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好运天书 > 第二十七章:赌神
    唐明家中

    “通!”

    听到唐明说他生生咬死一个人,还喝了那个人的血后,万青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身子往后一缩,直接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随后,他手爬脚蹬地,慌里慌忙地退到了门边,满脸惊恐地抬头看向唐明,身子瑟瑟发抖。

    只是他脸上虽惊慌无比,心里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他真正想的是,这个“害怕”的机会来得很好,目前自己这个位置更加安全了,随时可以撞破门逃出去。

    而到这里,万青也终于确认,这唐明确实已经不是凡人了。

    从其描述来看,唐明像是后世传说中的吸血鬼,只是在《司马异闻录》中,他并没有见过吸血鬼之类的记载——那些行尸、白僵什么的,会吃人,却不会只是吸血这么挑食。

    唐明见万青这模样,温和一笑,道:“大郎不必惊慌,我现在肚子还不饿。且就算饿了,我也不会动你的。”

    万青惊恐的表情这才松弛了一些,还强笑了一下,向唐明表示友好,却还是赖在门边不过去,看模样是怕得不轻。

    心中则是想到,看来唐明还另外有求于自己,并不只是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些信息。至于唐明的所求,很可能就和他口中所说的“大富贵”有关。

    “然后,就是到第二天了……”

    唐明看他这样,也不管他,继续说了下去。

    ……

    “阿奴啊,阿奴,我是不是变成怪物了……”

    唐明坐在床边,语气低沉,温柔地摸着膝盖上趴着的狸花猫。

    阿奴是他给自己昨天聘来的这只狸花取的名字。

    “喵……”

    狸花猫叫了一声,挣扎着想要从唐明的膝盖上跳出去,但是唐明的一双大手牢牢地按着它,让它动弹不得,根本挣脱不开。

    恼了之下,阿奴反嘴一口,咬在了唐明的虎口上。

    唐明只觉得微微一刺,却并没有多少痛感,再把手拿开一看,毫发无伤,连个印子都没有。

    反倒是阿奴,似乎崩到了牙齿,痛得又是喵呜叫了几声,挣扎得更厉害了,唐明却只是一只手按着,它就无法动弹。

    “唉……”

    唐明又重新开始撸猫,脑袋却是抬起,满脸愁苦地看向前方。

    他卧室的门窗都紧闭着。

    不止如此,他整个家的所有门窗都紧闭着。

    他不是怕冬风吹进冷,也不是怕光,他是怕人。

    只要一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做的事,他就害怕,怕衙门的人查到他杀了人,而且……而且还是用那种古怪的法子杀了人。

    要是衙门的人真查到了,找上门来,把他弄去烧了……

    唐明不敢再多想。

    事情却不会因为他不想就不发生。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让唐明身子一颤,紧张地看向正门的方向,仿佛他的眼睛能透过墙壁看到门外站着的人一样,但实际上除了墙,他什么都看不到。

    紧张之下,他手下一时力气用大,让阿奴又喵呜大叫起来。

    “喵呜!喵呜!……”

    “唐大哥!唐大哥!在不在家!开门呀!……”

    叫门声从外传来,这熟悉的声音让唐明绷紧的身子一下松了下来。

    是万家大郎万青,不是衙门的人。

    “唐大哥,唐大哥……”

    万青还在敲门,频率渐渐低了下来,似乎是疑惑唐明是否真不在家。

    唐明摸了摸阿奴,眼神闪烁了几番,最终一咬牙,扔下猫,从床边做起,大步出了卧室,朝着正门走去,边走还边像往常那样喊道:“来了来了,叫魂嘛!”

    穿过堂屋到正门口,唐明先听了一下门外的动静,正准备伸出去开门的手又是一滞。

    门外不止万青一个。

    加上万青,门外一共有四个人。

    “这不是怕唐大哥你睡太熟,听不到嘛,声音就大了些。”

    万青在门外嘿嘿地笑着,道:“时辰不早,哥哥也该起身了。”一旁还有人附和道,“是啊是啊”“哥哥莫不是昨日去找小瑾了,以至于腿软头昏,到现在还没起?”“瞧你说的,别说一个小瑾,就是再来一个宝儿,哥哥又岂会如此?”……

    唐明听着这些熟悉的声音,舒了口气。

    都是他的那伙小兄弟。

    也终于开了门,果然看到,屋外几人,都是他的那伙小兄弟。

    平日里瞧这几人,唐明也没甚感觉,今天看了,却是觉得格外亲切,心头的阴郁却是挥之不去,强笑了一下,骂道:“你们这几个家伙,扰人清梦,想好好睡个觉都不成。”

    万青嬉笑着道:“这不是手头发痒,兄弟们想上哥哥这里来耍两把嘛。”

    旁边那人应和道:“是呀是呀,那打马我总算是弄明白了,着实好耍,这不就忍不住上哥哥这里来了嘛。”

    唐明的视线越过他们几个,往外边周围看了看,见街面上的零星几个行人都是熟面孔,没有衙门的人,心头送了些,笑骂道:“都带钱了吗?就来耍。”却还是将几人迎了进来。

    这伙人聚到一起,也没什么好干的,大门一关,直接在堂屋里就耍起了打马来。

    正统打马,耍的时候是不能无理喧哗的,违者罚十帖入盆,可是这群人也不讲究这个,没一会儿就吆五喝六起来,很是热闹。

    只是唐明虽然陪着他们在耍,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面,就连下马的时候摇出了个“堂印”来,绝对的天胡局,他也没多高兴。倒是其他人对此大声喧哗,呼天嚎地,只觉这把玩不了了。

    可玩着玩着,唐明的心思却又渐渐转回了打马上来,因为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他想要摇什么,似乎就能大致摇出来。

    偷偷又试了几次后,唐明终于确定了这一点。

    确实如此。

    他的手不止皮变得坚韧了,阿奴都咬不破,而且比起以往来灵巧许多,甚至都能精确地控制骰子的转动了!心念一动之下,几乎是想要摇什么大致都能摇出来。

    堂印,桃花重五,拍板儿,雁儿行……

    当然,行马的时候,这些花样没什么鸟用。

    不止如此,看其他人扔骰子,唐明在骰子还没停下的时候,也能基本看出来最后会是怎样的点数了。甚至只是用听的,都能听出许多以前完全无法听出的端倪来了!

    这些发现让唐明心头大热,对自己变成了怪物的恐惧都驱散了大半。

    有这身本事,再好好练一下,何愁发不了财?

    自己不是变成了怪物,是变成了财神啊!

    思及此处,唐明也懒得再跟这几个小兄弟继续玩了——这几个破落户,比他还穷,赢他们能赢多少?况且,这打马也就图个好玩,耗时也长,真正要赌,还得是最简单的掷骰子、赌大小。

    于是,这一把玩完之后,唐明随后找了个由头把这几人赶了出去,随后关上大门,自己一个人躲在家里好生练习起来……

    唐明真成了赌神。

    不过他也聪明,没有专门盯着一家薅羊毛,而是把济仁县的大小赌坊都跑了个遍,每次赌,也都赢的不是太多,有的时候还故意输光出来。另外,除了赌坊,他也组局拉人来赌,采取的策略大抵依然如此。

    他还是怕的,怕别人发现他是一个怪物。

    不过就算这样,他的收入也是快速增长,日子越来越好过了,但这些钱他同样也没有露白。在外人看来,他还是那个唐明,跟以前没太多不同,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他欺负乡里的行为少了点——实在是没时间。

    唐明很忙的,忙着赌钱,忙着吃人。

    在这些日子里,唐明又饿了几次,也“吃”了几个人。这也让他发现,每一次“吃”人,他听骰子都会变得越来越厉害!

    不止如此,他的皮也越来越硬,力气越来越大,等等等等。

    这样的日子挺好的。

    除了每次吃人的时候,需要大晚上地在整个济仁县乱转、找目标,还要害怕衙门找上门来之外,其他时候,唐明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

    这天早上很冷。

    唐明却不是被冷醒的,而是被阿奴踩醒的。

    “走开……”

    唐明随手一撸,把阿奴撸到一旁,随后在床上坐起身来,眼神呆滞地看着前方。阿奴则是在一旁围着他转来转去,不时地喵喵叫上两声,也不知是否饿了,唐明却没有理睬。

    他现在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不太清醒。

    这种状态,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可是很罕见的——自从变成了“怪物”后,他的脑子是越来越清晰了。这种脑子浑噩的感觉,对他来说已经很久没有了。

    而导致他现在这种状态的原因,在于他发现自己的脑子里多了很多东西。那些东西和他的意识搅拌在了一起,让他的脑子成了一锅糊粥。

    这是……

    唐明努力分辨了半天,用了小半个上午的时间,才终于把这些出现在他脑子里的东西给梳理清楚。

    那是一“团”知识。

    光是辨认梳理,就用了整整小半个上午,可见这团知识有多么庞杂了,而如此庞杂的知识,讲的其实都只是一件事。

    这件事,是“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