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我爸的大哥唐行之 > 第二章 温饱难题
    唐行之在河对面山上眺望村子,越看越震惊。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他就确定自己真是穿越了!

    他小时候主要在县城住,但也有小半时间住村里,长大后每年寒暑假基本都待在村里,他不可能认错!

    建筑物的款式虽然落伍,但明显是新建成的,他也不会看错!

    更别提有大量的人集体劳作,这似乎是……生产队出工?

    唐行之懵了,然后脑子飞快转动,思考着现在的处境。

    他懂一些农业和生物知识。

    一个50公斤的人,一天需要1500大卡的热量,才能够保持存活,也就是每人每天只吃米粮要吃400克。

    如果需要高强度劳作,那么大概需要3000大卡热量,只吃米粮要吃800克。

    建国初期人均耕地3亩,以当时的粮食产量而言,稻谷亩产200多斤。100斤稻谷大概能打出65斤大米,人均米粮450斤左右。

    小孩吃的部分均一些给大人,再加上一些蔬菜、果子、偶尔的肉食,勉强过温饱线。

    建国后人口快速增长,眼看着粮食就不够吃了,怎么办?

    搞工业化,用化肥提升粮产。再寻找到优秀的粮种,杂交培育出超级产量的农作物。二者结合,中国就可以消灭饥荒。

    当时国人基本不识字,想要细化管理完全行不通,所以全国都在搞“人民公社”、“生产队”。

    别的地方不清楚,在老家这边,在唐爸小时候,成年男人出工一天12分,以他们村的生产力,大概可以折算2毛钱。

    女人出工算8分。

    小孩是不是就不用出工了呢?稍稍大一点的也要。放牛、割草喂猪等等。农忙时期半大的孩子还要下田干活。

    “人民公社”模式让所有人基本都可以投入生产,然后科学再发展。农药、化肥,以及后期的大棚技术越来越进步,本来养5亿人就吃力的土地,在退耕还林后,养15亿也足够。

    在困难时期,“人民公社”无疑是伟大的。

    但唐爸有时候也会说公社不好,因为一大群人一起劳动,就有懒的人不怎么做事,占集体便宜,叫做“磨洋工”。

    按唐行之对国家政策的理解,政策都是一步三计的。比如“公社”是小学一年级,目的不仅是全民参与劳动,这也是一个学堂,教人简单的农业。这些“磨洋工”的人,短时间内看着轻松,等到了“分田到户”的时候,类似于小学二年级,他们没学会基础,就什么都做不好了。

    一早上,唐行之远远的听到了敲锣声,挨家挨户聚集到……大概是类似生产队队部的地方?然后一起出工。

    队伍最后边懒懒散散的人不少,想来这就是唐爸说过的“磨洋工”了。

    判断出现在正处于“公社”时期,这是自己出生前,唐行之内心复杂。

    穿越到这个时候,别说发财,过日子都难。

    不过,还得仔细判断是哪个年代,以及,当务之急得先解决生存的问题。

    唐行之拿了家里的4个玉米。

    现在他的家庭条件极差。

    奶奶性格不好,和公公婆婆相处不来,在唐爸一岁的时候,用箩筐挑着唐爸回娘家,爷爷也跟了过来。

    为了避免和公公婆婆碰面,奶奶是连夜离开的,还在堂屋生火,假装有人在。之后公公婆婆为了逼爷爷奶奶回去,没给他们援助。

    外嫁的女儿回娘家,本身就要受欺负,奶奶又生了5个儿子,村里觉得他们肯定要分村里的很多地,所以很排斥他们。平日里经常被针对,分的粮食也比别人少。

    这4个玉米对于老唐家现在来说,可能是全家人的一顿晚饭。

    这是救命的口粮,唐行之决定暂时不动。

    唐行之现在身上的东西:半电量手机一部,昨晚喝酒看吃播用了电;钥匙一串,其中有一把小指甲钳;半包香烟;打火机一只。

    仔细看了看香烟盒的包装图样,唐行之咬咬牙,点火把它烧了。

    手机也找了个地方藏起来,等过一阵确定安全了,再拿出来。

    穿的是无字衬衫和牛仔裤,虽说有些不合年代,但应该破绽不大,毕竟一般人认不出来它合不合时代。

    唐行之在河另一边的山脚下观察。

    桂地多山,河城是山里的山,他的老家更是著名的山旮旯。这里的山上泥很浅,山势特别险峻,连树都长不大。

    眼下一堆山光秃秃的,这一片生长的大点的树木,早被附近村子的人砍去当柴火了。不远处能看到有小孩在挑柴火,还有些水性好的孩子,把一捆捆柴火用藤条编好,丢水里,人游泳在后边推,估计这柴得晒一阵子才能用。

    唐行之琢磨着该吃什么,这附近是有野菜,但蔬菜能量密度太低……

    有小孩到对面河边,拿着个铁盆,在……打水?

    不!这是在抓小鱼!

    唐行之眼前一亮!

    现在没有电鱼,甚至连网鱼、钓鱼都基本没有。

    唐行之的爷爷最初是老师,后来去做过木匠、赤脚医生,也学过编渔网打渔。老唐家是全村第三家有渔网的,现在估计还没有。

    而且现在大伙干活就很累,没几个人有闲情去摸鱼。

    也不是灾荒年间连蝌蚪都捞光来吃的时候。

    也就是说,河里的鱼绝对很多!

    他搞来了一根死了的竹子,想办法做出许多竹条,插水里,在浅水处围了一个类似“凹”字形的圈。

    然后挖了一些蚯蚓,剁碎了丢进去打窝做诱饵。

    这种做陷阱的知识,来自于一本叫做《怀斯曼生存手册》的书。唐行之曾经想过做荒野求生的阿婆主,学过一些这方面知识。

    诱饵和打窝相当重要,课文《金色的鱼钩》里,一个心灵手巧、生活经验丰富的老班长,在水资源丰富的地方,靠钓鱼和挖野菜都不能让四个人生存下来,主要就是因为缺乏物资来打窝。

    地笼抓鱼靠的是地形复杂,鱼顺着边缘游一定能进去,不一定能出来。

    唐行之这种简易地笼类型的陷阱,顺着也能出来,但是需要时间。

    人在不远处看着,鱼进里边了立马行动,就能逮着鱼。

    虽然陷阱简陋,好在这条河现在资源太丰富,半个多小时唐行之就搞到了一条一斤多的鲫鱼。

    直接生吃肯定不行,烧火来烤也不好。明火不宜烧烤,会烤焦。暗火,弄得不好会烟很大,烟稍稍大一点就可能引来巡山的。

    唐行之垒了个简易的灶台,用一片薄薄的鹅卵石做“煎锅”。鱼则是先摔死,然后用指甲刀磨指甲的那一片来剖肚子、去内脏、胡乱切片。

    当吃完这条鱼的时候,唐行之差点就流泪了。

    一是因为不知道2020年的爸妈情况怎么样,二是,从小到大就没试过这么捕鱼吃鱼的,连一点盐巴都没有,味道还很腥。

    一斤多的鲫鱼挺大的,倒也够吃,只是吃完后另一个问题就涌上了心头。

    今晚住哪?

    ……

    ……

    【之前两年抽不出成片的时间来码字,两年后再回来,发现很多东西变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