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好运天书 > 第二十五章:大富贵
    相比起身形普通的万青来,唐明更符合人们心中对于“街霸”的定义。

    他身材魁梧,大手大脚,一脸横肉,左脸上还有一道刀疤——据唐明自己说,那是在一次争斗中被王虎砍的。

    王虎那可是整个东厢有名的大混子,手下一票人,据说跟东厢巡检使魏山都是一起喝过酒的,跟万青这种小混混不是一个层面的人物。唐明就算是被他砍过,那都是值得炫耀的一件事,徒增威风,毕竟也是跟王虎正面干过的人物了。其一半威名,也都是这个刀疤带来的。

    叫住万青之后,唐明从小凳子上起身走了过来,也不说付钱,那葛小六自然也是不敢追过来要钱,只能心中发苦独自吞下。

    走到万青面前之后,那唐明咧嘴笑道:“你小子,一整天都没见你人影,该不会是昨天我打了你,你对我怀恨在心,专程躲着我吧?”

    万青道:“不敢,只是我今天确实有事。唐大哥找我有事吗?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歇着了。”

    不管是魏山昨晚的叮嘱,还是他自身意愿,都是想要跟过去划清界限了,对这过去的大哥唐明自然也是能不搭理就不搭理得好。

    唐明看了看他,道:“你还记恨着呢?也都怪你,想要借钱没问题,但是你至少要告诉我你要钱做什么呀,可是你偏偏就不说,这我怎么能借给你呢?”说着,他垂手摸了摸腰间的钱袋,把里面的绍兴元宝钱摇出摩擦的声音来,又道:“你要是真缺钱,那就直说是要干什么,以你我兄弟的关系,我一定借你!”

    万青心头微微有些诧异。

    根据“万青”的记忆,唐明这人在钱上可没这么豪爽,昨天那副借钱不成反被打的阵仗,才是唐明的作风呀。

    旋即他又摇了摇头,道:“谢谢唐大哥的好意了,不过我现在也不需要钱了。”

    他现在是需要钱,但是却不想从唐明手里借,跟其多有瓜葛。

    再说,他对唐明也不是不了解,一百两百文的,或许能借到,可他现在差的不是这几百文,而是几贯,甚至几贯都不知道够不够去达到债鬼的要求。

    “不[笔趣阁 www.biqugeso.info]要钱了?”

    唐明闻言,摸钱袋的动作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看了万青一眼,突然又是咧嘴一笑:“不要钱就不要钱了罢,正好碰到了你,这就去我家中耍耍吧?最近我刚搜罗到一个新鲜的宝贝,正好让你开开眼,再买点酒肉,咱哥俩好好聊聊,也当是对哥哥我昨天打了你赔个罪。”

    万青却只是推辞,就想赶紧把这人给敷衍过去,别有什么牵连。

    “真没怪哥哥,只是我今天乏了,实在想回去睡觉一觉,哥哥也无需赔罪了,我都没放在心上。”

    说着,就迈开步子,想要从唐明身边走过,却不料唐明突然蹦出一句话来。

    “你在外边躲了一天都不敢回去,现在就敢回去了?”

    万青脚步一顿,转过头看着唐明,一脸疑惑,“哥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心头却是一震。

    唐明这话,怎么听起来话里有话,意有所指?

    再看唐明那模样,虽还在笑着,却不是咧嘴笑了,而是抿嘴微笑,眼神神秘。

    唐明看着他,压低了声音,又道:“这几日都没见到你家那老头子,问人说是生病了,却不知道是生的什么病?我还想着上门去看看他那老人家,毕竟我们兄弟一场,你阿爹,就是我阿爹,可是你家门整天关着,你那妹妹也不给我开门,连让我看看老人家都不行。”

    “我这里问你一句,你昨日问我借钱,究竟是想要给你阿爹治病呢,还是想要跑路?我想多半是后者,毕竟我还是了解你的。”

    万青心头大震。

    唐明这番话,从正常人的角度来听很古怪。

    只是生一场病而已,万青就算没良心,不想帮万全治病,又何须跑路?

    但是在结合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后,就不古怪了。

    唐明显然知道万全出事了,而且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那种出事,是吓得万青需要赶紧跑路远离的那种出事!

    万青原以为,万全的尸变只是和那长毛女有关,现在看来,竟然和这唐明还有关联?

    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难怪他利用神秘监控室解决了长毛女之后,也没有感受到什么完成债鬼要求的迹象,敢情是他根本找错了方向?……

    唐明最后说道:“我很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你不用怕,我们兄弟一场,我自然会关照着你,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不止不会让你出事,我还有一场大富贵准备送给你,所以跟我走吧。”

    万青一时没说话。

    这唐明,似乎掌握了很多他所没有掌握的信息,想要解决债鬼的要求之一,从他身上下手无疑是最直接也最有可能的有效途径,可万青不敢真就这么跟着去呀。

    就像拥有秘密的万青一样,唐明似乎也不是“万青”记忆中的那个唐明了,同样很诡秘。万青甚至有理由怀疑,唐明和自己一样、已经不是凡人了!

    至于是修士还是怪异他就猜不出了。

    自己要真这么跟着去,即使自己已经元变了,多半也危险。

    硬是不去的话……

    这倒是挺好,最好马上跑去云水堂喊人来挖唐明这条线,不用自己涉险也能继续追踪、探究债鬼的事。可问题是,唐明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现在真走得了么?冲突一旦爆发,怕是就没回转余地了……

    再退一步说,唐明竟然真放自己走了,又或者是自己出其不意、真从唐明手底下走脱了,到时候,唐明还会乖乖在家里等着明显有问题的自己带人过来吗?唐明这条新发现的线索一断,自己还如何去完成那债鬼的要求?

    不解决债鬼,自己还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似乎进入了死局,去也危险,不去也危险。可是回过头来再一想,跟唐明去,似乎也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危险。

    从唐明目前的架势和话语来看,自己对他还是有用的,跟着他去很危险的前提,也是自己跟他发生了冲突。可若是自己不跟他发生冲突,到时候不管他说什么都答应下来,顺着他的意思去做呢?

    ……

    在绝世霉运的无数次折磨和锻炼下,万青把“三思而后行”可以说是贯彻得淋漓尽致,但同样的,他虽然喜欢三思而后行,可他每一次的决定总是下得很快,不会犹豫不决,这同样是被一次次的折磨所锻炼出来的。

    这一次也是一样,他很快就做下了决定。

    “哥哥说的可是真的?”

    万青先是惊疑不定地看着唐明,随后偷偷看了甜水巷的方向一眼,脸上呈现出微微的害怕来,压得很到位,并不浮夸,小声道:“哥哥真能保我安全?还有……还有大富贵?”说到“大富贵”,万青的眼中还露出一丝贪婪。

    唐明看着他的眼神,嘴角慢慢勾了起来,道:“自然,我既能知道一些事,也能保你安全。你可莫忘了,当年那李黑子要砍你,是谁救下了你,我那次能保你,这次也能保你。至于大富贵……大郎,你看那魏山魏官人如何?是否威武气派,高高在上?”

    万青犹豫了一下,小声道:“那自然是的。”

    唐明说道:“我这场大富贵,你要是接住了,那魏山魏官人,也只有给你擦鞋的份儿。”

    万青眼神一热,不禁道:“真……真就如此?”

    唐明一颔首,“自然是真,那我们这便走罢?”

    万青眼神再一犹豫一番,最后抬眼看了唐明一眼,一咬牙,道:“走罢!”说着,也不用催促,就反身转脚,朝着唐明家的方向迈步,心下则是回忆着自己刚才的那些表现,确定都是按照“万青”的应有反应来的,应该没什么破绽。

    唐明则是在他身旁不远不近地跟着,既不前跃,也不落后,这方位,看得万青也是心中好生嘀咕了一番。

    看样子,他之前想得没错,自己这趟还真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还好唐明并不了解自己的底细,还以为自己只是以前的万青。自己元变后的力量,是唐明所不知道的一张底牌——虽然不知道这张底牌到时候能发挥出来的威力有多大。

    万青也不想真到要翻开这张底牌的那一步。

    在万青心中,想着最好的结果就是今晚能虚与委蛇一番,探听情报,然后全身而退。接下来究竟是带鬼子……不对,是带云水堂的修士们杀上门来,还是说采取别的做法,都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关键要把今晚给应付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