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长生一万年 > 第14章:我嚣张习惯了
    见秦阳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一旁的黄斌小声提醒到:“妹夫,你搞错了吧,三颗骰子怎么可能会出现一点呢?”

    “那你觉得应该下在哪里呢?”秦阳笑眯眯的反问到。

    “下在......”黄斌伸出手,朝着赌桌上的数字指了指,接着又挪动了几个位置,几秒种后再次改变了主意,最后一跺脚到:“妹夫,我看这个八挺吉利的,你下这个吧。”

    一旁的黄若男狠狠的瞪着他说到:“你行你上啊?”

    “......”

    黄斌可不敢惹这个妹妹,立马退了下去。

    一旁的露露得意洋洋的说到:“小兄弟,你要是后悔的话还来得及,我可以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让你再思考一下。”

    秦阳没有立即拿起筹码,而是看向高雄笑眯眯的说到:“高老,买定离手,你现在可以开了。”

    “小子,你想好了?”高雄一脸慈眉善目的说到:“我现在开了,你这双手可就没了。”

    秦阳背着双手,一脸轻松直勾勾的看着高雄:“高老,我想好了,你还是开吧。”

    “师父,开吧。让这小子输得心服口服。”

    高雄仍然没有要开的意思,抹了抹胡须,淡笑到:“年轻人,你还真有魄力。这样吧,三百万我给你免了,你可以走了。”

    “啧啧啧,不愧是赌王啊,真是高风亮节啊。”

    “高老的风采真是无人能及啊。”

    “......”

    高雄话音刚落,周围的人立马拍起马屁来。都以为高雄是有意放秦阳一马,这秦阳怎么也得答应了吧。不过,秦阳的话再次让他们大跌眼镜。

    “不,我拒绝。”

    秦阳不为所动,身体前倾,双手按在赌桌上,一脸淡笑的看着高雄。

    “什么?”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这秦阳实在太嚣张了,连赌王都不放在眼中。

    蹭。

    听到秦阳的答案,高雄蹭的站了起来,嘴角不断抽动着,紧握着满是汗液的右手。他一言不发,但谁都能感觉到强大的气势不断攀升。

    “呵呵。”

    秦阳一脸轻松的淡笑着,浑然不惧对方的气势,显然是想跟高雄死磕到底。

    露露显然不知道什么情况,还一脸得意的到:“师父开吧,等会我亲自动手,为你出这口恶气......”

    哐当......露露话还没说完,高雄突然一把将眼前的骰盅给砸翻出去,接着高声大喝到:“还从来没有人敢不给我高雄面子,来人,给我拿下他。”

    “是。”

    高雄一声令下,刘三刀的手下立马朝着秦阳砍去。

    砰砰砰......这些人虽然凶狠,但哪是秦阳的对手。短短五秒钟,刚冲上来的十几人直接倒飞出去。

    “阳。”

    黄若男一脸担忧的朝着秦阳喊了声。

    “你们退一边儿去。”

    “都给我一起上。”刘三刀见状,立马招呼其他人朝着秦阳攻去。

    “哗哗哗......”

    上百人去砍一个人,都不用去想这个结局,周围的人立马让开了一条道。

    “呵呵,果然是输不起。”

    秦阳浑然不惧,一脸轻松的冲进了人群。

    砰砰砰......这秦阳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在人群中来回穿梭,上下翻飞。上百人啊,各个都拿着刀枪棍棒,竟然伤不了秦阳一跟寒毛,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怪不得这家伙如此嚣张,还真有嚣张的本钱啊。”

    “看这家伙白白嫩嫩的,想不到还是个高手啊。”

    一人对抗百人,竟然丝毫不惧,还稳稳占据着上风,恐怖如斯。周围的人,也不禁对秦阳道出了赞美之词。

    霎时间,大厅中哀嚎遍野,人仰马翻,现场极其混乱。尽管刘三刀亲自动手,仍然伤不到秦阳半分,而且自己还挂彩了。

    啪啪啪......两分钟之后,众人再也不敢上前了,秦阳拍了拍衣袖,很不屑的说到:“这么多人,竟然没一个能打的。”

    刘三刀捂着肿痛的胸口,敢怒不敢言,其他人也是睁大了眼睛,不敢上前。

    “小子,你太嚣张了。”

    “嚣张?”秦阳反唇相讥到:“不好意思,我嚣张习惯了。”

    高雄目露凶光,双手一挥到:“抓起来。”

    唰唰唰......话音刚落,高雄身后的几位保镖纷纷掏出了武器,对准了秦阳。

    “阳。”

    人群中的黄若男担忧的想要冲上去,但被黄斌死死的拉住。

    “小子,还嚣张吗?”

    看着得意的高雄,秦阳面不改色,讥讽到:“高老,你这是玩火自焚啊。”

    “哈哈哈......”

    高雄掏出一根雪茄,叼在嘴里放声大笑起来:“小子,你再厉害,有枪厉害吗?”

    “当然没有。”秦阳眯着眼,缓缓的向高雄走去。

    “不许动。”

    这些保镖岂会让秦阳这种危险人物靠近高雄,立马拦住了他。

    “我只是想跟高老谈点私事,你们还怕我挟持让不成。”

    吧唧......高雄吐了一道烟圈,摆摆手说到:“让他过来吧。”

    的确,这赌场可是高雄的地盘,而且还有好几把武器,秦阳绝对不敢挟持高雄。

    秦阳笑眯眯的凑到高雄的耳旁,轻声到:“程东,如果叶家知道真正的高雄被你杀死了,你猜他们会如何对付你?”

    “......”

    听到秦阳的话,高雄顿时愣住了。原本一脸的笑意,但现在完全凝固了。整个人仿佛成了一座雕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骗了大家几十年,如果被拆穿的,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吧?”

    秦阳的话狠狠的刺痛着高雄的心,此时他的脸色十分难看。往事不断的从脑海中回荡,那些不愿提起的记忆越来越清晰。

    “不,我是赌王,我叫高雄,程东已经死了。”

    高雄在脑海中不断的咆哮着,脸上的杀气越来越浓,死死的瞪着秦阳。

    秦阳淡淡的笑着,拍了拍高雄的肩膀说到:“你不要以为杀了我,就能掩盖那些真相。那些资料我起码备份了十份,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你......”

    高雄心头一颤,连忙将藏在手里的枪给塞了回去。此时的他,满头大汗,浑身颤抖。

    “高老。”秦阳向后退了数步,高声到:“感谢高老的指教,改日再来向你请教。”

    说罢,转身拉着黄若男的手,朝着赌场门口走去。

    露露看到秦阳即将离开,不解的问到:“师父,就让他这么走了?”

    高雄瘫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到:“让他走,以后也不许再找麻烦。”

    “这是什么情况?”

    别说露露,其他人也搞不清状况。就这样,秦阳大摇大摆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