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来真情实感地疯了。

    对啊,就算监控在看,拉个小手亲个小嘴怎么了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人家电影尺度都比他们大。

    她就是心里有鬼,顺带着智商全喂了狗。

    回想起自己刚才是如何故作镇定事实上漏洞百出,她就恨不得一掌劈晕自己,在祝凯旋眼里,她那个模样大概跟个智障儿童差不多吧。

    仅此两次浅尝辄止的亲吻,祝凯旋没有继续。

    他一向是个有分寸的人,私底下随便怎么疯,但是大庭广众之下,他不会和她有过激的亲密举动。

    不止是出于对自身形象的维护,某种意义上来说,更是对女生的尊重和保护。

    祝凯旋靠回椅背,继续看电影,只有手还在爆米花桶里轻轻攥着她的手,并没有松开。

    云雾来浑身的触觉神经全跑到手上去了,他的手掌几乎将她的手包裹起来了,偶尔稍稍攥紧,而后又松开,似是无意的举动,但他的指尖像淬了滚烫的温度,每一下微不可察的细小动作,都能轻易灼伤她。

    这种感觉就像他第一次牵她的手,既是甜蜜,更是折磨。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到自己掌心开始出汗了。

    云雾来疯狂给自己进行心理辅导和思想疏导。

    云雾来,你已经25岁了,是个成熟的少妇了,不要搞这种15岁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才搞的娇羞戏码了!

    这个拉着你手的男人,你特么都跟他睡了没有一千次也有八百次了,就算不说以前,光最近你都多少次打算履行夫妻义务了,不也心安理得吗?

    你们睡觉的权利可是受法律保护的!

    现在他就只是拉一下你的手而已,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还要天经地义。

    停止出汗,你到底要紧张到什么时候,难道你又要给他说你矫情的机会吗?

    旁边的情侣愈演愈烈,没过多久,两人宛如连体婴一般,难分难舍地一同起身离开。

    路过云雾来和祝凯旋身前,祝凯旋的腿几乎占满了整个过道,挡住了去路,他看了两人一眼,张大两膝,给两人腾走路的空间。

    右腿因此贴到了云雾来的左腿。Tiempoviejo

    那两人走过了,但是他没有把腿收回来,依然贴着她。

    虽是冬天,不过两人都是打死不穿秋裤的物种,外裤厚度也和夏天穿的没什么区别,体温很轻易地穿透了两层薄薄的布料,熨合在一起。

    云雾来给自己做的思想工作彻底宣布无效,隔壁情侣的走开给了她灵感,她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尿意。

    她挣了挣,想把自己的手解救出来。

    她刚有动作,祝凯旋就攥紧了她的手。

    云雾来挣脱失败,好声好气地说明原因:“我去下洗手间。”

    大荧幕画面不停光影变动,祝凯旋的脸也因此忽明忽暗,他眉头轻轻一挑,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

    “我去下洗手间。”云雾来重复。

    祝凯旋终于把手松开了,但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你确定?”

    云雾来费解,皱起了眉头。

    上个厕所还要确定什么?莫名其妙。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不是出于不争气害羞,她当着他的面,从包里翻出纸巾和卫生棉条,颇为趾高气昂地走开了。

    背后传来他一声轻笑,混在电影的巨响之中。

    云雾来却听得分明。

    进到女厕所,云雾来终于明白祝凯旋为什么要问那句“你确定?”了,女厕所里的某间隔件传来异常暧昧的声响,虽然因为听到有人进来,已经克制许多,但是压抑的喘息仍然清晰回荡在寂静的厕所空间里,女人甚至忍不住泻出一丝微弱的呻////吟。

    云雾来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她真是服了。

    不但服这对很按捺不住的情侣,最服的还是祝凯旋的神机妙算。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幻觉,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一种微妙的气味,令人倍感不适。

    在这种环境下,打死她也是尿不出来的。

    她只得回去播放厅。

    走了几步气不过,原路折回,推开门骂了句“要搞不会回家搞啊?”

    里面变成窒息的沉默。

    骂完,云雾来就舒坦了,用力碰上了门。

    里面男人反应过来了,气急败坏地吼道:“要你管?!你谁啊?”

    我就管。云雾来腹诽着走远了。

    电影厅内,祝凯旋坐在座位上,姿态悠闲,欣赏她的黑脸比看电影有趣。

    “怎么这么快?”他明知故问。

    云雾来瞪他一眼:“闭嘴。”

    祝凯旋一点也不介意她的恶劣态度,还要说风凉话:“我不是提醒过你了?”他又瞎给她起外号了,“云雾傻。”

    “你那是提醒吗?”云雾来冷哼一声,在座位坐下来。

    “不是吗?”祝凯旋漫不经心地反问,“我都暗示得那么明显了,跟直说也没什么两样了吧?”

    云雾来没好气:“不好意思,没听出来。”

    祝凯旋笑了一下,说:“好,都怪我。”

    云雾来撇嘴,这还差不多。

    他难得认错这么干脆。

    祝凯旋极其自然地伸手过来,重新拉住了她的手,勾人的桃花眼里满是不怀好意的揶揄:“都怪我太绅士了,没让你见识过男人在外面究竟可以野到什么地步。”

    云雾来:“……”

    《前任哪里跑》总的来说乏善可陈,槽点更是不少,勉强打发时间,反正要是在视频播放软件上看,云雾来绝对不可能坚持看完。

    电影讲的就是一对因为三观不合所以争吵频频情侣,分分合合几次,最后终于来了一次正式的分手,电影花大篇幅描写了他们分手以后各自寻找新的出路,努力接触新的人,但夜深人静和无数个回忆复苏的瞬间,又是如何失魂落魄。

    他们酩酊大醉,他们痛哭流涕。

    两年后,女主终于答应了现男友的求婚,在她的婚礼上,男主也终于大彻大悟,前去抢亲。

    令他意外的是,婚礼上只有女主一个人,没有新郎,没有宾客。

    原来女主根本就是打算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电影以男主抱着女主旋转,女主飞扬的婚纱裙摆作为最后一幕。

    虽然电影和破镜重圆相关,但云雾来没有太多感同身受的点。

    因为感情磨尽分手两个人,在各自生活的那些日子里,其实没有那么激烈的感情可言,一切都被时间的洪流冲淡了,不管是爱恨,亦或是想念,都变得温温吞吞。

    当然偶尔也会有惦记,那么努力爱过的人,在心里没有全然接纳一个新的人之前,是绝无可能忘个干净的,但绝不至于像电影里那样,仍把对方当成自己生活的重心,稍有风吹草动,就惊天动地。

    他们分开的三年时间里,大部分时候,云雾来甚至完全感受不到自己对祝凯旋的感情。

    她不找新的人,不是因为爱他,是因为忙,还有内心深处对婚姻的敬重。

    现在她坐在他身边心跳如擂鼓,与其说是念念不忘,更不如说是重新的吸引更为妥当。她忘记自己是从哪本书上看到过这样一句有点矫情的话:每一次我遇见你,我都无法克制自己重新爱上你。

    至于她对祝凯旋,究竟是一时的荷尔蒙作祟,还是爱情的铁树重新开花,仍有待考证。

    挨到电影结束,两人没等片尾彩蛋和花絮,站起来一起走出播放厅。

    “你觉得怎么样?”云雾来问祝凯旋。

    “一个字。”祝凯旋打了个哈欠,“假。”

    英雄所见略同。

    “到位。”哈欠是会传染的,云雾来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把包递给他,“我去下厕所。”

    她也不想又去那个卫生间,但现在早就过了商场的营业时间,只有影院内部的这个厕所还开着了,她别无选择。

    祝凯旋脸上露出一抹顽劣的笑容来:“你又要去了?说不定人家还没结束呢。”

    那俩人自从去了厕所,就再也没有回来。

    云雾来白了他一眼,淡定地走开了。

    这都过去一个半小时了,厕所里面不能躺不能坐的,没地休息,要是真的还没结束,她都忍不住要给他们两个颁个奖了。

    尽管很笃定,但当她推开卫生间门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屏息,听了一小会。

    确定里面没有任何异动,她才放心地把门推大,走了进去。

    从卫生间出来,云雾来大老远看到祝凯旋在跟一个年轻女人聊天,两人相谈甚欢。

    根据身形和模糊的面部轮廓,是个美女。

    云雾来停下脚步,决定不去打扰,虽然说祝凯旋这几年来貌似挺检点的,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真的是他哪一任红粉知己,她过去当电灯泡就没意思了。

    她要当一个合格的便宜老婆,严格执行三不原则:不问不查不吃醋。

    比如上次她看到祝凯旋那张童年亲亲照之后的表现,现在想来就非常不合格,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会处理得大气又淡然,不会留下任何吃醋的话柄给他。

    祝凯旋又笑着说了两句,看到她了,朝她招招手。

    云雾来这才走近。

    “介绍一下,这是我太太,云雾来。”祝凯旋完全没有遮遮掩掩,大方向对方揭露了云雾来的身份。

    看来不是什么红颜知己。

    “你好你好。”那女生热情地伸出手来,“我是祝凯旋的发小,小时候总是一起玩,好多年没见了,还是前几天你俩上热搜的时候才知道他长什么样的。一开始还有点不敢相认呢,一问果然是。”

    发小?

    好多年没见?

    云雾来脑海里浮现出祝凯旋那张亲亲照来。

    再寒暄两句,双方告别。

    “恣意,加个微信。”祝凯旋叫住那个女生。

    作者有话要说:有读者看不明白云雾和骆家的时间线,前文解释过,不过估计是没看仔细或者忘记了,我给梳理一下吧,14岁父母车祸,父亲离世,母亲植物人,住进骆家,18岁母亲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