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来本来已经差不多安静下来了,听到祝凯旋如是说,她怔愣一小会,然后嚎啕大哭。

    哭得那叫一个悲痛欲绝。

    “怎么了,啊?”祝凯旋手忙脚乱,支起上半身去哄她,“怎么了?”

    云雾来回答了,可她哭得太厉害,说起话来含含糊糊,难以辨认。

    祝凯旋连蒙带猜,听出她说的是:“我不要你有那一天。”

    十四岁丧父,十八岁丧母,十九岁干爸去世,那几年云雾来接二连三经历至亲的离开,旧伤未愈,又添新伤,那些光阴简直暗无天日,即便过去这么久,依然随时可以深深刺痛她。

    她再也不想承受生离死别,所以哪怕再喜欢猫猫狗狗,都没有动过半分要养的念头,她实在是怕到宁愿一切从来没有开始,以此规避一切终将结束的风险。

    如果是祝凯旋……她光是想象一下,都觉得肝肠寸断,快要窒息。

    祝凯旋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狠狠攥住了,搅得生疼,在她的哭声里,他生出一种自我厌弃的无力感来,人在生死面前渺小得可怕,谁都没有力量改写结局。

    他最开始认识云雾来的时候,她还是生长在温室里的花朵,家庭美满,在父母的庇护下成长,不是大富大贵,但是衣食无忧,每天的烦恼,也不过是数学怎么那么难学,还有那个穿AJ的男的好烦,都说了不想理他了,怎么还来骚扰她。

    这明明是他最想要保护周全的人,如果可以,他多希望她一直都只是初见时那个拥有小幸福的平凡女孩云雾来。

    可她被迫独立,带着满身伤痛逆风飞翔,成为成就MyBride神话的Lai,鲜花和掌声蜂拥而来,可不为人知的背后,她背负着此生都可能无法愈合的伤口,在深夜痛哭流涕。

    祝凯旋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答应她:“我说错了,对不起,不会有那么一天。”

    云雾来埋首在他胸前,呜咽着说:“祝凯旋,你一定要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生死面前,人类渺小得不值一提。但祝凯旋还是信誓旦旦给了保证:“好,我一定会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活了二十七年,他从未像这一刻这般惜命,不止是因为人对死亡的本能恐惧,更因为他不希望自己成为她心上的又一道伤口。

    “你也要身体健康,长命百岁,陪我很久很久,知道吗?”

    第二天是圣诞节。

    云雾来还是有点低烧,不过她不想一个人待在家里,于是跟着祝凯旋去了公司,懒得化妆,就戴了个口罩。

    俩人从地下停车场直接上的电梯,她精神萎靡,靠在祝凯旋肩上支撑自己的站立。

    电梯到一楼开了。

    是祝杭一行人。

    圣诞节,公司派了人在公司大楼的入口处分发圣诞节礼品,每个人都有。

    祝杭和助理保镖等人也都各自提了一袋包装精美的礼品,里面有苹果、蛋糕、圣诞节饰品之类的小玩意。

    云雾来不习惯在长辈面前表现亲昵,她站直了身子,打起精神跟祝杭打招呼:“爸爸。”又冲祝杭身后的几人颔首示意。

    与此同时,她透过几人之间的缝隙,看到外头大堂有道熟悉的身影。

    云霜也看到她了,姐妹俩打了个照面,云霜脚步一顿。

    云雾来率先收回目光。

    一大早看到儿子儿媳感情很好的模样,祝杭心情愉悦,迈进电梯:“雾来,你跟阿凯来上班啊?”

    “是的。”云雾来颔首。

    祝凯旋和云雾来直接从地下车库上来,没能拿到圣诞节礼品,祝杭把自己的给了儿媳,说:“今天圣诞节,一会让阿凯早点下班,你们年轻人去外面好好玩会。”

    云雾来接过:“谢谢爸爸。”

    祝杭的助理也把自己的礼品袋给祝凯旋了:“小祝总,给。”

    “洪叔还把我当小孩呢。”祝凯旋接过,顺手递给云雾来,笑着给她介绍,“这是洪叔。”

    洪叔是祝杭身边的老人了,是一路看着祝凯旋长大的,很受祝凯旋尊重。

    云雾来乖巧地打招呼:“洪叔。”

    “夫人。”洪叔看着俩人,一下子有点伤感,“可不是吗,我还老把小祝总当小孩,事实上小祝总都这么大了,都成家咯。”

    既然聊到了成家,那么生子的环节接踵而至,接下来共乘电梯的时间,祝凯旋和云雾来在被催生中度过。

    对视一眼,苦不堪言。

    电梯一到祝凯旋办公室所在的楼层,两人匆忙告别,然后跑路。

    “大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催别人生小孩。”云雾来的脑袋让他们这么一催,更胀了。

    祝凯旋说:“可能等你五十岁了你也这样。”

    “你才到了五十岁会这样。”云雾来瞪他一眼。

    她绝不会变成那种天天就知道盯着别人肚子看的中年妇女。

    进了办公室,祖婉给祝凯旋汇报他今日的工作计划,云雾来则躺到沙发上,戴上眼罩开始休息。

    祖婉走后,祝凯旋拿了几份文件和笔记本电脑过来,也到沙发坐下。

    他俯下身,用自己的额头去贴云雾来的额头,测量她的体温。

    还是烫。

    他直起身。

    云雾来此时此刻贪恋他的触碰,她朝他伸手。

    祝凯旋拉住。

    云雾来拉着他的手紧贴自己脸旁,蹭了蹭,然后把脸埋进他的掌心,不动了。

    像只依赖主人的小动物。

    祝凯旋脑海里冒出这个比喻来,他笑了笑,维持着这个动作,一手牵着她,一手轻轻翻阅文件,尽量不发出声音。

    没过多久,祝凯旋发现自己需要办公桌上的另一份文件,但他的手被云雾来拉着,他一走开,势必会唤醒她,他心下快速做出决断,打算把祖婉叫进来,让她帮自己拿。

    正要给祖婉发微信,祖婉倒是敲了门自己进来了,她看看祝凯旋,又看看不知道睡熟没有的云雾来。

    “怎么了?”祝凯旋轻声问道。

    为避免吵醒云雾来,祖婉的音量也压得很低:“云霜小姐提了辞职。”

    云雾来动了一下,然后动手掀开了自己的眼罩,她从沙发上坐起来,问道:“她已经走了?”

    “没有,夫人。”祖婉说,“云霜小姐今天提离职,但是三天的工作交接之后才会走。”

    云雾来垂下眼眸,若有所思的模样。

    祝凯旋把她的反应尽收眼底,他对祖婉说:“知道了,你帮我把桌子上的几份文件都拿过来。”

    祖婉走后,云雾来依然维持着原姿势,一动不动。

    祝凯旋帮她把头发拨到耳后,试探地问道:“你要跟她聊聊吗?或者我可以替你出面。”

    云雾来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怀着什么心情,说了句:“她居然知道交接了工作再走了。”依照她对云霜的了解,跟她吵了架,云霜辞职以示跟她划清界限很正常,但会直接就走,才不管工作交接不交接。

    “人总会长大的。”祝凯旋说。

    “你有空把家里钥匙给她。”云雾来说完,重新盖好毯子躺了回去,这一次她把自己蒙头盖了起来,缩成一团,没有再拉祝凯旋的手。

    是一种厌世的消极状态。

    祝凯旋盯着毯子里鼓囊囊的人型看了一会,把手伸到了她毯子里。

    她停顿一会,像株藤蔓,紧紧攀了上来。

    身体不适外加姐妹决裂,导致云雾来接下去的几天一直状态不佳,除了跟着祝凯旋上班、去婆家,剩下时间她全待在家里,哪里都不想去。

    12与30号晚上,祝凯旋睡前跟她约时间:“明天跟小随儿他们一块跨年吗?”

    云雾来说:“不太想去。”

    “去吧。”祝凯旋循循善诱,“在家闷了这么多天不难受吗?而且明天行此和小随儿领证一周年,他们过纪念日。”

    傅行此和宴随生活很有情调,一年到头可以想出无数个庆祝的日子来,第一次恋爱的纪念日,复合恋爱的纪念日,领证纪念日,到了明年肯定还有婚礼纪念日。

    说到领证纪念日,云雾来问祝凯旋:“我们什么时候领的证?”

    祝凯旋回忆了一小会,才回答:“7月15号吧。”

    云雾来很不满意:“你连个结婚纪念日都要想那么久的?”

    祝凯旋自知理亏,但还是忍不住嘟囔:“这算鬼个结婚纪念日,你去民政局的时候耷拉着脸,结婚证我压根不想看第二眼。”

    “我哪有耷拉个脸?你才臭着脸,窗口工作人员那句‘你们是不是自愿领证’是对着你问的好不好?”云雾来不服,反唇相讥,“明明是你拉我去领证的,结果还搞得像是我强迫你似的。”

    谁也没法说服谁。

    祝凯旋的好胜心彻底被激活了,他一边下床一边开了灯,要去翻结婚证:“云雾来你就是不见黄河心不死,非要我把证据杵到你面前你才肯承认。”

    云雾来看着他翻箱倒柜找了半天,忍不住嘲讽道:“怎么了,不会是结婚证都找不到了吧?”

    话音刚落,祝凯旋手里就多了个红本本。

    他拿着,耀武扬威地在她眼前晃了几下,证明自己没有弄丢。

    云雾来一把抢过,翻开来。

    事实证明,结婚证的照片上是两张笑容欠奉的臭脸,不情不愿的样子像极了一对被父母拆散了真爱然后摁头进行包办婚姻的怨偶。

    现如今很多情侣都选择在外面的照相馆拍结婚照,做个美美的造型,穿上情侣装,照相馆还包精修,而他们两个是直接在民政局的照相处拍的,工作人员指挥了他们两个半天,著效甚微,甚至还破格给他们多拍了好几张照片,试图从中为他们挑一张相对而言最恩爱的。

    很遗憾,这俩人不领情,异口同声说“随便”,最后盛情难却,云雾来随便指了一张,正眼都没瞧一下。

    但臭脸也能分等级,俩人又开始为谁的脸更臭起争执。

    祝凯旋恨不得拿八倍镜放大:“仔细看的话,我还是有一点点笑容的,但你是完全没有。”

    “笑你个头。”云雾来说,“你不要无中生有。”

    祝凯旋把她的脑袋摁下去,要她凑近照片:“你仔细看,我真的笑了。”

    云雾来拒绝:“我不想看。”

    吵着吵着,云雾来发现一个神级BUG,他们两个的领证日期明明是7月14号。

    她停止争论,把手指指到日期上。

    定睛一看发现自己记错了日期的祝凯旋:“……”

    云雾来瞬间占领了高地:“7月15?解释一下。”

    不记得结婚纪念日是绝对的大忌。

    但祝凯旋拒绝认错:“我说7月15号的时候也没见你反驳啊。”他倒打一耙,“我其实记得,就是专门测试你的。很遗憾,云雾来,你没有通过。”

    云雾来:“……”

    面无表情看了他两秒,确实不记得领证纪念日并且被丈夫戳穿的云雾来发现自己找不到开脱的法子,于是恼羞成怒,动手打人。

    祝凯旋伸手来捉她。

    滚做一团的后果不必多说。

    祝凯旋把结婚证扔到床头柜上,以免激烈的对手戏中不小心把它压折,他俯下身去,嗓音喑哑:“你好了没?”

    云雾来:“没有。”

    “不是七天了吗?”他摸到薄薄的护垫。

    “第七天就是还有。”

    这几天来他憋得都快死了,不肯相信,非要自己检查。

    他抬头看她,怀着“你怎么可以骗我”的控诉,动作放肆起来:“没有了。”

    “刚才还有一点。”

    祝凯旋哪里听得进去。

    云雾来拂开他的手,把内//裤拽回去,坚决捍卫领地:“不信你去翻厕所垃圾桶。”

    “……”祝凯旋当然干不出翻厕所垃圾桶这么猥琐的事情,他认命地从她身上翻下去,仰面躺在她身边,试图凭着意志遏制身体里的蠢蠢欲动。

    过了一会,他问:“那明天行了吗?”

    云雾来:“……”

    她不说话,祝凯旋就当云矫情默认,他的冲动凭着意志力压不下去,需要手动解决。

    往常每当把他惹起火,惨的都是云雾来,因为他会花样百出地要这要那。

    这是他这些日子以来第一次主动自觉地没有指望她,而是打算自食其力。

    说实话云雾来挺诧异的。

    去浴室之前,祝凯旋够过旁边的手机,边快速摁着,边头也不抬地说:“你早点睡吧,我定了个明天早上六点的闹钟。”

    云雾来:???

    祝凯旋从手机里抬眸端详她,思索片刻,又改口了:“算了。”

    云雾来以为他良心发现要做个人了。

    结果他说:“还是五点半吧。”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更今晚老时间,接下去的更新时间可能会改成中午十二点,先试几天,可行的话想调下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