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过上次锦城时装秀的前车之鉴,这次秀场云雾来格外小心提防着任银瑶,唯恐又被她使绊子。

    所幸,收官之作顺顺利利从头进行到尾,没出任何纰漏。

    云雾来松了一大口气,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心胸太过狭窄冤枉了好人,指不定上次裴高卓的拉链事件真的只是个意外,她甚至想过团队庆功宴上要主动敬任银瑶一杯酒,反正都要离职了,所有恩怨一笔勾销,大家共事几个月,没日没夜为了同一个目标奋斗,也都不容易。

    结果人在前面挖了个大坑等着她呢。

    在一起之前,不管祝凯旋那边发生过什么,云雾来都不至于小气到要去计较,她刚认识祝凯旋的时候,看他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她默认他是个情场高手,压根没指望过他是什么清纯少年,他跟她说自己没有谈过恋爱,她很长一段时间一直以为他只是哄她开心,没有当真。

    更何况是童年时期,左右手都分不清的年纪,谁能把谁当真啊。

    之前看到那张亲亲照片跟他闹点小别扭,也是因为她一直以来都接受自己是拿走祝凯旋初吻的人,冷不丁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心里难免有点落差,并非真的介意。

    但现在告诉她,他那个童年玩伴是任银瑶,那她就接受无能了。

    任银瑶蛰伏许久,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合照晒出来,摆明了就是故意要恶心她。

    云雾来很想直接留言开撕,但“?????请你自重”这几个字都打在输入框了,转念一想,她人家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任银瑶可不就是想看她生气跳脚吗,她不能送上门去让人家称心如意。

    个人社交平台想发什么就发什么,她有什么资格勒令对方删除照片?别到时候照片没删掉,还让吃瓜群众看笑话。

    经过权衡利弊,云雾来退出了软件后台,没有给任银瑶任何眼神。

    童年照一事一经曝光,迅速发酵,并很快蔓延到了国内网络,秀恩爱的热搜还高挂着,这个猝不及防的反转立刻引发网友议论纷纷。

    「果然爱情童话看看就好,千万不要当真,别人让我们看到的都是希望我们看到的内容。」

    「这年头,不编个彼此是初恋的故事出来都不好意思玩营销。」

    「有一说一,小时候的事情不能当真吧,你们小时候难道没有玩过过家家吗?」

    「反正我小时候绝对不会跟异性玩亲嘴游戏,照片里看着也不小了,五岁起码了吧,这个年纪了没点性别意识吗?就算小孩不懂,家长也不懂吗。这是家教问题好吗?别洗。」

    「我瞎了?评论里都是什么妖魔鬼怪,跟我仿佛不是一个世界的,五六岁的小男孩小女孩亲亲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吗,我和我哥小时候也拍过这样的照片啊,谁都不觉得有什么。思想龌龊的人看什么都是肮脏的。」

    「woc,这个Yao也是够贱的,人家前脚刚刚秀完恩爱,她后脚就发那种照片,换我是Lai我得膈应死。」

    「Lai她老公跟这个Yao肯定有一腿,不然女的干嘛这种时候突然说这些?没道理啊。」

    「表示有朋友在时尚圈工作,里头乱得一批,别相信什么初恋从一而终,这次的事情只是冰山一角。」

    ……

    既然云雾来不能撕任银瑶,那么她就只能把火气撒到祝凯旋身上。

    祝凯旋从小就被教育要勇于挑起自己的责任,他也一直贯彻落实当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但他着实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要为二十几年前压根没有印象了的事情买单。

    回家路上,云雾来还在生闷气,无视他低三下气的道歉,拒绝搭理他。

    祝凯旋问她:“你希望我怎么做,我都配合,除了时光倒流。”

    “这是你的青梅竹马,又不是我的,不该你自己负责搞定么。”云雾来终于愿意理他了,但说话夹枪带棒。

    祝凯旋提议:“要么我去找她谈,让她把照片删掉。”

    云雾来斜睨他一眼,酸劲滔天:“你就这么有信心她会听你的话,不愧是青梅竹马。”

    祝凯旋:“……”

    他敲敲自己的额头,没忍住笑了出来,去拉她的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云雾来,你自己看看你现在讲不讲道理?照片又不是我发的,我也是受害者,你冲我发什么火。”

    “你小小年纪就亲到女孩了你算什么受害者?”云雾来把他手甩开了,“你不要太享受。”

    “我一点也不享受。”为了哄老婆,祝凯旋不惜拿亲妈出来当挡箭牌,“以我对邓女士的了解,亲女孩这事肯定是她撺掇的,你要么怪她去。”

    说曹操曹操就到,他话音刚落,云雾来的手机进来一通邓华风的电话。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我靠,妈妈好神奇”的惊叹。

    云雾来现在看祝凯旋不顺眼,不想跟他那么有默契,她撇开视线,把电话给接起来了:“妈妈。”

    邓华风的语气着急忙慌的:“雾来,妈妈刚才得到消息去看热搜了。没想到这个世界那么小,阿凯小时候的玩伴居然成了你的同事,都怪妈妈,不该让阿凯小时候和这个女孩子玩耍,现在给你们造成麻烦了。”邓华风很内疚,“雾来,你别生气,别着急,也别跟阿凯闹不愉快,啊。妈妈正想办法找她家里人的联系方式呢,我去跟她爸妈说,好歹老邻居一场,应该会给我几分脸面的,我让她爸妈去骂她,哪有人这样的,阿凯都结婚了还拿这种照片出来博眼球,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面对婆婆,云雾来的态度大相径庭:“妈妈,您别忙活了,人家肯定也是向着自家女儿的,这么多年没见的老邻居了,您贸然找上去别到时候自讨没趣,我没有放在心上,我正和祝凯旋在外面吃完晚饭回家呢,没有吵架,您放心。”

    云雾来温声细语地安慰邓华风半天,把婆婆哄得舒舒服服才把电话撂掉。

    撂了电话,面对祝凯旋,她的脸又塌下来了。

    变脸速度之快,之彻底,都令人瞠目结舌。

    出租车到了公寓楼下,她率先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祝凯旋付了车钱追上去,云雾来恰好进了电梯。

    看到祝凯旋过来,两人对视一眼,云雾来表面不动声色,实则往里挪了一步,抬起手开始暗戳戳地拼命摁关门键。

    快快快,快点关门,千万别让祝凯旋上来。

    祝凯旋根据她手臂的线条走向和小幅度的震颤,轻易判断出了这个女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他啼笑皆非。

    接下来是祝凯旋的奔跑速度和电梯关门速度的比拼。

    祝凯旋输了,等他跑到电梯门口摁按钮的时候,电梯门刚好在两人的对视中彻底阖上。

    电梯开始上行,云雾来听到祝凯旋咬牙切齿叫她的名字:“云雾来。”

    略略略。云雾来冲着无人的电梯门吐舌头。

    云雾来上楼后不久,祝凯旋也上来了。

    道歉不管用,哄她也不管用,祝凯旋不想再白费口舌,不如用做的,直截了当,省心省事,效果还卓越。

    云雾来在他的攻势下确实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她的手软软地搭在他胸前做欲拒还迎的抗争,整个人都要靠他抱着才能支撑了,但是嘴巴还不肯认输,非要耍横:“别碰我,你这个人是脏的。”

    “我怎么就脏了。”祝凯旋好笑道。

    “谁让你亲过任银瑶,你就是脏了。”她蛮不讲理地打他,“你这辈子都脏了,洗不干净了。”

    二十几年前亲过别人一下就是脏了。祝凯旋的喉结滚了一下,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很想问她“那你呢”,但这个念头仅仅只是一个瞬间,就被他压制回去。

    云雾来说这些只是使小性子,打打闹闹无关紧要,可他一旦说出口,意义是完全不同的。他答应过自己,理解并接受分开前行的岁月里发生的一切,绝不会拿那三年内的事情为难彼此。

    他捧住她的脸,更加热烈地吻她的唇,堵住她的口是心非。

    云雾来在后台摸爬滚打地待了一天,出了好几身汗,整个人灰头土脸,所以说什么也要先洗个澡。

    相恋至今,她一直秉持着即便关系再亲密,也要在对方面前保持良好形象的原则,她不希望在他面前暴露自己不修边幅的一面。

    祝凯旋刚才亲她脖子的时候确实尝到她身上有点咸咸的,他倒不是嫌弃她,而是尊重她的坚持,只咬着她的耳朵催促了一句“快点”,就放她去浴室洗澡了。

    云雾来进去浴室没一会,她的手机响了。

    “云雾来,你电话。”祝凯旋拿着她的手机到浴室门口叫她。

    云雾来已经开始洗澡了,浴室里有沙沙水声,她关小了花洒,问道:“谁啊?”

    “不知道,是个陌生号码。”祝凯旋说。

    云雾来懒得出来拿手机了,就使唤他:“你帮我接一下。”

    祝凯旋就接起来了,因为不知道对面是什么人,要用什么语言交流,所以他等着对放先开口。

    对方沉默两秒,出了声:“喂。”

    是道年轻的男声。

    “喂。”既然对方说的中文,祝凯旋就没有交流障碍了,也用中文问道,“你找谁?”

    对面说:“我找云雾来。”

    不是打错电话的。祝凯旋说:“云雾来现在有点事,我是她先生,你是哪位?”

    对面再度沉默两秒,自报家门:“我是裴高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