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好运天书 > 第二章:死不起
    经验丰富的万青很容易就判断出了自己额头的伤势并不严重,也就是擦破一点皮,放着不管不用多久都能自动愈合,所以他也没怎么耽搁,就进了身后的房子。

    至于左大腿为什么一用力就莫名酸痛,他使劲想了想也没能得到“万青”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干脆也就不想了。

    进到房间后,可见房子很简陋狭小,只有一间房,里面摆了两张床,一张桌,还有些水缸、炉子、破柜子之类的摆设。

    在北面那张床的后面,还挂着一张横亘整个屋子的布帘。

    这里就是万家了,可以说是家徒四壁,但就是这样一个家徒四壁的家,也不归万家所有,而是隶属于官府的。

    济仁县设东西两厢店宅务,负责修建房屋,以低廉的价格提供给特定居民居住,称为公屋,也就是后世的廉租房。

    万家的房子就是这样一座公屋,每月租金400文,这在济仁县算是非常低廉的价格了。

    他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早在宋代,就有了廉租房。

    ……

    万青进来的时候,万桑正在桌子上收拾东西,把两个黑乎乎的团子给包扎了起来、揣进怀里。

    听到万青进来之后,她一抬头,看到万青头上的血迹,微微一怔,不过也没多做理会,直接说道:“我今晚帮沈家娘子出工,不回来了。我也不指望你能出去寻些文钱回来了,只求你今晚别出去厮混,好生待在家中守上一晚就成。”

    万桑说完,顿了一下,从怀里摸出一把鞋锥子放在桌上,尖锐的锥头指向万青,表情愈加严肃。

    “你知晓我的脾性,所以你今晚最好收了心思,好生待在家中,否则我饶不了你。”

    万桑的要求听着有些古怪,拥有了“万青”记忆的万青却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是因为万家的家长万全死了。

    这个一手抚养大两个孩子的苦命人,经过这些年的劳碌,终于承受不住,于两日前回到家中睡过去后,就再也没有能起来……

    按照大宋律,但凡有人去世,都需送往漏泽园,进行一项选择:一,由漏泽园免费帮忙火化,给予骨灰,家属带回自行安葬。二,花费500文请漏泽园中人进行超度,之后尸首由家属领回自行安葬。

    若是有不遵宋律,死者隐瞒不报、私自下葬的,将押送官府严惩。

    万桑自然是倾向于选择超度:在这个年头,只有实在没办法或者子女属实不孝,才会将死者送去火花,但凡有一点办法、有一点良心,都会尽力送去超度,保一个全尸入土为安。

    可这个窘迫的无产阶级家庭连500文都拿不出来——算上积攒着准备用来支付下一月房租的367文,他们还差133文呢。

    所以万桑最终决定秘不发丧,对外称万全卧病在床,她则是拼命找工,想趁这几日赶紧将钱凑齐,再将万全送去超度下葬。

    为了防止“万青”告密,她还以“同归于尽”来威胁“万青”保守秘密——这个小丫头自从差点被卖去青楼那次之后,再也没有哭过,性子无比刚烈,说到做到,让“万青”都害怕。

    这是万全的尸首方面。

    于“万青”方面,“万青”这个泼皮无赖确实不把这个家当家,经常出门不锁门,反正这个家中能值那么点钱的东西早被他折腾光了。

    平时这倒也罢了,若是万青等会儿又出门,并且不锁门,万桑又不在家,那是有风险的。说不定就会有邻居正好上门,从而被人发现万全死了,最后报官。

    这两方因素结合之下,也就导致了万桑为什么会这么说了。

    “好。”

    万青点点头,尽量言简意赅地应了下来,以免多说多倒霉,心中则是想到,万桑想得未免单纯了些,难道漏泽园的公门中人到时候不会发现万全的死亡时间有蹊跷吗?

    不过他旋即又想到,现在是绍兴三十年,连《洗冤集录》都不知道有没有诞生,他也不清楚这个年代的法医技术到底是什么程度。而万桑又是在这种时代、这种底层家庭中出身,不知道死亡时间是能够检测出来的话,倒也在情理之中。

    “……”

    对于万青这么爽快就应了下来,连个牢骚话都没有,万桑有些惊讶。

    不过她多看了万青一阵后,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把那把鞋锥子收了起来,直接就出门去了,顺手还带上了门。

    室内光线一时暗了些,还好沿街的窗户开着,在昏黄的夕阳下,倒还是能看清屋里。还有就是,这屋子里竟然比外面更冷,尤其现在少了个人,好像更冷了。

    万青紧了紧身上那件劣质的棉袍,却没有什么效果。

    随后他走到桌边坐下,发现桌上放着一个破口粗瓷大碗,里面放着一个野菜粟米团子,应该是万桑留给他的晚餐。

    他暂时不饿,也没去碰,就只是坐在那张歪斜的条凳上默默想起了心思来。

    他先是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自己“死了”,他们一定很伤心。

    他然后又想到了自己,自己是否还有机会回去呢?如果暂时或者永远回不去了,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生活?

    他还想到了万桑,这个孩子太可怜了,兄长是这样一个混蛋,父亲又死了,她年纪还那么小,就要扛起生活的重担。在后世,她这个年纪还只是个最大发恼只是失恋的中学生呢……

    想着想着,万青还想到了大宋律中关于尸首处理方式的这条法律条文。

    这条律文在他看来挺奇怪的:根据他对于中华封建时代的了解,这是一个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时代,官方却以法律形式明目张胆推行火葬,总觉得有些奇怪。

    或许就像廉租房一样,这也是他所不知道的南宋小知识吧。

    当然,官府也给出了另一种处置方式,那就是超度,这倒是挺有封建迷信特色的。

    或者说,这条律文的目的其实就是变相地赚钱,逼着百姓给官府送钱?

    这么一想,万青倒是觉得通透了,也不由感慨起封建政府的吃相着实难看,让老百姓都死不起了。

    这可是真正的死不起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了半天之后,万青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天都黑了。

    因为是十五,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好,月光从窗外洒落进来,让屋子里朦朦胧胧的,在里面坐了半天适应了黑暗的万青也能把屋子里的东西大致都看出个轮廓来。

    外面街上已经没人行走了,家家户户都已回家,很是安静,间歇有虫鸣响起。

    这也就是在甜水巷了。

    通过“万青”的记忆,万青知道,去到东正街、双井巷这样的地段,还是很热闹的,通宵营业的店铺都有不少,玩通宵不是胡话。

    宵禁?不存在的。

    这就是宋啊,这就是“东风夜放花千树”、“一夜鱼龙舞”的宋啊……

    万青一边感慨,一边跺脚——见鬼的,这初冬时节里,他脚上竟然是一双草鞋!坐了半天,脚都快冻麻了。

    正跺着脚,附近不知道谁家的狗吠了起来,声音挺响亮,划破这寂静的夜空。

    接着,万青的跺脚动作一下凝固了。

    他发现,那块横亘整个房间的布帘,不知何时被拉开了一块。

    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正站在那里。

    万青身子一紧,口干舌燥,头皮发麻,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那布帘后面,躺着的可是万全的尸体啊……

    难道说,万全因为死不起,只能无奈爬起来了?

    ……万恶的大宋万恶的封建社会!

    苛政猛于黑白无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