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来一个哆嗦,差点没拿稳包。

    那一个须臾间,她的脑子转了少说也有200转。

    偷翻别人的包数别人带了几盒安//全//套,这么猥琐的事情真的是她云雾来干出来的吗?

    车到山前必有路,关键时刻,她竟然想出了一个非常光明磊落的理由:“我想看看你的包有没有多余的空间,我想放点东西进去。”

    说出来的那瞬间,她自己都忍不住佩服她自己。

    祝凯旋看向一旁她大开的行李箱,眼神颇为费解。

    云雾来也看了一眼,随口胡说八道:“我行李箱貌似装不下那么多东西。”

    祝凯旋有点无奈:“又不是搬家,你带那么多东西去干什么?”

    “你管我。”云雾来说着,准备把床上几件叠好的衣服装进他包里。

    “我也装不下,还有个电脑。”祝凯旋过来把自己的包收走了,放到书桌上,然后把电脑阖上塞回去了,昨天她睡着以后,他还开着电脑远程处理了一批紧急公务。

    万又收拾好过来等他们了,发现云雾来在收拾行李:“咦,你要去哪。”

    “我们这几天去住酒店。”云雾来说。

    她做好了万又起哄的准备。

    但万又今天格外老实,只是点头如捣蒜:“是哦,酒店方便点。”

    不是话里有话,是真的特别真诚。

    云雾来都惊了。

    她继续收拾行李,祝凯旋坐在她座位前看着她在房间里转来转去,这个也要带,那个也要带,不知道的人以为她要去哪个国家度假。

    收拾到睡衣部分的时候,他看她带了几套很保守的绸质长袖长裤,不由得眉头一皱:“这都些什么啊,你能不能带点我喜欢的类型?”

    云雾来:“……”

    谁记得你喜欢什么类型。

    如是想着,她从衣柜里扯了两件吊带蕾丝裙,团成一团扔进行李箱。

    睡衣落进行李箱,没了受力,松散开来。

    祝凯旋看一眼,闭嘴了。

    万又依然没有起哄,而是真诚地附和道:“对对对,带性感一点的比较好。”

    云雾来算是彻底确认了,万又有点怕祝凯旋,大概是因为背后说他坏话并撺掇他老婆泡小狼狗让他听见的缘故,所以格外乖巧。要知道,万又这婆娘平时虎得一批,云雾来还是头一次见她这么怂。

    这让她有种找到靠山的感觉。

    云雾来装的全是自己很喜欢的衣服,她想穿给祝凯旋看,有种小孩子想要跟别人炫耀新玩具的雀跃,可惜冬天的衣服厚,带了两件大衣就差不多装满一个行李箱了,她琢磨着自己有没有必要再带一个箱子,被祝凯旋阻止了:“够了,这屋子又跑不了,到时候回来拿很方便,大不了去买新的。”

    她带那么多,当苦力的还不是他。

    “你给我买吗?”云雾来随口反问。

    “我给你买就我给你买,那你什么都别带了。”当着万又的面,祝凯旋事实上露出抹意味深长的笑来,看似是在表现老公的大方,事实上说着只有云雾来能听懂的暗号,“我也想有点存在感和归属感。”

    三人去吃的法餐,传说中要提前好几个月才能预约到位置的米其林三星餐厅,云雾来之前跟Kerr来过一次。

    餐厅给男女士的菜单是不同的,女士菜单上没有价格,默认男士买单。

    云雾来怕一会祝凯旋又惯性“吃软饭”闹出尴尬,入座以后给他发了条微信,把情况告知。

    两位女士坐在一边,祝凯旋坐在另一边,收到微信以后,他抬眸看了云雾来一眼。

    有点愁。

    这女人在想什么,不就让她买了几件衣裳付了个房钱吗,她还真的把他当成了抠抠搜搜只出体力不出钱的小狼狗了?

    法餐上菜很慢,等候过程中,三人随意聊着天。

    万又终于信了云雾来的话,祝凯旋很好相处。

    风趣,但是恰到好处,该说的时候说,该听的时候听;绅士,让人感受到尊重,但不会显得他过度殷勤;健谈,对着认识没多久的她也可以说说笑笑,但分寸感极佳,不至于轻浮。

    面对云雾来的时候,却又是另一幅景象,他特别喜欢逗她,享受把她惹得气急败坏的过程,等她真的要发飙了,他才逗猫似的顺着捋一把。

    看似吵吵闹闹的,但是磁场莫名很合,始终在同一个频道上。

    万又看着这两个人,发自肺腑地感到羡慕。

    她跟戴扬,似乎已经完全没有共同语言了。戴扬这个人很踏实安稳,从前是能给她安全感的性子,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觉得他木讷古板,缺少情趣,登不得大雅之堂,与之相对应的,戴扬觉得她物质虚荣,过于浮躁。

    恋爱太久,激情褪去,戴扬提过几次结婚,万又完全提不起冲动,好几次想挥刀斩乱麻,可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难以彻底割舍,于是戴扬成了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她羡慕云雾来看向祝凯旋的时候眼睛里会有光,会害羞,会炸毛。

    这种场景已经离她很远很远了,她早就忘记了喜欢戴扬的滋味。

    祝凯旋和云雾来闹完,忽然把话题转向了万又:“万又跟男朋友几年了?”

    万又回神,回答道:“快六年了。”

    “也挺久了。”祝凯旋跟她拉家常,“他常过来吗?”

    万又算了算:“好几个月没见了。”

    祝凯旋露出个诧异的表情:“我看云雾来跟他挺熟的,以为他常过来,云雾来很慢热,跟她混熟不容易。”

    “前一两年是常过来,平均一两个月就会过来一趟。”万又笑道,“而且我们不像你们舍得去酒店住,他每次过来都住家里,跟雾来见多了自然就熟了。”

    话题围绕着戴扬聊了一会,云雾来看出万又不是很想聊戴扬,于是制止祝凯旋:“吃你的饭,你干嘛对别人男朋友这么感兴趣。”

    “我又不是对别人的女朋友感兴趣。”祝凯旋嘟囔,但没再继续聊戴扬。

    三人吃过晚饭,夫妻俩坚持要把万又送回家再回酒店。

    万又跟两人道别,并表达对祝凯旋的感谢:“谢谢祝总请我吃饭。”

    祝凯旋摸摸云雾来的脑袋:“应该的,你男朋友也请云雾来吃饭了。”

    路上,云雾来收到万又的微信:「我给你老公超五星好评。」

    云雾来乐了,把微信给祝凯旋看。

    祝凯旋故作谦虚:“没给Lai大设计师丢脸就行。”

    本来朋友之间带男朋友出来也有个参考的意义在,万又把祝凯旋各方面分析了一顿,从相貌身高身材到性格谈吐素质,再到家世能力工作,说得那叫一个头头是道。

    总之就是哪里都好。

    虽然夸的是祝凯旋,但不妨碍云雾来心情灿烂,嘴角忍不住挂上笑容,她抱着手机和万又聊了一路,即便进了酒店也舍不得放下手机。

    祝凯旋先去洗澡。

    云雾来继续和万又聊天。

    万又:「今天跟你们一起吃了顿饭,你知道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吗?」

    云雾来:「什么?」

    万又:「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和戴扬分手了。」

    云雾来一愣。

    她没想到万又会突然说这个,但仔细想想也是情理之中,万又对这段感情的厌倦已经持续很久了。

    万又继续说:「看到你们两个这么甜蜜,我真的好羡慕,我不想再拖下去了。」

    云雾来不方便在这种时候给他人情感参考,只能回复:「你自己不要后悔就好。」

    万又提到了无关人员:「你跟Garnett没什么吧?」

    云雾来:「当然啊。」

    万又:「那我就放心去试试了啊。昨天派对上又遇到他了,我这颗心貌似对着他还能跳。」

    说实话云雾来是很不看好万又和裴高卓的,所以友情提醒:「Garnett玩咖一个,你小心别栽他手上。」

    万有不当回事:「我又没打算要什么结果,一把年纪了难道还能玩不起啊?」

    祝凯旋洗完澡出来了,来到云雾来身后弯下腰:“你怎么还在聊。”

    云雾来噼里啪啦打字回复万又,三心两用回应祝凯旋:“万又找我有事嘛。”他头发上还没干,湿法蹭在她皮肤上很难受,她侧身躲避,“别贴着我,难受。”

    等了一小会,祝凯旋真的走开了。

    云雾来奇怪地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奇怪了,一般来说他是没这么听话的。

    难不成生气了?

    不至于吧,她语气挺正常的呀。

    主灯突然熄灭。

    是他关掉了。

    云雾来当他按错,没多想,但紧接着,玄关处,卫生间,地灯……一一熄灭。

    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只剩她手里的手机。

    月光照进来。

    云雾来停下了打字的动作,看着他越走越近,心跳一下子快了起来,她其实明白他的意图,但还是没话找话地问道:“干嘛呀。”

    底气不足的声音。

    祝凯旋把她字打一半的手机给抽走了,随意扔到一边,俯身把她抱了起来。

    “先让我把字打完呀——”云雾来踢了两下腿,其中一只拖鞋掉落在地,可怜巴巴地翻转着,注视主人远去。

    祝凯旋埋怨:“你们两个天天待在一起,我难得过来一趟还要占用我的时间,是我先预约的。”

    字打完是不指望了,云雾来说:“预约什么了,你至少让我先洗个澡。”

    预约了落地窗。

    他是来真的。

    云雾来的羞耻心不允许她在这个地点放飞自我,这让她有种全城直播的惊悚,她挣扎:“我不要。”

    眼见挣扎无效,那套“婚内强//奸”的言论又被她拿出来恐吓他了。

    然后遭到了他的无情耻笑,和开门见山的攻城略地。

    “你目无王法……”

    他咬着她的耳朵:“对,我无法无天。”

    面前的这面玻璃被她的体温焐热了,她的脸在玻璃上来回磨蹭着,在他无休无止的顽劣折磨下,她早已无暇顾及最初的胆怯和羞涩,被他拽至旋涡无法自拔,快乐和痛苦、渴望和逃避,都是极致而疯狂的,明明互相矛盾却奇妙糅杂在一起,掀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巨浪狂澜。

    巴黎冬季降雨频繁,不知道什么时候,外头又开始下雨了。

    云雾来回过神的时候,零零碎碎的雨珠早就落满了整面落地窗,时不时汇聚成一小股蜿蜒而下,万家灯火变得模糊不清,像加了层马赛克效果。

    祝凯旋的下巴靠在她肩上,平复呼吸,手臂横在她腰间支持她站立。

    他们静静依偎在一起,以最亲密的距离。

    云雾来突然想起了祝凯旋约她看的那场演唱会,她尚未恢复正常思考能力的大脑花了一点时间来思考今天是什么日子。

    好像赶不上了啊。

    有点遗憾。

    他们认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一起去看过演唱会,听一听现场版的《七里香》。

    “祝凯旋。”她哑着嗓音小声叫他。

    “嗯。”

    她很累,只想说关键字:“演唱会。”

    是她闷声不吭跑回巴黎才害他们错过演唱会,现在想来不免有点自责。

    祝凯旋听懂了,没有责备她,他只说:“以后。”

    “嗯。”云雾来疲倦地闭上眼睛,心里并没有产生什么涟漪。

    这种时候除了说以后,还能说什么呢。

    大概率空头支票罢了。

    “我们的以后还很长。”祝凯旋说。

    云雾来睁开眼睛,扭过头去看他。

    原来是这个意思。

    她笑起来:“嗯。”

    洗漱过后,云雾来躺进被子里,祝凯旋却还有不少公务要处理,他人在大洋彼岸,得依照国内的办公时间。

    性//爱是顶好的催眠剂,云雾来想等他的,但体力不支很快睡去,迷迷糊糊间,一直断断续续听到他敲击键盘和点击鼠标的声音,后来也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时候结束工作上、床来的,上//床了第一时间过来抱她。

    云雾来顺从地贴近他,窝进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睡姿。

    傍晚的时候她数了,他一共带了4盒安/全/套,每盒12个,一共48个,真的等用完的话,可以把他困在这里不少日子。

    虽然只是句玩笑话,但如果她要他说话算话,他会照办的。

    可是他待在这里,好像真的很辛苦也很不方便。

    祝凯旋这趟过来,云雾来其实是想带他四处走走逛逛的,她甚至还很认真地做了攻略,但计划实施起来有点难度,难度表现在他们几乎整日腻在酒店里,最多下楼去吃个饭,散散步。

    祝凯旋就连地标建筑埃菲尔铁塔都没去参观。

    祝凯旋先前就说过叫她别白费功夫,因为她读研那会他们就切身体会过了,久别重逢的情侣待在一起除了白/日/宣/淫就是夜间宣/淫,即便中场休息也只想过二人世界,做游客攻略根本就是理想主义作祟,浪费时间。

    七天时间的期限一天天走近,第五天晚上,云雾来起夜看到他还在电脑前忙碌,走近过去:“你要不定下回去的机票吧。”

    “这就要赶人了?”祝凯旋问。

    他确实也该走了。

    “是啊。”云雾来打了个哈欠,“天天养你养不起啊,怕破产了。”

    说完她又回床上去睡觉了。

    祝凯旋又是到夜深才忙完的,他躺进被窝自后将她抱住:“那我真订了?”

    “嗯。”

    祝凯旋蹭蹭她的后脑勺,说:“我下次安排好工作过来。”

    第六天是最后完整一天的相处,原本想好好腻歪一阵,结果一大早云雾来就接到了Kerr的电话:“Lai,如果我再给你一个系列,你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