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好运天书 > 第十九章:命运的路口
    看来“好运”就是进入这里的关键词,而昨天睡觉前没成功,此刻却是成功了,说明想要进入这里,很可能是要有时间间隔的,就像是游戏中的技能冷却时间。

    万青默默地想到,快速地总结了这次的规律,然后也顾不得想其他的了,立刻抓紧时间观察起眼前的场景来。

    他可是记得,自己能进入这里的时间是很短的,很快就会被“弹”出去,所以要抓紧时间才行。

    可以见到,这个神秘的监控还跟万青上次所见到的一样,大部分的液晶屏幕都是黑屏的,少数闪烁着雪花,只有一块液晶屏幕才有视频画面。

    是的,只有一块,比起上次来少了两块。

    万青看了一圈,只看到这一块液晶屏幕上有视频画面,其他不是黑屏就是雪花。并且和上次的彩色视频不同,这次这块液晶屏幕上的视频画面,是黑白的!

    这是……和自己的身体状态有关吗?

    选择未来需要能量支撑,因为自己现在太虚弱了,体内能量太少,所以可选择的未来也少了?

    万青在心中快速地做出了一个推测,但立马就按下不想了,仔细地看起那黑白的视频画面来。

    他本以为,那视频画面里显示的会是他此刻打坐的场景,就像是上次他所看到的那三块液晶屏幕一样,但是没想到的是,黑白视频出现的竟然是一个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场景。

    是他的卧室!

    他在地球上的卧室!

    不,准确来说,是他那诡异梦境中的卧室,因为他看到了站在卧室门后的那个男人——也就是那个债鬼。

    这和感应天地灵气有什么关系?

    万青心中闪过疑惑,然后继续仔细观察起来。

    这一看之下,他又发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他在这视频里,能看到自己卧室地板下面的地砖,而在书桌旁的地下、地砖里,有一个黑色的果核。

    这不正是他昨天晚上做梦时,莫名其妙出现在他手里的那个黑色果核吗?后来掉落在了地上,融入了地里。

    他因为被那债鬼所吓,此后不管是梦里还是回到现实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债鬼身上,对此倒是忽略了。

    这液晶屏幕上的视频不知是什么原理,万青不仅看到了地砖里的那个黑色果核,竟然还看了进去,并且把这小小果核里面的东西看得一清二楚。

    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正盘腿坐在果核里,闭着双眼,皱着眉头,表情非常严肃……

    不,不是长裙,是毛!

    万青在这神奇视频的帮助下,看清楚了,那女人身上的并不是裙子,而是一身细密的毛。因为太细密了,看起来就像穿了一条长裙一样,而她本身是光着的。

    这场景看着真的很恶心,对于密集恐惧症患者来说,更是致命。

    这是什么怪物?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梦境空间里?

    万青皱起了眉头,心头忧虑。

    如今看来,那场梦确实不是简单的梦了,而是真实存在的奇异梦境空间。这梦境空间如此的模样,也让万青下意识地把它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

    如今他的这个所有物中,出现一个债鬼也就罢了,如今又来一个浑身细毛的神秘女人,这实在让他很不安——债鬼已经够致命了,这长毛女怕也不是什么善茬。

    视频还在放着。

    下一刻,那长毛女突地眉头一松,表情一怔,紧接着,她表情骤变,一下子睁开了双眼,表情惊恐愤怒,张嘴怒吼。

    “不!……”

    可以看到,她有两颗虎牙,一双眼睛没有瞳孔,因为黑白视频的缘故、眼睛里看起来全是灰色,里面还有无数黑色人影在挣扎翻涌,宛若人间炼狱,望之生怖。

    是那万全尸变的怪异!

    万青从这声音,一下就听出了,这正是他昨天晚上所碰到的那怪异!与此同时,那怪异在被火蛇袭击前,最后那个诡异的笑容,也像是放电影般从万青脑海中闪过。

    她没有死,而是瞒过了陈冲和他们,不知通过什么方式进入了自己的这奇异梦境空间中,潜伏了下来!

    难怪她当时用“嘴”包住了陈冲和他们发出的火蛇,若是不如此,而是硬碰硬,怕是整个万家公屋,连同万青在内都要被那火蛇的爆炸给炸个稀巴烂,她其实是在保护万青!而她这样做,显然也不是出于什么人道关怀的善心,为的就是要进入到自己这个奇异的梦境空间里来!

    虽然万青还不明白她这样做的最终目的,但是从她当时想要吃了自己的表现来看,她的最终目的显然也不会是想要和自己谈一场甜甜的恋爱……

    万青脑子里快速地闪过一系列想法,眼睛却还是专注地盯着这视频画面。

    他看到,几乎是那长毛女张嘴怒吼的同时,他卧室里的灰色阳光猛然大盛。

    这灰色阳光透过地砖、透过黑色果核,照在那长毛女的身上,就看到那长毛女浑身的细毛快速消融,像是太阳融化积雪一般。

    长毛女表情痛苦地破开果核,从中飞了出来,在快速消融的状态下,朝着门口那债鬼径直飞去!

    只是还没飞到一半距离,她的身体已经被那灰色阳光消融了。

    而在她身后,那黑色果核被破开的裂缝中,一根黑色的细芽从中长出,穿破地板,探出头来。

    视频到这里也就截止了,重新又回到了一开始的画面上,开始反复播放起来。

    ……

    “为什么会是黑白的?……”

    看完一遍的万青,凝重地盯着眼前这块黑白的液晶屏幕。

    这种像是遗照一样的色调,让他非常不安。如果可以的话,万青真的不想选。

    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应该选这个。

    那长毛女来者不善,如此费尽周章,必有图谋,必须要消灭。

    若是置之不理,不选这个未来,就这样让她待在那里,以后自己肯定会出事!而且万全的尸变,在他看来显然也和这长毛女有莫大关联,甚至极有可能一切都是这长毛女导致的!

    消灭这个长毛女,既能保障自己未来的安全,也极有可能完成那索命债鬼的两条要求之一。

    现在不选这个,自己现在是安全了,但是以后呢?别的不说,光是债鬼,就是架在他脖子上的一柄钢刀。

    还是说,期望神秘监控室以后再给他这样的机会?

    时间在变,一切都在变。

    他的很多惨痛经验更告诉他,许多时候,机会都是只给一次,稍纵即逝,抓不住的结果只有失败。

    选择的倾向性似乎确定了。

    但是,那令人极度不安的黑白色,究竟代表了什么?

    还有,在当前处境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命运选择?那黑色细芽又是什么?……

    万青感觉自己站在了一条分岔路口,命运在他面前分开两边。

    但是他一条路都看不清。

    ……

    他没有时间了。

    和上次一样,这神秘的监控室又开始如水波一般荡漾、模糊起来。

    必须要做出抉择了!

    选,还是不选?

    万青看着眼前这荡漾模糊的世界,万千思绪在脑海中流窜而过,随即眼神一厉,做出了抉择。

    就选它了!

    随着心中抉择的做出,在整个神秘监控室化为彻底的光影和色彩之前,万青见到正前方的那块黑屏液晶屏幕上,似乎出现了黑白的画面。

    这应该就是选择成功了。

    只是不知道结局究竟会怎样。

    ……

    做出抉择的下一刻,万青眼前一黑,又重新回到了之前正在闭目修炼的状态下。

    没过两秒,一股巨大的吸力,突然出现在了他的体内。

    他对此并不陌生,上次他做出选择的时候,也是如此。但是和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这股巨大吸力出现之后,只一瞬间,万青就觉得自己体内一空。

    是真的“空”。

    只一瞬间,万青便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他动不了了,感觉自己整个人此刻空荡荡的,如一片荒野,什么都没了,疼痛、五感……一切的一切,都仿佛从他的身体里被剥离了出去。

    他就连心跳都停止了。

    除了残存的最后一点意识,他的整个人已然生机全无。

    自己……死了?

    这就是黑白液晶屏幕的意义?会死?……

    万青感觉自己真的死了,就连他残存的意识,也在飞快涣散,令人恐慌绝望。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他也不是第一次死了。

    万青并没有沉浸于自然产生的恐惧、绝望等情绪,白白浪费时间,而是集中精神。

    就像是他昨天被晴天霹雳集中之后,依然不愿接受死亡的结局,硬撑着不让自己失去意识那样。

    然后他把意念以最快的速度集中到通天穴。

    没错,他在修行。

    ……

    他的推断没错,选择黑白液晶屏幕,果然带来了极其糟糕的后果。

    但是陈冲和也说过,一旦元变,就会焕然新生,所有的不足都将得到弥补。

    现在,就看他的另一项推断正不正确了。

    ……

    他竭尽自己最快的速度,去感应天地灵气。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

    就像他昨天在那三位匪徒的枪击中之后,意识模糊那样。

    ……

    他竟然真的感应到了天地灵气!但却不是如陈冲和所说那样,仿佛“看”到了充满整个天地的浩瀚大海,而只是在通天穴和天枕穴中间的位置上,发现了一小撮。

    这跟他猜得有所出入,但是他想也不想,直接从这一小撮天地灵气中尽力拉扯出三分之一,引入天枕穴,这些天地灵气立刻神奇地出现在了下丹田里。

    他的意识愈加模糊。

    就像他昨天被背后的大树砸中脑袋那样,意识愈加模糊。

    ……

    下丹田内的灵气一出现,就立刻开始消散。

    他苦苦挣扎,竭尽全力,用自己最后的意识,努力观想出了那副陈冲和用血肉内脏骨摆出的诡异画卷。

    做完这些,他的意识消散到只剩下最后一点。

    如风中火苗,摇摇欲坠。

    就像是他昨天又坠入那漏电的水池中一般,生命迹象几乎断绝,意识几乎彻底涣散。

    ……

    命运仿佛轮回了。

    只是一天的时间,万青再度陷入到和昨天一样的死地。

    而不管是昨天,还是今天,他在最后一刻的念头,都是相同的。

    我不想死。

    我要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