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rr要给云雾来的是QC的一支常青藤系列:MyYoungLady,定位是面向十几二十岁女孩的日常装,比起MyBride,MyYoungLady的受众无疑要广得多,产品会摆在每一家旗舰店进行售卖。

    MyYoungLady的原创意总监和Kerr理念不合,积怨已久,这次直接谈崩了,一气之下撂挑子不干了。

    接替的人选,Kerr第一时间想到了云雾来,即便没有这一茬,他也打算让云雾来往婚纱之外的领域扩大发展了,刚好碰到机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MyYoungLady给云雾来。

    换了从前,面对这样的机遇,云雾来会二话不说,直接答应。

    但现在,她看着一边熟睡的祝凯旋,竟没能立刻给Kerr答案。

    MyBride在她手里,她的工作量已经很大,再接手一个MyYoungLady只会更忙,这意味着她更抽不出空来维系跟祝凯旋的感情,也更放不下在法国拥有的一切。

    想要解决她和祝凯旋的异地问题,终究是她回国更现实些。

    虽然,也很艰难就是了。

    她不希望这段失而复得的感情,最后因为疏于管理再度破裂。

    Kerr等不到她的答案,催促道:“Lai?怎么不说话?”

    “稍等。”云雾来捂着话筒轻声说,然后她挪开祝凯旋横在她腰上的手,轻手轻脚下了床,去到浴室把门关了起来。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告诉kerr:“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兼顾MyYoungLady和MyBride。”

    “你的设计重心还是放在MyBride。”Kerr说,“至于MyYoungLady这边,你的侧重点在于领导团队,很多时候你只需要指点江山,必要时候才需要你亲自操刀。当然,比以前忙是一定的,但付出和回报成正比嘛,MyYoungLady可是块香饽饽。”

    MyYoungLady确实非常诱人,云雾来手指在大理石台上敲了一会,做了决定:“我先跟我老公谈一谈吧。”

    Kerr算是听明白了:“所以你压根不是担心自己能不能兼顾MyYoungLady和MyBride,你是担心自己能不能兼顾爱情和事业。”

    “对。”被揭穿以后,云雾来干脆非常理直气壮地承认了,“他是我老公,所以我做任何重大选择之前,都有义务过问他的意见,照顾他的感受。”

    “……”Kerr表示有被狗粮撑到,“前几天说要离婚的人难道不是你?”

    云雾来睁眼说瞎话:“不是我。”

    Kerr扶额:“所以你什么时候能给我明确的答复?”

    “很快,我现在就跟他商量一下。”

    “那行,我等你答案,我再提醒你一遍,这是MyYoungLady,我们QC的三大王牌系列之一,不是随随便便的阿猫阿狗,你别被爱情蒙蔽双眼,荒废大好前途。”Kerr不放心,敲打云雾来。

    “知道了。”

    挂掉电话以后,云雾来又在镜子前发了一会呆,打开浴室门出去了。

    她躺回床上,祝凯旋闭着眼睛依偎过来,把她抱进怀里:“谁的电话?”

    “Kerr。”

    “嗯。”祝凯旋没当回事,埋下头在她颈窝找个舒服的姿势,还要继续睡。

    昨晚他一整夜没睡,前半夜忙着过夫妻生活,后半夜跟国内远程视频会议,一直到早上才睡下,到现在统共躺下还不到两个小时。

    云雾来心头泛上更浓重的歉疚来,同时也有点怕他不高兴,他们此刻本该为长相厮守共同努力,她却有着背道相驰的计划。

    只是这么大个事,终究是要开诚布公跟他谈谈的,她斟酌了好一会措辞才开口:“祝凯旋,刚才Kerr给我打电话,说想再给我一个系列,一个非常热门的女装系列,如果接下,我以后可能会变得更忙。”

    祝凯旋没反应,唯有灼热的呼吸喷撒在她脖子上,带来一阵又一阵的酥麻。

    云雾来等了一会,明白他的态度了,她缓解气氛:“我还没有答应,我跟Kerr说我要先跟你商量一下。”

    “那你想吗?”祝凯旋终于开口了,并没有带什么不满的情绪。

    “嗯。”

    这么块上好的上升台阶摆在眼前,她当然想。MyBride实用性不强,主要是提升逼格用,而MyYoungLady无疑是助她打开更广阔的市场。

    祝凯旋抬起头来,看她:“如果我不答应,你就不接?”

    “嗯。”云雾来声音很轻,但眼睛里闪着坚定的光芒。

    他停顿数秒,一派风淡云轻:“那接吧。”

    云雾来傻眼了:“啊?”

    事情的简单程度超乎了她的想象,她本以为他们至少需要经历一番权衡利弊才能做出决定,并且也做好了放弃的准备。

    祝凯旋笑道:“啊什么,不想要那我反悔好了。”

    云雾来蹬了一下,整个人滑下去一点,脸对脸看他,手也环住了他的脖子,撒着娇小声明知故问:“你为什么答应啊?”

    祝凯旋说:“因为这是我老婆的事业和梦想啊。”

    云雾来眼眶瞬间湿了,她拱进祝凯旋怀里,心里头所有的感动和歉疚在出口的一瞬间,都化成了一句他的名字:“祝凯旋……”

    祝凯旋听出她的哭腔了,好笑地在她臀上拍了拍:“悔不当初,三年前就不该答应让你到这里来,留在家里安心给我当老婆的话,指不定祝九九都满地跑了,现在好了,风筝线放太长,风筝都收不回来了。”

    祝九九是从前两个人给孩子想的小名,来源于网络梗“祝99”,意为“祝天长地久”。

    “风筝不会收不回来的。”云雾来闻言急了,泪眼婆娑地反驳,“我只是不想靠你们家养,刚好在这里发展比较顺利,有往上爬的机会当然不想错过……你不喜欢的话我跟kerr说不要就是了。”

    祝凯旋伸长了手臂,去够床头柜上的纸巾,抽了两张回来给她擦眼泪擤鼻涕:“确定收得回来啊?”

    “嗯。”

    给她把脸收拾干净,祝凯旋把她抱回怀里,跟她约法三章:“收得回来那就放心大胆去做,但是不管再忙,每天至少留一个小时时间给我?”

    云雾来吸吸鼻子,放言:“两个小时。”

    祝凯旋嗤笑:“你少说大话。”

    “真的。”

    两个小时,算下来也不过是一天的十二分之一,给他十二分之一,真的不多。

    看她态度诚恳,祝凯旋暂且相信,说下一个要求:“一个月至少见一面。”

    云雾来点头如捣蒜:“好。”

    两人靠在一起说了好久的话,没什么重点,想到什么说什么,就连斗斗嘴互损几句都是有趣的。

    时间不早了,云雾来说:“你继续睡会,我得去趟公司。”

    Kerr需要就MyYoungLady与她详谈。

    “我陪你过去吧。”祝凯旋也坐了起来。

    他留在巴黎的时间不多了,能多陪她一会是一会。

    路上他靠在出租车车窗玻璃上,哈欠连天,眼下泛着青色,黑眼圈很明显。

    看他这么困,云雾来有点后悔带他出来,早知道就让他好好在酒店休息了。

    她把家里的钥匙递出去:“Kerr应该要跟我说好一会,你去我那睡一觉,很近,我结束了就过来找你。”

    QC总部距离她的公寓住宅区只有两个路口的距离,走路就能到,这也是她一直住在那里不想搬家的原因之一。

    除了小点,别的什么都挺好,地段好,离公司近,还有室友会做饭。

    “不用,我买杯黑咖啡就行。”祝凯旋拒绝,“睡你的床还得先洗个澡,而且我也没有带睡衣。”

    云雾来坚持把钥匙塞进他手里:“没事,不用洗了。”

    祝凯旋揶揄道:“为什么?”

    “老公的特殊待遇,行了吧?”云雾来没好气。

    他不就想听这个。到了她那,他直接和衣睡下她又不知道。

    装什么天真小白花。

    祝凯旋满意了,他捏着她的下巴亲她一下:“那好的,你去开会,我养精蓄锐,我们一会床上见。”

    云雾来老脸一红,尽管知道司机应该听不懂中文,但还是紧张地往驾驶室看了一眼,看司机大叔神态自若,她才放下心来,回过头埋怨道:“祝凯旋你这个人怎么老是仗着别人听不懂中文就当街发//情?”

    车停在红绿灯口,祝凯旋示意云雾来看窗外。

    人行道上有两只狗在交配,动物没有廉耻之心,因此它们旁若无人。

    不是,这有什么好看的?云雾来表示很费解。

    祝凯旋为自己喊冤:“搞清楚,这才是当街发//情。”

    “……”云雾来彻底服了,她举起双手,向他投降,“好,对不起,冤枉你了。”

    出租车先送的祝凯旋到公寓楼下,云雾来看他双手插着口袋晃悠悠走远,终究是没能克服心理障碍,委婉地提出要求:“澡不洗就算了,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把外衣外裤……”

    话说一半,祝凯旋回头直勾勾地盯着她。

    这眼神充满控诉之情,云雾来没说完的话就变成了弱弱的嘟囔,跟自言自语没什么差别:“脱…了…再…睡…吗…但是随便你,不脱也没关系。”

    算她识相。祝凯旋冷哼一声。

    目送出租车开远,他也继续迈开步子。

    乘坐电梯上到五楼,电梯门一开他就听到了隐隐约约的争吵声,很激烈,一男一女。

    祝凯旋来到云雾来的屋子前,大门没关,虚拢着,争吵正是从里面传来,女声是万又的,她在哭。

    至于男声,尽管祝凯旋只在大概一个月之前和戴扬有过短暂的交集,但他记性很好,第一时间辨认出来了,这是戴扬的声音。

    戴扬到法国来找万又了,但他要做的不是小别胜新婚的甜蜜,而是愤怒的质问:“你分手了跟谁好,是跟我没关系啊,但你一个礼拜前跟我说分手,今天就有新欢了,不对,一个礼拜都不到,五天,五天你就有新欢了,万又,我们好了六年,不是六天,不是六个月,是他妈的六年!你跟我玩无缝衔接?!还是说分手的时候你们就开始了?!”

    这种情况下,祝凯旋当然不方便进屋了,他没有出声打扰,把空间留给俩人,自己静静离开了。

    下了楼,他去路边的咖啡店买了杯不加糖和奶的黑咖啡醒神,然后打包带着去到路边等出租车,打算去QC楼下等云雾来。

    背后有人走来,走得又快又重,听脚步都透了股离奇的愤怒。

    祝凯旋下意识回头。

    是戴扬孤身一人下来了。

    戴扬愣了一下,很快认出祝凯旋是谁来,他艰难地收敛自己铁青的脸色,但是收效甚微,最终也只能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礼貌问候道:“祝总,您怎么也在这?”

    “好巧。”祝凯旋颔首,“我来看我老婆。”

    “啊,好。”戴扬胡乱点了两下头,他现在没有心情攀关系或者寒暄。

    出租车一时半会不来,两个男人干站着也不是个事,祝凯旋问:“戴先生这是要去哪?”

    “机场。”戴扬回答。

    他很怕祝凯旋问他为什么不多待几天或者别的任何有关万又的问题。

    五天前,万又跟他提了分手,他确实也觉得累了,答应了,但是此后一直心神不宁,终究不想就这样结束六年的恋情,所以请了假千里迢迢赶来,试图挽回感情,谁曾想居然到看到了万又和另一个男人行径亲密。

    这男人他见过,他上一次来到巴黎的时候,这个男人从云雾来的房间出来,后来QC锦城时装秀上,这个男人是QC的秀场的闭幕模特,庆功宴上,还给他递过绿箭。

    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个男人还和自己的女朋友……现在应该说是前女友搞上了。

    祝凯旋确实没有给予他人不需要的关心,等出租车驶来,他轻描淡写地把车谦让给受了情伤的戴扬:“戴先生先吧。”

    “谢谢祝总。”戴扬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客气了,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逃离这里。

    戴扬开门坐了进去,关门前,他动作一停,重新把门开大了。

    祝凯旋注意到,抬眸。

    戴扬咽了一下唾沫,下了很大的决心:“祝总,有一件事情,我还是觉得应该要让你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别怕,不会因此出什么幺蛾子的!!!让凯旋哥哥自己偷偷郁闷几天就行。

    以及明天应该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