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580章 猫铃铛小组

580章 猫铃铛小组

        楚千雀来的情报并不一定会被当真,但他的每一条情报都会被重视,因为他是南边整个间谍网的核心,虽然本人完全不知情。

        情报对组织非常重要,尤其是面临如此强大的敌人,从战争打响之初,组织就不断地往那边派出间谍,人类间谍在那里只能躲躲藏藏,更极端的办法是扮成工厂里的工人,每天除了干苦力之外还要找机会搜集情报。这些间谍的生活一点也不光鲜,很多人在身心的双重压力下没能熬到战争结束。还有一部分是妖类间谍,他们混进柳梦原的麾下很容易,但是打进内层的却几乎没有。

        每一次楚千雀抠着脚丫出一条情报,组织就会调动南边的全部资源,来核查这条情报的真实性以及相关信息。比如有一次他闲着无聊过来一条“好想找个妹子来一啊!”组织也请来了一大批语言学家和密码专家,大家经过几天的辛苦工作,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条情报毫无价值。

        柳梦原的想法仍然停留在一百五十年前的时代,他过分看重力量,却忽视了情报的重要性,所以这个庞大的间谍网在他眼皮下张开,居然一点也没察觉到。不过因为南边绝对强大的战力,这些谍报活动大多数时间的作用是起到预警作用而已,比如柳梦原要从某处动进攻,组织便事先向那里增兵。

        如果要比喻的话,就像童话故事中一群老鼠给猫挂铃铛一样,只靠铃铛打败猫当然是办不到的,但至少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损失。事实上,组织内部最谍报小组就叫“猫铃铛小组。”

        但是这一次关于佣兵组织“伽甘纳特”的信息却至关重要,甚至是决定了整个战争的走向。关于柳梦原想花重金请来“伽甘纳特”的情报,在6苏悠哉游哉过日子的这几天里,组织里正在紧锣密鼓地研究对策。

        年前某一天上午,言斩蝶处理完手头的工作,突然对戴雪说:“戴雪,去订一下城里最好的饭店,记得叫他们给碗筷消毒。”

        “队长,干什么?”

        言斩蝶从架子上取下一件灰色的大衣穿上一边说:“那还用说,吃顿便饭!你也去。”

        “我俩去吃饭?”戴雪惊讶地问。

        “当然不是,你给6苏个短信……”

        同一天上午,6苏在家里闲呆着看书,多多和少少这两个天敌的打闹搅得他心神不宁,屋里一片鸡飞狗跳的声音,时不时听见水瓶和架子被撞翻的声音。

        只有三个月大的多多狩猎者的本性却已渐露端倪,总喜欢用爪子拍少少。但是少少也不是好欺负的老鼠,仗着活得够长,斗争经验丰富,它总是能灵敏地窜到多多身上去,揪它的胡子,或者咬它的耳朵,多多便在地上翻滚着,四个肉球在半空中乱扑,出可怜巴巴的叫声。

        此时多多被少少逼到了柜子的角落里,缩在那里用肉乎乎的小爪子反击,而少少像个勇斗巨人的猎手一样灵活,一边闪避一边找机会进攻。

        6苏放下书,走过去把多多从那里揪着脖子拽出来:“多多,被小老鼠欺负,你真丢喵喵们的脸啊。”

        它嗲嗲地“喵呜”了一声,眼神楚楚可怜。

        这时6苏的卫星电话响了,是言斩蝶来的短信,内容只有一句:“到xx饭店来吃饭!”

        这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事情啊,言斩蝶居然请吃饭,印象里那种“来来来,我干了大家随意!”的领导形象跟这个冷酷的家伙一点也搭嘛,甚至都没见过他吃饭,到处今天是吹的什么风啊。

        6苏对正在做饭的虫婷说:“我中午出去,不回来了!”

        “干嘛啊?”

        “领导请吃饭!”

        “给我带好吃的。”

        “知道啦。”

        虽然这里的生活非常贫苦,但是饭店还是有的,客人冷清不说,消费还很高,像茄盒这种简单的菜色都是天价。因为生意实在不行,店里压根不敢进货,一般都是客人点了菜之后,厨师赶紧跑出去买菜。所以有时候客人点一道菜,比如木须肉,客人问有没有的时候,服务员自己也拿不准,便从窗户探头向下面的市场看,看见有卖木耳和黄瓜的,便立即回答:“这个有!”

        如此苦苦支持,也是因为市场的需要,不管时局再怎么艰难,来这里消费的人总还是有的,每每接过一次大客,老板都能乐上好几天。

        6苏跑到饭店,唯一一个服务生引着他上二楼,一个方形的小隔断里坐着言斩蝶和戴雪,座位是那种方形的硬质沙,很舒服的。

        这他们居然没有穿制服,而是穿着一身便装。言斩蝶一身灰色的长风衣,脖子上有白色的围领,戴雪穿着明黄色的女式大衣,虽然是大衣,其实很紧窄地勾勒着曲线,袖口处露出白色的蕾丝边,她前额的头用卡别了起来。

        “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吧?”6苏问。

        “结婚?穿这身结婚?你以为我们是特务啊。”戴雪说。

        “有没有现你俩的关系已经没那么别扭了。”6苏贱笑着落座。

        “别废话!找你来有两件事,一是吃饭,二是谈事情。”言斩蝶说。

        “我就猜到,所以没带孩子过来……喂,干嘛要在外面说啊,很奇怪啊。”

        “因为这件事比较重要。”这时服务生端着三杯清茶过来,言斩蝶暂时不说话了,等他走了,整个二楼又变的空空荡荡了……这里确实是个商谈机密事宜的好地方。他继续说,“而且,组织上层现在有点怀疑你?”

        “为啥啊?”

        “一是因为你和锦断的关系,再一个是你当时没有诚实地回答上层的问题……”

        “那五个死老头搞笑啊。”6苏不满地说,“我义务帮着人类解放,还怀疑我,憋得太久憋出老年痴呆了吧。”

        这样评价他俩的上司,两人居然没恼,戴雪笑了一声说:“锦断不在,你倒是把她的毒舌给保留了啊。”

        6苏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的吐槽属性开始往天不怕地不怕的毒舌展了,无论对象是谁都敢开骂。

        “这就是所谓的相互影响吧……喂,你俩其实也很有夫妻相嘛,两个人坐在这里,表情像出殡一样的严肃。”

        “你能正经点吗?”言斩蝶说,“带刀的话我就砍你了!”

        “是是!”6苏喝着茶,不再感慨。

        言斩蝶接着说:“还有一个原因是,‘豆种’被破坏的前几天,有人反应你在死区活动。”

        “谁啊?”

        “七队的人。”

        逸海蛟在报复自己啊,不过自己当时哪里知道什么“魔豆计划”,出现在死区,又撞上熊一声,纯粹是巧合。

        “所以就怀疑我是内奸了?”6苏说。

        “恩。”言斩蝶点头。

        “你们怎么看呢?”

        “我们了解你。”戴雪说,“你绝不可能是。”

        “谢谢信任!”

        这时服务生把碗筷送上来,这家饭店还算比较高档的,玻璃杯里餐巾纸叠成了好看的花,碗筷也非常精致小巧,映着头顶上柔和的光线,边缘辉映出闪亮的光点。当那个服务生依次把碗筷摆到他们面前时,言斩蝶拿起碗看了看,说:“这个碗不够干净,给我再洗一遍,不,洗两遍。”

        “对不起客人,我现在就去。”服务生撤下碗筷,不出一分钟,他把“洗好”的碗筷送上来,言斩蝶拿起自己的,又拿起6苏的,像鉴宝一样地仔细打量着,突然站起来一把抓住服务生的衣领,阴森森地说:“这些碗!你根本就没洗!”

        好可怕的反应,被戳到怒点了吗?6苏暗想。

        服务生被他高高提起,脚尖都离地几公分了,遇到这种有极度洁癖的客人,他还是头一次,吓得脸都白了。他连连求饶道:“客人,真是对不起,我现在就去,马上就去!”

        “如果再生这种事情,我明天就带人来砍死你们老板,还有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言斩蝶这可怕的洁癖性格暴露出来的时候,坐在里面的戴雪叹息一声,朝6苏耸耸肩,用嘴型说:“心理变态!”

        服务生拿着碗筷一溜烟跑了,言斩蝶重新坐下,整理了一下衣领说:“所以我讨厌在外面吃饭,想到那些不知道被什么人用过的碗,我就很不爽。”

        “哟,你这种变态性格,以后会难为戴姑娘吗?”6苏笑着说。

        “……你闭嘴!”

        6苏立即做了个给嘴拉上拉链的动作。

        “我继续说正事!”言斩蝶说,“前一段时间‘雀鸟’来一个关于‘伽甘纳特’的情报,经过我们的情报网核实,这条消息是真实的,柳梦原想重金请这个妖类佣兵组织加入战争,以那个佣兵组织的实力扭转这场战争并非不可能……所以我们能想到的最好对策就是,抢在他们前面联系上这个组织,为我所用!”

        他的眼神突然认真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