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共进行了三遍彩排。

    一回生二回熟,第二遍的时候,安全距离的火候控制技术已经突飞猛进,两只手在靠得极近的情况下,全程只碰到了两次。

    等到第三遍彩排,云雾来全部注意力都跑到手上去了,跟不跟祝凯旋肢体接触成了次要原因,她现在的心态就类似与走路要踩砖缝、看升国旗想看国旗和国歌同步到达一样,纯属强迫症发作。

    细节决定成败,设计师的世界必然是吹毛求疵容的,没点强迫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设计师。

    他们是最后一对,要走的路也是最远的,云雾来小心翼翼地跟随着走路的起伏控制手的上扬与下沉,在近到能够感知对方手心存在的距离下,愣是全程保持了零接触。

    眼见目的地越来越近,成功近在眼前,她暗暗舒了一口气。

    下一秒这口气就被吊起来了。

    “啪。”

    祝凯旋的掌心忽然往上一抬,与她的手合十轻轻一撞,打破了她只差临门一脚的苦苦坚持。

    真是有毒了——云雾来颇为不爽地扭过头,看向罪魁祸首。

    祝凯旋回视,他似是不明白她的火气为何而来,微微睁大了眼睛,满脸的无辜和疑惑。

    云雾来确实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过他是故意的,但料想他应该也没那么无聊,只好作罢,反正只是孩子气发作的小事,总不好耽误了排练,她按照流程和祝凯旋分开,站到长台两侧。

    “可以可以,完美,待会就按着这一遍来。”导演很满意,唯独放心不下的就是祝凯旋和云雾来,“正式上场的时候你们记得一定要把手牵起来。”

    彩排结束以后,背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师团队跟着新人团队一起在学校里面拍照。

    高三四班是当年傅行此和祝凯旋的班级,经过学校和现高三四班同学的允许,他们前往教室取景。

    高三的学生是没有完整的暑假可言的,课桌上、抽屉里堆满了书,高考倒计时簿带着王者般高高在上的气场,悬挂在黑板报中央最显眼的位置。

    毕业以后,大家多多少少都回去过自己的高中学校看望老师,但像今天这样穿着校服进到教室里,在堆满书和试卷的课桌前坐下来是头一次,空气里有淡淡的纸张和印墨的味道,混在窗外馥郁的花朵芬芳里,每一口呼吸都能嗅到青春的饱满滋味。

    那感觉说是时光倒流都不为过。

    一对新人坐在教室中间,三对伴郎伴娘分别于左右后围绕,依照摄影师的指示摆出各样的pose拍照。

    摄影师:“新人托腮互看,伴郎伴娘们不要抬头,装作奋笔疾书就行,大家随意一点,就想象你们当年读书那会上自修课的样子。”

    云雾来照办,从桌上拿起一只笔,旋开笔盖。

    旁边的祝凯旋也拿起了笔,半趴到课桌上,桌椅对于人高马大的男人而言略显局促,他伸展开来的手臂越过了三八线。

    薄薄的校服之下,两人的手肘若有若无地贴在一切。

    云雾来扭过头去看了三八线一眼,确认是他过线,底气瞬间就足了。

    祝凯旋看懂她的眼神了,垂眸看了三八线一眼。

    大约一秒钟以后,他收回手臂,回到自己的领地。

    身处教室,大家的状态都很好,摄影师指挥好姿势,准备开拍,嘴里数起倒数:“3,2,1。”

    读书那会,他们不是同班,几乎没有待在同一个教室里面学习的机会。

    印象中仅有一次,那天学校组织了秋游,但是秋游地点在锦城臭名昭著,不少学生都没参与,不去秋游的学生就留在学校自习。那天两人闹了点不愉快,为什么闹矛盾已经无可考究,总归左右不过是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云雾来拒绝搭理祝凯旋,而他胆大包天,趁班主任都去带队了,直接跑到他们教室来参加自习,堂而皇之地坐到了她同桌的位置上。

    他一本正经地打开作业本,故意撑开手臂,侵犯她的桌面领地,抵住她的手肘。

    她不想理他,往旁边挪,他就锲而不舍地跟过来。

    她继续躲,他继续追。

    谁也不说话,互相较劲。

    等到他霸占了她整张桌子,她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个时候,和好的距离只有一张课桌那么短。

    从教室出来,一行人浩浩荡荡去往操场,操场同样是重磅取景地。

    烈日当空,大家按着摄影师的指示在草坪上一顿摸爬滚打。

    宴随第一个撂挑子不干了,站到树荫下不肯再动:“要不就这样吧。”

    摄影师难得碰到这样别开生面的婚礼和外景,舍不得就此结束:“照片有点少诶,你们确定不拍了吗?”

    毕竟是一生一次的婚礼,宴随当然怕留下什么遗憾,但看着毒辣的日头,她又实在没勇气出去。

    最后她想了个两全的法子出来:“先让他们男的多拍几张吧,我们休息一会再说。”

    全体男士:“……”

    于是新娘和伴娘团躲在树荫下喝冰奶茶,目睹男士们被摄影师带走,来到引体向上的器材下。

    金属杆被日头晒得滚烫,祝凯旋摸了一下就被烫得“唰”一下收回了手,拿冰水浇了一遍杆子才能上手。

    摄影师一声令下,四人齐齐举起双臂挂上杆子,手臂发力,向上撑起身子。

    倪冬是最先坚持不住的,苟延残喘做了两个引体向上就败下阵来。

    遭到了无情的嘲笑。

    倪冬气急败坏:“我以前读书的时候一个都做不了,现在已经有进步了。”

    “那你今天为什么能做两个呢?”傅行此看热闹不嫌事大,意有所指地看了祝凯旋一眼,“是因为想在谁面前展示男子汉气概吗?”

    祝凯旋低头看倪冬一眼。

    那平静无波的眼神瞧得倪冬心里一慌,佯装淡定地解释:“什么啊?是因为我最近定期去健身房锻炼,所以体力变好了。”

    而远处乘凉喝奶茶的女士们虽然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但并不妨碍她们笑话倪冬。

    罗晶晶:“原来倪冬这么弱。”

    戚园园:“还用原来吗,看着就弱。”

    宴随很坚定:“云雾,别给他机会,他不行。”

    “我看出来了。”云雾来把下巴搁到她肩头,“放心吧。”

    耗子拼尽全力没把自己第六次举起来,遗憾止步于五个引体向上的战绩。

    器材上只剩下祝凯旋和傅行此的比拼。

    两人做了十七个引体向上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体力惊人。

    女士们的话题不可避免地在少儿不宜的道路上越跑越远。

    罗晶晶“啧”声不停:“阿随,看来你很性//福啊。”

    “是呀。”宴随笑眯眯,脸不红心不跳地承认了,然后扭头看向云雾来,坏笑着调侃道,“是不是啊,云雾。”

    云雾来的目光所至突然变得有些刺眼,不能直视,就像刚才他乍一触碰到滚烫杠杆的灼伤。

    某些隐秘不为外人知晓的画面不受控制地涌入脑海,汗//湿的身体,氤氲失焦的眼眸,耳畔的呢喃,有极致的折磨和极致的快乐在重叠。

    她一直到大二才成年,在此之前,他是真的忍了很久也忍得很辛苦,一朝解禁,当然要加倍奉还,一直到她出国为止,那段日子要是形容起来,什么荒//淫//无道,什么夜//夜笙歌,都丝毫不为过。

    引体向上极耗费体力,两个还在继续竞争的男人彼此都已经精疲力竭,但又不甘心输给对方,吊在杆子上不肯下来。

    事态不多久就跑偏了,不知道谁先动的手,两人手脚并用,开始了互相拉扯模式,试图把对方弄下去。

    女士们看热闹,笑得东倒西歪。

    很快大家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祝凯旋的外套在拉扯中被撕破,从肩头开始到下摆直接裂为两半,而且还不是按照针线的拼接处裂的,完全就是自由发挥地裂,跟块破布似的挂在身上。

    “我靠,你们两个有毛病吗?”宴随都给气笑了。

    祝凯旋和傅行此都知道自己闯了祸,但互相甩锅,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

    宴随不想听,咄咄逼人地质问:“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你们就说现在怎么办吧。”

    任谁能想到婚礼当天会出这种意外,校服只准备了三件男士三件女士,没有多余的备用。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解决方案来。

    有人说,干脆全员都不穿外套,只穿校服T恤。

    有人说,赶紧找个会针线的缝几针。

    还有人说,要服装厂以最快的速度赶一件出来说不定也来得及。

    祝凯旋一直没有参与,最后,他出声给出了最完美的解决方案:“我读书时的校服还在,我去拿吧。”

    抛开新旧问题,两件校服几乎一模一样。

    唯一的不同是,读书时的那件背上写了一个女孩的名字。

    高中时期的两件校服还完好无损地收藏在衣柜里,时隔多年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祝凯旋穿着其中一件回到新人团队中间,虽然颜色不若其他几人的崭新洁白,不过无伤大雅,没人会看得那么仔细,以假乱真不成问题。

    倪冬站在他身后,看着他背上的三个大写字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在那边想了好一会那是什么意思。

    等想出来以后那叫一个惊天雷劈,差点当场给祝凯旋跪下。

    “哥,我错了哥,原谅我哥。”

    祝凯旋似笑非笑,并不表态。

    “这样,我自罚单身三年,怎么样哥?您能消气了吗哥?”倪冬的笑比哭还要难看。

    “你不自罚三年内也找不到女朋友。”祝凯旋说。

    “那你想我怎么办?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现在覆水难收。”倪冬忐忑地询问他的意思,“只要你说,我都照办。”

    云雾来坐在边上充耳不闻,连眼神也不给他们一个,完全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祝凯旋看着倪冬,脑袋朝云雾来的方向点了点,用她早上说过的话宽慰倪冬:“没事,现在不是了。你放心大胆追求真爱吧。”

    倪冬没听出宽慰,只听出了其中浓浓的杀气,心里抖成了筛子:“一日为嫂终身为嫂,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哥,我再也不会看嫂子一眼,不然我就自刎双目谢罪。”

    倪冬说到做到,从嫂子探测仪变成嫂子屏蔽仪,云雾来在哪,他的眼神就坚决不往哪看,碰到必须要看她所在的方向看的情况,他也要把焦点牢牢聚集在与她无关的人事物上,连余光都不散发到她身上去,差点没练成个斗鸡眼。

    时间差不多了,宾客们已经齐聚一堂,等候见证傅行此和宴随爱情道路上最神圣的一幕。

    学校礼堂里,灯光暗下来。

    导演在对面遥遥给伴郎伴娘们使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登场。

    倪冬率先牵着罗晶晶的手缓缓入场。

    等两人站定,耗子和戚园园随后跟上。

    后台很暗,只有一盏地灯发出微弱的光芒。

    祝凯旋伸出手。

    时间还早,戚园园和耗子还要再走一会才到目的地。

    云雾来停顿一下,还是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他的手心干燥温暖,一如既往。

    祝凯旋的五指轻轻攥紧些,幅度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等候的那短短二十几秒钟的时间被拉得好长好长,长到好像足以把他们那么多年的纠葛一一数算回忆。

    音乐播到其中一个节点,是提醒他们上场的记号。

    两人同时迈步,跨上台阶,黑暗中,她的鞋尖不小心踢到台阶竖面,脚步有了小小的一个趔趄。

    他来扶她,终于彻底握紧她的手攥在自己掌心,越缠越紧,用力到她甚至有些发疼。

    走到聚光灯下的那瞬间,强光下云雾来下意识微微眯起眼睛。

    她好像走进了时光隧道,回到她很想回去的那些年。

    站在嘉蓝的礼堂里,打扮成学生的模样,穿着最讨厌的校服,身边的男孩子的背上是她的名字。

    台下有他们曾经的同学朋友,还有熟悉的老师和学校领导。

    不同于那些年的是,所有人都在微笑。

    很多人都在祝福新人之余,也给他们祝福。

    没有人会再看着他背上的字直摇头,也没有人会再阻止他们大庭广众之下牵住彼此的手。

    那些祝福他们的人不知道,明明上天给他们准备了一条阳光明媚的康庄大道,他们却走向了截然不同的结局。

    等到走到终点,他们就没有了牵手的理由。

    等这场宣誓仪式结束,他就会脱下写了她名字的校服。

    等明天,她就会回到遥远的国度,不知道下一次碰面在何年何月。

    那么多年的纠缠碎成满地的狼藉,难以拼凑。

    聚光灯的光芒照得她的眼眶有些酸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