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在离婚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31章 (二更)
    祝凯旋拒绝回答。

    他随手问了一个路过的工作人员洗手间在哪,然后接过云雾来手里的包和衣服,若无其事地重复工作人员的回答给云雾来听:“出门右转到底再左转,东西我给你拿着。”

    云雾来都在这待了一整天了,能不知道洗手间在哪吗?而且刚才工作人员的声音那么大,她用的着他给她重复一遍吗?

    不过她还是乖乖去洗手了,走前还告诉小安:“你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辛苦了。”

    小安明白上司暂时不想要她这个电灯泡,点头答应,她友情提醒云雾来:“雾来姐,你们记得别走大门,肯定会有记者拦你。”

    MyBride背后的神秘人首次露面,不少人都想采访她,后台各个入口都堵满了人。

    “知道了,我已经搞定了。”祝凯旋代替作答,他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一层。

    小安有点怀疑。

    搞定了?

    怎么搞定的?

    “放心吧。”云雾去洗手间,她拍拍小安的手臂,说,“介绍一下,这位是……”她斟酌了一下用词,“咱们这次的合作商,帷风集团的总裁。”

    小安肃然起敬。

    帷风集团的总裁竟然这么年轻!

    云雾来接着说:“……的儿子。”

    小安:“……”

    好,一样牛逼,总之是可以轻易支配现场安保护云雾来无虞的身份。

    祝凯旋啼笑皆非。

    他算是看出来了,某个人暗戳戳嘲讽他是富二代绣花枕头呢。

    云雾来在洗手间洗完抬起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她深深叹了一口气。

    怎么看怎么像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

    回到后台,她没进去,在门口叫了他一声:“祝凯旋,走吧。”

    祝凯旋低着头摁着手机走出来,确认了他们要走的路已经清场,以免被记者打扰。

    两人并排前行,他很自然地拿着她的包和鞋子没有还给她。

    云雾来也没问他要。

    他吩咐完下属,收起手机看了她的手一眼,不太放心地问道:“洗了没?”

    云雾来觉得自己遭受了质疑,不太高兴,故意跟他唱反调:“没洗。”

    哦,看来是洗了。

    祝凯旋放心了。

    从后门走出举办秀场的场馆,冷冽的风迎面扑来,昨夜下了场雨,今天温度降了不少,最要命的还是个阴天,湿冷的空气郭霞在风里,对人体实行魔法攻击,云雾来裹紧了呢大衣,把手揣进了兜里。

    不远处就有一家喜茶。

    祝凯旋晃着她的鞋往那指了指,问她的意见。

    “随便。”云雾来不挑。

    现在又不是讲究喝什么的时候。

    “喝过吗,这个最近几年很火。”祝凯旋随意问道。

    云雾来摇头。

    她在国外那么多年,哪里知道国内流行喝什么奶茶。

    祝凯旋说:“我也没喝过,据说味道还不错。”

    “哦,好啊,那去买两杯。”

    两人穿过马路,是个没有红绿灯的路口,来往车辆全部停下来等候他们经过。

    云雾来跟着祝凯旋加快脚步,感慨道:“现在锦城的车让人做得蛮到位的。”

    锦城变化很大,很多地方和她离开的时候完全不同了,城市规划日新月异,好多建筑和道路都是新建的,她走在街上总是会觉得陌生。

    祝凯旋依旧像上次给她买水枪时一样,向来往车辆比了个手势致谢。

    彬彬有礼,绅士风度十足的男人很是迷人。

    工作日的下午,没什么排队买奶茶的人,就是制作工程慢了点,祝凯旋拿了两杯员工推荐的果茶来到云雾来所在的位置。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脑袋抵在玻璃上,已经睡着了。

    眼下有化妆品都遮不住的淡淡青色。

    连续几个月的连轴转下来,终于时装秀完美落幕,她整个人一下子松懈下来,疲倦也随之袭来,等奶茶的时间都没能抵过困意。

    祝凯旋站在她面前,后知后觉地第一次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是Lai,拥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是QuennellCooper这个令全世界千千万万的女人趋之若鹜的品牌的当家花旦,她才25岁,但已经立足于她所在行业的金字塔顶端,睥睨群雄。

    他印象里,她明明还是一个内心戏很丰富但又喜欢装酷的沙雕小姑娘,有点倔,还有点龟毛。

    她怎么成了Lai,真是不可思议。

    他以前怎么没想过,这个女人有朝一日能这么牛逼呢?

    最牛逼的是,三年前他一时冲动之下,没放跑这个女人,把她变成了自己的老婆。

    仅过修整和准备工作,QC的庆功宴于晚上6点准时召开,地点位于祝家的一处私人会所里。

    云雾来毫无疑问是本场庆功宴的焦点之一,她换了华服,长发如瀑,米白色的绸缎长裙尽显窈窕的曲线,大半个后背都露着,从后颈挂下去一粒烟紫色的珍珠,随着她的动作晃动,银链闪着细碎的光,仙气缥缈的风格和秀场谢幕时干净利落的形象大相径庭。

    她依然是与Kerr一同入场,走过红毯之时,沿路媒体的照相机闪光灯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过。

    今时不同往日,从前她陪着Kerr参加宴会厅,大家只当她是Kerr的女伴,充当花瓶的角色,没有人会给她过多的眼神。

    进到宴会厅,围过来寒暄或套近乎的人更是一波接着一波。

    在场有很多娱乐圈的明星,不过也只有几位顶级一线大腕敢主动过来攀谈跟她约礼服或婚纱,云雾来客套回应说有空就考虑。

    她不动声色地在人群里找了一圈,没找到祝凯旋。

    祝凯旋是不久之后和父母亲一起过来的,两人隔着人海看对方一眼,心照不宣。

    Kerr的助理又开始给Kerr科普了:“这是帷风的总裁和他的夫人儿子。”

    云雾来加上一句:“也就是我的公公婆婆和老公。”

    Kerr:“……”不用你强调劳资也知道。

    他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消化云雾来是个已婚人士的事实,尤其是看着祝家一家子走近,他一时之间竟有些紧张,有种亲家会面的神圣使命感。

    “我应该用什么身份跟他们交流?”他问云雾来。

    云雾来宽他的心:“当成商业伙伴正常交流就行。”

    “行。”Kerr点头。

    云雾来补充:“但别忘记夸夸他们的儿媳妇。”

    Kerr:“……”

    祝杭和邓华风听到Kerr对儿媳妇的夸奖,确实倍感自豪,笑得合不拢嘴,但中国人骨子里就刻着谦虚的印记,被夸奖了非要客套两下:“哪里哪里,是你提携有方。”

    祝凯旋除了最开始打了个招呼,后面一直很安静,看着他们谈笑风生。

    如果说之前,父母接受云雾来是出于爱屋及乌,外加证都领了,他们除了接受也没有第二种办法的妥协,那么这次时装秀过后,父母第一次正面且直观地认识到云雾来在事业上的巨大成功,并打心眼里开始欣赏他们这个儿媳妇了。

    这一点,从父母对着Kerr假意否认云雾来的优秀就可见一斑,大人只有对着自己人才会这么不客气。

    云雾来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小门小户,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

    站在他身边,成为祝家的一份子,她有足够的底气,不必担心会有任何人质疑她攀高枝。

    一顿寒暄过后,祝家一行三人走开了。

    临走前,夫妇俩人依然是一次心照不宣的眼神交流。

    Kerr担忧地看着云雾来:“Lai,你公婆貌似不怎么喜欢你啊,我夸你,他们居然反驳我。”

    云雾来:“……”

    她要怎么跟Kerr解释中国人的客套呢?

    后来现场又来了不少熟人,倪冬和耗子各自带着女伴过来,对她一顿恭维,他们都是没正事的纨绔子弟,对事业型女强人,尤其是白手起家的类型充满敬佩。

    宴会即将开始的时候,傅行此宴随一行人也到了,他们还带来了放学的傅明灼。

    傅明灼穿着万年不变的背带裤,娇憨可爱,站在哥嫂中间各拉着哥嫂一只手,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不停地打量云雾来,好奇得不得了。

    云雾来摸摸她的脸:“灼灼,你好呀。”

    “你已经嫁给凯旋哥哥当老婆了?”傅明灼的语气充满怀疑。

    “是呀。”云雾来微微弯下腰,对她做了个“嘘”的手势,“不过你要保密哦,因为现在暂时还没有太多人知道。”

    “那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嘛。”傅明灼的意思是办婚礼,“而且你都没有住在凯旋哥哥家里。”

    云雾来没有正面回答:“那等我结婚了请你当花童好吗?”

    “好。”傅明灼满口答应,“那你记得给我设计很好看的衣服。”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哄完傅明灼,云雾来直起身,问好友夫妇俩:“云霜呢?”

    “给你发微信你没看到。”宴随有点头疼,“你怎么连你妹妹都没告诉,过来的路上我们跟灼灼说起这事,结果你妹妹居然完全不知道,死活不肯相信你已经结婚了,好不容易终于让她相信我们不是在开玩笑,她不肯来了,说是公司有事,非要半路下车,我们只得把她送到帷风。”

    云霜请了一天假了,公司能有什么事,而且还是姐夫家里的公司,这借口假得很。

    云雾来这时有点后悔了,想自己昨天确实应该提前和云霜知会一声的。设身处地站在云霜的角度,会感到生气在所难免,朋友几个知道了,结果唯一的妹妹居然不知情。

    但昨天晚上,她让云霜调侃得有些恼羞成怒,再加上图清净不想说了以后解释一大通,一时脑子不太灵光,就这么得过且过地糊弄过去了。

    云雾来去到后台休息室,把手机拿了出来,给云霜发了条微信解释:“不是故意瞒着你,我跟你姐夫的情况有点复杂,我晚上回去以后跟你细说。”

    她等了好一会,云霜没有回复。

    云雾来只得暂时放下这件事,折返宴会厅。

    庆功宴按照流程,祝凯旋代表帷风集团进行简短致词后,Kerr上台,致词同样短暂,结尾的时候,他微笑着向云雾来做了个伸手的动作:“欢迎我们今晚最耀眼的星星,MyBride背后的神秘女神Lai。”

    云雾来在掌声中提着裙摆款款上台。

    她简单做了自我介绍,并表达了对QC及Kerr的感谢。

    除此之外,现场有媒体采访环节,当然问题都是事先知会过的,都是些基础的问题,她不卑不亢地一一作答。

    “想问一下Lai,设计出那么多绝美的婚纱,想必生活中一定也对爱情抱有很美好的期待吧,有没有幻想过穿着自己的婚纱出嫁的那一天?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感情生活吗?”

    “我已经结婚三年。”云雾来开门见山,台下没想到她这么坦诚,顿时一片哗然。

    等到台下安静下来,她继续说道:“爱情确实是我非常重视的一部分,爱情中的美好让我对每一天充满期待并由衷地感到幸福,同时也带给我很多的创作灵感,正如同有句话叫做艺术来源于生活。”

    “您看着还很年轻,居然已经结婚三年。”媒体八卦道,“我们很好奇,您的丈夫是怎样一个人呢?”

    “你们刚才已经见过他了。”云雾来朝不远处的祝凯旋做了个介绍的手势。

    众人纷纷好奇望去,惊觉这个长身玉立的英俊青年正是十五分钟之前的帷风集团代表人。

    云雾来看着他的眼睛,没有按照先前公关给出的标准答案,即兴发挥说了下去:“他叫祝凯旋,是个有趣且可爱的人,我可以用很多很多美好的形容词来形容他,温柔、谦逊、善良、正直……除此之外,对我来说,他还是我爱情的全部,给我无与伦比的快乐和满足,全身心属于我,也全身心拥有我,我所有创作的灵感,全部来源于他,他是我的缪斯男神。”

    “卧槽卧槽……”倪冬这辈子没说过那么多的“卧槽”,“我听到了什么,阿凯,是我英语英语听力退化了吗,她她她怎么说自己跟你结婚三年了?你们在炒作吗?”

    祝凯旋没空搭理,静静听完云雾来说的话,掌声雷鸣和交头接耳中,他站在全场的焦点里,隔着人海,遥遥朝她举起香槟杯示意。

    行啊云雾来,说得跟真的似的。他差点都信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她演技这么好?

    不过,既然有种拉他炒作,他不管她这番话里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总之撩了他,那她就别想全身而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