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582章 深山密林

582章 深山密林

        (明早)

        夏萤萤把那个店小二……不,是服务生叫过来,本来想要香槟酒,但是这里没有,只好退而求其次,要了一瓶白葡萄酒。她用卖萌的声音说话时,那个服务生一直在偷眼瞧她,下楼梯的时候还不住往这边看,也朝6苏看了一眼,但那目光是羡慕加鄙视的。

        “你瞧,一般男人都抵御不了小萝莉的诱惑。”二楼只剩下他俩的时候,夏萤萤又恢复了冷静而成熟的声音。

        “你真是个演技派啊!”

        “会勾引男人的女人,必须学会利用自身的优势。”她挤了下眼睛说。

        “你跟那些裙下之奴上过床吗?”

        “怎么可能,男人都是狗,吃到肉骨头的时候就会跑掉,要给他们承诺和越来越近的希望,但是不是肉骨头。”

        好可怕的见解,幸好6苏对小萝莉不怎么感冒。

        稍后,酒和菜上来,这些高档又美味的菜色,6苏一扫而空,但夏萤萤却不怎么动筷子,只是不停喝酒,雪白的脸上也开始红润起来。

        她突然把酒杯重重地放下,眼睛里满是感伤:“那个时候的我,什么都拥有,钱也好,地位也好,男人也好,但我太贪心了。”

        “恩?”

        “想得到更多,最后一无所有,现在沦落到这样的田地,这就是贪婪的报应吗……喂,其实锦断和我是同一种女人!”

        “是吗?”

        “她买衣服没有节制吧,花起钱来毫不在乎吧。”

        “对啊。”

        “我看见她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是同一类人,所以才会水火不容。但跟我不同的是,她心里膨胀的**是杀心,其实一年前你是可以阻止她的,但是那个时候你退缩了。”

        “那个时候我根本劝不住她!”

        “因为你害怕,你当狗当太久,不敢惹怒自己的主人。”这句话真是伤自尊啊,“你以为放任她去杀几个人,杀心就会止熄吗?根本不可能,**是没有尽头的,是病毒,是野草,非要到自己把自己毁掉的那一天,人才会幡然醒悟。”

        “呜!”似乎从某个层面上,她比6苏更了解锦断。

        “如果那个时候你更强硬一点,她就不会离开你了。”

        “要怎么强硬?”

        “一个男人问一个女人要怎么对女人强硬,这只能说明他还不是男人。”她托着腮坏笑,没给6苏反驳的机会,已经岔开话题了:“喂,这次行动如果成功,柳梦原的末日就不会远了吧。”

        “应该是。”

        “最后一战的时候我也会去,我要亲眼看着柳梦原死!”

        “你很恨他吗?”

        “不,我害怕他,我害怕两个人,一个是仇牢,一个是柳梦原。他们是我不堪回顾的过去,只有他们死了,我才能自由地呼吸……所以到时候,记得叫上我。”

        “知道了。”

        酒和菜消耗光,两人离开这个饭店,有点喝醉的夏萤萤伸出双手说:“抱我吧。”

        “自己走!”

        “喂,去我家住吧,吃的,饮料,网络,浴室什么都有,还有我。”

        大家都过得这么艰苦,她居然还有网可上啊,虽然很想上网,但是这种事情怎么能答应,6苏说:“我们家除了没有这些,也算什么都有。”

        “不考虑一下吗?反正现在没人管你。”

        “不考虑,再见!”

        年前的几天,6苏一直在家里闲呆着,有时候帮虫婷打打下手,准备年货。他们手上的三张票,最终换到了十六斤牛肉和七斤羊肉,加上木下蝉送他的十斤猪肉,这个年应该能过得相当丰盛了。

        卷卷家,自从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6苏一次也没去过。原本只是没有感情可言的火包友关系的话,从沙到床上,从床上到浴室,大战个天昏地暗也无所谓,只不过是彼此满足吃饭之外的另一种需求罢了。但是自从卷卷那天晚上哭过之后,她看他的眼神开始有一些别的情感,明知道对方开始对自己有好感,还厚颜无耻地跑去来一,这岂不是太混蛋了。

        “纯洁的友谊”至此为止吧,以后再有需要的话,就靠自己灵巧的双手或者在猪肉上掏个洞解决好了。

        某一天6苏坐在那里看书,虫婷屈着手指盘算着:“我们过年有牛肉火锅,有羊肉火锅,还有豆腐猪肉小丸子,还需要些啥呢……”

        “猫肉火锅!”6苏说。

        “你这个坏蛋,又想打多多的主意。”

        “嘿嘿!对了,你老公来过年吗?他肯贡献几条鱼的话,我们就可以吃鲫鱼灌肉或者松鼠桂鱼了。”

        “对啊,我现在就去问他。”虫婷一溜烟跑掉了。

        半小时后,涂无鱼和虫婷一起过来,他说:“老小,你要请我一起来过年?”

        “可不是白让你来过年,你至少得贡献一条十公斤的大鱼才行。”6苏差点就把那句“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说出口了。

        “现在哪有这么大的鱼呢!”涂无鱼苦恼地挠头,突然神情一亮,“老小,要不这样吧,我们去打鱼。”

        “去哪里?”

        “山里啊,不但能打鱼,还可以采到蘑菇……你也去,我老婆也去,我干儿子也去。”他一指龙奎。

        龙奎暴露起来:“我才不是你儿子呢,你这个孙子。”

        “哈哈!”

        “智呆去不去!”

        “他不要去了,当电灯泡多不好,再说摊子离不了人。”

        什么逻辑啊,6苏和龙奎就不算电灯泡了。

        “好吧!”6苏说,“早就想活动活动了,山里要是有熊,过年我们就有熊掌吃啦。”

        出就在第二天早上,虫婷准备了四人份的爱心午餐,6苏打开看了看,非常精致的一小盒饭,还有香肠丁和煎鸡蛋和腌雪菜。

        但要走的时候天下起了大雪,6苏那辆三百六十度透气的车要是在大雪中开起来,四个人全变雪人倒是小事,搞不好会翻到河道里,只好坐等雪停!

        结果,最麻烦的人也跑来了,来蹭午饭的耳月刀一听说他们要上山打鱼,立即要求入伙。虽然6苏对他说了十几遍“滚”、“没门”,但他不依不饶地死缠赖打着,最终只好带上他。

        三小时后雪停了,几人上车,朝着山林进。

        住在北方的好处就是附近有绵延的群山,狍子,熊,野猪时有出没,但是因为生计艰难,上山打猎的人也不少,所以想猎好东西,就只能朝着更北边的深山开去。

        他们一直行驶到晚上,爱心午餐早吃光了,天黑的时候几人置身山林中,6苏说:“为什么打个鱼要走这么远啊,涂大哥,你平时都跑这么远吗?”

        “是啊,不跑远打不着的,最远一次我和智呆到了额什么纳河,我俩游过去的。”

        “c,你居然跑到国界线外面去了。”

        为了搞鱼,涂无鱼有辆破旧的suV汽车,撞得快成废铁了,涂无鱼又不咋会保养,开起来直冒黑烟,6苏称它为“移动的狼烟”!

        “得,在这里过夜吧。”6苏拿出睡袋,复制成五份,找了一块空地准备露营,同时又生起一堆篝火,五个人轮流盯着。

        “我可不想在半夜爬起来!”虫婷对轮班制度抗议,“我好歹还是女孩呢,你们要照顾我。”

        “好吧,你第一个值夜!”6苏说。

        “你这个坏人!”

        “纯爷们!”耳月刀称赞一声。

        虽然山林四周都是积雪,但睡袋收紧口之后却非常温暖,暖得人想抓一把雪塞进去凉快一下,涂无鱼缩进睡袋里,感叹道:“好舒服啊这个袋子。”

        “你想跟你老婆一起睡吗,这个睡袋能容纳两个人的。”6苏问。

        “一个人睡比较暖和。”

        “问你个私事啊……你难道是个处?”6苏低低地问。

        “老小,别随便打听别人的**!”

        “对不起。”

        这两个人虽然都已经不介意老公和老婆的称呼了,但是一个单纯一个呆,实质上根本没有已经是夫妻的意识。

        “老婆,值夜的时候叫我一下。”

        “知道啦!”坐在火堆边的虫婷闷闷地说。

        说完涂无鱼就闭上眼睛睡觉了,6苏暗想,像这种状态,真的有可能走到一起吗?不过这种单纯的关系,又让他稍稍有点羡慕,相比较之下自己是多么的猥琐啊。

        6苏值凌晨最后一班,他坐在火堆边的时候,几个人66续续醒过来,第一个醒来的是耳月刀,他双目空洞地看着头顶,突然说:“哎,你说在雪地里来一是什么感觉?”

        第二个醒来的是龙奎,他打着大大的哈欠,懒散地耷拉着眼皮说:“早饭也没的吃,我再睡一会好了。”

        涂无鱼和虫婷最后才起来,穿好衣服后,他对虫婷:“老婆,把刀借我用下。”

        “给!”

        涂无鱼找了一棵树,抹掉树皮上的雪,然后在上面划了一个V字型的开口,在V字下端顶点处插了一根细细的草,半分钟后,那里流出了汁液,细细的一条,源源不断,他用一个保温杯的盖子去接那汁液,很快接了半杯。

        “老婆,给!”

        “哇,很好喝啊!6苏,你尝尝吗?”

        6苏喝了一口,有点甜,又有一种薄荷的清香气味,非常好喝,简直就是天然的饮料。他问涂无鱼:“这是什么?”

        “桦树的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