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你可以给我当伴娘吗?」

    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云雾来正在QuennellCooper的7月高定秀现场后台忙得不可开交。

    T台上,款款走去的是时装秀的最后一个系列——MyBride。

    MyBride顾名思义是个婚纱系列,能做为闭幕大轴登场,QC这个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高奢品牌,对其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但事实上,三年前MyBride还是一支徘徊在淘汰边缘的系列,只等正式的通知下来,它就会成为QC历史长河里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QC的首席执行官Kerr三年前带来一个籍籍无名的新人设计师,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打算再给MyBride最后一次机会。

    没想到,新人设计师单枪匹马力挽狂澜,那年,MyBride大放异彩,时尚圈哗然。

    打了场漂亮的翻身仗,MyBride再不是从前那个随时都有下线可能的小可怜,今年1月的高定秀场上,它已经被当做压轴,也就是倒数第二个系列登场,这次更是直接成为大轴。

    QC有许多美名远扬的常青系列,随便哪个都够驾驭大轴,让MyBride作为大轴出场,是Kerr力排众议争取来的结果,Kerr在时尚圈内以剑走偏锋出名,他对这位新人设计师的赏识和信任,将他的冒险风格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个新人设计师就是云雾来,随着MyBride系列日渐受到青睐,她在QC的地位水涨船高,如今已是Kerr眼前说一不二的大红人。

    闭场模特穿着精美卓伦的婚纱赢得满场的惊艳,袅娜归来。

    数月来的辛苦得到圆满的结果,云雾来却忘了松一口气,她已是心不在焉,视线完全没法从手机屏幕上挪开。

    「云雾,你可以给我当伴娘吗?」

    发微信给她的是她高中时期的好友宴随,当时她们各自是一对好哥们的女朋友,所以更准确点来说,她们的关系更类似于妯娌。

    云雾来跟宴随同为25岁,但按年级来说,云雾来读书早,跟两位男朋友一样都要比宴随高出整整两届,所以也早两年毕业。后来宴随那对还早早分了手。自然而然的,两人的联系就慢慢少了下来,只在逢年过节偶尔有问候。

    这半年来,因为宴随的婚纱由云雾来亲手操刀设计的缘故,两人重新恢复热络。要是没有婚纱,平心而论,两人之前的关系其实不太够得到当伴娘的份。

    宴随的结婚对象正是当年高中那个男朋友,两人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原点,大半年前他们领了证,现如今打算在宴随生日之际把婚礼办了。

    而这场婚礼的伴郎,不消多说,云雾来当年的男朋友身为新郎最好的朋友,势必将位列其中。

    等云雾来再反应过来的时候,秀场的设计师谢幕阶段已经接近尾声。

    这些年来MyBride大放光彩,但云雾来从未公开露面,时尚圈对她好奇得不得了。Kerr十分认同她应该先把精力放在作品上,好好沉淀自我,太早引来外界的关注对她的创作没有好处。

    这一次也不例外,她没有出去谢幕,随意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蹲坐下来,把玩着手机,陷入沉思。

    「云雾,你可以给我当伴娘吗?」

    「好。」

    云雾来提前两天回了锦城。

    她生在锦城,长在锦城,所有的家人朋友都在这里,这里有她的根,但这片土地,她已经整整三年没有踏足。

    从飞机上俯瞰着夜景,城市变化日新月异,万家灯火延绵不绝,在沉沉夜幕中织成一张幅员辽阔的金色-网络。

    锦城比她离开时更加繁华。

    宴随客气得很,说什么也要和老公两人亲自来接云雾来:“让你这么多路飞回来,怎么可以让你自己打车?”

    起飞前云雾来告诉宴随自己延误了,让她晚点来接自己。

    飞机起飞的时候延误了大半个小时,结果落地时间居然比飞行计划还提前了大半个小时,前排有人从座位上站起来,不可置信且后怕地嚷道:“卧槽,今天的飞行员是战斗民族出生吗,晚点起飞,提前到达,他赶着投胎啊?安全第一知不知道?!”

    飞机上不少是中国人,都听得懂战斗民族的梗,顿时一片笑闹。

    总之,云雾来比宴随以为的落地时间早了一个半小时。

    慢条斯理地走在取行李的路上,她顺便给宴随发了条消息:「我已经提前到了,不用来接我,我自己打车就行。」

    料想宴随婚前准备事项诸多,怕是忙得不可开交,云雾来老半天都没等到她的回复。

    锦城机场倒是没怎么变,一如她离开时的模样。

    前面突然有一群人尖叫着把一个女人围住,要签名的签名,拍照的拍照。云雾来这才知道对方是个明星,看起来还挺火。

    加上读研的两年,她已经出国五年有余,不认识近几年红起来的明星很正常,她稍加快脚步,绕道走过。

    走到出口处,只见人头攒动,乌泱泱地一片,全员呈现翘首以盼状,都是前来接机的人。

    反正与她无关。

    云雾来垂下头,打算加速通过,但视网膜里还残留着方才入目的画面,如临大敌地刺激大脑意识,脑海里霎时警钟嗡嗡回荡,她浑身一僵,不可置信地重新抬头看去。

    人群拥挤中,有个长相出众的男人穿了一身休闲的黑T恤配工装裤,弓着背半趴在栏杆上低头看手机,即便如此,个头依然鹤立鸡群,异常惹眼,瞳孔里映照着手机屏幕亮亮的缩略图。

    三年过去,他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发型、穿衣风格、肢体语言,甚至还有脸上的微表情,都和当年如出一辙。

    于她而言,却是恍如隔世。

    云雾来很快恢复镇定,从决定回国参加婚礼至今已有两个月,期间,漫长的时间足够她做好与他见面的思想准备。

    宴随临时起意叫她当伴娘,除了因为她是婚纱设计者,大概率还存了当红娘希望她也能和曾经的恋人破镜重圆的心思。

    所以宴随夫妇俩会叫他来接机,并不奇怪。

    最大的庆幸,就是飞机临近降落的时候自己没有偷懒,仔仔细细撸了个全妆。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在对面故人的时候,正处于最好的状态和精神样貌呢?

    云雾来也不例外。

    她撇过头,从一旁浅绿色的玻璃壁中确认自己的仪容仪表合格,慢慢向他走去。

    隔着栏杆,在他面前站定。

    祝凯旋面前突然有人停下来,入眼是烟灰色修身长裙包裹下的纤细小腿,再往下,是一双优雅简约的银色高跟鞋,把雪白脚背拗成漂亮的弧度,脚背皮肤很薄,其上青色血管和骨头的形状清晰可见。

    他一边抬头,一边笑道:“你怎么穿成……”

    随着看清她的脸,他的话戛然而止,那双含着笑意的桃花眼蒙上一层震惊。

    云雾来觉得这画面有几分刺眼,她拽出挂在V领上的墨镜,三两下架到鼻梁上。

    现在是晚上,她更不是什么知名人士,戴个墨镜不免有装X的嫌疑,不过托墨镜的福,她终于可以在灰蒙蒙的世界里坦坦荡荡直视他了,心里的底气就跟个气球一样急剧膨胀起来。

    她轻轻点了一下下巴,气定神闲地说出了开场白:“走吧。”

    祝凯旋没有搭腔,他缓缓站直了身子,眼底的情绪渐渐褪去,恢复平静,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她脸上,一刻都不曾撤离,从她墨镜遮掩下隐隐约约的宁致眉眼,到色泽瑰丽的嘴唇,反反复复,像是在确认些什么。

    等等,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云雾来不若平时灵敏的大脑,电光火石闪过一丝快得抓不住的东西。

    不等她细想,他已经拉过她的拉杆箱:

    “嗯,等会,我还要再接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提要来自王菲《流年》】

    大家好,好久不见,我浪汉三,肥来鸟!《在离婚的边缘疯狂试探》请大家多多关照,2分评论都有红包~

    另wb有抽奖,欢迎踊跃参与

    下本写《反咬一口》,求个预收,专栏可见哟

    边赢的父亲另娶了,后妈带来一个生父不详的女儿,跟着母姓叫云边,边家的边。边父待其关怀备至,满城风雨盛传云边是边父的私生女。

    “阿赢,叫妹妹。”

    边赢看向云边,面上闪过一抹古怪的讥笑:“小Zá种。”

    DNA报告显示,云边与边父没有血缘关系。

    可边赢也没有。

    天下着倾盆大雨,边赢被拦在边家大门外,边父不愿再见他。

    正僵持着,有加长版劳斯莱斯缓缓在他身边停下,摇下的车窗露出云边半张脸来,那双目若秋水的瞳子里染上一点似是而非的怜悯,门卫皆以为她是想安慰边赢。

    只有边赢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碍于旁人在场,为维持纯良无害的人设,她是通过比口型的方式将昔日称呼原封不动奉还于他的:

    “小、杂、种。”

    满口獠牙小白兔vs纨绔公子哥

    #当然了边赢有男主光环一定会东山再起#

    #当然了云边也有女主光环一定会进化成边赢的小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