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在离婚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26章 【修】
    云雾来顶着骆洲复杂的眼神,跟他道别:“哥,那我就先过去了,你们慢慢吃。”

    骆洲千言万语堵在心头,最终也只能尴尬地点了下头:“嗯,好。”

    祝凯旋很不耐烦:“吃不吃了?不吃走了。”

    不过两句话的功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让他等了整整一个世纪。

    “要走你走。”云雾来甩开他的手,自己先进到包厢里去了。

    祝凯旋黑着脸跟进来,没坐她对面,而是到她旁边往外看去,正好与外间骆洲的目光相撞,他收回视线,提了个无礼的要求:“你坐对面去。”

    云雾来当然不可能对他言听计从:“不要。”

    祝凯旋不跟她废话,这种时候,男人的力气就有了用武之地,他直接把她连人带椅子端了起来,轻轻松松搬到对面。

    对面被墙壁遮挡,看不到骆洲。

    他碰上包厢门,然后自己拖了把椅子坐到了原位置上。

    不过关上包厢门只是聊胜于无,门中间有一片面积不小的透明玻璃,他依然可以和骆洲互相看到。

    云雾来若有所思地看着祝凯旋。

    祝凯旋知道她什么意思,他现在这个样子像极了一个无理取闹的柠檬精,他头也不抬地拿起ipad点菜,否认自己吃醋:“一会你们两个眉来眼去,我怕我忍不住吐了。”

    他说话夹枪带棒,云雾来不适地皱起眉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骆洲是我哥哥。”

    她和骆洲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不是亲兄妹但胜似亲兄妹,骆洲为了她和云霜做了很多的牺牲,走到现在这一步只能说世事无常,彼此从来不曾有过怨恨,她不想也不忍听到任何人用刺耳的语言重伤他。

    “喜欢你的哥哥,连交女朋友都要照着你的相貌找的哥哥,算什么哥哥?”祝凯旋搁下了ipad,较起真来,“我对点点、行此对灼灼才叫哥哥。”

    服务员看形势不对,做和事佬:“两位开开心心吃火锅哦,送你们一盘果盘。”

    随着服务员出门去拿果盘,祝凯旋也跟着望出去一眼,发现骆洲他们那一桌又来了两男一女,端着调好的调料酱回来,三个人入座以后,和那个和云雾来长得有几分相像的女人一起给骆洲敬西瓜汁:“谢谢组长请客!”

    阵仗太大,好多人都看过去了,骆洲尴尬地做了个手势,希望他们安静点:“好了好了,快吃吧。”

    祝凯旋有点头疼地意识到,自己可能确实是误会了骆洲。人家可能真的只是加班到现在,然后带了几个下属一起过来吃顿夜宵,而其中刚好有个人长得有点像云雾来而已。

    再回忆起方才的遇见时的场景,刚才骆洲他们那桌确实有好几副碗筷,桌子也坐的大桌。

    是他一时怒火攻心,连带着思考能力也直线下降。

    平白无故冤枉了别人还冲云雾来发了一通火,祝凯旋选择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吃什么锅底,我要番茄,你要什么?”

    云雾来面色不佳,想直接走又觉得丢面,最终硬邦邦地说:“随便。”

    “那菌菇。”祝凯旋帮她选了。

    云雾来不说话,管自己看起了手机。

    祝凯旋充当起菜单播报员:“肥牛吃吗?”

    “随便。”

    “五花肉?”

    “随便。”

    “羊肉吃吗?”

    “随便。”

    ……

    云雾来拒绝配合,一直说随便。

    几乎把整个菜单念了一遍,祝凯旋问:“你怎么才能消气?”

    “没生气。”云雾来说。

    都说男人的两大经典谎言是“我爱你”和“我不会进去的”。

    而女人的两大经典谎言是“不要”和“我没生气”。

    祝凯旋的智商已经恢复一贯的水平,当然不会在区区送分题上犯傻,他按照从前云雾来的喜好选好了菜单,把ipad给了服务员。

    等服务员出去以后,他盯着对面玩手机的女人看了几秒,轻描淡写来了一句:“那就当我在吃醋,行了吧?”

    云雾来划拉手机屏幕的手指一顿,终于理他了:“什么叫就当。”

    祝凯旋说:“就是随你怎么理解的意思。”

    模棱两可,没个准话。

    “切。”云雾来继续划拉手机。

    这就算是讲和了。

    火锅底料上来得很快,一红一白,冒着热气,但还没开。

    云雾来开始挑刺:“这点的什么,我不喜欢菌菇,也不喜欢番茄。”

    祝凯旋迷惑地抬眸:“你以前不是喜欢?”

    云雾来呛道:“以前还喜欢你呢。”

    祝凯旋搅拌锅底的动作停下来。

    “怎么了?”云雾来先发制人,“谁会喜欢前男友?”

    “那谁会不喜欢老公?”祝凯旋反问。

    “就你那便宜老公算什么老公?”

    “……”过了会,祝凯旋说,“喜欢什么锅自己点,点的时候问你自己说的随便,真是麻烦。”

    话题转得略生硬。

    锅都上来了,云雾来当然不可能真的重新再点一遍了,不一会,菜品一一送进来,锅也开了。

    云雾来太久没有碰火锅,肚子又饿,她涮着菌菇锅和番茄锅,吃得津津有味,完全看不出不喜欢的迹象。

    祝凯旋默不作声地负责起下菜和给她夹菜的任务。

    云雾来兀自埋头吃了一会,直到咬了颗鱼丸被里头汁水烫到,手扇着风抬起头来,才发现祝凯旋碗里空空如也,而她的碗堆成了小山。

    他还在继续给她夹东西。

    她想她现在这个被烫到的表情大概是有点蠢的,因为他的表情带了点好笑的神情。

    是被他照顾的感觉。

    灯光很温柔,照得他的脸上也像有了一点似是而非的温柔。她甚至觉得自己又一次自作多情了,因为她从他的眼睛里面感觉到了宠溺。

    她心跳紊乱起来,这会记得自己应该吃得更淑女些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微妙。

    云雾来低下头去,欲盖弥彰地说:“不用给我夹,你自己吃吧,不是说饿了么。”

    “嗯,你先吃。”祝凯旋站起来,“我去调酱。”

    祝凯旋按照直觉胡乱调了两份酱回来,远远看到骆洲敲了一下他们的包厢门,然后半推进去,不知道和里面说着什么。

    “你妹啊。”他低咒一声。

    可真是见缝插针,他就走开几分钟而已。

    骆洲是来道别的:“雾来,你慢慢吃,我们先走了。”

    “这么快就吃完了?”云雾来问道,她和祝凯旋过来的时候,他们才刚吃。

    骆洲无奈地笑笑:“没办法啊,回去还要加班呢。”

    “啊?这么辛苦。”这都快十一点了。

    骆洲余光看到祝凯旋正在走近,速战速决结束对话:“我走了,有空来家里吃饭。”

    “嗯,好的。”

    骆洲转身离开,和近在咫尺的祝凯旋颔首示意。

    看在自己前不久才冤枉过人的份上,祝凯旋没好意思无视人家,很勉强地扯扯嘴角,敷衍意味十足,等进了包厢就反手把门关上了。

    递酱的动作很克制,没带什么赌气的成分,尽量心平气和。

    两人默不作声低头吃了一会,云雾来突然说:“骆洲刚才是过来跟我道别的。”

    祝凯旋当然知道骆洲是过来道别的,从他的角度看出去,骆洲那桌已经空了。

    她像是在没话找话。

    也像是在解释。

    他心里有点松动,那隐隐作祟的刺突然间消失不见了。

    火锅美味,不过云雾来没敢吃多,明天就是时装秀,过后还有庆功宴,她很担心自己会塞不下礼服或者显肚子。

    最后细嚼慢咽吃下一块冬瓜解腻,她放下了筷子,边玩手机边等祝凯旋吃。

    祝凯旋也不着急,任由她等着。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虽然是各做各的事情,但是莫名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甚至都静好到能拉拉家常了。

    云雾来问说:“在你们公司上班很忙吗?”

    “有点。”祝凯旋抬眸,“也要看部门,忙的几个确实很忙,怎么了?”

    云雾来笑了一下:“云霜还在加班,貌似心态有点崩,发朋友圈吐槽呢。”

    在帷风集团上班,忙的时候加班到这个点很正常,嫌苦嫌累没人留你,有的是别人排着队想进来,不过毕竟是小姨子,祝凯旋打算给放点水,他拿毛巾揩了下嘴角,拿过手机:“我跟他们领导说一声吧。”

    “不用。”云雾来拒绝了,“磨练一下,挺好的。她太娇气了。”

    祝凯旋说:“娇气点也没什么。”

    他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女孩子娇气点不是什么坏事,但凡云雾来娇气一点,大学毕业后她就不必去国外留学,更不必在毕业后独自去巴黎闯荡,以祝家的财力,可以养成千上万个她,当个富太太,不必遭受社会的洗礼,有什么不好?如果她实在闲不住,可以进帷风,挂个闲职打发时间。

    但凡她娇气一点,他们不必分开,现在应该是一对真正的夫妻,也许早已有了一两个可爱的孩子。

    他尊重她的梦想,理解她的骨气,但是如果重来一次,他未必还肯那么潇洒大度地放她离开。

    “不用,她快好了。”云雾来坚持不给云霜放水,要做一个不溺爱妹妹的姐姐。

    话题到这里,祝凯旋也没有了继续吃的胃口,招来服务员买单。

    说好是她请客,不过她显然忘记这回事了,服务员默认男士买单,把账单给了祝凯旋。

    他也没提醒,自己默默把账给结了。

    直到他出去开了发票回来,她才记起来:“你怎么没提醒我。”

    祝凯旋没当回事:“我请,没什么。”

    云雾来觉得说好了请客但没买单的行为有点不好,她犹豫一下,询问:“那我要不转你?”

    祝凯旋也停顿一下,问:“怎么转?”

    两人没加微信好友,也没加支付宝好友。

    接下来加微信的过程就有点心照不宣、心怀鬼胎了。

    虽然支付宝和微信都支持不加好友直接转账,不过云雾来还是打开了微信个人二维码让祝凯旋扫,结果一看发现他的手机屏幕也显示在二维码界面。

    两人对视一眼。

    云雾来重新低头,关掉二维码,打开了扫一扫。

    结果一抬眸,发现他也是。

    云雾来:“……”

    祝凯旋:“……”

    两个人对着两台正在不断扫描的手机沉默一会,祝凯旋说:“你扫我。”

    云雾来轻轻“噢”了一声,眼观鼻鼻观心看他再次打开二维码,空余的那只手揣在大衣口袋里,紧紧揪着布料。

    两个人就这样颇为尴尬地成为了微信好友,整个过程双方的智商都有点不在线。

    一旁的服务员八成以为他们俩在相亲,初次见面的男女吃完饭对彼此还算满意打算加个微信然后深入了解继续发展。

    要是说出去他们是夫妻,谁能信啊?

    云雾来佯装镇定,打开与他的聊天框,再打开转账界面,问道:“多少钱?”

    祝凯旋一边给她备注,一边回答说:“不用。”

    他给她备注“云雾来”。

    凭两人的关系,她要是坚持把那几块火锅钱还给他,那确实过分矫情了,云雾来没再坚持,低声“哦”了一声。

    唯一比较尴尬的是:不转账的话,加好友的目的就有点明晃晃,像是彻底没了遮羞布。

    搞得他们好像就是专门要加微信似的。

    祝凯旋收起手机,说得理所当然:“下顿你请。”

    他在约下次。

    借口显得略拙劣且略刻意。

    云雾来不看他,拢了一下颊边并不存在的头发到耳后:“麻烦,还得跟你助理预约。”

    事实上她连他助理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他嘴角有若有若无的笑意:“下次再让你插个队。”

    “切。”

    两人穿上外套,离开火锅店。

    夜里很冷,寒风刺骨,路上也冷清了,等了一会才等到接单的车子。

    云雾来说着不给云霜放水,不过毕竟是姐姐,妹妹工作到这个点还没下班,多多少少是有点心疼的,在微信上对云霜进行了关心和鼓励。

    祝凯旋在一旁摇了摇头,她这样一直打扰人家,云霜岂不是更完不成工作了?

    他给祖婉发了条信息,让祖婉去跟云霜的上司委婉地提点一下,赶紧放小姑娘下班,省得家人担心。

    车到了宴森酒店楼下,祝凯旋提醒还在噼里啪啦打字的云雾来:“到了。”

    “噢。”云雾来抬头往外看一眼,暂时停止打字,开了门打算下车。

    刚迈出去一只脚,手腕被拉住了。

    她不明所以地回头,撞进祝凯旋的眼睛。

    那眼神很熟悉。

    漆黑,深沉。

    像是那天他给她送行李箱来,抵住她酒店房门时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