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好运天书 > 第十一章:讯息
    看着万桑那双简直要喷出火来的眼睛,还有她像是随时要扑上来跟自己同归于尽的模样,万青决定把梦里的事情放到一边,先把眼前的事给应付过去。

    “昨晚我正睡觉呢,有一个江洋大盗突然闯了进来,随后衙门的人也来了。双方大打出手,最后那江洋大盗被制服了,阿爹的尸首却也因此被发现。”

    这是万青昨天晚上跟魏山商量好的说辞,所以也不需要多想,很清楚地就说了出来。

    “我跟他们说,阿爹重病在床,受那江洋大盗刺激之下才刚刚亡故。衙门公人可能是刚破获一桩大案、心头高兴,也没多作追究,但是阿爹的尸体终究是留不住了,当即就被拉去了漏泽园。我身上也没钱,央求对方宽限半日也没用,只能看着他们将阿爹火化,骨灰我也带了回来,就在后边。”

    那骨灰,是魏山让人去取来的,也不知从哪里搞的。

    为了让万桑相信,万青还特地又补充了些细节:“你走的时候将房门都反锁了,但是你回来的时候也看到了,锁已被损坏,这可不是我能做到的。还有,打斗的时候损坏了一些家伙什儿,官家也都给补上了,你若实在不信,还可以去问东厢厢公事所的巡检使魏山魏官人……”

    万桑听着万青的陈述,表情愈加愤怒,紧攥着鞋锥子的手也颤抖起来,看得万青,边说边心惊胆战,生怕她激怒之下猛地扑上来扎死自己。

    他现在身体虚弱,要打起来还真不是万桑的对手。

    但是万桑最终还是没有扑上来。

    她眼中一番剧烈的挣扎过后,愤怒的面孔渐渐苍白,眼神逐渐无力,紧紧攥着鞋锥子的手指节慢慢放松。

    她就像是一只原本充满了气的气球,此刻被扎了一针,正不断泄气。

    如同失了魂一样,她恍恍惚惚地走着,到桌边时被条凳一拌,通的一声,一屁股跌坐在了条凳上,眼神空洞,一动不动,如没有半点精气的人偶。

    她手中的鞋锥子也握不住了,从手中滑落,在桌子上滴溜溜地滚了一通,落到了地上。

    万青也不再说话了,走回床边穿好草鞋,又把衣服穿好,之后站在一旁,看着她这幅模样,心下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万全的死,肯定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伤痛,可是她却不能像一般儿女那样沉浸在痛苦中,因为她没有这个资格,她还需要拼命去赚取给万全超度的银钱。

    最可悲的是,眼见着银钱就要积攒够了,却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她最终还是没能让万全好好地离开。

    这世上最深沉的痛苦,或许不是没有希望,而是希望即将实现前的陡然破灭……

    两人就像两座雕塑一般,在屋中相对坐了良久,最后万青缓步走到她身后,犹豫了一下,缓缓伸出手去,想要揽住她的肩膀抱抱她,给她一些温暖。

    根据后世研究,拥抱这个动作,可以通过释放缓解焦虑和促进社会联结的后叶催产素来降低压力水平,可以增加身体中的血清素,从而提升愉悦感。

    万青所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即使这样的举动会给他带来霉运。

    可在万青刚刚把手搭上万桑的肩头,就听到万桑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滚。”

    万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坚持,将手从万桑的肩头上挪开了。

    随后,他看了一眼万桑的背影,转身默默地走了出去,从外面把门给关上了。

    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吧。

    有自己在里面,她想哭都不能哭。若是能够哭出来,对她的身体也好一些……

    出了门之后,万青站在门口呼吸了一会儿早晨清冷的空气,感觉脑子完全清醒了,随后便向着记忆中西真教济仁县分观的方向大步走去。

    反正他现在也无所事事,不如就直接去西真教报道。

    那里有太多他想要得到和了解的东西了。

    ……

    现在是黎明,天光越来越亮了,甜水巷的街面上已经有人出摊。

    宋打破了以前的坊市制,店铺经营随处可见。

    像左前方,那就是胡家二郎的早餐铺,售豆团、麻团、糖叶子、羊脂韭饼等几样早点,摊头上正冒着热腾腾的白气。

    除了羊脂韭饼稍贵,其他事物都很是便宜,甜水巷居民也有力享用,此刻就有两人坐于一旁的桌案进食闲聊。

    再往前两步,胡家铺子斜对面,是张小二饮子铺,撑一青布大伞、下摆桌椅,摊头在一侧,售苦水、白水、江茶水、二陈汤等。早起喝上一碗二陈汤,提神理气,精神一整天,是市井中最受欢迎的饮子了。

    宋经济发达,三餐已普及到平民,即使是在甜水巷这样的贫民窟,也是有早餐店存在的。

    不过万青没有去注意这些东西,他一边走着,一边思绪又重新回到了之前的那场诡异的梦里。

    梦里的那个世界呈现出那样的一个模样,和地球世界之间是否有某种联系?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又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刚想到这,万青的脑子里突然又响起了之前在梦里的诡异世界中所听到的那种声音!

    “喅喆喇喈喉喊喋喌喍喎喏喐喑……”

    大白天闹鬼么!?

    万青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那些声音同样是听不懂,同样是充满了疯狂绝望的意味,但是和之前在梦中不同的是,这次这些声音给万青所造成的痛苦远没有在梦中那般大,只不过是让万青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如果说之前在梦中,这些声音像是千万根针在万青脑子里扎一样,那现在就是三四根针在扎万青的脑子。

    虽然同样有刺痛感,但并不是很难忍受。

    那个梦境是真实的!那果然不是单纯地做梦!

    万青刚这么想着,突然他又发现了一件事。

    他可以“听懂”这些声音的意思了!

    “喅喆喇喈喉喊喋喌喍喎喏喐喑……”

    这些声音依然是他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语言,但是万青就是“听懂”了它们的意思。

    万全、为什么?

    万桑,好日子。

    这就是万青从这些声音中听出来的意思,显得很是零碎。

    这些含义在他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盘旋着,而且还带着一种让万青觉得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这好像……是“万青”的味道?

    ……

    张小二一副专心调制汤水的样子,视线却是不时抬起,快速地往前方瞥上一眼。

    泼皮万大郎正站在那儿,神情模样很是古怪,也不知在干什么。

    不过张小二也不敢多看,更不敢主动开口询问,生怕这泼皮就上自己这儿来讨上一碗汤水喝——那自然是不给钱的。

    所幸,那万大郎没站一会儿又重新迈开步子往前走去了,一路出了甜水巷,不见了踪影,这让张小二舒了一口气,又开始热情地吆喝起来招揽顾客。

    而已经出了甜水巷的万青,脑子里的那些声音已经消失了,眉头却还是皱着,边走边想着事情。

    那些声音来得突然,去得也快,留给万青的疑惑却是更多了。

    从他听懂的含义来看,这些声音似乎是在传达两个讯息:第一个讯息,应该是对于尸变了的万全的疑惑;第二个讯息,似乎是希望万桑能够过上好日子——要不然难道是让他教万桑唱《好日子》?

    万青越回味越觉得,这正是属于“万青”的味道。

    所以这是“万青”“死不瞑目”之下的最后残念?若是如此,那这残念对于他有什么影响?“万青”和这些声音首次出现的那个诡异的梦又有什么关系?……

    疑问很多,不过这其中所透露出来的某个隐藏的信息,倒是让万青颇为惊讶。

    如果说这真是“万青”的最后残念,那他希望万桑过上好日子这个念头,还真是挺让人惊讶的。毕竟“万青”当初可是差点把他这个妹妹拉去青楼给卖了,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挂念着万桑,也不知算不算是良心发现。

    人性啊,还真是复杂且善变。纯粹的好人不存在,纯粹的坏人同样不存在。

    一生出这样的感慨,万青脑子里突然又再涌上了一些东西。

    这种感觉他很熟悉了,是和“万青”记忆融合的感觉。

    记忆融合的很快,而经过这又一次的融合,万青又再发现了一些东西。

    这是“万青”昨天的记忆,这些记忆之前一直是残缺的。

    在这份记忆中,万青终于知道了他左大腿上到现在还残留的疼痛感是怎么回事了——那是被唐明踹的。

    万桑去筹钱的时候,“万青”也没有闲着,昨天去向他大哥唐明借钱想要凑钱超度万全,却没有借到,反而在纠缠之下被唐明打了一顿,左大腿上那一下就是打得最狠的一处。

    然后“万青”准备等晚上去抢钱,这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结果被万青穿越了。

    万全的尸体能在家里停上两天,也没有被“万青”因为害怕律法而偷偷送去漏泽园,除了万桑的威胁外,看来这也是个重要原因。

    “……算是迟到的孝心么?”

    万青自嘲地笑了一下,体会到了一种“子欲养而亲不在”的微妙情绪,心情一时有些抑郁——记忆不断融合的结果,就是他现在越来越多地把另外一个“万青”也当成了自己。

    随后,他脚步稍一停顿之后,又继续往前走去。

    他现在越来越确定,那诡异的梦境,梦境里背对着他的那个男人,都和被他占据了身躯的“万青”有关了。既然是和“死去”的“万青”有关,那从怪异的角度来查,说不定能揭开那个诡异梦境的秘密。

    而有关怪异的东西,在西真教里是最有可能找到答案的了。

    这让万青向着西真教济仁县分观走去的脚步愈发快捷了。

    那个梦境太过诡异,给他一种非常糟糕的感觉,让他很想搞清楚。

    这就像是看着黑暗,人总会不自觉地害怕,只有将那里彻底照亮,才能有安全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