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来三下五除二冲掉了头上和身上的泡沫,胡乱挤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就扯过浴巾把自己包了起来。

    她出去的时候,祝凯旋已经帮她把出门要穿的衣服准备好了,连袜子都没有遗漏,按照顺序整整齐齐摊在床上。

    “可以吗?”祝凯旋问道。

    云雾来点头。

    她现在哪里还管得着穿什么。

    她连矫情都顾不上了,随手扯落浴巾,然后着急忙慌拿起了内衣。

    她肩膀上全是湿漉漉的水迹,一头长发更是疯狂往下滴水,等于是没擦干就要套衣服。

    祝凯旋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也没心思欣赏她赤///裸的身体,他拿过浴巾,不顾她的挣扎重新把她裹起来,安抚道:“放轻松,我已经跟医院那边打过招呼了,会请最好的脑科医生、用最好的药和技术,你现在过去也只能干等着,擦干再穿衣服,别感冒了。擦干耽误不了几秒钟。”

    他的话有一种让她心安的力量。

    云雾来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不再抗拒,过了会,她疲倦地说:“祝凯旋,我真的好害怕。”

    云雾来的脑海里不断重播那些年来纪秋月是如何待她。

    纪秋月从前算的上是一个喜欢打扮的女人,喜欢买新衣服,喜欢化妆,但自她和云霜住到骆家起,骆家的生活一下子就吃紧了。纪秋月再也顾不上维护自己的外表,省吃俭用供三个孩子上学生活,云雾来印象里,干妈再也没有买过新衣裳了,尤其是干爸得了肺癌之后,家里的条件进一步吃紧。

    某一年过年,纪秋月带着她们姐妹俩买新衣服,一如往常,骆洲是没有份的,他总共就那两三件衣服,来回捯饬。纪秋月说男孩子糙点没事,但是女孩子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路过一家女装店的时候,纪秋月看中了一件大衣,云雾来到现在都记得那件衣服的价钱,189块。

    一件冬天的大衣,189块真的不贵,纪秋月刚刚才给她和云霜各买了一件三百多块钱的棉袄。

    店家问她:“拿下来给你试试吧?”

    纪秋月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这个颜色太艳了,不适合我。”

    店家说:“酒红色哪里艳了?就是和你这个年纪穿。”

    纪秋月还是一口咬定颜色太艳,不适合自己。

    “那我们还有个黑色,我拿出来给你。”店家不肯放过做生意的机会,“试试嘛,试试又不要钱。”

    最后,在云雾来和云霜的大力赞美下,纪秋月咬咬牙买下了那件酒红色的大衣,跟店家砍了20块钱,云雾来看到她回家以后一个人在房间里穿着这件衣服,对着镜子照了很久。

    但是第二天,纪秋月又把那件衣服去商场退掉了。

    还是那个理由:“太艳了,不适合我。都老太婆一个了,还打扮什么啊。”

    事实上,那个时候她才40出头。

    云雾来已经没有了父母和干爸,三次经历失去至亲的痛苦,现在她只剩下干妈。

    虽然这几年来,她们母女之间有了隔阂,少有联系,但是她心里始终给这个曾给过她疼爱和关心的女人留有很重要的一席之地,她希望干妈后半生平安顺遂,喜乐常伴。

    她能从云霜那里了解到骆家的近况,知道骆洲在职场上平步青云,前途一片光明,已经按揭买下了市中心一处地段相当不错的房产,只等装修完毕就能入住,离开朝晖苑那逼仄拥挤的老破小。

    干妈苦了半辈子,本该是苦尽甘来,享清福的时候了。

    祝凯旋陪着云雾来一起去的医院。

    出租车上,他用毛巾不断擦拭着云雾来湿漉漉的头发,云雾来一路上给骆洲打了两个电话,都得到纪秋月还在手术中的消息,给云霜打了十几个电话,但云霜一直关机,想必是还在生她的气,所以关机抗议。

    晚上路况不错,车一路畅通无阻开到医院门口,两人下了车,匆匆往里赶。

    骆洲正在手术室外头焦急地来回踱步。

    “哥。”云雾来跑过去,“怎么样了?”

    “不知道,还在手术。”骆洲回答。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看在同一个女人的面子上,向对方颔首示意。

    骆洲后怕地解释事情原委:“她血压这两年一直不太好,但她不当回事,吃药断断续续,记得了就吃,我也忙,看她好好的也就随她去了,谁知道……幸亏她是在开门的瞬间晕倒的,楼上邻居走过看到门没关紧,想帮忙关门来着,结果就看到她了,连忙送来医院,要是一个人在家晕倒……”

    后面的话他没敢说下去。

    “干妈这么幸运,一定会没事的。”云雾来徒劳地安慰道,不知道是在安慰骆洲还是在安慰自己。

    三人一块在走廊椅子上坐下来,沉默着等待着。

    祝凯旋看云雾来望眼欲穿地盯着手术室,伸手握住她冰冷的手。

    不是故意做给骆洲看,他只是看出她很害怕,想给她一点力量和依靠。

    云雾来的手指蜷了蜷,轻轻回握一下,不过她没有力气,很快又松开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打开,有一个医生走了出来。

    三人一齐站了起来:“医生,怎么样了?”

    “手术还没结束,稍安勿躁。”医生摘下口罩,说,“你们幸亏是送来得及时,要是再晚送来五分钟,神仙也救不了了。”

    等医生走远了,云雾来问祝凯旋:“医生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对吧?”

    “是,就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手术没结束,保险起见他没有明说。”祝凯旋宽慰她,“你放宽心,会没事的。”

    在他们两个的乐观里,骆洲同样稍稍放宽心,只是眼前的场景于他而言未免有些刺目,他站了起来,说:“我再去给霜霜打个电话。”

    说着他拿着手机,匆匆走远些。

    等骆洲再回来,场景依然刺目,两人的手依然拉在一起,不知道低声说着些什么。

    注意到骆洲走近,云雾来扭过头来,问:“哥,联系到云霜了吗?”

    骆洲摇头:“没,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电话一直关机,家里座机也没人接,还没回家。”

    “她大概是在跟我闹脾气。”云雾来说。

    骆洲随口问道:“你们两个又怎么了?”

    云雾来说:“我结婚了,没告诉她。”

    骆洲的脚步猛地一顿。

    “三年前我把证领了。”云雾来说,“云霜很生气,我确实应该告诉她一声的,也应该告诉你们一声,很抱歉,到现在才说。”

    骆洲喉头干涩,难以想象自己是用什么表情把接下来的话问出来:“你……和谁?”

    问完,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废话,深更半夜,祝凯旋陪同前来,两人亲密如斯。

    结婚对象还能是谁?

    祝凯旋目光沉沉,面上完全没有讥笑的神情,却让骆洲觉得更加难受。

    那是一种无视,比轻蔑更叫人难受,意味着他连对手都算不上。

    云雾来却还是很认真地解释了:“和祝凯旋,我去巴黎前我们把证领了。明天应该会有新闻出来,你看到的时候,不必觉得惊讶。”

    自大学毕业以后,骆洲一直很努力工作,拼了命地往上爬。

    他知道云雾来不是肤浅物质的人,也知道感情其实很没有道理,但是当年知道云雾来和祝凯旋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是为自己找过理由,好让失败名正言顺一点:因为祝凯旋有钱,有钱人的浪漫总是来得容易些。

    近些年来,他没有刻意等云雾来,只是一直没有遇到更喜欢的人,加上工作很忙,恋爱的事情就搁置了下来。

    他那么努力,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可以自信地追求心仪的女孩子,带她去吃高级的料理,送她名贵的首饰,不必再为贫穷自卑。

    如果是云雾来,最好是云雾来。

    而如今,她亲口宣告他年少的梦破碎。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再度打开,医生告知了好消息:“手术很成功,等病人醒了就可以出来了,家属现在去补一下手续吧。”

    纪秋月醒来被送回病房的时候,祝凯旋没有跟进去。

    “我在外面等你。”他说。

    现在特殊时期,他可不敢刺激刚动完手术的纪秋月,万一惹得人家情绪过分激动,再生事端。

    看在云雾来主动、大方、坦荡地跟骆洲说明婚讯的面子上,他暂且忍耐一下心中的成见和不爽,放她一个人进去和纪秋月母子相处。

    纪秋月麻药劲还没过,整个人混混沉沉,视线也模糊,甚至没有第一眼认出云雾来。

    云雾来近乡情怯,站在一旁,没敢叫她。

    “妈,你感觉怎么样?”骆洲凑近去,拉住母亲的手,眼泪差点掉下来,“你真的是吓死我了。”

    纪秋月咧开嘴笑了笑,吃力地说:“我本来现在已经跟你爸在一块了,你救我回来干什么?”

    中风损伤了她的语言功能,她说话声音比往常含糊许多,身体的灵活度也降低许多,不过幸亏救治及时,假以时日,会慢慢恢复,虽然不能回到中风前的水平,但不会太影响生活。

    “别胡说。”骆洲不想听到这些,“你会长命百岁的,以后可别任性不吃药了。”

    “放心吧,我总得看着你结婚生孩子。”纪秋月环顾四周,“霜霜呢?”

    “霜霜有点事,晚点就过来看你。”骆洲没敢说实话,怕母亲担心云霜。

    纪秋月看到窗外是黑的,知道现在是夜晚,非要问个明白:“什么事?”

    骆洲稍稍退开一步,让自己身后的云雾来露出来:“妈,你看,谁来看你了?”

    纪秋月迷茫地眨了两下眼睛,随着云雾来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干妈”,她终于把人认出来了,这下是暂时顾不上云霜了,半信半疑地叫道:“雾来?”

    骆洲走开,给云雾来腾位置,她走近些,声音小小的,再度叫道:“干妈。”

    “雾来,你怎么来了?”纪秋月诧异地问道,挣扎着想要抬起头一探究竟。

    “您别起来,躺着。”云雾来轻轻摁住她,“我刚好在国内,接到哥哥电话,就过来医院了。”

    “哦,是这样。”纪秋月很客气地招呼她,“那你坐。骆洲,给雾来泡茶了吗?洗点水果给她吃。”

    云雾来忙阻拦:“不用,干妈,您躺着就好,不用操心我。”

    不过骆洲还是照办,给云雾来倒了杯白开水:“暂时没有茶叶,见谅。”

    纪秋月这才满意,温柔地问云雾来说:“这几年过得好吗?”

    “挺好的。”云雾来说。

    “那就好,那就好。”纪秋月呢喃了两句。

    除此之外,就找不出可以聊的话题了,两厢沉默,气氛微有些尴尬。

    骆洲打破沉默:“妈,你累了吗?要不睡会吧,还是说你要吃点什么,我去买。”

    “不用。”纪秋月招呼骆洲走近,说起自己昏迷期间的梦境,“我刚才梦到你爸爸了,他居然是小伙子的时候的样子……”

    云雾来趁他们母子俩说话,重新给云霜打了个电话,这一回电话终于通了,云雾来把事情简单跟云霜说了一下,并告知了病房号。

    云霜到得很快,二十多分钟以后就火急火燎地冲进了病房。

    “干妈。”她扑到另一边床边,紧紧拉住了纪秋月的手,眼泪决堤,“你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你吓死我了,你痛吗?”

    “没事,没事,啊。”纪秋月吃力地抬手,给她擦眼泪。

    云雾来站在床尾,眼前母慈子孝的一幕让她好一阵恍惚。

    这是一个与她隔绝的世界。

    明明这些是她最熟悉的家人,他们曾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相依为命,同甘共苦。

    曾经三个孩子里面,纪秋月最最宠爱的人就是她,但她现在站在这里,却成了唯一的局外人。

    但她又深深知道,一切是情理之中,纵然曾经朝夕相处,但是人的感情不是一成不变的,那么多年时间过去,再深的情谊都变淡了,就算她还把骆家人当成自己的亲人,但不是所有人都会留在原地等她,现在的她对纪秋月而言,只是一个几年没见的故人,甚至有点狼心狗肺,走高飞数年,音讯寥寥。

    云雾来说要走的时候,纪秋月挽留:“怎么这就要走,再坐会”,然后两人就探病红包问题拉扯了老半天纪秋月才收下,又好几次邀请云雾来下回一定要去家里做客,最后吩咐骆洲说:“你送送雾来”。

    看似热情无比,其实全都是对着客人才会有的态度,充斥着中国人擅长的过度客套。

    过度的客套,就是疏离。

    走出医院大楼,外面的冷空气席卷而来。

    折腾了一整夜,东方天际已有破晓的迹象。

    云雾来发了一小会呆,打了个寒颤。

    “走吧。”祝凯旋扣她的手腕,带她往医院大门的方向走去。

    云雾来踉踉跄跄跟上他的脚步,半晌,说了句:“祝凯旋,怎么办,这下我好像彻底没有爸爸妈妈了。”

    “你有。”祝凯旋停下来回过头看他,语气笃定,“我的就是你的。你想要妈妈的话,你就真心对邓华风女士,她绝对不会让你失望。老祝难搞些,商人心态,但是也不是捂不热的石头。”

    云雾来很感激他的慷慨,她必须承认他这番话让她此时此刻倍感孤独的心灵很受安慰。

    祝凯旋朝她伸手过来。

    她下意识闭上眼睛。

    他的手轻柔在她蓬松的发顶揉了揉:“记住了,你有,以后不要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