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好运天书 > 第三十三章:歪打正着
    唐明完好无损?

    这是万青现在所看到的。

    之前那个被他把心脏都给吃了的唐明,现在正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不远处,额头上贴了一张画着黑色线条的白纸。

    唐明一动不动,而在唐明身边,站着终于出现的陈冲和。

    万青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只见自己身上虽然有点脏,却没有半点血污,也没有残碎的皮屑、碎肉什么的。

    刚才的都是幻觉?

    万青心中生起一股明悟。

    这无疑又是一种精神攻击,就像昨天晚上万全尸变的那怪异一样,只是唐明所施展的这种幻境一般的精神攻击,更加地无声无息,也更加地真实可怖。

    “干的不错。”

    陈冲和又看了唐明一眼,确定他再不能够动弹后,扭头对着万青夸赞了一声。

    万青也收摄了心神,对他打了声招呼:“堂主。”随后看看唐明,再看看陈冲和,一脸疑惑,张嘴欲言,似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出口。

    “你是不是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陈冲和问道。

    万青点了点头。

    陈冲和见状,抬头看了看天,又再看向万青,道:“他们要来,还要点时间,而且这份卷宗你也要参与填写……那我们就先聊聊?”

    万青点头,大着舌头道:“尿尿。”

    嗯,舌头咬破了,为了避免碰到伤口疼,说话一时间有些大舌头。

    陈冲和闻言,伸出右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额头,沉吟道:“从哪里说起呢……”

    最后手指一停。

    “就从大半个月前开始吧。”

    陈冲和放下手指,说道:“大半个月前,东厢府台巷发生一起怪异杀人案件,作案怪异被当场击毙。事后调查发现,作案怪异原本是一名男子,当天傍晚还有街坊看到他好端端地回家,结果当天深夜他就成了怪异。”

    万青皱了下眉头。

    他想起了唐明之前跟他说的事,但是陈冲和所说的“东厢”,和唐明当时所说的“西厢”却是对不上路子。

    陈冲和也不管他,继续说道:“事隔几日,西厢源泽路也发生了一起类似案件,作案怪异同样被及时击毙。而在事后的调查中发现,作案怪异原本是一名女子,当天也有人看到她正常活动,却在当天深夜异变。”

    “之后,西厢岳宫街……”

    “东厢红布街……”

    陈冲和一连说了好几起案件,从数量和时间上来看,和唐明之前所说的他几次吸血,基本上都对上了。

    原来唐明无意中早就进行了好几次播种,那些被他认为“杀了”的人,其实并没有死,而是变成了怪异,只是这些事很快又被云水堂给解决、并且压了下去。

    “……这一连串的案件,我称之为‘异尸案’。”

    陈冲和说完这些案例后,如此归纳,随后又道:“因为每次负责处理的人员不同,云水堂弟子又比较松散,所以知道异尸案的,只有两人。一个是我,一个是王庆元,其中,庆元已经死了。”

    陈冲和说得轻描淡写,一点也不像是在说一个同事的死亡。

    “你阿爹的事在我看来,也属于异尸案,不过你活了下来,这很难得。在异尸案的这些案子里,你是唯一活了下来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想要收你进云水堂的原因之一。”

    “这整个案子的幕后真凶,很可能就会从你这个唯一的幸存者身上找到线索。为了引蛇出洞,我还特意改变了我堂一贯的录用程序,让你直接进云水堂,原本是生怕那幕后真凶不知道这事,想要让你高调一些,引起他们的注意的。却没想到还没开始,只是第一天,我真正的布置还没展开,他就跳出来了,而且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出乎我意料的结果。”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旁的目的,比如,庆元的意外亡故,让我怀疑堂内出了事。以你的身份背景,这时候进来,也能引起各方注意,搅混堂内的这潭水,让我看到更多东西。”

    陈冲和最后说道:“不过现在看来,我这些都是想多了,想得有些歪。真相比我想得更简单,也更可怕。”

    说到这,他看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唐明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万青终于知道了陈冲和一力想要收他进云水堂的真正目的,却是不太明白陈冲和最后的话。

    “阔怕?楞够播种,有大么值得弟惮吗?”

    舌头是大了点,但基本上还是听懂的。

    陈冲和沉默了一下,才道:“至少在此之前,我从没有听说,也未从卷宗上见到过,有能够传染的怪异。每个怪异的诞生,都是需要机缘巧合、又或者大量资源浇灌,像他所说这般,能够以这种几乎没有代价的方式随意制造怪异,我闻所未闻。而事实也证明,他没有说谎。”

    万青这才明白陈冲和所说的“可怕”。

    唐明本人确实不难对付,现在更是被陈冲和制得服服帖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若是没有今天晚上这一出,陈冲和没能发现唐明呢?

    唐明的那种“播种”能力,实在太可怕了。

    他所缺少的只是时间而已……

    “不说这些了。”

    陈冲和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将万青的思绪拉了回来,“你很不错,刚一加入云水堂,就立下大功一件,今晚的表现也是有勇有谋,很好。”

    “从明天开始,你除了修行之外,手上的主要工作就是将今晚的事、还有整个异尸案写成卷宗,交予我阅览。整个脉络我也都跟你说过了,明天我也会把之前整理的卷宗都给你,你好好写。”

    万青这才明白陈冲和之前为什么跟他说这么多,解他的惑是其一,更重要的是让他来写报告啊……

    写报告对于陈冲和来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把这样一件可怕的事扔给刚出生入死的下属,他也生怕对方有什么情绪,又扔了一颗糖出来安慰对方:“完成今晚这样的大功,其实你的好处还是不少的,既有赏金,履历上也会记载这件功劳,对你将来的升迁提俸大有好处。就算这些长远的不说,从短处来说,你元变的时间也将大大提前。”

    万青重复了一下陈冲和的话,“大大提前?”心中却是想到了之前自己所感受到的那些挤压燃烧自己的天地灵气。

    陈冲和点头,解释道:“唐明此獠,最好是能活捉,我其实一早已来,之前一直没有下来,就是在布置束身符阵,想要活捉他。”

    “我也已经传讯堂内众人,按我的预想,是在你离开之后,他们到来之后,再动手活捉唐明,却不料你突然暴露,我也只能提前动手了。但是束身符阵匆忙之间未曾布置完毕,还缺一重要步骤,我也只能传讯于你,让你以身补阵,冒险一试了。”

    “以我对你的观察,大郎你有勇有谋,粗中有细,还是很有成功的可能性的,事实也确实如此。”

    “而这种以身补阵的方式,也会让你提前感应到天地灵气,这对于你接下来的修行、元变是大有好处的。如果一切顺利,你快则一日,慢则三日,便可元变。”

    靠,有这种速成的方法,怎么早不拿出来啊?

    万青心中如此想到。

    不过这件事对他来说,确实也是个好事。有今天晚上这一茬,他明天就算说自己已经元变了,也是不会引起他人怀疑了。

    陈冲和则是看出了万青的部分想法,说道:“我这束身符阵,耗资颇费。”

    “这种方法,固然能导人快速元变修行,但是耗资太多,却只能提前几日让人入修行,投入与回报并不对等,道门也没闲钱呀……”

    万青点头,大着舌头,“理给。”

    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他也就是正好沾着光了,真正要用这种方法来修行,那就真是土豪才能做到的了。

    陈冲和看万青通情达理,也是满意地一点头,然后手伸出,对着万青勾了勾。

    万青一怔,不解地看向陈冲和。

    陈冲和温和一笑,“唐明之前交予你的那些会子。”

    “就像我刚才说的,道门也没闲钱,此些需得充公,稍后待你写完此案卷宗上报,自会有赏金发下。”

    ……我靠!

    万青之前还觉得这是一个好部门,刚进第一天就捞到了丰厚的油水外快,却没想到马上就被部门压榨了。

    陈冲和看出他情绪不对,好言安慰道:“只是走个流程,核对各方数目,方便完成卷宗。待到卷宗写完,自会发下给你,一文都不会少了你的,且只会更多。”

    得到陈冲和的保证,万青这才终于把唐明给他的那些会子拿了出来,数了三十贯给陈冲和。

    陈冲和却是没有接,而是突地转身看向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