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在离婚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30章 (一更)
    说完这句话,不止是戴扬愣住了,就连云雾来自己也愣住了。

    设计师给模特缝个衣服而已,跟吃饭睡觉一样正常,临上场前跪地缝衣,更能凸显出她的敬业精神和临场反应。

    秀场上没有那么多的身体**忌讳,就比如女模特穿再透的衣服都不会穿内衣,模特的身体就是展台,完全为作品服务。

    她这一避讳,很不专业,像行外人似的,大惊小怪。

    云雾来很快反应过来为什么,她怕祝凯旋看到了会多想。

    这一认知让她有点恍惚。

    模特走秀结束以后,是设计师谢幕环节。

    裴高卓和另外一名谢幕模特一起回到后台,擦肩而过之时,云雾来对他说:“别自己拆。”

    她用的针线方法比较复杂,不放心外行人拆,怕给弄坏了。

    裴高卓看她一眼:“哦。”

    外头开始设计师谢幕环节了,云雾来准备过去帷幕后面后场,看到还巴巴站在一旁的戴扬,她反口:“没什么,当我没说,你想写就写吧。”

    戴扬却脑补出了别的东西,小声说:“你们想低调点吧?没问题,我不放这一段。”

    云雾来叹了一口气,走都走了两步了,但是她一秒钟都不想让戴扬继续误会下去,于是停了下来:“没事,我和他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

    “噢噢噢,好的我知道了,”戴扬点头如捣蒜,一副“我懂的”的表情,“你就放一万个心吧,刚才的照片我不会放出去的。”

    云雾来觉得似乎哪里怪怪的。

    舞台指挥已经急得要冒泡了,尽管前面还有好几个设计师等候谢幕,但刚才裴高卓的衣服差点酿成重大突发事故,导致她现在草木皆兵,拼命招手催云雾来:“Lai,快点!!马上到你了。”

    云雾来站到帷幕后面,想明白了。

    戴扬是不是觉得,不是男女朋友,所以是炮友?

    靠。

    前头的设计师依次出去,观众席不断给予掌声。

    “MyBride,Lai。”主持人报幕。

    轮到她了。

    异常热烈的掌声里,云雾来从容走出帷幕,平生第一次以Lai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秀场是设计品和模特的主场,设计师不宜喧宾夺主,她束着头发,上身穿了件白色的紧身毛衣,下//身是灰色阔腿裤,整个人看起来又干净又利落。

    出去的第一刹那,她就找到了祝凯旋的位置所在,但她没有马上看他。

    她先看的Kerr,Kerr冲她竖大拇指。

    宴随在用力给她鼓掌。

    云霜在后排,高举着手吸引她的注意力。

    她还看到倪冬和耗子,两人一脸惊愕,怕是压根没想到她居然是QC的设计师。

    云雾来最后才看的祝凯旋。

    她很忐忑,进QC第一次给Kerr展示自己的作品时都没有这么忐忑,那时她年少轻狂,自负到极点,对自己的作品十分自信,唯一的那点忐忑,也不是对自己,而是怕Kerr不识货。

    但她此事此刻紧张到呼吸都有些困难。

    因为祝凯旋的肯定比任何一个人都更重要。

    她希望他眼里的她是强大而耀眼的,而不是“不过如此”。

    她希望当她再站在他的身边,他们是平等的,门当户对的。

    她希望当她公布婚讯的时候,他,还有他的家庭,都可以因为她是Lai而感到自豪。

    而她最最最希望他明白并理解的是,当年她不愿意当祝家豢养的金丝雀,宁愿放下爱情也要远走高飞的决定不是不自量力,更不是不知好歹。

    祝凯旋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她,面无表情。

    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也许在他眼中,她做的一切从来都没有意义,不管她是成功还是失败,他都不可能给予支持和理解。

    耳边的喧闹仿佛消失不见了,所有的热闹都沦为无关紧要的背景,她收回目光,只想快点走完这个流程,机械地迈着步伐、挥手、朝大家笑,然后向观众鞠躬示意。

    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云雾来发现自己余光里最显眼的那个人影有了抬手的动作。

    她手指一蜷,下意识看过去。

    祝凯旋看着她,嘴角是放松的弧度。

    他双手轻轻一碰,分开,又一碰。

    祝凯旋在给她鼓掌。

    他的眼神很温柔,但又带着某种肯定的坚定,差点令她溺毙其中。

    云雾来的心情经历了过山车,惊魂未定,她有种在做梦的不真实感,心情很复杂,有点被耍的恼怒,还有点得到肯定后的小羞涩,她下意识朝他嘟了嘟下唇,眸光流转,亦嗔亦喜。

    这是从前她跟他撒娇的时候的惯用表情。

    祝凯旋已经很多年未曾见过。

    合照过后,云雾来回到后台。

    她是最晚的几个人之一,后台等候区快空了,只有后勤工作人员和设计师们还在忙着收尾工作。

    裴高卓上身已经换回他自己的衣服,姿态散漫地坐在椅子上玩着手机等她。

    “快点吧。”他有些不耐地催促,“这么久干嘛去了。”

    小安站在一旁,为难地对云雾来说:“雾来姐,我说我帮他拆,但他不放心我,一定要你来。”

    “嗯。”云雾来很淡定地应了,拿过剪线刀走近他,过程中,她顺手拖上一把椅子,在他面前放下,坐下来,一边拆线,一边用拉家常的口吻问道,“你怎么这么无聊?”

    一回生二回熟,裴高卓这回明显淡定很多,他一听,狐疑地皱起眉头:“你不会觉得是我故意把你裤子弄坏的吧?”

    “我什么也没说,你别此地无银三百两。”云雾来手脚麻利,头也没抬。

    但其实,她心里非常清楚,不会是裴高卓,他专业能力很强,外形出众,现在有QC的闭幕模特身份加持,成功更是指日可待,他就是再混也不可能为了逗她拿自己前途无限的事业开玩笑。

    “我靠。”裴高卓怒了,“说到底你就是怀疑我,对吧?”

    云雾来心不在焉地回怼:“我没有说过。”

    她看着拉链的情况,思考这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

    裴高卓质问:“你知道此地无银三百两什么意思吗你就没有?”

    正吵吵闹闹着,后台门打开,有人走进来,看清室内场面之后,停下了脚步。

    云雾来循声望去。

    她的手还停在裴高卓不可言说的部位,但是瞳孔里映着祝凯旋的倒影。

    这画面,绝对是教科书级别的诡异。

    裴高卓:“……”

    有点担心自己的下半身性//福。

    云雾来:“……”

    这下可好了,都不用戴扬发出去,直接被抓了个现行呢。

    真是棒棒的。

    有关接下来的走向,云雾来心里自导自演了一出大戏。

    她:老公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我是清白的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请你相信我!!!

    祝凯旋:不听不听我不听,你这个水性杨花道德败坏的女人,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种龌龊的事情,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我要把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浸猪笼!

    又或者,祝凯旋会像那张表情包一样,顶着一头绿油油的帽子,宽宏大量地说: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当然以上场景只存在于云雾来的想象中,现实生活中,分居三年的夫妻俩拼演技的时候到了。

    祝凯旋的眼神停留片刻,大度地问道:“需要我回避一下吗?”

    云雾来重新低下头,开始拆线行动,淡定地回复:“不用,很快就好了。”

    云雾来不断告诉自己,她是专业的设计师,在对一个专业的模特做一件专业的事情,她问心无愧,她坦坦荡荡,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但不知怎么的,被便宜老公看着,她就是没法克制自己的心虚,整个过程,可谓是如坐针毡,如芒在背。

    因为心虚,她还不小心从布料上勾了条线出来,问题虽小,在吹毛求疵的设计师眼里却是极为严重的,她一惊,没心思心虚了,快速拆完了线,甚至还心急地准备动手去扒裴高卓的裤子。

    裴高卓让她吓了一大跳,挥开她的手:“干嘛?我自己来。”

    他逗她归逗她,只是想打破她的淡定看良家妇女恼羞成怒,谁能料到她大胆如斯。

    最主要的是,为了最优程度地展示设计作品,男模特走T台也需要穿丁字裤,以免布料之下露出内裤的形状,非常影响观感。

    裴高卓不想让云雾来的老公围观他穿丁字裤的样子,这让他觉得丢脸。

    裴高卓进了帘子背后,不一会就换上自己的衣服拿着裤子出来了,扔给云雾来,脸很黑地走了,走前强调:“再说一次,不是我干的,你好好查查有没有人要搞你吧。”

    小安也很识趣地走开了,走到不会影响夫妻俩聊天的地方。

    云雾来拿过裤子,小心翼翼修复那条被勾出来的线,直到布料彻底恢复平整,她才舒了一口气。

    “有人要搞你,是什么意思?”祝凯旋神色自然,完全没提裴高卓相关。

    云雾来说:“模特上场前,发现拉链被布料卡住了,拉不上去。裤子之前好好的,而且Garnett……”她停下,解释道,“就刚才那个人,他在前面一个系列也有一次走秀,所以没几分钟换衣服时间,结果偏偏就是他的裤子出了问题,所以我们合理怀疑是有人故意。”

    “这个Garnett有没有嫌疑?”祝凯旋问。

    “没有。”在老公面前给予另一个男人充分的肯定,云雾来又莫名心虚了,她忙改了口,“我觉得没有,因为今天这场秀对他来说也很重要,他是闭幕模特。”

    祝凯旋淡淡应道:“嗯。”

    嗯?就这样?

    他到底生没生气?

    云雾来腹诽着低下头,尝试了几次,成功将布料从拉链中解救出来,然后上下拉了两趟,确认拉链畅通,她放心了,把裤子叠好,抬头看到祝凯旋,她心里很有负担,咬咬下唇,还是决定解释事情原委:“当时时间很紧迫,保险起见,我只能把他的裤子缝起来,拆线也没敢让他自己来,我怕他自己把裤子拆坏。”

    祝凯旋颔首,问说:“那你们这里有监控什么的能查吗?”

    几个监控都被布包裹起来了。这里是后台,模特都在这里换衣服,要保障大家的**,没法装监控,而且走秀前后台一团混乱,人员来来往往,目击证人也很难找。

    云雾来环顾四周,她摇摇头:“应该不行。”

    祝凯旋很讲道理,完全没有乱吃飞醋,毫不在意她靠近另一个男人的敏感部位,证明她先前完全没有必要如临大敌,不让戴扬播她给裴高卓缝针的画面。

    但她又有点难以名状的失落。

    有关始作俑者,他们同时想到了任银瑶。

    只是没有证据,就算嫌疑再大,也不能随便给人定罪。

    “算了,以后再说吧。”

    刚结束一场硬战,几个月来的辛苦终于告一段落,云雾来暂时不想纠结这些个糟心事。

    祝凯旋看出她的疲惫,“你还有事吗?要不一块去喝点东西。”

    云雾来记起妹妹来:“云霜呢?”

    祝凯旋说:“小随儿他们带走了。”

    “噢,那行啊。”她似乎越来越适应跟他单独相处了。

    她在一堆衣服下面翻出自己的包,换上舒适的平底鞋:“走吧。”

    祝凯旋却不肯动,他正视前方,提了一个很无厘头的要求:“你先洗个手吧。”

    云雾来的脑门上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她过了会才反应过来,然后缓缓打出一串省略号。

    “为什么?”她装作不懂。

    眼神狡黠。

    作者有话要说:晚点还有二更,2更别等,还没开始写,白天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