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电影特效般,万家灯火在云雾来的眼底变成模糊的背景板。

    焦点变成近景的落地窗。

    她心头一震,这才发现落地窗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倒映出了几盏摇曳的烛火,屋子里也明显比刚才亮堂许多。

    刚才光顾着逗傅明灼和看夜景了,都没注意到室内什么时候点的蜡烛。

    云雾来看看一旁的宴随和傅明灼,姑嫂俩人都在冲她笑。

    所以这一次,应该不是她自作多情了吧?

    可是她有点不敢确定,狼来了太多次,这短短几小时,她的心情像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

    她生怕又是空欢喜一场。

    “祝凯旋。”她轻声叫道。

    “嗯。”祝凯旋就在她身后,根据声音,他的海拔要低于她不少。

    他跪着。

    转身之前,云雾来还想问最后一个问题:“这次是余文乐,还是云雾来?”

    祝凯旋轻笑一声。

    “你猜。”

    他神智清明,哪有半分方才酩酊大醉的模样。

    与此同时,音响播放音乐。

    云雾来听过那么多遍《七里香》,明明是熟得不能再熟的音乐,但前奏响起的瞬间,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雨夜,有个男孩给她发短信邀请她一起听歌。

    她那时是多么、多么喜欢他啊,那个时候,面对爱情青涩的果子,她跃跃欲试,却又畏畏缩缩。

    现在也依然那么、那么喜欢他,此时此刻,爱情的果实甘甜诱人,只等她摘下品尝。

    云雾来缓缓转身。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当她看到祝凯旋真的举着戒指盒,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她还是捂住了嘴,眼泪夺眶而出。

    他好温柔,仰视着她的时候,眼神有种近乎虔诚的热烈。

    客厅布置过了,沙发茶几之类的家具都被拖到边上,中央空出一块面积巨大的空地来,用香薰蜡烛摆出“ZY”字样,香薰用了她最喜欢的Diptyque冷杉,这香薰是祝凯旋当年送她的,她后来一直喜欢,巴黎的房子里也摆了两个,没想到他连这种细节都注意到了。

    所以他之前一直推脱,不肯让她来住云顶水岸,因为他要布置求婚现场。

    傅行此架着相机,还拿了手机,双管齐下负责拍摄和拍照。

    除此之外,客厅还升着气球,堆满了鲜花,这便是为何进屋的时候她会闻到那阵浓郁的芬芳,她那时还以为是来自傅明灼手里的花——事实上就连这花也是为她准备的。

    回想今天的种种,都是早有预谋。

    “之前是故意的吗?”

    “是。”

    这个男人,就连求婚都不忘用一贯的招数对付她,先欺负她,然后哄她。

    故意让大家表现出过分到有些刻意的热情劝她去参加朋友聚会,还要她穿漂亮点,埋下她对求婚的期待;让傅明灼表现出对草莓冰淇淋的喜欢,宴随配合演戏,营造草莓冰淇淋有猫腻的错觉;让傅行此提到酒,再使唤她去后备箱拿,驱使她燃起对后备箱的期待。

    朋友聚会只是朋友聚会,冰淇淋只是冰淇淋,后备箱里也只有酒。

    然后他装醉,惹她生气;切断云顶水岸的电源,让她更火大;零点到来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跟她说“生日快乐”。

    这一天如果就这样结束,那确实是非常糟糕。

    他一步步把她的心理预期压到最低。

    然后,触底反弹。

    待云雾来的视线将求婚现场一一浏览,最后回到祝凯旋身上,他开口了:“虽然我们已经结婚好几年,但我还是想问你……”

    他停顿一下。

    云雾来以为他会说那句很经典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祝凯旋今天就要把不走寻常路进行到底了,他问的是:“你看这个戒指还素吗?”

    五克拉的钻戒当然不素了。

    但既然他这么问了,云雾来当然也不能认输,她吸吸鼻子,又哭又笑地说:“勉勉强强。”

    手却朝他伸了出去。

    祝凯旋捏住她的两个手指,他没有摘下她无名指上的素戒,径直把钻戒给她戴上了。

    这下,她无名指上有了两个戒指,一个质朴,一个耀眼。

    祝凯旋站起来的同一时间,宴随眼疾手快把傅明灼的眼睛蒙上了。

    宴随以为求婚成功了肯定要接吻吧,结果祝凯旋只是把云雾来紧紧拥入了怀中。

    两人跟着音乐的节拍小踩着步子。

    一届大功臣傅明灼被卸磨杀驴,她扒拉着嫂子的手没能扒下来,什么也看不到,她好奇心发作,喋喋不休地发问:“姐姐,他们在亲嘴吗?是不是?是不是嘛!”

    云雾来忍不住笑场了。

    祝凯旋也笑,想着别让宴随白捂小孩子眼睛吧,于是捧住云雾来的脸低头吻了下去,他尝到她眼泪的味道。

    结果呢,人宴随以为他们两个不准备亲了,就把傅明灼给松开了。

    傅明灼一重返光明就看到了少儿不是很宜的画面,她瞪大了双眼,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蹦跶地吆喝宴随:“真的在亲嘴耶。”

    宴随猝不及防,一阵手忙脚乱,重新去捂傅明灼的眼睛。

    祝凯旋:“……”

    好破坏气氛的熊孩子啊!

    当着孩子的面没好意思怎么亲,浅尝辄止很快就分开了,祝凯旋再度抱住云雾来,他笑着埋汰宴随道:“未免跟我太没有默契了。”

    “……”宴随不承认自己的过失,“我跟你要什么默契,我老公和你老婆可都在这,别乱套近乎啊。”

    大家都笑起来。

    傅行此宴随夫妇及傅明灼一家三口的任务圆满完成,傅行此带着妻妹一起离开。

    夫妻俩人把傅家一家三口送到电梯口。

    祝凯旋着重表扬了傅明灼:“灼灼是今天最卖力最聪明最乖的小演员了,凯旋哥哥和云雾姐姐过几天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傅明灼一夸就飘,不跟他客气:“那我回去想想你们要怎么谢我哦!”

    “没问题。”云雾来爽快地答应了。

    傅行此好笑地摸摸妹妹的脑袋,对祝凯旋说:“那我们撤了,场地留给你自由发挥。”

    当然“自由发挥”四个字,就是只有四个大人才听得懂的暗语了。

    傅明灼天真地发问:“凯旋哥哥,你还准备别的惊喜了吗?”

    “小孩子不要多管闲事。”傅行此把她拎进了电梯。

    电梯阖上前,祝凯旋再度道谢:“谢了,过两天我请大家吃饭。”

    求婚的点子是他苦思冥想许久的成果,他希望给云雾来一个浪漫又温馨的回忆,不想落俗套,但也不想闹得人尽皆知,因为云雾来不是高调的人,所以他选择将二维码的扫描结果用首字母代替。

    这场求婚仪式的成功,朋友们功不可没,各个环节看似简单,事实上极为考验随机应变的能力和大家的默契,稍有不慎就会大大影响最终的效果,甚至提前被发现,所幸一路有惊无险,圆满完成任务。

    傅行此一行人离开以后,就只剩下祝凯旋和云雾来两个人了。

    祝凯旋微微偏过头,近距离打量云雾来。

    提前让她打扮得好看点,她猜到了他要求婚,选的化妆品都是防水的,所以这会,她的妆容依然精致又漂亮,保存完好,哭过的症状一时半会消不下去,眼眶红通通的,我见犹怜。

    云雾来让他目不转睛的眼神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伸手在他肩头打了一下。

    祝凯旋捉过她的手,拉住:“今天高兴吗?”

    云雾来难得不嘴硬,小声说:“高兴的。”

    “那怎么报答我?”他凑近些,明知故问。

    云雾来咽了一下唾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

    “自由发挥。”

    作者有话要说:今晚不更,明天中午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