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长生一万年 > 第33章:这一招屡试不爽
    东城区的马路上,秦阳开着车带着魏瘸子正往市区的方向行驶。今天下午这一票干得实在太漂亮了,龙浑丢了一批货,心腹被抓,场子也被封了,可谓是损失惨重。不过秦阳并没有立马回去,而是在东城区各个场子转了几圈。

    秦阳活了上万年,经历了无数件事,每件事都有几百万个结局。他必须掌控一切消息,才能按照脑海中的剧本去走。

    “滴滴滴......”

    “赶着去投胎是吧?”

    绿灯刚亮,前面的车子还未启动,后面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鸣笛声,魏瘸子便破口大骂了起来。

    “呵呵,急性子太多了,随他们去吧。”秦阳还真是好脾气,启动车子过了人行道之后便变道让行了。不过当他看到从旁边呼啸而过的车辆时,立马将油门踩到了底,追了上去。

    魏瘸子不解的问到:“阳哥,这是什么情况?”

    “是龙浑那群小弟的车。”

    “嗯?”魏瘸子定眼看了看,前面那十几辆五菱宏光,的确有点眼熟,仔细一想还真是啊。

    “这家伙右拐了,这是东郊的方向,他想干嘛去?”

    秦阳沉思了一会儿,从脑海中立马搜索除了这一段记忆,猜测到:“如果我没猜错,是去抢胡凯手里的货吧。”

    这东郊已经是郊区了,乃是城乡结合部,并不是龙家的地盘,当然龙家也是看不上的。从轮胎的吃力程度来看每辆车至少坐了十人,如此急匆匆的赶往东郊,真是有点蹊跷。

    砰。

    刚到东郊的地盘,来到一处荒凉的道路上,最前方的那辆车突然爆胎了,差点失去了控制,秦阳也立马将车停了下来。

    “你是怎么搞的?耽误了事我他妈宰了你。”

    车刚停下,龙浑骂骂咧咧的下来了。

    司机大勇颤颤巍巍的下车检查,小心翼翼的说到:“浑哥,车子爆胎了,我这就换上备用胎。”

    “你自己在这里换吧,我们先走。”龙浑等不及了,带着车上的小弟分散的上了后面的车。

    仅仅耽误了五分钟,车队又出发了,但秦阳却迟迟没动。

    魏瘸子不解的问到:“阳哥,怎么不去追了?”

    “先确认一遍。”秦阳说罢,便下了车。

    “今天咋就这么倒霉呢?”大勇一边抱怨一边更换轮胎,忙活了一阵这才换好。

    “哥们,需要帮忙吗?”

    大勇抬起头来,见是个陌生人,没好气的说到:“滚一边去。”

    “呵呵,这脾气还真不小啊。”

    大勇顿时火了,蹭的站起来嚷嚷到:“老子脾气小不小,关你屁事。”

    秦阳也不生气,右手搭在大勇的肩膀上问到:“我问你,龙浑去东郊是不是要抢胡凯的货?”

    大勇脸色大变,强壮镇定的说到:“老子为啥要回答你?”

    “咔嚓......”

    大勇话音刚落,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只感觉一股钻心的痛苦传来。

    “哎哟,快松手。”

    秦阳不仅没有松手,还加大了力度,大勇的脸便扭曲起来,只感觉自己的胳膊像是被卸掉了一般,苦苦哀求着。

    “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没有如实回答,我今天就废了你这只手。”

    “我说,我说......”大勇是出来混的,自然知道眼前这人是自己惹不起,刚才的神气一扫而光:“浑哥去东郊是想抢胡凯的货。”

    “龙浑是怎么知道胡凯手里有货的?”

    “大头哥有个表弟是跟着胡凯混的,因为犯了点错被胡凯剁了一根手指。他表弟不服气,于是就把胡凯手里有几十公斤货的事给捅出来了。”

    “呵呵,果然如此,那我就再送你一程吧。”听到这里,秦阳缓缓的松开了手。

    大勇哆嗦的说到:“大哥,现在能放我走了吗?”

    “放你走?”秦阳差点被气笑了:“你觉得我会傻到让你给龙浑通风报信吗?魏三,把他绑起来。”

    “是。”

    魏三立马从车里找来一根绳子,麻利的将大勇给捆上,接着便扔到了车上。

    “两位爷爷,饶了我吧。”大勇浑身颤抖,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下身传来一股股恶臭。如果他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感激秦阳还来不及呢。

    “魏三,你在这里看着他。”

    “好咧。”

    秦阳交代了一番,开着车立马朝着胡凯的地盘奔去。

    这胡凯是东郊的一个大混子,帮东阳夜总会看场子。最近风声紧,江州市场几乎都出现了断货的局面,价格自然是水涨船高了。胡凯这人精明得很,以前屯了一批,这次拿出来,自然是想赚个盆满钵满了。

    “老大,这批货卖出去肯定赚不少钱,可别忘了兄弟们啊。”

    胡凯拍着健壮的胸脯意气风发的说到:“兄弟们放心,有我一口肉吃,绝对少不了你们的汤。”

    “谢谢老大。”

    “老大真够意思。”

    ......众人对胡凯一阵吹捧,乐得他合不拢嘴。

    “叮叮叮......”

    就在这时,胡凯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

    “喂。”

    “胡老大,你的货卖得怎么样啦?”

    胡凯面色一沉,严肃的说到:“什么货?”

    “胡老大,你就别装糊涂了。现在江州缺货,你那几十公斤已经被龙浑给惦记上了。二十分钟之后,他就到了。”

    胡凯再次脸色一变,警惕的问到:“你是谁?我凭什么相信你?”

    “阿虎有个远方表哥,叫做大头,是龙浑的心腹,这下你该信了吧。”

    “阿虎?”

    挂断电话之后,胡凯别过脑袋,将目光定格在阿虎身上。此时的阿虎还不知所有,讪讪的笑着。

    “把阿虎给我抓起来。”

    “是。”

    不待阿虎反应过来,周围的人立马将他按倒在地。

    “老大,你这是干什么啊?”阿虎不明所以,不断的挣扎着。

    “阿虎,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个叫大头的表哥帮龙浑干活?龙浑现在要抢我的货,这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啊?”阿虎见事情败露,吓得连连求饶:“老大,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拖下去。”

    东阳夜总会附近,秦阳刚挂断电话,这通电话是打给陈队长的。坐在车内,邪魅的笑到:“哈哈,这一招还真是屡试不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