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云雾来忍不住要脸红的时候,声控灯很应景地熄灭了。

    拯救了她的窘迫。

    眼前一片漆黑,她听到祝凯旋促狭的轻笑声,他说:“看来这戒指买的挺值。”

    他拉紧她的手,在声控灯重新亮起的光线下,带她回屋子。

    进到屋子他关上门,打开手机手电筒,在墙上找到电闸箱,把电闸推了上去。

    关闸时屋子里没有开灯,所以这会仍然是暗的。

    烛光在跳跃,满室的花朵芬芳扑面而来,《七里香》仍循环播放中。

    祝凯旋本想开灯,但是手摸索到开关,又停下了,没有让灯光打断浪漫的余味。

    他伸出手,问:“跳支舞?”

    他难得有这种闲情逸致,云雾来当然配合,把手放到了他掌心里。

    祝凯旋握紧,拉着她一起走到客厅的空地上。

    说是跳舞,其实也就是在音乐中抱着一块踩步子,云雾来有舞蹈基础,祝凯旋只会最简单的交际舞步,应付社交用。

    云雾来把拖鞋踢了,问祝凯旋:“我可以踩你拖鞋吗?”

    “拖鞋可以。”祝凯旋说。

    云雾来听出他的言下之意了:“如果是AJ就不行?”

    祝凯旋是个很有原则的男人,AJ不能踩,就算是刚求完婚的求婚对象也不行。

    他斩钉截铁地说:“不行。”

    听到他这般不假思索的否决,云雾来很不高兴。

    十二年了,这货没有一丁点长进。

    女生最重视的永远都是态度,她就是想听他说点甜言蜜语而已,又不可能真的闲着没事踩他的宝贝AJ玩,当年年少无知也就算了,现在婚都求了,而且他现在大多穿正装,压根穿不上几回球鞋,他还是连这点哄人的话也不肯说?

    AJ面前,她云雾来永远是个靠边站的弟弟。

    她要是有机会出本书,一定要叫《我和我先生的AJ不得不说的故事》。

    祝凯旋把她扶到自己脚上站好,带着她一起踩步子。

    他看出她不高兴,好笑地反问她:“那我可以拗你口红吗?”

    这不是偷换概念吗?云雾来发出一声不满的“啧”,风花雪月的兴致都让他败完了,她松开搭在祝凯旋肩上的手要走,祝凯旋闷声笑起来,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拽住,低下头来吻她。

    云雾来为表示自己的矜持,象征性地挣了几下,踩在他脚上,得紧紧攀附住他,才能站立得稳。

    本以为开始接吻,祝凯旋就会水到渠成完成他的自由发挥,但他真的就只是很温柔地吻她,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等到这遍歌放完,他拍拍她的背,说:“你早点去休息吧,我收拾一下客厅。”

    云雾来突然捉摸不透“休息”这个词语的含义了。

    祝凯旋读懂她眼神里的狐疑了,他把她放到地上,说得更明白些:“不是累了?累了就早点睡觉。”他把她头Tiempoviejo发挽到耳后,“心意我领了,明天我再自由发挥。”

    祝凯旋说是收拾客厅,事实上他就是把几个蜡烛吹灭,很快就回卧室了。

    这段日子以来,他陆陆续续把云顶水岸的东西都给置办齐全了,日用品,衣物,一应俱全,看起来像模像样,就是没什么人气。

    不过人气这东西,住着住着就有了。

    睡前,俩人靠在一块聊天。

    云雾来伸出左手看一会钻戒,问祝凯旋:“你真的是第一次住这里吗?”

    “嗯。”

    “我第二次了。”她有点小嘚瑟。

    祝凯旋顺着她的话夸她:“那我要是有住不惯的地方还请你多指教了。”

    “好说。”云雾来笑起来,她又看了一会自己的钻戒,缩回手,埋怨道,“床单干嘛选红色,好丑。”

    不止是床单,所有的床上用品全是喜庆的大红色,跟卧室清冷简约的风格一点也不搭。

    “妈妈一定要我们用红色,她说搬进新家讨个吉利,而且她相信红色床单能让她快点抱上孙子。”祝凯旋也觉得大红色的床单丑出新境界,“明天钟点工过来收拾的时候让换一套好了。”

    一听是婆婆大人的主意,云雾来马上改口了:“不用了,虽然颜色不搭,但是触感还挺舒服的。”

    祝凯旋轻嗤,狗腿子云雾来,玩起双标一套一套的。

    云雾来打他胸口,打了一下又被自己手指上的钻戒吸引了注意力,目光流连好一会。

    说了会话,云雾来就体力不支睡了过去,祝凯旋关床头灯之前,看到她把戒指贴在下巴位置,另一只手还爱不释手地握着戴戒指的无名指。

    她是真的很喜欢他送给她的惊喜,刚才跟他说话的时候,也是频频看着自己的手,频率高到至少半分钟一次。

    他微微一怔,心头一下子柔软无比,关了灯把她拢入怀中:“傻不傻。”

    云雾来小动一下。

    他吻她额头:“生日快乐。”

    祝凯旋的“自由发挥”没拖太久,第二天早上就实现了。

    云雾来前一晚上休息得不错,加上被求婚的欣喜和满足尚未退去,所以没发什么起床气,清醒以后也豁出去尽力配合了。

    但是云矫情还是云矫情,再怎么配合,总归有点扭扭捏捏放不开。

    祝凯旋恨铁不成钢:“云雾来,你好歹也是驾龄七年的老司机了……不对,今天是新的一年了,那就是八年驾龄,八年驾龄你怎么还这幅德行?”

    “我哪副德行?”云雾来秉承着说话要算话的诚信原则,已经很尽力往“自由发挥”的方向靠拢了,对他提出的无理要求都也一一满足,结果他一点都不领情,还要损她。

    贪得无厌的男人,她就不该惯着他。

    “你自己心里清楚。”祝凯旋说,“如果这是一门考试,那我看在你是我老婆的情面上,勉强给你打80分。”

    “……”云雾来不甘示弱地反击,“那我勉强给你点情面分让你及格。”

    当然,说这种话是要付出代价的,男人最经不起的就是这方面的质疑,一句都不行。

    反正是元旦假期闲来无事,等祝凯旋自由发挥完毕,云雾来窝进他怀里,打算继续补眠。

    温存一会,祝凯旋问:“去洗澡?”

    云雾来摇头,她暂时一动也不想动。

    祝凯旋就自己去了:“真是怀疑你洁癖的真实性。”

    云雾来懒得搭腔,暗自腹诽:随你怀疑,反正你再怎么怀疑,只要有我在的一天,那就别想穿着脏衣服上床。

    祝凯旋很快神清气爽地回来了,他把她抱住,但是手不老实,这里摸一下,那里揉两下。

    云雾来让他搅得睡不安稳,摁住他的手:“别动我。”

    祝凯旋改玩她的头发了:“生日什么安排。”

    云雾来有气无力:“睡觉。”

    这两个字有点歧义,她担心他没个正经,正想解释,结果祝凯旋居然没上纲上线开黄/腔,而是说:“我们一会去看妈妈吧。”

    云雾来打着哈欠,在他怀里点头,邓女士很喜欢他们回去陪她吃饭聊天。

    “我是说你妈妈。”

    云雾来不说话了。

    “今天你生日,该去看看妈妈。”

    云雾来又沉默一会,说:“我真的很怕见到她。”

    每次看着母亲的墓碑,她总是会忍不住想,如果不是她,妈妈至少能以人的样式存留在这世间,而不是化作骨灰,待在这方小小的墓地里,这每每令她万分痛苦,倍感自责,趋利避害的本能下,她很少去看望父母。

    “有我呢,不要怕。”祝凯旋抚着她的背,“而且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拜见岳父岳母,是我比较怕才对吧。”

    云雾来忍俊不禁:“你怕什么,说的他们还能打你骂你似的。”她敛了笑,语气低落下去,“是该去看看的,我妈可能也想不到会有我这么个不孝的女儿吧,生前拔她的管子,死后也不常去看她。”

    她本是自嘲,但祝凯旋听不得这种话,他箍住她的脸,严肃地纠正她:“云雾来,接下来话说得很重,所以我只说这一次,你听清楚,你知道你最不孝顺的一点是什么吗?是拿你妈妈的死折磨了自己这么多年,如果我是她,我真的会死不瞑目,在天上都不得安宁。”

    云雾来呜咽出声。

    看她这样,他又后悔说重话了,抚着她的背,放缓了语气哄她:“我们永远感激妈妈,也永远记住当初走投无路的时候迫不得已的放手,但最重要的是珍惜她给的生命,做她幸福快乐的女儿。”

    他很清楚,云雾来那么多年的心结,不可能凭他三言两语就化解,所幸她终于愿意敞开心扉,以后都有他陪她了,他不会再让她彷徨无依,陷入自我折磨和自我怀疑的死循环。

    他会陪她一点点走出来、好起来。

    下午,俩人一块去了趟陵园。

    墓碑前摆了一束半干枯的花,看起来时间还不多,应该是前不久有人来探望过。

    大概率是云霜,这些年来她往陵园跑得很勤,墓地收拾得很干净。

    云雾来弯腰把花束放下,整理好以后,叫了声爸妈。

    祝凯旋也跟着叫了。

    叫完爸妈,云雾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注视着墓碑上的照片,今天风挺大,风吹起了她的头发和大衣下摆。

    祝凯旋没有出声打扰。

    云雾来的目光停留在父母的照片上,临摹着这两张记忆力已经有点遥远的面孔,然后看向父母的名字,死亡日期,最后她的眼神落到了立碑人,久久没有移开。

    女

    云雾来、云霜

    泣立。

    她们的名字紧紧靠在一起,以一种相依为命的姿态。

    从陵园出来,云雾来若有所思地想了一路,临到家问祝凯旋:“之前云霜……你是不是很生气。”

    “是。”祝凯旋承认,他真的大晚上让小姨子气得不轻,而且纠结了一整天,不知道要怎么跟云雾来说。

    但下一秒,祝凯旋说:“但如果你要跟她和解,我没有意见,你喜欢的人我都会包容。”

    “是吗?那我怎么看你对骆洲十几年如一日的恶意很大。”云雾来小声嘟囔。

    “……”祝凯旋选择装死。

    情敌另算。

    之前姐妹俩撕得太狠了,陷入有史以来最漫长最彻底的冷战,云雾来最生气的时候,真的赌气想过老死不相往来算了,只是站在父母的墓前,看到自己和云霜的名字排在一起,她一点都硬气不起来了,甚至让二老看得有些抬不起头。

    爸妈在天之灵知道她们这样,该多么痛心。

    还在思索着,手机进来一条微信:「生日快乐。」

    来自云霜。

    别别扭扭地,连声姐姐都没叫。

    作者有话要说:剧个透,姐妹两个会和好,云霜有很多缺点,但是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缺点,总不能有点缺点就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