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主宰漫威在线阅读 - 三零一章 汹涌

三零一章 汹涌

        许多人崇拜铁木真纵横天下,以其疆域之广前所未有而赞叹。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所谓横跨大陆的疆域,大部分都只在名义上?

        不要说地广人稀的草原、苍茫大漠阻隔的泰西、霜风凌冽的极北,便是神州大地,鞑靼人也没有真正完成统治。

        有元一朝,自其入主中原,便叛乱不断,从未有歇止之时。

        鞑靼人没在这片大地上创造过辉煌,反而是近百年的杀斗不停歇。起义的军队层出不穷,杀之不尽。

        这里面的原因,不在于鞑靼人当时不够强大,而在于鞑靼人的体制松散落后。

        铁木真的铁蹄从一个地方践踏过去,便分封给他的子孙和兄弟,指着该片土地说:这是你的了。然后就完了。

        铁木真一死,他的那些个兄弟、子孙,便基本不鸟所谓的大元朝了,自行其是,相互攻伐。

        互相之间,从未真正臣服过。

        圣贤有言,蛮夷之辈,畏威而不怀德,诚如是也。其内部尚且如此,何况对汉人?

        别看科尔沁势力不小,吴克善一声令下,就召集了六万兵马。然而实际上,这六万兵马,只有三万出自吴克善几兄弟直属部族。其他三万则是大大小小其他部落组合起来的杂牌军。

        这样的杂牌军,在顺风之时,对吴克善服服帖帖,指哪儿打哪儿。一旦遇到逆境,便各有心思凭什么让我们部族的人为你吴克善去送死?不干!

        两次冲锋大败,折损一万四千兵马,大多数都是这些杂牌部落的人。这让他们怎么受得了?

        于是便不干了。

        吴克善下令继续冲阵,这些部族的头人都开始踟蹰。无论察罕三人怎么去催促,都只徘徊不定。

        而吴克善又怎不知这些头人的心思?他也是个当机立断的,知道不拿出诚意,这些中小部族一定不会再听他的号令。

        于是立刻从本阵中调出一万骑兵,率先开始冲阵。

        见此,其他头人再是无奈,也只好紧随之。

        索诺木三人已回本阵,吴克善对他们道:“打到这个份上,由不得你我退却。这不单单是对成吉思汗的侮辱,更会让我们失去立足的资格。”

        他双目紧紧的盯着战场,一字一顿道:“草原是我们的,如果我们不能打败敌人,草原就不再是我们的了!汉人是我们的敌人,他们人口众多,数以万万计!而我们眼前,只有一万多人。如果连这一万多人都打不过,我们还有什么资格站立在这片成吉思汗留下的土地上?”

        说到这里,吴克善深深的吸了口气:“我看过汉人史书,也明白草原的历史。每当汉人的王朝蓬勃向上的时候,我们草原人就要倒霉了。而我们现在面对的敌人,就是这样一个即将蓬勃向上的陌生的敌人。他们刚刚崛起,力未达巅峰,而我们如果连这样的都无法战胜,等他们达到巅峰,拿什么去抵挡呢?”

        他语重心长:“多尔衮以半座京师为诱,我心动。但这不是我倾力强攻的主要原因。因为我知道,我和多尔衮是一样的心思和想法。他也在害怕,就如我现在这样害怕一样!”

        他将马鞭指着战场:“现在,我的兄弟们,儿郎们,去打败他们,杀死他们。成吉思汗在长生天看着我们,不要让祖先失望!”

        ...

        “炮阵还有多久能架起来?!”

        钱岳感受着身体中绵绵不断流淌着的热流,脸上一片红光。

        对于军队的战功反馈,是及时的。嬴翌在设立人道榜反馈的时候,将军队与非军队做了区分。非军队的人员是按照月份钦定的功绩予以反馈。而对军队,是及时反馈。杀一个敌人,就有一份反馈。

        只要还有敌人可杀,嬴翌的军队,就几乎不会脱力!

        钱岳已经看出形势,他之前以为鞑靼人在两阵败北,折损巨大的情况下会选择退却,但现在看来,却是要决一死战。

        炮阵极要紧。炮阵列起,便可在鞑靼人冲锋还未抵达巅峰之时,打断其势。以此降低冲锋的烈度,减小圆阵被突破的可能性。

        “还有半盏茶的功夫!”

        部将高声答道。

        钱岳传令:“炮台起了多少,便列多少炮。一边打一边垒,不要耽搁!”

        此时,四面八方,硝烟血火之中,鞑靼人的骑兵如同海啸,复又再来,分明发起总攻。

        钱岳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光落在远处,只见己方三千骑已与鞑靼人的骑兵纠缠在一起,不知还要多久能分出胜负。

        再看鞑靼人的本阵,那大纛之下,约莫只剩下五千人。若骑兵能迅速击溃鞑靼人阻截的骑兵,可冲其本阵,杀其头领,一举定乾坤!

        “各营炮兵准备!”

        “装弹!”

        “上膛!”

        一声鸣锣,炮声震天。

        一颗火热的炮子划过空气,带着长长的尾巴飞过千步之遥,瞬间撞入鞑靼人的骑兵之中,眨眼将一人撞成两截,带起一条血路,落地跳跃,砸的马匹断腿,砸的肢体残缺。

        “分散阵形!分散阵形!”

        广阔的战场上,鞑靼人凭借着高超的骑术,很快散开。令第二轮炮击杀伤骤减。

        但即便如此,等到鞑靼人冲入两百步,炮阵停歇之时,也损失了一千多人!

        实心弹的威慑力大于杀伤力。再则草原上地面柔软,炮子落地之后,最多能弹起一次。

        真正对鞑靼人造成巨大杀伤的,还是铳阵。

        三段射一刻不停,铳兵在枪兵的掩护之下,打出一圈又一圈的硝烟。及至于八十步,鞑靼人开始放箭还击之时,已有不知多少倒在铳子的火力中。

        潮水般的鞑靼人按捺住仓惶跨过他们族人的尸体,轰然与步兵枪阵撞击在一起。无功后在枪阵下付出一定死伤便往两侧划去,后面的骑兵继续冲撞。

        如是一浪接一浪,撞的步兵圆阵弹簧一样起伏。

        钱岳沉着无比,指挥着兵丁补换,并将伤亡的战士送到圆阵中央救治。即便有坚固无比的金元合金盔甲防护,但在鞑靼人疯狂的冲击之下,伤亡仍然在所难免。

        好在伤亡并不大,多是被战马撞击的筋骨酥麻,一时脱力而已。随着一刻不停的军功反馈,这些将士很快又能返回战场。

        但难免还是有些倒霉蛋,被箭矢或者刀枪击中眼睛。唯有这一处破绽,也是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