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517章 请君入瓮

517章 请君入瓮

        6苏和楚千雀还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长大褂刻意地朗声说:“老周,上个厕所吗?冲冲晦气。”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行动。

        他悄悄把一个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放在桌子下面隐蔽的角落,两人在厕所用另一部手机把他俩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长大褂敲了敲这部土掉渣的裸鸡鸭手机,说:“老周,我说买手机会有用吧!这个时代要与时俱进,高科技嘛!”

        “得了得了,别得瑟了!”

        长大褂看了两人一眼,说:“那个小子是真的不懂,不过那个嬉皮笑脸的是高手啊!绝对的千王!”

        “恩,你看他出手那么阔,为人又没心没肺,多半是靠赌家的货色。我们今天就吃定他了。”

        “老周,这个大汤包可是很烫嘴的。他刚才换牌那一手连我这双眼都没看穿!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咳,你道行不行啊。”绷带男笑道,“之前的骰子是怎么换的,你看出来了吗?”

        “没有!”

        “我看出来了!当时,旁边桌上的骰子少了一个,这小子肯定是用了什么偷梁换柱的妖技!要不是他在意卖弄本事,我还没现呢。”

        “这要怎么赢?我们也只不过是千术厉害,他可是有妖技的。”

        “管他什么妖技,总逃不脱一个‘技’字。总之想跟我老周斗技,这个花花公子还嫩了点!”

        “所以你当时不点破?”

        “对!我让他先尝点甜点,再慢慢收网。”

        “话说啊,你要他的命干嘛,吃啊?”

        “你傻了吧,我要他的命干嘛?我要钱!等我赢到一千万,就等于赢到他的命,那时候再让他拿两千万,三千万来赎吧。”

        “高,实在是高!”

        “咳,他们来了,随便说点什么给他们听。”

        于是,当6苏他们在女厕所偷听的时候,两人就卖弄起赌桌上的黑话来,各种抱怨牢骚,有意让他们放松警惕。

        与此同时,躲在女厕所偷听的楚千雀低低地说:“我们要小心了,看来今天的局注定是双龙会了!”

        “到底什么叫双龙会啊?”6苏傻傻地问。

        “懒得解释了,时间不多,我们说下战术。”

        “哦!”

        “你是副手,我是主将,所以你要配合我。”

        “行,怎么配合。”

        楚千雀打个响指:“抬轿子!我会暗中做手势,告诉你我需要哪张牌,然后你把这张牌放在最左边,我把它换过来。”

        “意思就是说,我和不和都不行,你拿我的牌凑一手好牌?”

        “6兄真聪明!”楚千雀踌躇满志地说,“他们就算会千术,也斗不过我的‘娼妇之心’!啊哈哈!”

        “那个,但是你和他赌的是命啊,你真准备要那人的命?”

        “我要他的命干嘛?”

        “那你是准备要钱?”

        “我缺钱吗?我就是喜欢赌,这样的强敌我喜欢,6兄,我现在斗志满满啊!”

        难得看见他这么兴奋的样子,平时打架的时候他都是躲得最勤的一个。

        重新落座的时候,两边四个人还一团和气地微笑致意,绷带男笑起来的样子真是恐怖!这一局楚千雀又轻而易举地赢了,最后一推手牌,哈哈大笑道:“不好意思,大四喜,我和了!”

        “怎么回事啊!”绷带男苦恼地抽一口烟,6苏觉得他的烟味好辣眼睛,肯定是极差的烟丝吧。

        楚千雀笑嘻嘻地一百多张筹码拢过来,照这个度,再来五六局一千张就赢够了。但两人却不知道,此时这两个家伙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等着他们钻进去。

        千术中手法概括起来分掏、揿、抢、拍、捞五个字,其中掏、揿、抢是正诀,拍、捞是偏诀。掏的意思就是在麻将牌上偷偷做记号,比如一个几乎看不出来的指甲印。练这门技艺颇费精力,起初练眼力,然后练记,抓一把黄豆和赤豆撒在地上,只扫一眼就能记住它们各自的数目,实在是要下苦功夫的技艺……而这两人都已经深谙其中窍门,刚才这一圈看上去输得很惨,实际上他们已经偷偷地在每张牌上做了记号,放眼望去,就像把牌正过来一样一清二楚!

        所以第三局一开,他俩就能把对方的手牌了然于胸,而6苏和楚千雀还浑然不觉。仗着“娼妇之心”闯赌场的楚千雀号称“千手之王”,全是拜能力所赐,哪里下过苦功夫练过这些真正的千术。

        绷带男继续喷烟,喷得6苏和楚千雀有点睁不开眼,于是长大褂运动修长的手指,使出千术中的过门、抽心、仙鹤吃食的法门,瞒天过海地为绷带男偷换手牌。

        这一局,楚千雀小负,差一张就和牌的时候,对方已经一推手牌,得意地说:“平胡,我赢了。”

        “好可惜!”楚千雀叹息道,“6兄,我们去上个厕所!”

        拽着6苏到厕所,楚千雀说:“6兄,对方已经出手了,不然以我的实力是不会输的。”

        “出手?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啊,就觉得眼睛好辣。”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到的,反正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战决,绝不能给这两货喘息的机会!”

        “哦,我反正听你的。”

        6苏还不知道,所谓抬轿子这种勾当,是赌场中非常下流的招式……不过对他来说,看这三人打麻将就像看一场没有字幕的外国脱口秀,完全不解其意。

        第四局,楚千雀开始战决,不停地给6苏打手势要牌。他们约好手心朝上并且摆出数字就是要几万,手心朝下是要几筒,手侧着则是要几条,而东南西北中白则另有手势,好在6苏都记住了。

        虽说可以使用“娼妇之心”来无声无息地换牌,但也只能换走6苏的牌,毕竟他不知道对方和桌上有什么牌。

        而相比较之下,对方两人则是对136张牌一目了然!情报上楚千雀就先失了一招。

        很快,楚千雀拟出一套靓牌,叫出“听牌”!而这时对面还没有要和的迹象,他很惬意地点上一根雪茄(是后来叫店家去买的),在桌下冲6苏打出一个三万的手势。

        6苏吃力地看自己的牌面,一二四五六万都有,独独没有三万!他摇摇头,表示暂时没有。

        看对面两人正皱着眉头的样子,这一局是稳赢的了,怎么着也能摸到或者等对方送来一张三万啊。

        “碰!”

        “杠!”

        对面两人突然凌厉地动攻势,终于两人一前一后听牌,局势开始有点倒向一边。6苏很奇怪,为什么怎么摸都摸不到一张三万呢?

        他一抬头,突然注意到那两人的脸上挂着阴森的冷笑,不解其意的他搔搔头……怎么笑这么开心啊。

        然而这时的楚千雀,嘴上的雪茄却突然掉了,他的神情就像被人背后捅了一刀似的,脸上汗如雨下。

        “你怎么了,楚兄,不舒服吗?”

        “我……我……”

        “现了吗?你们死活也拿不到三万吧!”绷带男说。

        如果楚千雀当时的心理活动能具像化,一定是身后一片漆黑,然后一道天雷击中了他!在绝望中他仰天长呼:“天啦,我被算计了!”

        “什么情况?”6苏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

        “因为……”长大褂冷笑一声,“我们知道你现在在等三万!”

        “所以,你死也别想拿到它!”

        “怎……怎么会!”楚千雀面无人色地说。

        “好,我和了!”长大褂一推牌,如同放大招一样叫出来,“东邪、西毒、南帝、北乞!华山论剑四暗刻!”(其实就是四暗刻,这货自己挥的。)

        6苏扫了一眼,三张三万在里面。

        “那么,该我了!”绷带男拿手用力一拍桌子,手牌很潇洒地一起倒下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姑苏慕容九莲宝灯!”(这也是这货自己挥的。)

        6苏一看,最后一张三万在里面。

        “怎么会!”从认识楚千雀以来,他第一次露出这么绝望这么摧心的表情,两手抓头,胳膊肘重重地敦在桌上。

        6苏好像明白了,对方分明是算好了楚千雀的牌……也就是说,一开始他们就给楚千雀布置了一套和不掉的死牌。

        这是怎么办到的呢!?他百撕不得骑姐。

        “小子,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绷带男笑道,“我老周当年可是称霸一方的赌神。”

        “我是赌神他爹。”长大褂说。

        “拿钱吧。”

        算下来,这一局楚千雀一下子把之前赢的筹码全部交出去了,而且自己还搭上一百多根。替楚千雀交这些木棍的时候,6苏一点也没感觉,毕竟他不是此道中人,但绷带男抓着这些木棍却像得了金箍棒似地开心……有那么开心吗?

        “6兄!”楚千雀抬起脸,神情一下子憔悴了很多,“看来我们陷入苦战了。”

        (呃,麻将对战写得有点多了,下一章神收尾吧!)

        ;