空并未第一时间离开这里,大空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来源于宁宇之前察觉到血光之后的反应。

    以及那漂浮在佛骨大阵上空的血色脉络,虽然暂时只是在吸收那些污血,可看其样子总归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他想在这里多呆一会,亲眼见证佛骨大阵的复苏,而狂刀则想尽快撤离,但刚刚大地发生震动,导致狂刀一时间不敢行动,所以耽搁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候,那些血色纹路已经彻底把积攒在暗窟中的污血吞噬了,随即已经膨胀了数倍的血色脉络网收起那些延伸在地上的细小脉络。

    犹如一个个小触手般,在暗窟中张牙舞爪,大空与狂刀看的瞳孔收缩。

    紧接着,那些细小的触手狠狠的插进了佛骨大阵的阵纹中,这仿佛预示着什么。

    大空与狂刀神色剧变,不难想象这种截然不同的能量接触,必然会导致难以想象的碰撞。

    这让他们两个脆弱的小身板怎么能承受,狂刀已经开始后悔刚刚为什么没跟着宁宇一起出去。

    一念之差就留了下来,面对现在糟糕的局面。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超出了他们的想象,那些血色触手插进佛骨阵纹后,并未发生惊天动地的碰撞。

    两者反而在缓慢的融合,一缕缕金色的能量被抽取出去,一缕缕血色的能量被输送进去,竟然各不干扰。

    “这是什么样的鬼神手段…”狂刀已经看呆了,即使跟在师尊雪饮身边,也从见过这等手段。

    大地上,一尊尊佛陀的虚影开始涣散,不过并未消失反而在其背部浮现了一尊血色的魔身。

    一面佛一面魔,奇异的场景吸引了所有生灵的注意。

    聂禩的青铜战车上,那模糊的身影发出长叹:“双生法,竟然也能用在风水阵中,真是…惊叹。”

    聂禩沉着脸,不发一言,现在他已经隐隐察觉到,自己费尽心思的谋划,补全佛骨大阵,似乎正中对方的下怀。

    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已经输了…

    而辅兵营中,宁宇远远的望着,眸中也满是惊叹:“双生术,还能这样用?”

    双生术是一种特殊的法门,实际上并不属于风水一道,本是用来培养特殊的生灵,例如阴灵和阳灵,阴童和阳童,都有特殊的威能。

    但宁宇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在风水阵上,化阴阵与阳阵,再通过掌控阴阵来掌控阳阵。

    当然肯定不止使用了双生术这么简单。

    但不得不说想出这个方法的绝对是大才,只是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宁宇心中有着疑惑,至今黑天还没有脱困,这让他一直怀疑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脱困?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如果想脱困,黑天早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脱困。

    一尊尊背生魔身的佛陀停止了诵经,整个战场最中央的地方,狮象山顶,一尊模糊的黑影浮现了。

    他笼罩着黑袍,黑袍上有一缕缕金色的花纹以及血色的纹路,似乎是整个大阵的缩影。

    他俯视着这片大地,缓缓的抬起了头,浑浊的眸子中有着无边的漆黑流动。

    (感谢山之巅老板的1500赏,老板大气,万谢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