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来又是睡到早上十点多才起的。

    脸皮都是越练越厚的,云雾来下楼的时候已经没有丝毫忐忑了。

    说来也怪,她从前在骆家待了那么多年,很少好意思睡懒觉,但她现在住在婆家,一觉睡到大中午,毫无心理负担。

    干爸干妈说:“难得双休日,怎么不再多睡会?”

    婆婆说:“女人就是要睡得久一点才漂亮。”

    大家都是真心的,但她的应对方式截然不同。

    云雾来想了想,想清楚了,本质还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从前干爸干妈家,事事需要家里人亲力亲为,干爸干妈养家已经很辛苦,趁着放假不需要上学,她当然就会帮忙分担,不然她良心难安。

    而现如今在祝家,公婆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切交由佣人,她不必有什么心理压力。

    钱确实是个很俗的东西,但它真的能解决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烦恼。

    今天祝家楼下客厅有几个邻居过来窜门,正在抄麻将。

    邓华风看到云雾来下来,冲她打招呼:“雾来,醒啦?”

    云雾来跟着邓华风把一圈邻居阿姨叫了一遍,然后进厨房吃早饭去了。

    背后,阿姨们讨论她的声音很高亢。

    “华风,儿媳妇真好看诶。”

    “还好还好。”邓华风笑得合不拢嘴,客套道,“你家的也不赖。”

    “阿凯也好看,我那会多想介绍给我侄女啊,不知道跟华风说了多少遍,结果阿凯就是不答应,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以后他们两个生出来的小孩肯定好看,小孩多生几个,别浪费基因。”

    说着说着,有人稍微压低了嗓门,暧昧地问道:“华风,看你家儿媳妇有点嗜睡啊,会不会是已经有了?”

    邓华风:“我倒是想呢。”

    ……

    云雾来在厨房听了个一清二楚,她惆怅地叹了一口气,没敢出去,怕被催生大军的唾沫星子淹死,选择在厨房解决早饭。

    阿姨很有眼力见,只管自己准备午饭,绝不多说一句。

    云雾来很喜欢阿姨的眼力见。

    下午,她出门和宴随逛街。

    宴随拿着傅行此的卡一通狂刷,给自己买,给傅行此傅明灼兄妹俩买,给父母买,属于扫荡式购物。

    云雾来陪着逛了半天,自己却什么也没买。

    “怎么回事?”宴随一边签傅行此的名字,一边好笑道,“不是我陪你逛街吗,怎么变成你陪我了?”

    云雾来不为所动:“我在锦城待不了多久,没什么必要买。”

    “待不了多久是待多久。”宴随问。

    云雾来下示意脱口而出:“可能两周。”

    之前,云雾来一直觉得自己是没有想好要不要留在锦城那么久、就为了跟祝凯旋一起看个演唱会的。

    她到这一刻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其实已经做出了选择。

    “两周?”宴随奇怪地反问,“两周不短了啊。”

    云雾来含糊其辞:“看中就买。”

    逛着逛着,她接到一通陌生号码的来电,她跟宴随打了声招呼,去到店外接听。

    “你好。”

    “夫人您好。”对面是一道彬彬有礼的年轻女声,“我是祝总的助理祖婉,请问夫人现在在恒隆广场逛街吗?”

    云雾来一听到是祝凯旋的助理,就忍不住想起他当时那句牛气哄哄的“你想约我吃饭就先找我的助理提前预约”,面上当然还是礼貌地回了:“嗯,是啊。”

    祖婉继续问说:“您方便告诉我您具体在哪吗?”

    云雾来蹙眉:“怎么了吗?”

    祖婉答:“我现在就在恒隆广场,祝总托我找您一趟。”

    祝凯旋能有什么事?

    眼见宴随已经填好了送货地址从门店出来,云雾来朝她走近,随口告诉祖婉:“我在QC。”

    宴随每一家店都没放过,QC就在旁边。

    宴随果然走进去了,问云雾来:“你有员工折扣吧?”

    云雾来:“有。”

    宴随:“那最好了,借我刷刷。”

    “不是,你们有钱人都这么扣的吗?”云雾来没忍住笑了出来。

    “有钱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傅行此赚钱很辛苦的。”听宴随的意思,仿佛刚才那个动不动就allin、也不管实不实用的人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似的。

    在自家品牌店里,云雾来终于买下了今日的第一样战利品,一双长靴。

    她签单的时候,宴随看她走付账流程,等到签名步骤,发现不对劲了:“云雾,你刷自己的卡啊?”

    “是啊。”云雾来把笔和小票还给SA。

    宴随不说话了。

    云雾来也沉默了。

    怎么说呢,她最近几年其实赚了挺多钱的,虽然比不上祝家傅家宴家这些富豪家庭,但实现个奢侈品自由还是绰绰有余的,买双长靴而已,她眼睛都懒得眨一下。

    但是同为已婚女士,一个刷老公的卡,一个只能刷自己的卡,后者看起来确实不如前者过得幸福。

    云雾来本来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惨的,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她只有一件战利品,也懒得让门店给她送到家里去,直接自己提上了。

    宴随仍像不要钱一般洗劫QC,店里工作人员合不拢嘴,恨不得把她供起来。

    云雾来坐在沙发上等候,不多久,祖婉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健步如飞地过来找她了。

    “夫人。”祖婉恭敬向她问好。

    云雾来颔首示意,询问:“他有什么事?”

    宴随也暂停了购物,好奇地看过来了。

    祖婉双手递出一张卡片来,卡面纯黑,只有在某些角度下才会闪过字体的暗金色偏光,低调又奢华。

    “祝总说忘记给您卡了,这卡没有限额,还请您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客气。”

    云雾来:“……”

    过了一小会,她镇定自若地接过来:“知道了。”

    祖婉送完卡就离开了。

    宴随啧啧称奇,揶揄着模仿祖婉的语气:“祝总忘记给亲爱的老婆无限制黑卡了,请祝太太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用客气。”

    云雾来有点囧,驱赶她:“买你的去。”

    宴随笑着走开了,心里却在惊叹,这祝凯旋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她几分钟之前才叫傅行此提醒他的,这么快助理就把卡送来了?

    正这么想着,手机一震。

    祝凯旋没有透过中间商,亲自回复的她:「我知道的,已经叫人给她送过去了。」

    宴随这才明白祝凯旋是自己想通的,她回复:「看到了,你助理刚走。」

    她又加上一条,恐吓说:「但你觉悟得太晚了,云雾已经刷自己的卡买过东西了。」

    祝凯旋没当回事:「没事,云雾来有钱。」

    他补充:「待会刷我的,你也刷我的,想买什么买什么。」

    宴随一看就乐了:「真的吗?我可不会跟你客气啊。」

    祝凯旋:「本来也没指望你会客气。」

    宴随:「哈哈。」

    聊天到这里,也就自动结束了。宴随收起手机,正要继续扫荡,手机又一震。

    祝凯旋:「你给行此买东西了吗?」

    宴随:「当然了。」

    她最喜欢给傅行此买东西了,看着自己的男人浑身上下都穿着自己买的衣服,别提有多满足了。

    祝凯旋“正在输入中…”了好一会,宴随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祝凯旋舍不得给傅行此买东西?

    没道理啊。

    过了好一会,祝凯旋才终于把话发来了:「叫云雾来也给我买点。」

    下半句紧跟其上:「别说是我说的。」

    隔着屏幕,宴随都感觉出了祝凯旋的傲娇。

    虽然拿到了祝凯旋的卡,但云雾来并没有报复性购物,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依然是那副清心寡欲的模样。

    人家老婆都没花祝凯旋的钱,搞得宴随也不好意思花了。

    “没事,你看上什么就买啊。”云雾来好笑地把卡递给她,“这有什么。”

    宴随只告诉云雾来,祝凯旋让她也刷他的卡,但遵守了约定,没有告诉云雾来祝凯旋的心愿。

    宴随不肯接:“你都不买,我怎么买嘛。你换位思考一下。”

    眼见两人都要逛不尽兴了,云雾来无奈,直接向钟表店走去:“那我干票大的吧。”

    她可以刷自己的卡,但也没有清高到非要拒绝免费送上门来的午餐。

    从进店到确定想买的手表,前后不过三分钟,云雾来定下一只78万的手表。

    从前她还贫穷着的时候,会尽量避免花祝凯旋的钱、收他贵重的礼物;但现在,她有了经济能力,自己买得起东西了,反而开始肆无忌惮地刷他的卡了。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底气。

    宴随冲她伸出大拇指:“云雾来,我欣赏你。”

    宴随没忘记祝凯旋交给自己的使命,点了点一旁同系列的男表,装作不经意地说:“这男表也很好看耶,看起来好精致。”

    云雾来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表示。

    SA一听就看出了商机,忙殷勤地介绍:“男表和女表是情侣款,可以用来送男朋友。这是我们新上的款式,全球限量版,咱们店也只有这么一对。”

    “没有男朋友。”云雾来面无表情地说。

    SA悻悻然闭嘴。

    宴随拆好友的台:“她没有男朋友,但是有老公。”

    SA的眼睛又亮了。

    在两人不留余力的劝说下,云雾来甘拜下风,为图耳根子清净,她妥协:“行了行了,我买,行了吗?”

    刷完卡,云雾来拎着购物袋,在店员满面红光的送别中离开,继续陪宴随扫荡。

    有点头疼,莫名其妙买了两只价值不菲的手表。

    算了,反正花的是祝凯旋的钱。

    想必他也已经收到短信了,但完全没有过问一声。

    半下午时光很快过去。

    云雾来说是理智消费,不过女人很难在逛街的时候保持绝对的理智,她前前后后加起来也买了好几身衣裳,并在宴随的撺掇下又给祝凯旋买了一条领带。

    用宴随的来话就是:“男人很好骗的,虽然我们刷的是他们的卡,但只要给他们买东西他们就很高兴,下次他们只会更大方。”

    东西太多,云雾来也只得放弃自己人肉拎包,选择让旗舰店送货上门。

    两人在甜品店稍作休息,打算养精蓄锐后继续后半场,宴随手机里却进来一个电话,公司有点棘手的事情,需要她回去处理。宴森集团现如今仍归宴随的父亲宴其盛主掌大权,宴随躲在父亲的臂膀之下,大部分时候还是比较轻松的,但关键时刻仍要负起小宴总的责任来。

    挂了电话,宴随有点为难地看着云雾来。

    云雾来挥挥手:“你去吧,正事要紧。”

    “那我送你回去吧。”宴随说。

    云雾来抬起手腕,看了眼新买的手表,已经四点多了,她跟祝凯旋约了六点碰面,吃个饭然后看电影。

    宴随一听就要起哄:“看来最近发展挺迅猛啊。”

    云雾来立刻制止她:“打住,看个电影干什么大惊小怪。”

    早知如此,还不如不说了。

    她本着隐婚三年很不厚道,想对好友坦诚一点才说的。

    宴随笑眯眯:“去年那会,每当我和傅行此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凯旋哥哥就是这么起哄的。”

    云雾来就奇了怪了:“他起哄你找他还回去啊,找我算怎么回事。”

    冤有头债有主,去年宴随和傅行此有苗头那会,她可是在千里之外,一句话都没起哄过。

    “这属于你们的夫妻共同债务,我找谁还都是一样的。”宴随振振有词。

    云雾来:“……”

    宴随走后,云雾来一个人没有逛街的兴致,百无聊赖地坐在甜品店玩手机打发时间。

    五点二十分的时候,祝凯旋发来微信:「会议暂时结束不了,我要晚一会了。」

    云雾来很讨厌等人,她认为等人纯属浪费时间,但这会也没办法了,总不能让祝凯旋放下正事陪她看电影。

    「知道了。」

    祝凯旋说:「应该能赶上电影,晚饭让小随儿陪你吃吧。」

    他不知道宴随已经走了。

    云雾来本想说今天要不算了吧,但这是时隔数年的约会,她犹豫一下,还是答应了:「知道了。」

    电影时间在七点半。

    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尴尬,回去一趟,没一会又要过来了,路上奔波很折磨人,但是留在这里等,又实在无聊。

    七点的时候,云雾来又饿又累,再度收到祝凯旋的微信,他把取票二维码发来给她:「我还在收尾阶段,让小随儿陪你去看,我稍微晚点到。」

    云雾来真的有点暴躁了。

    不看了,她真是闲的。

    但祝凯旋肯定是实在脱不开身才一再推迟时间,她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所以她一口气憋在那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她开始思考自己究竟要怎么表达自己不想接需等待、想要打道回府的态度。

    该成熟大气点,表现出自己的淡定和无所谓?

    还是恰到好处透露一点似是而非的不满,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天人交战之际,祝凯旋又发来消息了:「我撤不回了。」

    这是个什么意思?云雾来眨巴了两下眼睛。

    祝凯旋:「你怎么不告诉我小随儿四点就走了?」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老婆懂事体贴不粘人?

    感激上苍吧,愚蠢的凡人。

    祝凯旋:「在哪?」

    云雾来发了个定位。

    祝凯旋:「待着别动。」

    他到得很快,二十分钟以后就脚步匆匆地赶到了。

    他发“待着别动”的时候,云雾来就已经猜到他要抛下工作来找她了,她抠着桌面,眼睛不看他,有些别扭地关心了一嘴:“那你的会怎么办?”

    好,她知道自己很马后炮,他说“待着别动”的时候不劝阻,这个时候才说,非常没有诚意。

    “祖婉会替我主持。”他走近些,因为从停车场跑过来,呼吸很是急促,他压着嗓子,问道,“你吃饭了吗?”

    云雾来摇了摇头。

    她的伪装懂事立刻就撑不住了,她很小声地抱怨说:“我都快饿死了……”

    “抱歉。”祝凯旋去拉她手腕,“走,现在去吃饭。”

    随着这个动作,他注意到她手腕上坚硬的环状物体了,隔着衣物,也能摸出是手表。

    他一边拉她走着,一边随手撩起她的袖口一看,看到一只漂亮的烟灰色手表,镶嵌的钻石在灯光下闪着细碎的光芒。

    “挺好看。”他给予了很简洁的夸奖。

    云雾来把手揣进兜里,想告诉他也给他买了一只,但是看着他,她没说出口。

    她真是脑子秀逗了,买什么不好,偏偏买个情侣款。

    都怪宴随和店员,一个劲劝她,害得她冲动购物了。

    餐厅在楼上,两人按照指示牌,一起去往电梯间。

    路过那家钟表店,祝凯旋的脚步一顿,问道:“你买了两只手表吧?”

    两笔金额相似的大额支出,间隔时间也很短暂,应该是同一家店买的。

    云雾来含糊其辞:“嗯。”

    “给我的?”祝凯旋明察秋毫的本领又发挥作用了。

    “你喜欢那就给你吧。”云雾来面上仍是冷冷淡淡的,她顾左右而言他,“我饿死了,能不能快点去吃饭。”

    “很快。”祝凯旋直接进去了。

    如果现在云雾来的面前出现一个阿拉丁神灯,她的第一个愿望一定是:希望钟表店已经把手表给她送到家里去了。

    事与愿违。

    店员毕恭毕敬地把手表奉上,奉承道:“先生很有福气哦,太太精心为你挑选了一只非常漂亮的手表,还是情侣款哦!”

    云雾来的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在崩腾。

    她默默把这家店列入了黑名单,她第一次光顾,但也是最后一次了。

    “是吗?”祝凯旋当即就从包装袋中拿出了手表盒,“那我现在就戴上吧。”

    云雾来简直要疯,咬牙切齿地问道:“我饿死了,能不能快点去吃饭?”

    祝凯旋不理她,三下五除二把手表给换上了。

    看着她泛着绯色的耳朵,和自己手腕上质感上乘的黑色腕表。

    相得益彰。

    他心情甚好。

    吃完饭,是九点多了。

    “不看电影了吧?”祝凯旋问说。

    看完电影得差不多12点了,她生理期,还是不熬夜的好。

    “看。”一顿饭下来,云雾来已经差不多忘记情侣手表给自己带来的窘迫了,“太早我睡不着。”

    祝凯旋还想再劝。

    云雾来说:“我看我要不还是早点回巴黎吧,我在这都快无聊死了。”

    得,她都这么说了,他还能怎么办。

    祝凯旋打开电影软件,把手机递给她:“那你挑吧。”

    最近没有什么好看的电影,唯一不错看的就是他们七点多定的那一部,但快下档了,所以排得不多,今天已经没有场次了。

    一看就是烂片的恐怖片,一看就是烂片的小鲜肉云集片,矮子里拔高个,唯一一部勉强还能入口的叫《前任哪里跑》,对他们两个人来说过于微妙了。

    云雾来挑了半天,决定把难题抛给祝凯旋。

    祝凯旋看了一圈,很快轻描淡写做出了选择:“看《前任》吧。”

    “嗯。”云雾来没有异议。

    反正是他挑的,他不尴尬,那她也假装不尴尬。

    服务员过来结账的时候,默认把账单递给了男士。

    祝凯旋指指对面:“给她。”

    上次海底捞就该她请的,这回让她请回来。

    云雾来依然没有异议,但是非常自然地把他下午给她的卡给递出去了。

    祝凯旋愣了一下,不禁莞尔。

    他一笑,云雾来就记起来了,自己还欠他一顿饭。

    真是草了,有什么好笑的,她只是忘记了而已,搞得她多小气,连顿饭都要三番五次赖账似的。

    她恼羞成怒的喊住服务员:“不好意思,等一下,我换个卡。”

    祝凯旋却挥手示意服务员走开:“没事,就这张吧。”

    有句话不是说吗,吃完饭,男生付钱是热恋期绅士风度使然;而女生付钱一般是老夫老妻,因为这意味着财政大权掌握在女生手中。

    服务员很快结了账回来了,拿着小票要云雾来签名。

    了解结账手续后,云雾来把卡推到对面,要还给他。

    “拿着吧。”祝凯旋重新推回来。

    她不肯拿,嘟囔着:“给我干嘛。”

    “你说干嘛?”祝凯旋反问。

    电影在半小时以后,两人慢悠悠晃到商场顶层,买了爆米花和奶茶在休息区等了好一会,才终于到了检票时间。

    《前任哪里跑》风评一般,而且是工作日的晚上,看的人很少,整个电影厅只稀稀落落坐了几个人。

    云雾来跟着祝凯旋径直走到最后。

    最后排的座椅以两座为单位,且两座中间没有间隔。

    他买了情侣座。

    情侣手表带给云雾来的阴影再度将她笼罩。

    祝凯旋率先大大方方坐下了。

    云雾来僵硬着身子站了零点五秒,也若无其事地挨着他坐下了。

    她不会给他机会说她矫情的。

    一直到电影开始,电影厅内也没来几个人,加起来不到十个。

    除了他们,还有一对情侣也买了情侣座,并且选择了最角落的位置。

    显然,那一对情侣醉温之意不在酒,主要目的不是看电影。

    播放厅内熄了灯,唯一的光源就是大荧幕,云雾来抱着爆米花,刚吃完饭的缘故,没什么胃口,一口也没吃,只有祝凯旋伸了两回手。

    两个人有多少年没有一起看电影了呢?

    算下来,最起码有五年了。

    她去读研开始,两个人聚少离多,难得碰面,唯有交融的汗水和近到不能再近的距离,才能够抵消相思之苦。

    此时此刻,在没有开灯的电影院里,隐蔽,无人注意,他们的身体若有若无挨在一起,即便只是衣料轻微的摩挲,都像是不同寻常的特殊暗号。

    旁边有异响。

    两人循声望去。

    另一对情侣吻得难舍难分,旁若无人,男生的手正在女生身上放肆摸索。

    两人对视一眼。

    云雾来小声说:“听说电影院的摄像头是红外线的,监控里看得一清二楚。”

    祝凯旋“唔”了一声。

    继续看电影。

    可旁边变本加厉。

    云雾来余光注意到,那女生的头埋了下去,正在上下动作。

    这么大尺度的吗……

    相比她用余光的隐晦,祝凯旋直接扭头看了一眼,还饶有兴致地看了好一会。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与自己无关,云雾来还是觉得尴尬无比,尴尬癌彻底发作。

    为了缓解尴尬,她一瞬不瞬地看着屏幕,假装自己很投入电影剧情,同时,她把手伸进了爆米花桶,打算吃一口//爆米花。

    好巧不巧,祝凯旋也伸手进来。

    两只手在桶里撞上了。

    云雾来额角一跳,浑身仿佛触了电,仓皇间,第一反应就是躲。

    祝凯旋抢先一步,握住了她的手。

    这是他们重逢以来,第一次在床上时刻和生病特殊时刻之外,有主动的亲密接触。

    云雾来没敢大动作,小幅度甩了两下,但没能把他甩开。

    她的脸在剧烈燃烧,幸亏环境昏暗,不会叫他看出来,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营造一种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假象:“松开,监控在看着。”

    话音刚落,云雾来眼前一暗,唯一的光源也被挡住了,他的脸斜着覆盖过来,鼻梁相抵,她的嘴唇被同样温暖柔软的东西轻轻碰了一下。

    他在亲她。

    很克制,一触即离。

    好半天,云雾来才说:“监控在看……”

    她脑子变浆糊了,现在她只会说这一句话了。

    祝凯旋不理会,又凑近来亲一下。

    云雾来看着他的眼睛,彻底失言。

    过了很久,祝凯旋忍不住轻笑一声,低声问道:“云雾来,你傻了?拉个手,亲一下,又没干嘛,看到就看到了,你在紧张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月最后一天了啊啊啊,求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