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好运天书 > 第五章:交锋
    甜水巷万家,万青正看着那摔倒在地的怪物。

    “万青”的意念力量源头似乎是怪物的呼唤声,随着怪物的呼唤被打断、又摔倒,万青确实感到自己身体里属于“万青”的那股念头减弱了许多。

    只是他现在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还好他意志过人,很快就适应了身体的虚弱疼痛,随后趁机又大喊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

    和之前相比,万青现在呼救声要虚弱很多,即使他已经竭尽全力地在喊了。

    不过还好,现在的甜水巷寂静无声,若是有人在附近,应当还是能听到的。

    万青这么想着,趁那怪物摔倒在地的时候抽空往窗外看了一眼,发现正有一名身着红衣圆领衫、腰挎铁尺的男子提着灯笼经过,这让他心中大喜。

    那是铺兵!

    根据“万青”的记忆,济仁县以济仁县衙为最高官府机构,相当于市政府。其下,将济仁县划分东西两厢公事所治理,相当于职能扩大的公安分局。而在厢公事所下面,还设有军巡铺。

    军巡铺负有缉盗消防、处理纠纷、夜间巡查等职责,相当于派出所和消防大队的结合体,甜水巷就在石牙街军巡铺管辖范围之内。

    石牙街军巡铺有节级一人,铺兵四人,窗外正路过那人,就是石牙街的铺兵赵猛——作为社会不安定分子,“万青”跟石牙街军巡铺接触的机会还是比较多的,里面的人全认识。

    “赵哥,救命啊,这里有怪物!”

    万青更加卖力地喊叫起来,感觉把自己的肺都快喊出来了,如此用力,自然又是牵扯得身体一阵酸痛。

    同时,他一边还紧盯着那怪物,使劲把水缸的木盖举在身前当做盾牌,不敢松懈,生怕它趁自己喊救命的时候偷袭自己。

    赵猛正年富力强,耳朵也没毛病,不然也当不了铺兵,可是他现在却像是聋了一般,对于万青的喊叫声充耳不闻,连头都没有转过来一下,只是口中哼着小曲径自经过,没两下就没影了。

    怎么回事?

    如果赵猛不想救他、当做没听见的话,至少也会有所异动,但是赵猛脚步连半点停顿都没有,看都没有往这边看过来一眼,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一般。而且万青看赵猛在哼曲,却也没有听到他的曲声,同样也没有听到赵猛的脚步声。

    这屋子内外的声音,像是被隔绝了一般。

    而此时,那怪物也从地上站起来了。

    它站起来的方式也很特别,整个身子似乎不会弯,就那么直勾勾地从地上挺了起来,像回弹起来的不倒翁一样。

    再看它样子,似乎摔倒对于它来说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只是那腹部的嘴巴——也就是万全的胃——歪斜了,成了斜嘴。

    “大郎,你怎么不听话……”

    那怪物又开始呼唤起来,听着像是生气了。

    “万青”的念头又蹿了出来,只是这次的念头比起之前弱了不少,而万青也察觉到,“万青”此刻的念头甚是恐惧,似乎很怕对方生气。

    “万青”的念头固然弱了许多,但万青此刻的脑袋却也不时头痛,意志常被分散,两人倒是又斗了个不分伯仲,谁也奈何不了谁。

    他一边跟心中“万青”的念头作着斗争,一边紧张地盯着那怪物,攥着木盖的手更用力了。

    万青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想要把木盖扔过去砸对方,不过他马上又克制住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这木盖是他现在唯一的武器了,扔出去若是不能伤了对方的话,对于他来说相当于自断其臂,太不明智了。

    “大郎……”

    那怪物呼唤着,眼见万青站在门后不动,又开始朝万青迈开步子,想要走过来。

    ……然后它又摔倒了。

    和上一次一模一样,它又仰面摔倒了下去——谁也不知道这家伙明明是往前迈步,怎么会往后摔了下去,倒是有点像万青看过的小说神雕侠侣里某派的功夫一样。

    第一次可能有点懵,但是有了经验,那怪物这次起身的速度就快多了,刚刚倒地,立马就像回弹的不倒翁一样直勾勾地又挺了起来,还站在原地。

    “&#%)*&@!……”

    这怪物终于也不喊大郎了,一堆万青完全听不懂的话充斥他的耳边,而怪物腹部的那张脸也更凌乱了,不仅嘴巴更歪了,眼睛也一高一低了,都看不出万张氏的样子来了。

    和上次一样,怪物这么一摔之后,“万青”的念头又再大幅度减弱了。

    压力骤减的万青看着那怪物,终于有空闲想些其他的事了。

    它又摔倒了,这是买一送一吗?

    不,这也可能就是那神秘监控室的视频中所播放的:这两次摔倒太相似了,那视频又是不断重复,自己一时匆忙之下,可能是把两次连续摔倒看成了一次重复。

    随后,万青又想到了面前这怪物。

    这怪物似乎是一个肉体很弱,擅长精神攻击的偏科怪物,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

    它动作迟钝缓慢,走路慢吞吞的,除了腹部的“脸”,其他身体部位也根本都没怎么动过,这说明它无法很好地掌控万全的身体。

    最关键的是,它每次摔倒之后,对于自己的精神影响都会大幅降低。

    仅仅是摔倒这样一个对于普通人来说都算不上严重的伤害,都能对它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这更加说明了它肉体上的孱弱。

    相比而言,它的精神力量很强,要不是自己而是换了一个普通人的话,估计早就着了它的道了。

    想到这里,万青隐隐有些激动。

    或许,自己可以不用怕它,直接冲上去跟它干?反正自己也无路可退……

    这个念头一生起,就有些克制不住了,让万青的心砰砰直跳。

    那怪物则似是怕了,只是站在原地不动,也没再尝试向万青靠近,生怕又诡异地摔上一跤。

    而那怪物腹部一高一低的两只“眼睛”,则是隐隐散发着诡异的幽光。

    ……

    万青觉得自己分析得没毛病,可他始终没有就这么冲上去。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这让他没有轻举妄动。

    过往无数的倒霉经历,不仅磨炼了他的意志,同样也让他养成了谨慎的习惯。

    到底是哪里不对……

    万青紧张地盯着那怪物,一边想着。

    那怪物已经不喊大郎了。

    气急败坏之下,它只是说着一些万青听不懂的话,像是一种万青没有接触过的语言。

    有可能是在骂街吧?毕竟连续两次无端端地摔倒,确实诡异,换做自己站在对方的立场上也是要骂街的。

    所以它这是放弃呼唤自己过去了?……

    一想到这,万青突然间明白哪里不对了。

    不管是之前这怪物呼唤自己过去,还是自己现在所谓的“分析”过后想要过去,说到本质上,其实都是一样了,都是过去,靠近它!

    它从来没有放弃过呼唤自己!

    这样一想,自己刚才的分析也可能是受到了这怪物的影响,它不是放弃呼唤自己过去了,它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来影响自己的意志。

    之前它是强行“拉”自己过去,现在则是让自己觉得“靠近它”是自己的想法,从而主动过去!

    它为什么一开始就想要自己过去?如果它的肉体力量真是这么孱弱的话,难道它自己不知道,不怕自己靠近它之后发生什么意外吗?

    它很可能有什么近身才能施展的杀手锏,根本就不怕自己近身,这样才说得通!

    万青想明白之后,不禁一阵后怕。

    如果他刚才真贸贸然冲上去跟对方硬干的话,自己现在身体又这么虚弱,搞不好就出事了,还好没冲动。

    虽然打定了主意不过去,但是万青也没有嚣张地说什么“你的诡计被我看破了”之类的话,反而是继续作出一副“苦苦挣扎是不是要过去”的纠结模样。

    一则,那怪物可能正在发动精神攻击,这样可以多耗费它的一些力量,说不定就能起到什么作用,二则,也给自己争取时间,想想脱困的办法。

    万青想得挺好,但是万事万物总不会由着他的想法来。

    那怪物突然不说话了,那些莫名其妙听不懂的声音骤然间消失无踪。

    怎么了?被看穿了?

    万青心中如此想到,却没有停下来,还在继续“苦苦挣扎”“纠结无比”,非常投入。

    然后他看到,那怪物腹部已经歪斜的五官突然展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