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我爸的大哥唐行之 > 第四章 少年爸爸
    唐行之的爷爷邀请唐行之到家里做客。

    这话满是槽点,但确实是这样。

    唐行之犹豫了一会儿,就答应了。

    唐爷爷的人品在村子里是有口皆碑的。前些年做老师,学校里让学生种菜,老师卖菜分钱,他不忍拿钱,被整得没有了工作。后来去做赤脚医生,医术高不高明不好说,但是真的为病人着想,为人是获得了病人一致认可。在这期间有一件事,某天有一部路过的卡车掉下两袋粮食,爷爷带着5个儿子守在旁边,等着失主回来拿。

    换别人邀请,唐行之多半拒绝,但自己爷爷……怎么都不会拒绝的。

    爷爷是出来采药的,看到唐行之住在山里,这药就不采了。

    唐行之只是几天没刮胡子,衣服裤子是洗了的,看上去也算是仪表堂堂。再加上穿着不是满大街的蓝色、绿色、黄色土布衣,他说话谈吐也文质彬彬,一看就符合他自称的知青身份。

    这十来年,每年有百万知青上山下乡,看着是政策原因,实际上是生产力原因。

    最近这些年发生事情太多,天灾人祸一起来,各个城市的经济都快崩了。知青是在城里没书读、没活干,也没饭吃的年轻读书人,也就广大农村能够养活这些人口。

    当然,这些知青大多数也就是初中水准,学习成绩都不见得好,他们能分清五谷就不错了,上山下乡能干什么?求个糊口罢了。

    这些知青下放到农村,干不了什么农活,拖累了农民。他们自己也过得很糟糕,不仅是生活上的,还有心理上的,甚至身体上的。

    77年恢复高考,大多数知青一看政策让人念书了,就想方设法的回家。

    为了拿到病退证明,有人吃嘛簧素、升压灵来制造高血压,有人喝嘛醉药制造心力衰竭,还有喝浓药制造胃痉挛,喝墨水制造胃穿孔。

    但即使如此,也有大量的知青没办法回家。比如兄弟姐妹多的就只有一个可以回去,以及如果在上山下乡的时候结了婚的,就更难回去了。

    上有政策,下就有对策,正常渠道没办法回去的,就偷偷回去。

    很显然,唐家爷爷把唐行之当成偷偷回去的了。

    唐行之多日只吃肉,菜不够,没主食,碳水化合物摄入几乎没有,也没吃到盐,整个人呈现一种虚弱病态。唐爷爷看他状态不佳,担心他出事,就邀请他回家里,但也不问知青返乡的事。

    没走几步,唐行之觉得晒的鱼干留在这不保险……

    这年头村子里几乎没有谁敢小偷小摸,但山上没人监督就不好说了,唐行之就请爷爷和爷爷的朋友,帮把鱼干搬走。

    “怎么?以后不住山里了?”爷爷问。

    “暂时不住了,能不能到先生你家里住两天?”

    唐爷爷想了想,说:“行吧!先住我那两天,我再抽空去队里帮你问问。”

    搬东西回了家,爷爷让朋友留下来吃饭,又在邻居家找到了唐家老三,让老三去叫唐奶奶和几兄弟回来。

    平白的多出两个人吃饭,唐奶奶对着空气说:“分的粮食都不够吃,整天喊人来吃饭,迟早几个孩子要饿死!”

    唐行之一听,连忙在爷爷朋友的箩筐里翻出几块鱼干,加起来怕是有三四斤,让唐奶奶拿去煮。

    唐奶奶果然脸色一喜。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哪有客人来家里,吃客人的东西,这种道理?”唐爷爷皱眉道。

    唐行之连忙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原先不知道唐先生你家里这么多孩子,现在再吃白食就太说不过去了。这些鱼我捉来容易,你们要是客气,我就不好意思在这里吃了。”

    到最后唐爷爷还是同意了吃鱼,但他没拿唐行之那几块大的,而是自己挑了几片快发臭的来煮,加起来不过一斤出头。

    唐行之先是见到了去世已久的爷爷,然后是年轻时候的奶奶,最后……

    见到了老爹!

    头发乱糟糟的,上身是蓝色衬衫,就是有点不合身。

    这年头讲究“全民皆兵”,布料很多是蓝色、绿色的,买布要用布票。

    不合身则是因为他们这发的布是按1米5的个子发的,唐爸1米7在这会儿的南方农村是大高个,常被奶奶骂浪费布料。

    衣服是破旧,但裤子却是低腰短裆的喇叭裤!

    这年头喇叭裤可是超时髦的东西啊!

    就是衣服裤子搭配着有点丑,看来他还没筹到钱买别的“时髦装备”。

    唐爸和唐行之说过小时候的事。他小时候就读的是爷爷教课的中学,爷爷都被整得没工作了,他当然也就没办法读书。去学校会被老师整,老师会让同学孤立他,甚至揍他。

    没书读的唐爸砍柴去卖,烧炭去卖,甚至游泳的时候潜入水底捡过凉鞋去卖,每次能赚个一两毛钱。

    因为没粮票,有钱也买不了吃的,粮食是俏货。

    买别的商品大多数也要票,只是商品很多人不买,就不缺,可以用钱和别人买票来用。

    这年头一双尼龙网3块钱,相当于后世的爱马仕。唐爸攒钱来买布料做衣裤,一直到工作了都舍不得买梦想中的尼龙袜。

    既然可以做裤子,为什么不做时髦呢?于是就有了穿喇叭裤的唐爸。

    看到爷爷的时候,唐行之眼泪都快控制不住了。

    然而看到唐爸的时候,唐行之只想笑。

    现在生产力不发达,人们忙时吃干,闲时喝稀,半忙半闲吃半干半稀,今天中午喝的是稀粥。

    方才也就喝了一肚子稀粥,看着是饱,但要是没鱼干,肯定下午没力气。

    吃完了午饭,唐爷爷又安排两个大孩子去烧柴,把不怎么干的鱼干给烤干。

    这时候的人没什么娱乐项目,所以干活特别积极,唐爸和唐行之的二叔什么话也没说就去做事了。

    唐行之问爷爷要一些报纸来看,爷爷曾是教书先生,家里肯定有报纸。

    一叠的报纸,唐行之先看时间最近的。

    时间最近的是1978年6月……

    他穿越前就已经是2020年8月了!

    不过,不一定是整数的时间来穿越,而这报纸也不一定是这几天的。

    就算仍有疑惑,唐行之也不会表露出来。

    在之前社会主要讲“纲”,“唯生产力论”是要被批判的,然而现在批判这种批判。

    爷爷收藏的报纸有《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里边把经济问题拿来讨论,确定了“按劳分配”。

    也就是说,“公社”慢慢要变了。发达的地区会先搞“分田到户”,然后才慢慢到河城这落后的地方。

    眼下不仅是生产力得到了重视,教育也得到了重视。

    现在百废待兴,上头开始召集教师写新的教科书,准备实行“中小学十年制基本学制”,小学5年,初中3年,高中2年。

    报纸上写了78年2月份是第一版教材,唐行之有心想找来看。

    他没提前上学,95年读的县里的一年级,小学是5年制。发达地区86年就开始九年义务教育了,小学是6年制的。由此可见他们比落后地区是差了许多年的。

    穿越到这个时代,读书是最好的出路,但唐行之目前对读书也没个头绪。

    他正在看报纸,忙活完了的唐爸忽然过来。

    “这位大哥,听我爸说你是城里来的知青,我有一些题不会做,你可以教教我吗?”

    这称呼……

    你管我叫哥,我管你叫爸,咱俩各论各?

    唐行之放下了报纸,内心复杂……

    ……

    ……

    【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