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在离婚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55章 (二更)
    云雾来就知道!!!

    而且他说的比她预想的还要过分!

    这个寡廉鲜耻的男人,真是欠男德班的教育。

    “叫你大爷。”她一边咬牙切齿地骂道,一边试图用冰凉的手去给自己的面红耳赤降温。

    殊不知,她越这样,他越来劲。

    “叫大爷就不必了。”祝凯旋笑着来拉她手腕,不让她遮脸,“真的想叫就叫爸爸吧,我喜欢听。”

    云雾来甩着手腕,但完全不敌他的力气,在他戏谑的笑容里,她只会狼狈地说“滚”。

    他当然不肯,一道在酒店办理了入住。

    酒店前台英文交流没有障碍,人生地不熟的祝凯旋不再需要依仗云雾来做翻译,反客为主,跟前台工作人员沟通起来。

    他说要有落地窗的豪华大床房,视野一定要好。

    云雾来架着墨镜,装作听不懂。

    酒店工作人员问:“那先生要定多少天的房间呢?”

    祝凯旋一时半会答不上来,他侧头看向云雾来。

    云雾来回视,跟前台一样,她也在等他的答案。

    祝凯旋沉默一会,说:“五天。”

    他临时出来,安排好的工作计划全部打乱,加上来回的路程时间,五天已经很任性。

    云雾来低头看自己脚尖。

    五天啊,好短。

    好像是惴惴不安的犯人等到了判决结果,怅然若失地同时,也感觉到尘埃落定的踏实。

    “五天,好的。”前台准备录入。

    “等等。”祝凯旋看着云雾来的样子,改了口,“七天吧。”

    云雾来脚尖来回踢着地面。

    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了可怜巴巴的两天,稍微好受点了,但貌似也没有太好受。

    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摆到了台面上,异地。入不了普通情侣法眼的一天两天,异地情侣要思前顾后才能省出来。

    祝凯旋低下头来,与她平视的高度,商量的口吻:“先七天,不够再加。”

    反正帷风有他爹顶着,他真的想多撂几天挑子,问题也不会太严重,大不了当个纨绔不孝子。

    “随你,我又没意见。”云雾来不看他,小声嘟囔。

    祝凯旋笑道:“那我怎么看有人一副快要哭的样子。”

    云雾来反驳:“谁要哭了。”

    祝凯旋摸摸她的头,言行举止间,体现了一个丈夫对妻子的宠溺、包容和爱护。

    前台递来账单,祝凯旋看一眼,心安理得递给了云雾来。

    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云雾来:“……”

    祝凯旋的巴黎之行,心安理得当起了云富婆包养的小狼狗,浑身的行当要她买,就连开房也不打算自己掏一分钱。

    虽说某种程度来说,他们是夫妻,法律层面上,婚后的收入都属于共同财产,没有你的钱我的钱的区分。

    但他们是这种共享共同财产的关系吗?

    显然不是!

    她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也完全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财政状况,只是彼此都知道对方手头挺宽裕,仅此而已。

    所以,祝凯旋就是打算白//嫖。

    前台还在等着,云雾来不想让别人看【这两个人**来开房,看似你侬我侬,事实上连房钱都要互相推脱】的笑话,木着脸刷了卡,签下自己的名字。

    挨//操还要自己花钱,没天理了。

    祝凯旋看出她的不满了,离开前台去电梯的路上,他拉着她的手给她灌**汤:“一定让你花钱花得物超所值。”

    “……”云雾来没有被他灌倒,她很理智,嘲讽道,“是吗,那需不需要我额外再给你服务费啊。”

    祝凯旋想了想,说:“也行。”

    云雾来:“……”

    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能把不要脸表现得这般清新脱俗。

    电梯上行过程中,祖婉打电话来,有比较重要的工作事项要跟祝凯旋汇报,面对下属,他人模人样,一本正经,又冷静又睿智,温和之中不乏威严。

    云雾来在光可鉴人的电梯壁里看他表演,忍不住撇了撇嘴,表达自己的鄙夷。

    祝凯旋看到了,伸手把她捉过来,用眼神询问她所谓何事。

    云雾来要挣脱,他不让,两人出了电梯一路打打闹闹去的房间。

    祝凯旋一心二用,和祖婉的交谈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进到酒店房间,他四处看了看,对酒店环境还算满意,落地窗俯瞰下去,视野极佳,宽阔又敞亮,想必到了晚上灯火璀璨之时,繁华都市尽收眼底,定是美不胜收。

    夕阳的余晖泛着橘红色,懒懒地照进来。

    云雾来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坐下了,祝凯旋打着电话,下意识准备坐到床上去。

    正要坐下去,“祝凯旋。”云雾来突然叫他名字。

    “……”祝凯旋抬眼看到她要杀人的表情,记起这个女人那点龟毛的个人卫生习惯来。

    但他觉得她也没多坚定,昨天上了床,就算嘴里不依不饶地喊脏,最终还不是由着他在她床上摸爬打滚。

    所以他不打算理她。

    云雾来急得从椅子上站起来了:“你敢。”

    祝凯旋:“……”

    敢是敢的,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沙发太远,他走到她面前,自己在椅子上坐下了,然后揽着她的腰,让她坐到自己腿上。

    电话打了挺久,祖婉最后小心翼翼地问:“祝总,您什么时候回来,我给您订机票。”

    房间里很安静,就算祝凯旋的手机没有开外放,云雾来还是听到祖婉说的话了。

    祝凯旋说:“先不用订,还没决定。”

    祖婉没辙,挂电话前,颇为违心地祝福祝凯旋:“那祝您和夫人玩的开心。”

    “嗯。”祝凯旋深谙用人之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挂了电话,祝凯旋找云雾来秋后算账:“刚才电梯里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什么表情?他电话打了太久,云雾来都忘记电梯里发生什么了,经过祝凯旋提醒,她才记起来:“哦,那个啊,我就是看你人模狗样的,想知道你助理知不知道你连开房都要让女人花钱。”

    她本意是真心实意奚落祝凯旋的扣门行为,但话说出来,莫名其妙就变了味,听起来很像是在套话,套过去几年他的私生活。

    他到酒店给她送行李那次,他问过她以后,她不答反问,但他也没有给她答案。

    祝凯旋很平静地看了她一会,就在云雾来以为他这次也不会给她的时候,他回答了:“她不知道,因为她跟了我以后,这是我第一次跟女人开房。”

    他的言外之意非常明显了,分手的三年半,他没有过女人。

    云雾来并不意外,根据傅行此宴随几个给的信息和反应,她已经大致猜到了,现在只不过是确认了一遍。

    她不曾强求过他守着她,但听到这样的回答,心里当然是高兴的,她很想告诉他,自己也不曾为任何一个别的男人停留。

    尽管他们的婚姻开始得莫名其妙,但他们不谋而合选择了守护了这场儿戏。

    祝凯旋没有问。

    云雾来等了一会,她开始思考自己要是主动说,会不会显得特别眼巴巴特别猴急。

    祝凯旋没给她机会,他托着她的后脑勺,凑近来吻她。

    云雾来吓一跳,以为他又要不当人,心有余悸地躲避。

    “怎么了。”额头相抵,他近距离注视着她的眼睛。

    “就,我觉得吧,”云雾来组织着措辞,“凡事有个节制,你这样……不太好。”

    祝凯旋装作不懂:“我哪样?”

    云雾来不想给他逗她的机会,所以没有扭捏,直言道:“就纵//欲//过度,你小心身子亏空。”

    “怎么会亏空。”祝凯旋忍俊不禁,“合着前头那几年我白空的?”

    云雾来说:“这又不能累积的,你上个月没用完的流量中国移动这个月不给你清零吗?”

    “看来你太久没有关注过国内的套餐了,现在上个月没用完的流量会转存到下个月,而且优先使用。”祝凯旋友情提醒。

    “……”中国移动这么人性化了?云雾来一共两个手机号,一个国内的一个法国的,国内那个号平时用得少,她只管往里面充话费避免它停机,倒还真没留意过流量转存的重大改/革。

    她看着一房间将暗未暗的夕阳光芒,支支吾吾起来:“反正至少等晚上吧。”

    她也不跟命运做无用的斗争了,今天才喂了祝凯旋一次,他肯定是没饱的。

    这七天她注定在劫难逃。

    “我是打算等晚上来着。”祝凯旋朝落地窗偏偏头,示意她看。

    “什么?”云雾来顺着看过去,没看出任何特别。“

    祝凯旋亲亲她,说:“等夜幕降临,你和这面落地窗一定绝配。”

    “……”

    万又的电话来得非常及时,否则云雾来可能真的会羞愤致死。

    她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把电话接起来了:“喂,万又。”

    万又听她声音正常,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我生怕你在忙,纠结了好久才敢给你打电话。”

    “……”云雾来想从祝凯旋腿上下去,被他摁住了,她只得老老实实地继续坐着,问万又,“没,怎么了吗?”

    万又说:“你给我开个门,我钥匙忘带了。”

    “你没带钥匙吗,可我们不在家。”云雾来说。

    “啊,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云雾来说:“你稍微等会,我们马上回来。”

    她正好也要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带点日用品和换洗的衣物过来酒店。

    “行,那你们快点啊。”

    “对了万又。”云雾来把万又叫住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让祝凯旋请客。”

    祝凯旋一听,就表达了不满,动手掐她腰。

    为了不让万又误会,云雾来忍着没叫出来,她摁住祝凯旋的手,问万又的意见:“可以吗,你今晚没约吧?”

    万又心有余悸:“约是没约,我本来打算自己做晚饭的,不过你确定你老公要请我吃饭吗,早上他都不想正眼看我。”

    云雾来安抚她:“不用当真,他就是早上有点没睡醒,其实人很好相处的。”

    “真的吗?”

    “真的,他自己说要请你吃饭的。”云雾来撒谎不打草稿。

    两人三言两语间敲定了晚饭。

    “我怎么不知道我要请客吃饭?”等她挂掉,祝凯旋立刻问了。

    云雾来无视他的抗议:“你请我朋友吃饭不是最起码的吗,万又男朋友过来法国也会请我吃饭。”

    请女朋友的朋友吃饭确实是礼仪,但问题是祝凯旋还在记恨万又叫云雾来出去的时候说过的反革//命言论。

    什么朋友啊,撺掇云雾来左拥右抱小狼狗摸人家腹肌,还说他又渣又便宜,让云雾来忘了他。

    云雾来提进一步的要求:“待会见了万又,你客气点,绝对不许像早上那样摆脸色落她面子,不然我跟你没完。”

    祝凯旋答应不下来。

    “万又对我很好的。”云雾来收了玩闹的态度,很认真地说,“教我法语,带我熟悉巴黎,每次做饭都记得我,陪我过生日,这几年我多亏有她照顾。”

    “行了知道了。”祝凯旋答应了,但还是不情不愿。

    云雾来恼了:“祝凯旋你怎么这样?这我朋友诶。”

    “你朋友怎么了。”祝凯旋嘟囔,“小泽玛利亚还是我女神呢,你还不是直接把我H盘清空。”

    这是陈年旧事了,她那时还小,思想相对比较单纯,发现他的存货以后大发雷霆,骂他好色,甚至怀疑他的人品,勒令他删除。

    祝凯旋解释说所有男生都会看。

    云雾来不信,问傅行此。

    傅行此看热闹不嫌事大,把祝凯旋给卖了,一口咬定自己从来不看,还义愤填膺说自己对女朋友之外的女人的身体没有半毛钱兴趣。

    云雾来信以为真。

    祝凯旋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为了世界安宁狠下心清空。

    他没有备份,很多绝版资源再也没能找回。

    时隔多年,云雾来依然不觉得抱歉,不但不抱歉,还要动手打人。

    两人乘坐出租车回到公寓,万又蹲坐在门口,无所事事地玩手机,脚边放着一堆从超市买来的食材。

    “你们终于来了。”她欣喜地站起来,蹲久了腿有点麻,她跺了几下脚。

    这是云雾来的室友和老公的第一次正式会晤。

    气氛略微尴尬。

    云雾来的手在背后悄悄掐了祝凯旋一把,打圆场:“还要我再做一次介绍吗?”

    万又见着祝凯旋就觉得心虚,她尽量不去看他,尬笑道:“不用了,久仰祝先生大名。”

    根本一派胡言,她才知道云雾来有个便宜老公没多久。

    云雾来再度施力,暗示祝凯旋。

    祝凯旋还算听话,一笑,春暖花开:“我也不用介绍,多谢你这几年来对云雾来的照顾了。”

    就是太照顾了点,连小狼狗都给安排得明明白白。

    过犹不及。

    万又干笑,她弯下腰,要去抱起地上的两个纸袋。

    祝凯旋说:“我来吧。”

    开了门,祝凯旋把食材抱进厨房。

    万又拉着云雾来在后面说悄悄话:“我靠真是吓死我了。”

    云雾来安抚道:“有什么好怕的,跟你说了他很好相处的,你跟他一块吃顿饭就懂了。”

    万又半信半疑。

    云雾来拍拍她的肩,进去房间收拾行李了。

    冰箱太久没除霜,冷冻箱的抽屉不太抽的出来,祝凯旋没等吃饭,就开始给万又展现绅士风度了。

    云雾来一边收拾要带去酒店的东西,一边听着万又狗腿地为其鞍前马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收拾着收拾着,她瞄到了他的旅行包。

    他说把带来的安//全//套用完再走的。

    所以他带了多少。

    好奇心迫使她打开了他的包。

    “在干嘛?”门口突然传来好整以暇的问候。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更明早六点,下下更明晚24点左右(具体时间文案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