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云雾来在,祝凯旋很准时就下班了,五点半一到,他就穿上外套,带着云雾来走了。

    走到外头,他跟祖婉打了个招呼:“我们先走了。”

    祖婉有些为难:“但是晚点有两份文件要您过目签字。”

    “晚点是多晚?”祝凯旋问。

    祖婉滑动鼠标,看了一眼OA流程,说:“现在还在刘总那边。”

    这意味着还要走三道流程才能到他手上,祝凯旋没有商量的余地:“明天再说,谁知道要等他们到什么时候。”

    祖婉欲言又止。

    “知道急他们不知道早点?”祝凯旋反问,“我本来五点就能走了,活生生等他们等到下班时间。做事拖拖拉拉,一道流程从早上走到现在还没走完,上班摸鱼下班了加班,这习惯怎么养成的,明天开始都给我好好整顿。”

    他都这么说了,祖婉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称是,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他:“那祝总,如果您晚上有空的话,在家里过一下流程行吗?”

    最后还要恭恭敬敬把他们送走。

    电梯关上前,云雾来看到祖婉头疼地扶住了脑袋。

    心疼之余,有点好笑,云雾来说:“你的助理一定觉得你色令智昏。”

    “谁是色?”祝凯旋有些好笑地上下打量她,“你?”

    云雾来:“……”

    怎么了,难道她不配被称为色吗?那他有本事不要说什么弄死不弄死的,有本事不要贪图她的色。

    祝凯旋说:“你现在最多称的伤是镜中花水中月,中看不中用。”

    云雾来:“……”

    不想理他了。

    祝凯旋逗够她了,才说正经话题:“晚饭想吃什么,日料,吃吗?”

    他问了两遍,云雾来才意兴阑珊地回答:“反正我不中用,你就别浪费那个钱请我吃饭了。”

    “我没想请你吃饭啊。”他眼睛笑成狡黠的弧度,“你还欠我一顿饭呢,又忘了?Lai大设计师果然贵人多忘事。”

    “没忘啊。”云雾来反唇相讥,“但没跟你助理预约过,我哪敢随便请日理万机的祝总吃饭呢,耽误了行程怎么办?”

    “那你现在预约还来得及。”祝凯旋二话不说就给祖婉拨了个电话,开的免提。

    祖婉第一时间就接起来了:“祝总。”

    “夫人有事问你。”祝凯旋说。

    祖婉态度恭敬:“好的,夫人请说。”

    云雾来:“……”

    “夫人说呀。”祝凯旋催促。

    云雾来凑近手机,完全不给祝凯旋在下属面前留面子:“别理他,他有病。”

    就是祖婉也卡壳了,她既不能称是,那等于说祝凯旋的坏话;也不能否认,不然等于跟夫人唱反调,不过她并不忧心自己应该怎么回复,因为电话那头的两个人打情骂俏一片火热,他们哪里是需要她的回答,他们根本就是借此来给不知道几点才能下班的无产阶级撒狗粮的。

    到了地下停车场祝凯旋才留意到电话还没挂,祖婉从不会贸然挂他电话,生怕他还有话没说完。

    在下属面前,还是要保持一定的威严的,祝凯旋清清嗓子,说:“祖婉。”

    祖婉随时待命中:“是。”

    “没事了,你也早点下班吧。”祝凯旋说。

    路上,祝凯旋致电日料店预约了座位,等打完电话,他想起点事,问云雾来:“你可以吃海鲜吗?”

    “哪那么多讲究。”云雾来是一直不太理解经期这个不能吃那个也不能吃的,除了冰的,她百无禁忌。

    “噢。”既然她说可以那祝凯旋就依她了,他把电台音量开大些,音乐台正在播一首不知名的小语种歌曲,曲调婉转倾心,像是情人耳畔的呢喃。

    云雾来的手指跟随音乐节拍,在腿上轻轻敲打节奏。

    接下来的一路,两人几乎全程无话,但是气场轻松自在。

    这一刻,云雾来突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和祝凯旋之间那种一别经年的疏离和尴尬不见了,与他相处的时候,她不再需要刻意想话题,也不需要费劲地思考如何接话,即便是沉默,她也能从中找到让自己舒服的节奏。

    这转变来得无声无息,她先前都没有发现。

    这一顿饭吃了很久,菜品不能点,主厨安排什么就是什么,慢工出细活,一道一道依次上来,分量又少得可怜,大部分时候都在等候中度过。

    好不容易才结束15道菜品,十分考验耐性。

    云雾来险些又没买成单,她上了个厕所回来发现祝凯旋正准备扫码买单,幸亏她速度快,堪堪在他输最后一位密码之前紧急叫停,说:“我来我来。”

    祝凯旋没跟她客气,二话不说收起了自己的手机。

    负责结账的服务生因此多看了他一眼,大概是觉得到他到这种人均三千多块钱的餐厅吃饭,居然还心安理得让女士买单很匪夷所思。

    祝凯旋并不在意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如何看待他,眼睁睁看着云雾来结账。

    夫妻是命运共同体,名声要臭一起臭,不能留一人独活,所以他对云雾来说:“我以为你又要耍赖逃单呢。”

    云雾来:“……”

    咬牙,很气。

    他不要脸,可她要啊。

    服务生用标准的日语恭送二人离开。

    越有钱越抠,这话真没错。

    从日料店出来,外头的天已经黑了,几颗稀稀拉拉的星星不均匀地散布在深蓝色的夜幕中,月亮高高挂着起,月光很温柔。

    是个很舒服的夜晚,温度虽然低,但很难得地没什么风,所以体感温度还算舒适。

    “这下不欠你饭了。”云雾来说。

    祝凯旋把最后一颗纽扣扣好:“嗯,谢谢你的款待。”

    “切。”云雾来还在气他抹黑她的仇。

    祝凯旋已经单方面宣布翻篇了,他提议说:“要不要去看音乐喷泉和灯光秀?过去只要十分钟。”

    这里离锦城的母亲河瑭江很近,沿江修了公园和跑道,每当天气好,江边的人头总是络绎不绝,居民们很喜欢到此处饭后散步,每到周一三五和周末,瑭江还会有音乐喷泉供大家观赏。

    云雾来一次都没有看过灯光秀,灯光秀是她研一那年建的,后来她偶尔回国来,也都没什么机会看。

    “好啊。”她欣然应允。

    “走吧。”祝凯旋说着,很自然地牵过她的手。

    他洗过手不久,手的温度偏凉,手心相扣,云雾来看着他的后脑勺,她用空余的那只手摸了一下鼻子,然后默默跟了上去,始终保持在他身后半步左右。

    就……又小媳妇了。

    上一次和他牵着手走在马路上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回忆了,她有点紧张,所以稍显不自在。

    日料店外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花坛,种满了四季常青的灌木丛,两人沿着中间弯曲的小道,一直走到外头喧嚣的马路边,

    等红灯的时候,云雾来假装祝凯旋不存在,也假装自己失去了触觉,目光悠长地注视着远处,瑭江掩在沿江公园种植的树木背后,隐隐露了一角。

    祝凯旋把牵手的方式改成了十指相扣。

    她有些绷不住若无其事的表情了。

    幸好,绿灯来得很及时,来往车辆停下来,由他们经过。

    今天有音乐喷泉,天气也好,瑭江边的人虽不至于到接踵摩肩的地步,但也确实远高于平均值。

    祝凯旋把云雾来拉过来,直到两人紧紧挨在一起,他义正辞严地说:“跟紧我,别走散了。”

    “这怎么走得散。”云雾来嘀咕。

    手都缠成那样了,还能走散也是奇迹了。

    他沉默了。

    音乐喷泉还不到时间,他带着她沿江慢走,就像一对再正常不过的情侣。

    江边有微风,吹乱她的头发。

    过了好久,他说:“嗯,这次别走散了。”

    云雾来微微一怔。

    他指的走散,似乎不止是表面意义上的走散。

    确实啊,仔细想想,只要这样紧紧扣住彼此的手,两个人怎么会走散呢?

    但曾经他们真的就这么走散了,谁也说不清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在那之前,他们都以为那么多年的感情是无坚不摧的。

    七点五十分的时候,两人去到音乐喷泉的地点,发现为时已晚,附近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别说绝妙的观赏点了,就连犄角旮旯都被人给占了。

    云雾来咋舌:“怎么这么多人呀。”

    一旁一个大叔闻言笑道:“你们来这么晚当然看不到了,起码提前半个小时占位置。”

    “都怪你,叫你早点来你不听。”云雾来埋怨祝凯旋。

    刚才半路有支施工队在不知道修什么,祝凯旋看挖掘机津津有味看了半天,她三催四请,才把他带离现场。

    不止是祝凯旋,围观人群中,看得津津有味的男人上到七老八十,下到含着奶嘴,一个个目不转睛。

    男人,一种永远长不大,永远热爱挖掘机吊机的神奇生物。

    这下可好了,她看音乐喷泉的计划又夭折了。

    “这么喜欢挖掘机你当年怎么不考蓝翔技校呢?”

    祝凯旋还在为自己辩解:“其实没什么好看的,就喷泉下面弄点灯光,变变颜色,糊弄小孩的。”

    “挖掘机才是糊弄小孩。”云雾来服了,“你看过了当然这么说,我又没看过。”

    “……”祝凯旋自知理亏,提议道,“那你要么骑我脖子上看。”

    这下总没有人能挡住她的视线了吧。

    云雾来不想万众瞩目,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八点一到,音乐喷泉准时开场,随着《三潭印月》悠扬的前奏响起,喷泉随着音域变幻形态和颜色,引发人们的议论和惊叹。

    云雾来的视线被黑压压的人群遮挡,什么也没看到,她黑着脸走开了。

    祝凯旋跟上来:“生气了?”

    云雾来加快脚步,拒绝搭理。

    “这喷泉隔三差五有,后天再带你来看。”祝凯旋来拉她手臂。

    云雾来甩开,不让碰,怒气冲冲地说:“不用,后天你一个人来看挖掘机吧。”顿了一下,她补充,“你现在想看也可以去。”

    祝凯旋好说歹说地追了她半天,路过一座无人的亭子,他把她拉了进去:“这也能看。”

    隔那么大老远,什么都看不清。

    云雾来当然不买账:“看你个头。”

    祝凯旋就很不要脸地把脑袋凑近过来了:“可以,让你看。”

    这还不是最要脸的,他还加了一句:“哪个头都可以。”

    云雾来就是有天大的怒气也被他弄得不上不下了,她有点想笑,但又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他,所以选择别开脸,然后奋力推他:“你滚。”

    两人推搡一阵,不知道是谁先安静下来的,江面倒映着月光的碎影,整座亭子,还有他们身上,都是水面反射的波光粼粼,随着波涛的涌动,微弱的光芒也轻轻晃动着,偶尔温柔地晃过眼睛,并不刺目。

    场景过于浪漫。

    祝凯旋看看云雾来的眼睛,又看看她的嘴唇,低下头去。

    云雾来看着他一点点靠近,她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眼睛闭到一半,突然听到一道戛然而止的笑声。

    很耳熟的童声。

    云雾来下意识就睁开眼睛,同时猛地把祝凯旋推开了,自己也退开两小步。

    祝凯旋的背猛地磕在亭子的栏杆上,痛得险些骂人。

    待痛意稍缓,他定睛一看。果然,不远处那个带着小恶魔发光头箍,满脸好奇地盯着他们的小孩,不是傅明灼又是谁。

    这熊孩子真的是个恶魔。

    而傅明灼身后几米开外,正挽手走近的是傅行此和宴随两口子。

    他们一家三口也出来饭后散步。

    这两口子有说有笑,沉浸在忘我的二人世界中,暂时没有发现亭中好友的存在。

    “灼灼。”云雾来颇为尴尬地和傅明灼打招呼。

    傅明灼怀疑的眼神还没有消停,大大的眼睛宛如两个镭射灯,照来照去。

    傅行此和宴随两口子终于不再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也望了过来,两人瞬间眼前一亮,偶遇好友是件让人惊喜的事情。

    祝凯旋只祈祷傅明灼安静点。

    但傅明灼怎么可能如他愿呢,她清脆而响亮的童声清晰飘荡在方圆十米之内,显得那么天真无邪:“凯旋哥哥,云雾姐姐,难道刚才你们要亲嘴吗?”

    傅行此和宴随两口子,在短暂的怔愣后,面上同时染上一层胜利的坏笑。

    而祝凯旋和云雾来面上同时染上一层绝望的苦笑。

    夫妻果然是命运共同体。

    接下去,这小小厅内是一方肆无忌惮的起哄,和另一方极尽隐忍的承受。

    等傅行此和宴随两口子消停了,一行五人一起夜游瑭江。

    傅行此和宴随走在前头,依然亲昵宛如连体婴,欢声笑语不断。

    祝凯旋和云雾来走在后面,宛如奸情被撞破,彼此很避嫌,不接触,也不聊天,中间还钻了个左顾右盼的电灯泡,傅明灼始终没有得到答案,所以她不肯罢休,缠着两人喋喋不休地发问:“你们是不是要亲嘴嘛!是不是,是不是嘛?”

    祝凯旋简直快被她烦死了,拧了一把她的脸,没好气地说:“小孩子别吵。”

    “那你就说是不是嘛!”

    祝凯旋只想快点把她打发走,干脆承认了:“是。”

    “哇。”傅明灼发现新大陆似的惊叹道,“真的吗?”

    祝凯旋开始赶人了:“灼灼你到你哥哥姐姐那里去。”

    “我不要,我要跟着你们。”傅明灼跟他很熟,两人就跟半个兄妹那么亲,她一点也不怕他,嬉皮笑脸地揪着他的衣服不肯放手。

    祝凯旋恐吓她:“我现在可不敢跟小孩走太近,不然云雾姐姐就会怀疑你是我的小孩,把你抓去抽血验DNA。”

    傅明灼:???

    云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